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烧星条旗:谁曾进军华盛顿 焚毁美国国会大厦
热文

燃烧星条旗:谁曾进军华盛顿 焚毁美国国会大厦

2019年10月03日 11:30:00
来源:浩然文史

1814年8月24日,华盛顿晴,气温没有那么高,一切都是那么怡人。大英帝国皇家工程师在队长布兰沙德(Blanshard)的带领下,正在匆匆赶路,布兰沙德正在咒骂着这该死的土地,因为前一天的下雨,道路显得特别湿滑,马跑不快。

“我的老天爷,怎么跑的这么慢!”

“长官,别着急啊,那房子又不会跑掉,哈哈哈哈!”旁边一个兵卒笑道。

也许确实是他们走的有点慢,当他们赶到时,美国国会大厦周围已经没有什么人了,只有一杆孤零零的星条旗还在有气无力的飘着。

被毁后的美国国会大厦(1814年,乔治·芒格)

布兰沙德一把抓下帽子,擦了擦汗,狞笑道,“小伙子们,准备好了么?”

一、燃烧中的星条旗

很快,布兰沙德他们就把国会大厦里面值钱的金银器皿抢掠一空,人人都塞满了腰包。

“现在让我们给杨基佬们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吧”,布兰沙德队长插着腰站在这座气派的建筑前,不久前,这里还是美国精英们共商国是的地方。

“现在你们该为多佛港的行为付出代价了”,布兰沙德心中想到。

原来在1814年5月美国军队在对多佛港的袭击中,纵兵抢掠了多佛港,时任加拿大总督乔治·普雷沃怒不可遏,向科伯恩将军下令道:“由于美国军队在伊利湖北岸肆意破坏私人财产的行为已经不光彩,如果你继续与美国战斗,可以判断对其实施报复行为是否可行,阻止敌人重复类似的暴行。”科伯恩将军敏锐的抓住了美国在华盛顿兵力不足的情况,奇兵突进,一举击溃了美军的防御。

少将乔治·科伯恩(背景右侧为起火的美财政部)

“小子们,点火!”

布兰沙德的士兵先放火烧了南翼的建筑,火焰烧得如此之快,以至于英国人无法收集足够的木材来完全烧掉主体建筑。

接着,布兰沙德命令他的士兵准备炸药和搜集家具,以及国会图书馆里的图书,3000册的图书被用作点燃物堆积在地面上。

这次,终于烧着了。

熊熊的烈火下,星条旗因为空气对流而剧烈的抖动着,仿佛在惧怕这恐怖的烈火,但是一切都是徒劳的,布兰沙德的士兵们,不知从哪里搞来了烈酒,正在大吃大喝着,唱着不知从哪里学来的小调。远处,华盛顿城区也开始燃烧起来,那是科伯恩将军其他的纵火队在行动。

1814年8月24日大火之后的总统官邸

二、英美为何而战

1812年6月1日,时任美国总统,詹姆斯·麦迪逊正在国会激昂的发言,他可想不到,他即将成为美国历史上唯一一位丢掉首都的总统。

他提出了以下三点对英开战的原因:

1.英国不遵守美国独立战争后双方1783年达成的巴黎条约:拒绝移交西部地区军事要塞,并且武装印地安人,威胁美国的西部边陲。

2.皇家海军拦截美国商船追捕逃兵,强征美国海员入伍——这些人虽然出生于英国,但已归化为美国公民。

3.英法之间的拿破仑战争导致的贸易禁运,使上百艘美国商船被皇家海军扣押,美国的中立国地位未被尊重。

英军强行征召美国水手

其中强征美国水手和封锁港口是美国对英宣战的导火索,也是激起美国民族感情的重点,但是在美国精英政治家眼里,这一切不过是为了美国的扩张,经历过多年的发展,美利坚第一次露出了他的獠牙。

1812年6月,国务卿詹姆斯·门罗说:“可能有必要入侵加拿大,不是作为战争的对象,而是作为获得它的手段。” 演讲者亨利克莱重复同样的论点。 “加拿大是美国人唯一可以轻易攻击的英国财产,而捕获它将获得一个讨价还价的筹码。”

1812年美加地图(局部)

三、战争,战争从未改变

1812年6月1日,后世儿童节的那天,美国国会对英宣战。吊诡的是,英国为了避免对美战争而解除贸易禁运的消息在开战后传到了美国,而激昂的民众忽视了这条消息,等待夺取功勋的将军假装没有看到,想要夺取更多政治资本的政治家更是直接略过,甚至连小兵也想要发一笔小财而将英国人的善意看做软弱的标志。

英美战争在三条战线上展开——

1.在五大湖和加拿大边境

2.在大西洋与美国东海岸

3.南部各州和西南部地区

其中最为激烈的战役发生在海上和美国东海岸。

1812年的大英帝国,虽然正在欧陆与拿破仑陛下进行一场庞大的战争,但是对于美国来说,英国也还是一个劲敌,1812年,英国皇家海军是世界上最大的,拥有超过600艘巡洋舰和一些小型船只。其中大部分用来封锁法国海军并保护英国的贸易,但皇家海军在美国水域仍有85艘船只,来控制所有北美和加勒比海域。而这时的美国海军只有8艘护卫舰,14艘较小的单桅帆船和双桅船。

宪法号单船作战

英勇的美国海军采取单船行动,利用美军舰艇航速优势,在海上与英军打游击,尤其是宪法号与总统号在一次次行动中打出了美利坚的气势。

虽然单船战斗的成功提升了美国的士气。但是这些胜利对海上战争没有实际的军事影响。因为它们没有改变海军力量的平衡,也没有阻碍英国的供应和增援,只是提高了英国在这一期间的航运保险费。在战争期间,美国海军捕获了165名英国商人,而皇家海军捕获了1400名美国商人。更重要的是,英国对美国沿岸的封锁导致大多数美国战舰无法出海。

美军与皇家海军作战

海上战争的失利,使得美国东海岸向英国敞开了大门,万里海疆,但是没有一点海防。英军迅速抓住了这一战略优势,对美国实行登陆奇袭,其中最著名的战果就是1814年的华盛顿奇袭,这是美国首都唯一一次沦陷。

华盛顿大火

四、“星条旗仍然飘扬在自由的国土,勇士的家乡上”

在大西洋沿岸的战斗中,尽管华盛顿战役取得了极大的战果,但是最为激烈的战役却不是华盛顿战役,因为在那场战役中美国军队一触即溃,科伯恩将军称这场战斗“仿佛郊游一般”,在巴尔的摩,英军才真正体会到了美国人的决心。

1814年9月12日,英军在布鲁克将军指挥下,准备了一支由5000人组成的部队,向巴尔的摩进军,并首次在北角战役中遭遇重重阻力,该地距离巴尔的摩约5英里。北角战役是由马里兰民兵的军官塞缪尔·史密斯少将全面指挥。他率领了大约3000名士兵阻击英国人。史密斯将军试图拖延英国入侵部队,以延迟英国的进攻,使得总指挥官斯特里克将军完成巴尔的摩的防御。

巴尔的摩当时的地图

英军经过一番激战后,在北角击败了美军,但是绝大多数美军都撤回了巴尔的摩,准备接下来的防御。美国军队由100门大炮和1万多名正规部队组成,其中包括由斯特里克和温德将军率领的几千名当地民兵组成的民兵团。英国军队没有预料到美军的防守如此坚挺,所以第一次进攻是失败的,之后布鲁克将军的部队设法包抄并突破了美军的右翼阵地。但是大量伤亡使得布鲁克决定应该使用海军先摧毁美军在城外的麦克亨利堡,而不是冒险进行正面攻击。

英军战舰的轰击

袭击始于9月13日,皇家海军准备了19艘战舰在巴尔的摩海域一线排开,对麦克亨利堡进行了长达27小时的轰炸,无数的炮弹轰击着堡垒,飘扬着的美国国旗也被击伤。

但是,9月14日的下午,英国人惊奇的看到了一面30英尺×42英尺(9.1米×12.8米)的超大型美国国旗,被旗手皮克和她13岁的女儿升起,取代了之前在战斗中受损严重的国旗。

那面超大星条旗

布鲁克将军,终于意识到以他的兵力是不可能突破美军的防守了,与此同时,其他地方的美军正在向巴尔的摩汇聚,9月14日,布鲁克将军命令他的部队回到舰艇上,撤离了巴尔的摩。

就在英军灰溜溜撤离的当晚,一位美国人,弗朗西斯·斯科特·基(Francis Scott Key),他目睹了英军对麦克亨利堡的进攻和美军的英勇抵抗,当他透过炮火的硝烟,看到一面美国国旗仍然在城堡上迎风飘扬;他被这景象深深感动,随手从口袋中拿出一封信,在背面写下了几行诗。第二天,弗朗西斯把诗稿送给法官约瑟夫·霍普·尼科尔逊,得到大力赞赏,并建议用一首当时非常流行的约翰·斯塔福德·史密斯作曲的《致天堂里的阿那克里翁》的调子,同时取歌名为《星条旗》(The Star Spangled Banner)。美国国歌由此诞生。

五、战争的结果——捕鱼?

在1814年8月,双方在中立城市根特开始了和平讨论。双方都开始谨慎谈判。英国外交官首先陈述了他们的要求,要求在美国西北地区(从俄亥俄州到威斯康星州)建立一个印第安国家。英国将赞助这个印第安国家。以求建立一个阻止美国扩张的缓冲国。同时,英国要求皇家海军控制五大湖并进入密西西比河。

根特条约的签订现场

当消息传到美国国内,美国公众舆论感到愤怒,各党派都愿意继续战斗。惠灵顿将军则强调,战争是平局,和平谈判不应该提出领土要求:

“从战争状态来看,我认为你没有权利要求从美国获得任何领土让步......尽管你获得了军事上的成功并且现在无疑具有军事优势,但你还是无法长期占有敌人的领土。你不能在平等协商中要求领土。”

1814年12月24日,外交官们终于完成了谈判,并签署了根特条约。英国于12月27日批准了该条约,战争结束了。加拿大和美国之间的战前边界将被恢复,美国人什么领土都没有得到,除了圣劳伦斯湾的捕鱼权。

文史君说:

1812年的英美战争,又被称为第二次独立战争。羽翼未丰的美国第一次露出了自己的獠牙,但是随即就被欧陆战场上与拿破仑陛下打的有来有回的英军打了回去,甚至很多人认为,如果不是欧陆战场牵扯了英帝国的精力,这次战争过后,美国将不复存在。这场战争最大的意义在于,美国人认识到了自己与欧陆老牌列强的差距,开始专心发展自身,之后的一个世纪,美国都奉行孤立政策,在世界上的存在感很低,直到二十世纪初,美国才再次露出了他的獠牙。在经历一战,二战的洗礼后,最终奠定了美利坚合众国的赫赫声威。

参考文献:

Rauch, Steven J, The Campaign of 1812, Center of Military History, United States Army Press, 2013.

Hickey, Donald R. Don't Give Up the Ship!: Myths of the War of 1812, Robin Brass Studio Press, 2008.

Hickey, Donald R, 1812: The Old History and the New, Harper Collins Press, 2009.

(作者:浩然文史·郑大嵩阳国学会)

本文为文史科普自媒体浩然文史原创作品,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本文所用图片,除特别说明外都来自互联网,如有侵权烦请联系作者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