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代“政法系统”大老虎纪纲只用“一天”就倒台内情
热文

明代“政法系统”大老虎纪纲只用“一天”就倒台内情

2019年09月03日 11:16:15
来源:马也

null

公元1399年,朱元璋之子,燕王朱棣起兵反对自己的侄子建文皇帝,号称“靖难”。按照当时的正统观念,燕王的举动是犯上作乱,大逆不道,因而朝廷内外的大多数臣子和民间的正义之士都态度鲜明地反对“靖难”。但朱棣仗着自己的武备充足,兵精将勇,竟然在一片反对声中越战越强。第二年,他亲率大军进攻山东,占领了鲁北的一些府县。在行军至临邑的时候,朱棣又有了一次小小的惊喜:在各地的缙绅或顽强抵抗或四散逃亡的时刻,居然有一位年轻的秀才主动来到军中,要为他效犬马之劳。这位秀才就是纪纲了。

纪纲是济南府临邑县人,自幼聪明干练,通文墨又善骑射,算得上文武双全,而且为人乖巧,特别善于揣摩他人的心意。他一度进入县学作过生员,就是人们通常所说的秀才,但由于品行不端而被革黜。功名被革造成的失意感大概是促使他投靠“叛军”的主要原因之一,因为在正常的秩序下他的前程反正不会光明,所以不如趁着天下大乱,进行一次大赌博。

显然纪纲赌对了。朱棣在军中召见纪纲后,对他的乖巧敏捷十分欣赏,立即让他在身边任贴身侍从,而且在以后的十多年中一直对他宠信有加,视为心腹。另一方面,朱棣的造反事业发展得也极顺利,很快就巩固了在华北地区的根据地,而后又沿着运河一带向南推进,渐次逼近明初的政治中心南京。到1402年六月,燕军终于攻克南京,建文帝下落不明,朱棣则堂而皇之地登上了皇帝的宝座,改元为永乐。这样,纪纲就成了新王朝的功臣。

null

明成祖即位后,纪纲升为锦衣卫指挥使,管刑狱,赋予巡察缉捕之权,下设镇抚司,从事侦察、逮捕、审问等活动。

纪纲一跃成名大明王朝政法系统中明暗两面中暗的部分的一把手。

锦衣卫在纪纲亲行经历地领导下,诛杀建文帝旧臣数十族,旧臣亲属受株连被杀者达数万人。

纪纲诡计多端,他善于迎合明成祖旨意,受到永乐帝格外宠爱,很快又被提升为都指挥佥事,兼掌锦衣卫。纪纲一时成为权焰熏天的权臣,更加卖力地替永乐帝铲除异已。而永乐帝认为他忠心,视为心腹;对其构陷富商上百家,夺其资为己有的行为也是摆出一副“知道了”的架势。

纪纲不但利用职权大肆贪污,而且还经常指使特务们对有钱的人家进行敲诈勒索。特务们常常在黑夜闯进百姓家中,无端地指斥出各种莫须有的罪名,被指控的人家只好拿出大批钱财行贿,才能保住平安无事。如果不愿意拿出钱财,户主甚至全家就会被抓入北镇抚司狱,受尽酷刑折磨,最终还是要家破人亡。靠着这种匪徒式的掠夺,京城和各地的数十家富商大贾被整得倾家荡产,而纪纲和他的一些亲信爪牙却迅速治富,成了京城里名列前茅的大财主。

null

此外,纪纲曾用矫旨获得盐场取盐数百万斤,并强征夺官船运输贩卖,中饱私囊;还曾阉割良家幼童数百人,服侍左右。

阳武侯薛禄跟纪纲争夺一名美色女道士,被纪纲用铁瓜打破脑裂几乎死掉,名臣解缙因为劝阻成祖更换太子,得罪了汉王朱高煦,成祖北征时,解缙私谒太子,被汉王检举揭发,解缙被囚禁死牢中。汉王买通纪纲,派人将解缙灌醉后拖到雪地里活活冻死。种种不法得逞后,使纪纲更加胆大妄为起来。

明永乐五年,徐皇后病故,永乐帝下诏全国选美,各地送来的美人到达京师后,纪纲挑出绝色美人藏于自己家中私纳。

纪纲查抄到已故吴王的冠服后,私自隐藏在家中,有时还穿在身上,命令左右饮酒祝贺,高呼万岁,没有一个人敢告发。永乐帝的宠爱,加上手中掌握的无孔不入的特务组织,使得纪纲成为一个朝廷上下都十分畏惧的人物。纪纲自己也渐渐忘乎所以,待人行事愈来愈肆无忌惮起来。

1414年,纪纲派往浙江缉事的一名千户由于种种为非作歹,被一向以强项敢争、铁面无私著称的浙江按察使周新逮捕。但这个千户后来又逃回了北京,向纪纲报告了所受的“冤屈”。纪纲大怒,因为纠察锦衣卫人员的过失,在他看来无疑就是对他本人最明目张胆的挑衅。他针对周新的一贯抗上,在永乐帝面前给周新编造了一系列罪名,激起了刚愎自用的皇帝的怒火。周新于是被逮捕。锦衣校卫在逮捕他归案的路上就大动私刑,把他打得体无完肤。在廷讯的时候,周新坚持所作所为都是公正无私的,不承认自己有罪,最后终于被永乐帝和纪纲杀掉了。临刑前周新还在大声呼喊:“臣生为直臣,死当作直鬼!”

null

在实际同为大明朝“政法系统”的浙江按察使,周新“谋反”事件之后,永乐帝已经在认真考虑如何处置纪纲的问题,因为纪纲专权已经明显危害到他的大明天下。

纪纲虽然成功地打击了周新,但这一事件对他的政治生涯还是起了转折性的作用。周新被杀之后不久,永乐帝突然向人问起周新的籍贯。侍从告诉他周新是广东南海人。永乐帝似颇为慨叹地说:“想不到岭南之地竟然能生出这样的人才,杀他是冤枉了。”一些消息灵通而又特别善于观察政治风向的人自此开始判断:纪纲呼风唤雨的年代大概快要过去了。

永乐十四年端午节,永乐帝主持射柳比赛,纪纲想学秦代的赵高指鹿为马,他对锦衣卫镇抚庞英说:“我故意射不准,你把柳枝折下来,大声呼喊说我射中了,看看众人有没有敢出来纠正的。”庞英按照纪纲的话做了,在场的人竟无一个人敢出面纠正,纪纲高兴地说:“没有人敢难为我了。”

正当纪纲自视权势滔天之时却不料被一个与他有仇的太监揭发:纪纲逆谋,家中私养了大批亡命之徒,暗中修建隧道制造了数以万计的刀枪、盔甲和弓箭。欲图不轨。

永乐帝大怒,将纪纲押送都察院审讯,查清楚他的种种不法行为后,将纪纲凌迟处死,将他全家男女老少发配戍边,并列其罪状颁示天下。

由于太监们对纪纲的所作所为并不十分了解,他们指控的罪行也颇多莫须有的成分,告发纪纲种种图谋不轨,更可能是永乐帝亲自授意的。

其实永乐帝对罪状本身并不感兴趣,因而没有作任何调查就立即将他逮捕,送交都察院审讯,同时命令负责监察的给事中和御史集中揭发他的罪行。特别令人震惊的是,对纪纲的审讯仅仅进行了不到一天就草草结束,纪纲在当天就以“谋大逆”的罪名被凌迟处死。如此迅速的处理不仅不符合当时的法律程序,而且在整个明代的历史上也是绝无仅有的。

纪纲被处决后,他的家属不论老幼都被流放戍边,其爪牙大多也被处死。

又过了很长一段时间,都察院才整理出纪纲的罪状公布出来。其中除假传圣旨、滥杀无辜、贪污索贿等等之外,还特别强调了“其家蓄养亡命之徒,私造铁甲弓弩数以万计,”以暗示纪纲有起兵造反的阴谋。这当然是编造出来的,目地无非是要向公众证明铲除纪纲的合理性。

四年以后,永乐帝又建立了一个由太监领导的特务机构“东厂”,除了分散锦衣卫的势力以外,还负责对锦衣卫进行监视。此后锦衣卫的实力大减,锦衣卫的头子再也没能创造出纪纲那般辉煌的“业绩”。不过,他们中也没有一个人最后落到同纪纲一般的悲惨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