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的裱糊匠——浅谈李鸿章
热文

清朝的裱糊匠——浅谈李鸿章

2019年09月14日 07:00:00
来源:骠骑将军李陵

“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鉴,可以明得失”,要想做到知兴替、明得失,史料记载也好,人物传记也罢,都必须公正严明,强调客观,野史趣闻这些,可以当作茶余饭后的谈资,却是万万不能作为参考的。但除了追求历史的真实性,我们自身也需要有辨识能力,因为历史由人编写,可只要是人,就会受到多方掣肘,而无法做到绝对的客观,即使是官方的记载也不可全信,最好的例子便是官史对于李鸿章的记载。

【仅供参考闲谈的《中华野史》】

就中国近代史来看,李鸿章显示是一个迈不过去的槛,晚清的大事,或多或少都有他的身影,他的位置几乎是不可取代的。多年来,在官方历史记载中可以很明确的看出,对于李鸿章的评价是贬多于褒的,不仅清末外交失败的责任都是由他来背负,甚至被骂作汉奸、卖国贼,然而近年来,风向一转,又有不少人为李鸿章辩驳,大有将他刻画成一个不遇明君的贤相形象,这种极端的变化下,我们必然会产生疑惑,究竟怎样判断史料的真实性?李鸿章又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晚清大臣李鸿章】

百般人看百般事

其实一千个人心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杀人放火的凶狠恶徒可能对家人柔情似水,精明干练的企业高管也可能在不知名的夜晚红着眼和朋友倾诉,外人和家人、职员和朋友,对恶徒、上司的看法自然也不可能相同,你能说他们哪一方是错的吗?那么李鸿章,又何尝不能是人们心中的那个哈姆雷特呢?然而不同于亲身接触,我们只能从字里行间来解读李鸿章这个曾经真实存在过的人,我们要做的就是精简、精简、再精简,然后丰满、丰满、再丰满,先剔除一切关于李鸿章的评价,仅看他的行为活动和历史事件,然后再从这些最为真实可靠的文字中,解读出你心中的李鸿章,赋予他血肉与精神,这才是热爱历史的人应有的态度,有自己独立的见解,不跟风,不偏信,一切的蛛丝马迹都从文字的最客观真实处挖掘。

【哈姆雷特剧照】

既然要有自己的见解,那么评价李鸿章,自然也就需要历史的佐证,我们不妨从多方面来看一看这位晚清大臣,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但正如前文所说,只要是人,就无法做到绝对的客观公正,在我们一起挖掘前人古事的时候,自然也会裹挟有编者自己的见解,赞同也好,反对也罢,全凭诸位自行判断。

意气风发李鸿章

少年科举,壮年戎马,中年封疆,晚年洋务,一路扶摇。他的一生,可以说既平坦又曲折,正所谓时势造英雄,正是在晚清这种黑暗混乱的环境下,让他能凭借出色的才华与能力迅速脱颖而出,成为晚清的扛鼎之人,他做的每一件事,都在中国的近代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然而他的一生又是曲折的,历经战争、洋务、外交,他几度维系着摇摇欲坠的清王朝,但终究还是没能力挽狂澜。

【古代科举考试图景】

24岁进士及第的李鸿章自然是才华横溢、意气风发的,作为当时安徽最年轻的翰林,他曾作诗:“丈夫只手把吴钩,意气高于百尺楼。一万年来谁著史,三千里外欲封侯。”这样气势磅礴的诗句,我们看到的不仅是他的才华,还有他的远大志向和宽广胸襟。他独有的人格魅力也受到多方赞誉,外国人称李鸿章为东方俾斯麦,吉田与之助在《李鸿章》一书中评价其为“时事造其为清廷柱石之臣,清国唯一之政治家”,就连和他政见不合的梁启超在评价李鸿章时,也曾说“吾敬李鸿章之才,吾惜李鸿章之识,吾悲李鸿章之遇”这样的话来,即使在清朝甲午海战惨败后,李鸿章造访各国也被以最高礼仪接待,其人格魅力可见一斑。

【李鸿章与俾斯麦】

李一生最为深远的认知和眼光,在于看到了时局的变化,主动发起洋务运动。他在与西方军队的接触中看到了中国军事实力的羸弱,在早期的洋务运动中,他高举“自强”的旗号,引进西方先进的生产技术,创办军事工业,组建北洋水师等近代海军,其中规模最大的近代军工企业是在上海创办的江南制造总局。而在洋务运动的后半期,他又深切的感受到了清末经济实力与西方的巨大差距,而军事也需要经济的支撑,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他又以“求富”为旗帜,兴办轮船、铁路、电报、采矿、纺织等各种新式的民用工业,如在上海创办的最大的民用企业“轮船招商局”。除此之外,他还向英、美、德、法输送了大量的留学生,培养诸如翻译、军事、科技等不同领域的人才,试图让清朝在国际上占有一席之地。尽管洋务运动因为其局限性最终以失败而告终,但这三十年来取得的巨大成就,是不可忽视的。

【洋务运动成果合影】

李鸿章的另一面

然而人无完人,李鸿章自然也有他的缺陷。李鸿章为人诟病的众多罪状之一,就是他那富可敌国的财产,由于清朝不统计官员财产的缘故,李鸿章至死时究竟有多少财产无法具体指出,但从各方史料来看,保守估计至少得有4000万两白银,当时的清朝一年的收入大约是6000万左右,称其为富可敌国一点都不夸张,在这个国力羸弱,内忧外患的局面下,私人以不法手段网罗如此之多的财产,这种行径比之慈禧兴办寿诞也不遑多让了。

【大摆寿宴的慈禧】

而他的另一大缺点,则是任人唯亲。李鸿章的发展初始是进士及第,但他的成名却是从军事上开始的,在曾国藩的提携下,他爱兵如子,吸揽人才组建淮军,又凭借自己的军事嗅觉镇压天国、剿灭捻军,在清朝上层名声大噪,抛开政治的束缚,仅以军事的成败来看的话,此时的李鸿章无疑是最为得意的时候,但他没有想到的是,在这让他登上巅峰的军事领域里,另外一场战争却再度将他推入低谷。

【李鸿章组建的淮军】

正是他的这种爱兵如子,同患难、共功名的思想,在取得平定内部的大胜之后,他将部下们都委以重任,并不在乎这些人是否堪当大任。甲午中日战争,我们只知“致远号”邓世昌、“经远号”林永升浴血奋战,却不知“济远号”方伯谦临阵脱逃,逃窜途中还将搁浅的“扬威号”巡洋舰撞裂沉没,“广甲号”更是避战脱逃途中误撞岛石,被日军的区区一颗水雷轻松击碎。当海军在黄海遭受重击时,陆军叶志超悬白旗祈求停战,卫汝贵克扣军饷,不战而逃,军队中有这样的将领,又怎能不败呢?

【为国捐躯的邓世昌】

甲午中日战争的惨败,一方面是李鸿章的用人不明,另一方面也与其软弱的性格有着脱不开的干系。诚然即使以我们现在的目光来看,中日军事实力对比也实在太过悬殊,这场战争清朝获胜的概率的确很渺茫,但不得不说,即使北洋水师全体向日本舰队撞去,这场战争也不会输的这般难看,在李鸿章的军事策略中,没有主动进攻,也没有积极防御,我们所能看到的,只有消极避战。

“和戎,避战”误终身

而在我看来,李鸿章一生最大的败笔,在于外交。众所周知,李鸿章之所以背负如此骂名,最大的原因在于他签订了几份对于中国来说极为耻辱的条约,但是在清末的危墙外围绕着列强的那种环境下,李鸿章的的确确已经尽力将中国的损失降到最小化了,为势所迫,这是没有办法的事。那么为什么还说其一生的败笔在外交呢?有两件事值得说道说道。

【李鸿章在中日谈判桌上】

第一件事,中日关于朝鲜问题的外交上,本来藩属于中国的朝鲜,其外交应该由中国主持,但由于李鸿章的和戎思想,不愿与日本发生冲突,因此与日本签订契约,表明朝鲜为自主国家,并互相约定中日两国派兵前往朝鲜之前,需要互相知照,然而在朝鲜东学党之乱时,李鸿章受袁世凯蛊惑,派军前往牙山,既默许朝鲜自立,又派兵干涉别国内政,落人口实,而在日本也发兵朝鲜后,李又不再增兵,一副退守的姿态,使得这场战争还没打就胜负已定。

【朝鲜的东学党之乱】

第二件事,还是与其和戎的外交思想有关,清朝积弱的情况下,李鸿章下不了决心利用自己的影响力掀翻这个腐朽落没的王朝,反而寄希望与别国的调停,这固然是时局所迫,却绝对谈不上正确,别国调停的实质是国外插手中国各项事宜,而这造成的结果是国家的主权完整的丧失,这对于整个中国来说都是危害巨大的。事实也证明的确如此,甲午战争结束后,俄国堂而皇之的插手中国国事,先联合德、法迫使日本归还辽东,之后又利用俄皇加冕时机以租借地方的名义占据中国领土,有了这个先河,德国占据了胶州,英国占据了威海卫和九龙,法国则占据了广州湾,此后,中国割地,差不多就成了司空见惯的事了,称李鸿章在外交上所犯的错误是他一生最大的败笔,实则并不为过。

【俄国割占中国大面积领土】

李鸿章自嘲自己为“裱糊匠”,在我看来的确如此,他的一生有功有过,在某些方面的确值得我们钦佩,但囿于其软弱的性格,他既没能扶大厦之将倾,也没能引领一个全新的中国,这一声自嘲中,又何尝没有包含他无奈、心酸而又逃避的心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