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败之际屠杀200伪军,看侵略者何其凶残
热文

战败之际屠杀200伪军,看侵略者何其凶残

2019年10月27日 09:35:38
来源:牛戈文草

1945年8月8日苏联出兵中国东北对日作战,日本关东军驻宝清的部队、宪兵队,于9日晚已经全部撤离,留下的只有日籍和加入日籍的朝鲜人警察、开拓团团员和宝清县政府的日籍官吏70余人。已知末日将临的他们,也于13日借口保护县长安全,偷偷撤离宝清,挟持着县长和县长的老婆、女儿等向勃利方向转移。

图1 侵略中国东北的关东军

因形势不妙,这70余日本人都武装起来,携带了两挺轻机枪,每人一支步枪,多数人佩有手枪,少数人佩有战刀。

因连日大雨,道路泥泞,许多日籍官吏又带有家眷,到了16日,这帮侵略者才行至北岗附近的大泥鳅河【非嫩江上游那个泥鳅河】东岸桥边。也就是在这里,他们遇到了伪第11军管区辎重队第3连。该连因听闻勃利方向也已有苏军的消息,不敢赴战,遂停留在桥西一侧,彷徨小憩。河西的远处,还不断有伪28团的溃兵从前线逃回,也散坐在桥西一侧的树荫下。

因为大局不利,伪满国兵军心已经严重不稳。28团的官兵都是从战场上溃败下来的,已不成建制,但枪刀仍然在手。辎重3连尚未开到前线受到打击,虽有部分士兵已离队,但建制仍然完整。而这70余名日本警察、开拓团团员和伪政府官吏,虽配备了枪弹,但终究不是战斗单位,看到这么多武装的伪满国兵,感到十分的不安。因为一旦伪国兵暴动,他们这70余人怕不是对手。

图2 日韩混编的伪满洲国警察

不过日本人狠毒,也有组织,经研究策划,一条毒计便出台了。

下午1时左右,伪宝清县日籍参事官(相当副县长)笠原英杰和警务科长安田正太郎便以该县魁儡县长佟松寿的名义,命令警察庶务系通译、朝鲜籍警长张兴光(日名小岛兴光)前去伪国兵处,召带兵官前来报告军情。那时的伪满军对于日本人都养成了奴才习性,辎重3连连长张东书得令,便带着两名见习教官随张兴光过桥东来见县长。

张县长和笠原参事官简单询问了几句,便叫张连长集合队伍,说县长要训话。于是张连长被留下,随他而来的教官则将该连尚存的70余人整队带到了桥东公路上。部队带到后,便被命令架枪,后又令徒手官兵后退五步,到北侧路边休息,等候县长训话。

就在这队伪兵架好了枪后退到公路的时候,早已布置好了的日本警察便疾速将所有枪支全部抱走,日本鬼子的两挺机枪架了起来,所有日籍、朝鲜籍的警察、开拓团团员和伪政府官吏等也全部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对准了这群已经被解除了武装的伪满国兵。

与此同时,以张兴光为首的9名警察,分别在外围设置了三道卡子,拦截从前方溃退下来的零散伪兵。日警们分工很明细,第一道卡子解除武装;第二首卡子搜身;第三道卡子扒衣服,然后赶至桥东。因为这28团的官兵都是不成建制的溃兵,三三两两,轻易地被日本警察缴了械。28团的教官于长跃等9人、机枪连的冯吉武等5人、迫击炮连的周泽臣等4人、通信队的张广荣等5人,等等,总共一百多人,先后被拦截缴械。

图3 被称作开拓团之父的东宫铁男

桥东头公路边上,笠原英杰参事官对着已经手无寸铁的辎重连官兵怒斥:步兵操典上明文规定,战时携械逃亡,就地正法……念你们家中有妻儿老母,可以放你们回家,但枪是国家的,军服是国家的。你们把军衣全部脱下交上来,就放你们走。于是辎重连的70余官兵也被扒去了军衣。

据幸存的28团迫击炮连的周泽臣回忆:“当我来到桥东时一看,啊!足足有一百五六十人,都光着膀子一溜四排跪在公路北侧路边,两挺机枪支在路南沟帮。六七十名鬼子都端着枪冲着大伙。我马上感到情况不妙。心想:这不是要枪毙我们吗?这时一个鬼子叫我快跪到前面。我跟跪在身边的一个会说日本话的国兵说:‘你倒说说呀!’他不敢吱声。我就左右传话说:‘咱们就这样眼睁睁地等死吗?一个传十个,大伙一齐上和鬼子拚吧!’……我看看谁也不动,就趁势窜到最后排的壕沟边蹲下。我心想:你们不干,我可得跑。就在这时,笠原对准张连长就是‘砰’的一枪……随之机枪、步枪、手枪齐发……”二十多分钟后,180多名国兵被打倒在路边。

据另一幸存者冯吉武回忆:“一个大个子国兵,已经跑出路北十五六米远的地方,背后有个鸡蛋大小的窟窿,站在那里,指着这帮鬼子骂道:‘连国兵你们也不放过,你们不得好死。’这时我就趴在他附近水沟里,怕他暴露目标,喊他快趴下。就听他说:‘我左右也不能好了,’话音刚落,一排子弹打过来,他晃晃荡荡地倒下去了。”

图4 侵华日军的帮凶伪满军队

就在这批大屠杀后,又有不明情况的国兵从前方退到此处,当然也没能逃过日本鬼子的毒手。总共200余满州国兵就这样惨死在他们为之效命的主子的枪口之下。

虽然被扒去了军衣,缴去了武器,但国兵们并没有被捆绑,有个别的还是侥幸逃脱了。这才留下了这份铁证。

这天,是1945年8月16日,是日本宣布投降后的第二天。被杀的中国人是伪满的200余国兵,杀人的日本人和加入日本籍的朝鲜人却没有一个是当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