中共党史上最危险叛徒顾顺章被蒋介石枪决的理由竟是
热文

中共党史上最危险叛徒顾顺章被蒋介石枪决的理由竟是

2019年11月06日 12:28:14
来源:清風明月逍遥客

原题:叛徒顾顺章被蒋介石枪决的理由竟然是“跳槽”

中共历史上,有过这样一个人。他个子不高,体型偏胖,喜欢耍枪弄棒,争强斗狠,能够双手打枪,又精通魔术。1925年五卅运动时期,他成为制烟厂工会领导人领导工人罢工表现相当活跃勇敢。五卅运动以后,调到上海总工会工作。1927年从苏联学习归来后,又参加了上海工人武装起义,担任纠察队总指挥。1927年4月,在中共五大上,他当选中央委员。八七会议上又当选中央临时政治局委员。1927年11月中央特科成立后,和周恩来、向忠发一道被任命为负责人。1930年9月,中共六届三中全会上被增补为政治局候补委员。1931年4月,他却一度让中共陷入巨大困境。他就是顾顺章。

顾顺章,原名顾凤鸣,常化名为黎明、张华,上海宝山人。顾顺章聪明能干,熟谙业务。中央特科建立后,担任特科行动科科长,直接指挥令国民党心有余悸的“红队”、“打狗队”。在铲除何家兴、白鑫、黄第洪等叛徒的行动中立功不小,为了保卫党中央安全、营救被捕同志也做出了贡献。

但是,顾顺章的问题也是严重的,这种问题不仅体现在工作作风、方法上,还体现在更体现在性格方面。顾顺章热衷于打架斗殴,打叛徒、工贼、流氓,都是他的拿手好戏。但在这个过程中,他自己素质低下的本质逐渐显现。在工作中,往往不顾政治大局,忽略行动的政治性,把严肃的政治斗争,当做单纯的恐怖暴力行动,比如企图使用爆破手段,将租界巡捕和国民党特务经常聚会的上海“一品香”饭店夷为平地,这些活动明显是不符合中共革命长远的革命路线。在领导工作中,他也逐渐暴露了自己性格的缺陷。作为中共的重要领导人,他骄傲蛮横,飞扬跋扈,个人野心不断膨胀,基本听不进去任何人的意见。顾顺章生活腐化,在上海英租界威海卫路石库门802号租了一座豪华公馆,家具陈设相当讲究。他的家里只有中央特科的另两位科长陈赓等能去。陈赓去了两次,发现顾顺章生活腐化,花天酒地,在家里吸食鸦片,乱搞女人。据说陈赓从顾顺章家里出来后,曾对另一地下党员柯麟说过:“如果我们二人不死,准能见到顾顺章叛变!”

眼见顾顺章的工作、生活作风出现重大问题,周恩来没有视而不见。他多次及时阻止了顾顺章计划实施爆炸、暗杀、抢劫外国货轮等恐怖行为,批评他的无组织无纪律。对于周恩来的批评,顾也并没有放在心上。1930年6月,根据周恩来的建议,中共中央将聂荣臻从顺直省委调入特科,其目的正式为了约束顾顺章,从政治上加强特科。但顾顺章的流氓习气和违纪行为并没有改掉,这引起来陈赓和周恩来的强烈不满。1931年春天,中共中央和周恩来决定将顾调往中央苏区工作,离开上海。但千算万算,出乎意料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1931年4月1日,顾顺章和红色牧师董健吾,奉命护送张国焘、沈泽民、陈昌浩一行分别从上海、南京出发,经武汉,前往鄂豫皖根据地。4月上旬,护送任务完成以后,顾顺章滞留武汉,和特科成员张增谦住在宝华街“世界大旅社”。早在当年1月,时任中共武汉市委书记的尤无魂被捕叛变,改名尤崇新。在国民党武汉警备司令部稽查处任密查员。尤崇新当过沪东区委书记,认识很多中共干部,就被用来指认中共干部。1931年4月24日下午,6名缉务员跟在尤崇新身后,步行来到汉口江汉关一带,识别、指捕中共人士。大约在四五点钟,尤崇新一行准备回侦缉处,当路径三教街西面二码头来到三阳路口北阜昌街附近,尤崇新等人,与看完电影出来的顾顺章、中共中央军委驻汉口交通站站长张崧生迎面相遇。张见尤崇新身后跟着六七个人,知情形不妙,神色有变,同时加快脚步。“这两个人你认不认识?”缉务员盯着顾顺章二人问尤崇新。尤点头默认后,缉务员一拥而上,将顾、张二人逮捕。随后,缉务员搜查了世界大旅社顾的房间,搜到几份文件,在旅社二楼房间内逮捕了张增谦。在侦缉处,缉务员正准备对顾顺章用刑时,另一叛徒周大烈闻讯赶来制止,将顾安置在处长办公室,表示“希望顾先生赶快转变”。顾顺章提出三个要求:第一,赶快送他到南京去面见蒋介石,以便一网打尽中共中央机关和领导人;第二,要保密,不要打电报给南京;第三,要保证他的安全。然而,国民党武汉行营的正副处长何成浚和蔡孟坚立功心切,没有听从顾顺章的意见,4月25日晚,接连给中央调查科负责人徐恩曾连发六封电报,报告顾顺章被捕和叛变的情况以及押往南京的计划。所幸,这一行为给了中共中央自救的机会。

4月25日晚,徐恩曾像往常一样,早已去跳舞、玩女人,放松去了。只有钱壮飞一直坐镇在南京中央路305号特务机关大本营,这天晚上,钱壮飞接连收到了蔡孟坚发来的6封特急绝密电报,电报上都写着“徐恩曾亲译”字样。钱壮飞将他们译出来后不禁吓了一跳,才知道顾顺章已经被捕叛变,要来南京破坏上海的中共中央组织和人员。情况万分紧急,他镇静下来,仔细看了内容,随后将译文装在口袋里,把密电原封装好,扣押起来。他经过冷静周密的思考后,决定派女婿刘杞夫连夜乘坐特快列车去上海向李 克 农汇报,26日一早,李 克 农接到报告后立刻通过转告陈赓报告周恩来。

面对突如其来的紧急情况,周恩来在震惊之后,马上冷静而又周密思量了可能发生的种种情况,与陈云商定对策,与聂荣臻、陈赓等人果断采取了一系列紧急措施:包括销毁大量机密文件,迅速将党的主要领导人转移,并采取严密的保卫措施;把顾顺章在上海所能利用的秘密的重要关系都切断;废止顾顺章所知道的一切秘密工作方法。经过几十个小时的紧张处理,中共核心机关全部搬了家。结果,敌特果然一一扑空,什么也没捞着。

27日一早,顾顺章被押到南京,首先解往南京中央路205号徐恩曾办公室。顾下车后看到门牌号码,当即很惊异地意识到并说出这是中共间谍钱壮飞的工作地点,要求立刻逮捕钱。当敌特赶到时,钱壮飞早已不辞而别。当顾顺章知道后,他惶恐不安的大叫:“钱一定逃往上海向周恩来报告我被捕之事,我的计划一切都完了!”眼看自己的整体计划落空,顾顺章仍不死心,又供出了恽代英。原来,恽代英在1930年4月19日被捕后,一直没有被暴露出真实身份,在周恩来等人的营救下,已经减刑,并说好提前释放。由于顾顺章的出卖,恽代英于1931年4月19日被国民党杀害。在这之后,顾又伙同敌特人员,到香港指捕了蔡和森。中央特科拉出来的国民党情报人员杨登瀛也因被顾出卖而被捕。

由于钱壮飞深入敌特核心位置,在顾顺章叛变之后,为保住中共核心领导力量做出了巨大贡献。而顾顺章,也没有因为叛变得到好的待遇。日后,他一直在管制和监视中度过。1935年,因联系戴笠军统系,被中统以“跳槽”为由,报经蒋介石同意,将其枪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