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孟良崮当“背锅侠”的李天霞最后是什么结局?
热文

在孟良崮当“背锅侠”的李天霞最后是什么结局?

2019年11月05日 10:58:38
来源:老周的深度军事

李三万

摘要:黄埔三期,和张灵甫竞争74军军长,最后在孟良崮战役中被指责见死不救的李天霞,最后的结局又是怎样?

李天霞,以“挥金如土,爱色如命,杀人如麻”而闻名,但是他在抗战中却是智勇超群,凭借战功荣获第一号海陆军武功状,在1946年5月的孟良崮战役,更是因为不救援被围的整编74师而成为焦点人物,最后的结局又是怎样?

电影里老奸巨猾不肯拉兄弟一把的李天霞,其实在国民党战将当中也算是一个角色,去掉党派立场分歧,对我们这个民族来说,李天霞也是一名功臣,抗日战争他从淞沪会战开始,南京保卫战,徐州会战,一直到最后的雪峰山战役他都有参与。抗战当中74军的战绩里,他起到的作用也远比张灵甫大的多。抗战中期,整个74军的新兵培训和补充,都是李天霞在负责,74军成为抗战中中国军队战斗力最硬的王牌部队,他功不可没,后来调任100军军长后,同样在他的整训下,100军在抗战最后一战的雪峰山战役中表现出色。后来的解放战争就别去说了,不是李天霞可以扭转的事情,那么多国军部队在解放军打击下飞灰烟灭,李天霞能带着部队跑到台湾,跟抗战时南京保卫战时,他亲自带队在城头血战,城破后又能带部撤出一样,这家伙的战场嗅觉真的非同一般。

解放军百万雄师过大江后,国民党方面是雪崩式溃败,败退到福建时,李天霞奉命守卫平潭地区,以他的那份嗅觉,那还能不知道守不住?遂借口平潭地区地形复杂,不适合安排指挥部,需要有条大船,把指挥部安置到海上,调来了天平轮,于是又带部乘天平轮逃到台湾。

到台湾后,因弃守平潭,被判十二年,但是出面说情的大佬很多,最后连宋美龄都出来说话了,所以其实也没有真坐几天牢。这件事其实并不是真的追究他弃守平潭,而是涉及陈诚土木系借丢失大陆,要清洗内部之机,乘机倾轧了何应钦这一派系的将领,所以李天霞出来后,虽然也挂上了些参议、顾问之类的头衔,实际上在政治上是属于靠边站了,可是这家伙自己就是出身富商家庭,早在台湾购置了房产,还带来很多金条,官场上无事一身轻,就敞开了作,到处豪赌,没钱了就卖房子,直到几年后老婆跟他说房子和条子都不多了才罢手。

后来又去做生意,因为人过于四海,很快被骗光了,然后涉及一个老部下借口当年驻守平潭,附近就是日本运金船阿波丸的沉没海域,准备秘密打捞为由,进行集资诈骗,李天霞这次真的被关了一年多,老婆也离婚了,这次出来后,就真没什么家底了,不过他的级别在那里,国府给的荣养钱不苛刻,也不至于落魄清贫,只是真没条件作了,终于老实了最后几年,到1967年,因尿毒症去世,后事异常风光,蒋经国代表总统出席追悼,海陆空三军大佬,还有什么联勤之类的,就是台湾军队系统叫的上的大佬都出席了,以李天霞在军队的人望,不像是因小肚鸡肠不肯救74师的人。

对于李天霞,大都是负面的评论,认为他是“挥金如土,爱色如命,杀人如麻”,但是他在抗战中还是表现相当出色,获得过第一号海陆空武功状,而让他最出名的却是在1947年的孟良崮战役中,对于深陷重围的整编74师见死不救,更是招来一片指责,甚至还有险些被枪决的传言,到台湾后又两度身陷囹圄,最终在落魄度日,也是令人唏嘘。

李天霞,字耀宗,1907年出生在江苏省宝山县(今上海宝山区)一个殷实的富商家庭,父亲李霭亭在上海市区和吴淞镇开有好几家米行,母亲刘氏也是吴淞镇大米商的独生女女儿,所以自幼生活富足,因此也养成了好胜逞强的习性,这也是他后来在戎马生涯中专横剽悍任性而为的重要原因。

李天霞先后就读于中西公学、市北公学、江南大学。1925年4月南下广州报考黄埔军校,在1225名录取者中成绩名列17名,算的上是脱颖而出,考入黄埔军校第三期,从此开始了戎马生涯。

孟良崮战役后,蒋介石听到74师被歼的消息后大为震怒,电令“汤恩伯撤职查办,李天霞就地枪决”。后来汤恩伯回南京向蒋介石当面详细报告了孟良崮战役的经过,李天霞才逃过了枪决,交由最高军事法庭会审,1947年12月,最高军事法庭对“李天霞作战不力一案”审理终结,认为:“李天霞对于此次战役并无违抗命令或作战不力情节……再查其在北伐抗战诸役向极英勇,迭著功勋,奖叙有案……拟请从宽免于刑事处分”。

至于李天霞是否在这次会审中上下打点了几十根金条才得以脱罪的说法,现在并没有确切的证据。最早出自他手下团长罗文浪的回忆,但罗文浪在孟良崮战役中被俘,怎么可能知道李天霞用金条去上下打点?

1948年1月,李天霞再次被起用,出任第一绥靖区副司令官,10月,调任37军军长。1949年1月,调任73军军长兼皖南指挥所主任。4月,曾有调任南京卫戌副总司令兼45军军长的命令,因解放军发起渡江战役南京解放,李天霞来不及到职。解放军渡过长江后,李天霞率73军一路败退到福建,负责平潭岛的防御。9月解放军发起平潭岛战役,李天霞报告上级第六兵团司令李延年,部队损失惨重,无力再战,请求撤退。李延年听信了这个不实报告,同意撤退,因此李天霞马上就率领73军放弃平潭岛撤到台湾。

1950年3月,台湾最高军事法庭对平潭岛战役开庭审判,以“不尽其应尽职责,临阵退却“罪名判处李延年、李天霞无期徒刑,但何应钦、顾祝同、钱大钧和蒋鼎文四位元老级将领联名上书蒋介石求情,才改判为有期徒刑十二年。但对这个判决,黄埔系军人仍是一片哗然,很多人为二李鸣不平,只不过丢了一个小岛,就遭到这样的严厉处罚。同年11月,何应钦、顾祝同、钱大钧、徐庭瑶、汤恩伯再次联名上书蒋介石请求为二李减刑,蒋鼎文和陈继承也请求让二李调服军役,戴罪立功。这才使二李在1950年底得以交保获释。

1951年4月,李天霞调服军役去金门戴罪立功,金门防卫司令官胡琏是黄埔四期,和李天霞交情很好,所以对李天霞关照有加,但李天霞还是心灰意冷,很快就脱离军界解甲归田。

李天霞自幼就对奇门遁甲风水堪舆很有兴趣,戎马倥偬之间据说还得到了乡野高人的指点,在这方面的造诣相当深厚,经常和台北研究紫威斗数的民间团体三宝学社的会员切磋,很受尊重,李天霞因此自嘲“军事才能已无法施展,天文命理预测还是有用武之地”。

李天霞依仗过去积攒的家产,在台湾依然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但他酷爱赌博,短短一两年间就输掉好几处房产,最终还导致夫人岳景华和他离婚。

1960年,因为在生意中有诈骗行为而遭人起诉,一时间李天霞再次成为新闻人物,各大报纸争相报道诉讼经过,最终李天霞被判有期徒刑1年8个月,第二次身陷囹圄。

1962年4月,李天霞刑满出狱,因为已经离婚,无人照料生活,平日里只好自己买菜做饭,相当落魄。

1966年12月,原先73军、74军、100军的军官筹备给李天霞安排了60岁寿宴,这些人大都已经淡出军界或者挂个顾问参议之类的闲职,因此杯盏交错中难免有些被冷遇的伤怀,当天李天霞还是很尽兴,但是谁能想到这竟是最后的晚餐,第二天李天霞就病倒了,诊断为尿毒症,而且病情日趋恶化,到1967年2月便告不治,享年60岁。

不过李天霞死后倒是极尽哀荣,俞济时、石觉、周志道为首组成治丧委员会,俞济时主持葬礼,蒋经国和时任“陆军总司令”高魁元、“海军总司令”冯启聪、“空军总司令”徐焕升、“联勤总司令”赖名汤、台湾省警备总司令陈大庆、宪兵总司令吴辉生、总政战部主任唐守治、“总统府参军长”余伯泉等将领都送礼敬挽。何应钦的挽联是“鞍犹壮志闻声长有九原思,秉钺著勋劳为学能通万人敌”,顾祝同的挽联是“志业长存”,薛岳的挽词是“干城共悼”,而俞济时的挽联“智勇超群里江表驰驱著战绩,数奇多险阻台员憔悴为沾口”更是很贴切地总结了李天霞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