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个师被日军5个师团打得一溃千里 中条山败在哪里
热文

30个师被日军5个师团打得一溃千里 中条山败在哪里

2019年09月29日 15:23:02
来源:江紫辰

原题:中条山会战失败后,被俘军官还剩多少抗战信心?

作者:璿

中条山会战后,日军针对被俘的13672名中国军队的俘虏进行了详细的调查。并对中高层军官进行了审讯笔录。日军通过这些调查和审讯记录更了解当时中国军队内部情况和战力。

1941年的中条山会战应该说是抗战史上一次很严重的失败,经历了这次失败的中国军官对于抗战信心如何?

被俘的45师134团上校团长刘演竞,他在日军问到关于抗战建国看法时回答是“抗战是一种理想的救国,实际上是亡国的方法。因此,我没有感觉到抗战的前途有什么光明之处。在成为俘虏之前,我过于相信宣传,不了解日本占领区的和平事实,因此坚信抗战建国理念。成为俘虏之后,看到高平、潞安、太原等沿道状况,感觉到了日本确实是为了中国的复兴来帮助中国的。这才感到抗战建国没有意义。国人提倡的“有一天抗一天,有一地建一地”的口号之错误在于;第一不能预测国际形势。第二不了日本的真意。第三指导者不了解中国的国情。

特别是在他谈到关于抗战对于外援的时候回答是”蒋介石认为中国的抗战有外援最好,即使没有也要战斗到最后一滴血、守到最后一寸土地。鼓动民众实施焦土抗战政策。这种抗战政策最终使中国成为一片焦土。

根据审讯资料,刘团长在中原会战中受伤,并且在”在淞沪会战大场附近的葛家牌楼的战斗中也负过伤。在这次的战斗中,他的一个营全部壮烈牺牲了。

null

15军第65师195团的李团长于5月27日率该团余部九百余人向日军投降。他在被询问到对于抗战前途有何看法时回答:

民国二十七年(1938)之前我抱乐观态度,现在我持悲观态度。尽管高级将领一直都在宣传胜利的观点,但是事实通常总是跟宣传相反。在下级军官中持悲观态度的人较多。”

日军又问到关于“抗战中坚分子对前途是怎样考虑的?”

李答:“我想将来他们也会悲观的。因为物资的缺乏以及后方机关人员的醉生梦死必然带来中坚同志的愤慨,这是产生悲观的原因。

null

但是在审讯记录中也有不少军官对于抗战胜利有着坚定的信念,特别是第三军的被俘的军官,相对其它部队军官,他们更加坚信“抗战必胜”。也许是因为第三军军长唐淮源不愿被俘受辱而自杀成仁的影响。

例如第三军参谋长谭友佛在面对日军审讯时坚信中国总会有总反攻的一天,虽然这一天无法预测,但是总会到来,而且必将取得胜利。

日军也提出了很刁钻的问题“拥有三十个师的兵力,以中条山为天险、花了二年时间建造坚固的阵地工事,在只有日军五个师团面前一溃千里,这个课题(抗战失败)答案不是已经很清楚了吗?”谭参谋长反驳“本次作战失败的原因是部队的训练不足和补给不足,并不是完全的失败。以此来说明中国没有希望为时太早。

谭友佛先后被囚禁于北平清华园。期间,日本军方多次以伪政府高官相诱,却均被他拒绝,后来被送往南京,到南京后借机逃离日军控制,重新回到国军阵营。

null

被俘的第三军辎重营营长杨绍镛中校在审讯中表现更为坚决。

根据日军审问记录,他为了当时国家建设,16岁就入伍从军。当日军问到他关于抗战的相关看法时,他的回答非常坚决直接“抗战的目的为了击败日本侵略者,并且本人对抗战建国抱有坚定信念。”他对于日军的看法也很直接客观“对日本军人的服从精神表示钦佩,但对日军的侵略行径表示愤怒”。

日军反而被这位军官的回答逼得有恼怒,很轻蔑的问“你小子是国民党员吗?”杨中校坚决的回答到“当然是”。日军又问到“你对蒋委员长领导抗战胜利有信心没?”他也坚决的回答“有”。

虽然不知道最后这位杨绍镛营长的结局如何,单从日军审讯笔录中就可以看到,他对于抗战态度的坚决和对日军威逼的不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