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5年毛泽东为何事吟诵鲁迅的诗句相送此人?
热文

1975年毛泽东为何事吟诵鲁迅的诗句相送此人?

2019年08月19日 12:09:16
来源:顾保孜

原题:眼科医生唐由之用中国祖传医术使毛泽东重见光明,毛泽东欣喜万分,吟诗相送。

晚年毛泽东身患疾病不少,对他来说,众多疾病中,眼疾最令他痛苦不堪。

1975年2月毛泽东来到了杭州,他的眼睛基本失明,在这段时间里,他的一个主要“任务”是继续检查、诊断眼疾。最后诊断为老年白内障,那么意味着还有手术的可能。然而,这个手术的对象不是一般人,手术变得重大且复杂起来。手术前经过专家们反复研究病历才确定了手术方案,最后决定主刀的医生是北京广安门中医院眼科主治大夫唐由之。

这一年,唐由之才49岁,但是打开他主刀的病例记载,却令人不敢相信,截止1974年,唐由之已成功地做过6000例各类白内障切除手术,其中,难度最大的是柬埔寨亲王宾努的手术。

那个时代过来的人,一定不会忘记宾努的形象,从新闻纪录片上可以看见,宾努的头时刻都在神经性地摇动,一分钟大概60几下,一旦紧张摇得更凶。如果给他做眼部这样精密的手术,摇头这一动作他无法克服,而且什么麻醉都不起作用。国际上很多知名的眼科医生都对此知难而退。宾努只好来中国,将最后的希望放在了唐由之身上。唐由之想了一个办法,用夹板夹住他的脸,手术时随着宾努的头摇动的方向为他成功地完成了眼部手术。

宾努亲王手术的成功标志着唐由之的业务水平已达到相当高的境界。

毛泽东做手术的任务也就历史性地落在了唐由之的肩上。决定下来时,正值春节放假,唐由之还在家中。警卫局的同志专门前往,要他第二天乘飞机出去执行任务。

在飞机上,唐由之根据太阳的方向,断定飞机在往南飞。飞机即将降落时,他看到了雷峰塔的旧址。作为杭州人的他,判断出他执行任务的地方是自己的故乡。可是到杭州来做什么呢?病人又是谁呢?他猜不透。

这时,飞机上有人对他们几位医学专家说,这次来是给毛主席看病。

大家一听,简直惊呆了,个个激动万分。

原来毛泽东在杭州啊!

第二天,唐由之跟着汪东兴来到西湖畔毛泽东下榻的汪庄。

在房间里,他看见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坐在沙发里,眼睛睁着,却没有什么神采。他穿着一件旧睡衣,上面打着补丁……唐由之不敢相信,难道这就是伟大领袖毛主席?

大家见毛泽东病成这个样子,都很难受。因为现实与他们心理的落差太大了。根据最近报纸上的描述,所有人都以为他老人家身体非常健康。

这时唐由之不禁想起1974年底几次专家组织的会诊,那时他们专家们得到只是病历,根本不知道病人是谁。唐由之当时断定,这个病人一定是个很不一般的人物。但决没有想到这个病例会来自毛泽东主席。

毛泽东见医生来了,努力地要从沙发里站起来迎接大家。但他那一天正患感冒,怎么站也站不起来。

唐由之见状,忙抢步上前说:“不敢当!不敢当!你是老前辈了,我们后辈来,你不要这么客气,我们给您检查眼睛。”

但毛泽东还是执意站起来与大家一一握手。

毛泽东同张晓楼大夫握手时,诙谐地说:“看来你的楼盖不大了,永远是小楼!”

大家都笑了,紧张的气氛一下子缓和了。于是专家们开始为毛泽东检查眼睛,诊断的结果和以前其他医生得出的结果一样——老年性白内障。

唐由之他们还了解到毛泽东有慢性肺心病,两年前休克过,咳嗽,痰多。检查的时候发现他也咳嗽得很厉害,咳嗽以后没有吞咽反应,要靠地心引力的作用,头老是朝下低垂着,才能把痰倒出来一些。

几位眼科专家在杭州反反复复地讨论手术方案——如果西医摘除白内障 手术切口大,毛泽东的咳嗽可能会造成手术意外、导致切口破裂、角膜脱离,非常危险。只能选择唐由之当年所用的方法——我国古老的金针拨障术。

金针拨障术在唐朝便用于治疗白内障,但近百年来,医学实践中已没有人运用这一方法。古人说“其中妙处不传”,而当时医学界又把睫状体部位视为手术禁区。

否定的理由是睫状体部位是危险区,做了很容易引起感染,容易发生青光眼、内膜炎等。据说 印度曾做过552例此类手术,两年内病人全部失明。

唐由之要突破这一禁区。因为他深得中医精要,运用解剖学研究、实验,使湮没在岁月中的金针拨障术重现辉煌。

这一手术只需几分钟,切口仅有两毫米,不需要缝合,技术成熟,它更适合年老体弱的患者。

一想起这次任务重大,病人特殊,唐由之在杭州的一个星期里,睡都睡不踏实,而且越讨论越睡不着;最后,他的血压高了,一起去的医生给他检查,发现眼底出血,属于高血压型眼底出血。

“别主席的眼睛还没治好,你的眼睛倒先坏了!”同行们提醒他。

周恩来知道此事后,为调整他的心理状态,便派他们到上海、苏州设计并定做毛主席手术所用的中医及西医器械,暂时不手术。

唐由之是一个心细的人,他在毛泽东的房间里观察,发现他使用的物品除了彩电,其它全是国产货,连手腕上的手表都是一块老“上海”牌。于是,他们决定准备的医疗器械也全是国产货。

夏天到了,毛泽东已经回到北京,中央决定眼科医学专家在北京组织了一个七人医疗小组,由唐由之负责,为毛泽东做手术。这个决定是由周恩来和邓小平做出的。为了此事,中央政治局还开过许多次会议。周恩来还专门把

唐由之叫到305医院的病榻前,详细地询问情况。

周恩来对毛泽东无微不至的关怀,令唐由之感受深切。他甚至要唐由之从上海专门带回一副最好的人体骨架,要亲自研究毛主席的病情。

医疗小组的专家们把中南海毛泽东的书房腾出来辟为“阳光屋”手术室,进行消毒准备。唐由之提出要大家注意毛泽东的生活习惯、作息时间。准备时间为十天。

毛泽东在这十天里,饮食起居,处理公务,思考问题虽不见有什么变化,嘴上也没有说什么,但他内心还是有顾虑的。他明白,自己已经80多岁,而且浑身是病,手术发生意外不是没有可能。毛泽东一直对吃药打针有着抵触情绪,他的心肺病也是稍好一些就要求停止治疗,结果病情反反复复,始终得不到有效的缓解,根治更是无从谈起。

为期十天的术前准备期间,毛泽东一直没有明确表态同意接受手术治疗。 唐由之没有催促,而是与毛泽东慢慢拉近距离。他知道,眼前的毛泽东不仅仅是全国人民的伟大领袖,更是他的病人,如果希望病人配合治疗,首先要取得病人的信任,而信任又是来自熟悉与了解。

一次毛泽东用餐,唐由之悄悄进去察看。毛泽东视力不好可是听力却特别好,马上问谁来了。服务员告诉他是唐由之,毛泽东嘟囔着说:“吃饭也要看啊?”其实桌上的饭菜很简单,一段武昌鱼尾、白菜、菠菜、白切肉,一盘湖南人爱吃的辣椒酱。

唐由之第二次去看毛泽东吃饭,毛泽东就不反感了。他高兴地说:“唐由之又来了?快,坐下一起吃!”

十天过得很快,手术临近了,但还是要根据毛泽东的作息来。毛泽东的作息很奇特,战争年代开始就不分昼夜,累了就睡,醒了就工作。

7月23日这天晚上八点,毛泽东一觉才醒来。晚上十一点左右,唐由之进去请示毛泽东是否做好了手术的准备,他沉思不语。

过了一会儿,唐由之再次去问:“主席,您考虑好了没有?”

毛泽东反问他:“你都准备好了?”

唐由之回答:“准备好了。”

毛泽东还是不放心,再问:“是准备好了。没有缺点?”

唐由之心想了想,决定实事求是地回答:“有,我上次给您冲泪道的时候,您的头在沙发上动了一下,我知道有一些疼,因为麻醉没有弄好。”

毛泽东哈哈一笑,一挥手说:“做!”

于是大家忙了起来。有人去通知周恩来、邓小平等中央主要领导人,当即周恩来就从医院里出来,与邓小平等人一起,隔着窗户往里观察,以防手术发生意外。

手术前,毛泽东叫秘书打开留声机,提出要聆听岳飞《满江红》的评弹。

毛泽东平时最喜欢的岳飞这首作品,它语调激昂,充满了爱国英雄的悲壮情怀和大丈夫视死如归的气概。

音乐声起,在场的人都明白了主席的用意。他是在用这首词稳定自己和医生的情绪,同时也通过乐曲激昂的旋律激励自己勇敢地面对挑战。

他从居室走向隔壁的临时手术室,这首歌正好唱到高昂处,毛泽东用手有力地握紧搀扶他的工作人员的手,平静地走上了手术台,等待医生的手术。音乐声在手术室回荡着,唐由之一边手术一边问毛主席:“我给您加盐水,可能盐水流到嘴里,有一点咸的,都是消过毒的,没有问题。”

毛泽东这时很配合,一声不吭也不动。

其实,唐由之与毛泽东对话之际,已经做完了难度最大的晶体剥离术。他将纱布放在毛泽东的眼睛上说:“主席,已经好了。”

毛泽东有些意外:“已经好了?我还当没有开始做呢。”

手术完成得很顺利,大家都非常高兴。

唐由之搀扶毛泽东出来,看见周恩来邓小平都在等候,就去向周总理汇报。周恩来却说:“我都已经看见了,你不要汇报了,我看你很沉着,手也没有抖,都挺好。”

周恩来对唐由之叮咛道:“成功了,太好了!下一步一定要注意护理,不要有并发症。”

深夜一点多,毛泽东醒来,唐由之急忙来到他身边,他听到毛泽东在吟一首诗。

唐由之俯下身子,轻声问:“主席,您说什么,我听不懂,什么意思啊?”

毛泽东两个眼睛都包着,一句一句地念给唐由之听:“岂有豪情似旧时,花开花落两由之,何期泪洒江南雨,又为斯民哭健儿。”随后,将其盲书默写在纸上,字迹很是潦草。他还解释说:这是鲁迅悼念杨杏佛的诗。

毛泽东借用“花开花落两由之”的诗句,既表达他对唐由之的好感,又抒发了自己晚年的情怀。

五天后,毛泽东的一只眼睛能看见东西了。那天,毛泽东别提多兴奋!他叫工作人员扶他出去,他要看看中南海的湖水,看看广阔的天空。

毛泽东重获光明的惊喜和孩童般的欢快,令全场的医务人员喜而泣之……

很快,毛泽东能够自己看文件看书了。他又捧起了他最爱阅读的古籍书本。

不久,唐由之又去探视毛泽东。他再次请求毛泽东将鲁迅的《悼杨铨》手书一遍。

毛泽东听后,拿起笔,在纸上又写了一遍。因为此时的他左眼睛已经复明,故而较之前的盲书字体工整许多。

毛泽东还满足了医疗组医务人员的愿望,同他们一起合影。末了,他对唐由之说:“下次再请你来,为我做右眼的手术。”

可惜毛泽东没有等到那一天。一年后,他与世长辞,再也不需要眼睛读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