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盛鸿:日本宣布投降时的日伪中心南京
热文

经盛鸿:日本宣布投降时的日伪中心南京

2019年08月15日 16:26:36
来源:中锁史话

日本宣布投降时的日伪中心南京

                                                           经盛鸿

南京,在抗战前是中国的首都,抗战发生后,是侵华日军血腥屠杀30多万中国军民的地方,在沦陷八年期间,又是日本侵华军总司令部——“中国派遣军”总司令部与其所扶植的汪精卫伪“中央政府”所在地,是日伪统治中国沦陷区的中心。

1945年8月15日这一天,南京古城仍在侵华日军的统治之下。因为在此前五天,1945年8月10日,南京人民从广播中听到日本政府向盟国求降的消息,放鞭炮庆祝,遭到日军的镇压,因而几天来,南京是一片阴森恐怖的景象。

然而,历史发展的洪流浩浩荡荡,谁也阻挡不住。

1945年8月15日这天凌晨零时12分,位于南京中山北路、大方巷路口的的日本“中国派遣军”总司令部(原国民政府外交部大楼,现江苏省人大常委会所在地),接到日本东京陆军省次长发来的紧急电告通知:“天皇陛下于15日12时躬亲广播,望恭谨聆听”。到上午10时10分,日本“中国派遣军”总司令部又接到东京总部“关于结束帝国战争”的命令。日本“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官冈村宁次大将只得下令:日“中国派遣军”总司令部的全体官兵,齐集总司令部大楼前的广场上,面向东方日本皇宫的方向,肃然列队,收听天皇广播;同时下令驻南京的日军各部队官兵以及在南京的日本侨民就地收听。

null

日本“中国派遣军”总司令部大楼

  南京汪精卫伪政权的官员与南京的广大中国民众也不约而同地聚集在收音机旁。

原来,在1945年8月初,世界反日本法西斯的形势迅速发展,日本在遭到中国和太平洋战场的连续失败后,又遭到原子弹等的猛烈攻击,已经到了分崩离析的状态。1945年8月10日,日本政府被迫通过瑞士、瑞典,向盟国提出乞降照会。1945年8月13日,日本政府受到了盟国的答复意见,同意日方提出的以保全天皇制的附加条件、向盟国无条件投降的要求,限令日本政府尽快公开宣布接受《波茨坦公告》,否则,盟国军队将对日本本土实施“总攻击”。

但是,日本政府中以阿南惟几陆相与梅津美治郎参谋总长为首的主战派仍顽固地要求把战争进行到底。1945年8月14日,南京日“中国派遣军”总司令部接到东京日参谋总部的“大陆命第1380号”,其内容是要求“重新开始全面作战,对苏、美、中进行持久战,并准备本土作战”。 冈村宁次立即急电东京参谋总长梅津美治郎,请代上奏天皇,要求天皇批准他继续作战,“应排除屈辱之和平,坚决将战争进行到底,请圣上决断”。 当日,冈村宁次与日驻华舰队司令官福田良三中将、日驻南京大使谷正之密议对盟军继续作战的计划,决定“将陆海军兵力向山东东部集结,以烟台、青岛为根据地,形成半独立占领地区,以等待祖国命运终结的方案”。

然而,日本最终失败与无条件投降的命运是任何顽固派都无法阻挡的。在世界反法西斯战线各国的强大压力下,1945年8月14日下午,日最高当局最终决定接受《波茨坦公告》,向盟国无条件投降;并于当日晚6时,向各军发出“关于帝国结束战争”的“陆机密电第68号”电报;同时起草《终战诏书》,准备由裕仁天皇于15日正午12时在东京广播,向日本、向世界宣布日本战败,接受《波茨坦公告》,向盟国无条件投降。 尽管有一些狂热的日本少壮派军官于当日夜图谋发动政变阻止日本的投降,但这只不过是徒劳的垂死挣扎。少壮派的暴动迅速被镇压;陆相阿南惟几也于8月15日晨被迫自杀。

1945年8月15日12时,南京各处的收音机里按时传来了日本东京的播音。

先是日本播音员用喑哑低沉的声音向日本军民宣布:“这次广播极其重要,请所有听众起立,天皇陛下现在正向日本人民宣读诏书。我们以尊敬的心情播送玉音”。  

null

裕仁天皇宣布《终战诏书》

  接着,裕仁天皇的所谓“玉音”响起来了——这是事前录制的裕仁天皇宣读的《终战诏书》。这位日本的最高统治者不得不承认日本当时面临的彻底失败的处境,“战局并未好转,世界大势亦不利于我。”“如仍继续交战,则不仅导致我民族之灭亡,并将破坏人类之文明。”因此,“朕深鉴于世界大势及帝国之现状,欲采取非常之措施,以收拾时局,兹告尔等臣民,朕已饬令帝国政府通告美、英、中、苏四国,愿接受其联合公告”。

裕仁实际上是宣布日本向盟国无条件投降,但他在《终战诏书》里,却刻意回避了“投降”这个字眼。

自1868年明治维新后,日本就积极对外扩张侵略、在亚洲与太平洋地区横行霸道近80年、对中国人民与亚洲人民犯下了无数罪行。在这天,日本军国主义终于走到了末日。

但是冈村宁次仍不愿接受这个事实。他在率总司令部全体官兵收听了天皇诏书后,当场含泪向总司令部人员作了“谨遵诏命,发挥百万派遣军的核心作用”的训示,但他又致电东京参谋总长梅津美治郎,声称:“派遣军拥有百万大军,且连战连胜。……以如此优势之军队而由软弱之重庆军解除武装,实为不应有之事”。

驻南京的日军各机关、各部队军政人员与日本侨民在“聆听”了天皇的广播后,面对着日本最终失败与无条件投降这个惨痛的现实,一些人呆若木鸡,惊惶失措,长跪在南京的大街上仰天长嚎;还有一些人以自杀表示自己的对抗与绝望。驻南京的日军官兵与日本侨民早已从近来的战局中认识到日本即将到来的不幸结局。 但当这个最终不幸结局终于到来,而且来得这样快、这样惨,他们还是一时不能完全接受。然而,历史的发展是不以他们的意志为转移的。日本自发动侵略战争之日,就铸就了他们最终失败的必然结局。

南京的中国民众则是一片欢腾,但由于前几日刚遭日军镇压,他们强压喜悦,关注时局。

冈村宁次在率部收听了裕仁天皇的“终战诏书”后,接着他又收听到重庆中国国民政府主席蒋介石通过广播电台发给他的命令,主要内容是关于日军投降事宜的六项原则。蒋介石命令日军停止一切军事行动后,“日军可暂保有其武装及装备,保持现有态势,并维持所在地之秩序及交通,听候中国陆军总司令何应钦之命令。”同时蒋令冈村宁次派代表至江西玉山(后改为飞往湖南芷江),接受盟军中国战区受降主官、国民政府陆军总司令何应钦的指示,洽谈受降事宜。

在这同时,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新四军各部队,加紧在南京四周广大农村地区的活动,先后占领了溧阳、溧水、句容、六合、高淳等县城与东坝、湖熟、秣陵关、龙潭、栖霞山等许多集镇,兵临南京城下;还策动驻南京的伪国民政府警卫第三师师长钟健魂,于8月13日率所部约3000余人起义,投奔六合解放区。  

null

冈村宁次

日“中国派遣军”总司令部将他们的投降决定迅速通告汪伪国民政府。这时,汪精卫已经死去半年多。日军总部派遣副总参谋长今井武夫少将,会同日驻华海军代表小川少将,一齐去见伪国民政府主席陈公博,报告“日军决以最大诚意履行投降条件”。日本驻南京伪政府的大使谷正之也拜见陈公博,说明“日本投降已没有问题”。失去了日本靠山的南京伪政府迅速土崩瓦解。第二天,即1945年8月16日下午,由陈公博主持召开伪中央政治委员会的会议,决议解散伪国民政府,并发表《国民政府解散宣言》,立即送电台广播与送各报社刊登;会上又决定,将原伪“中央政治委员会”改为“南京临时政务委员会”,陈公博为委员长,周佛海副之;将原伪“中央军事委员会”改为“治安委员会”,亦由陈公博为委员长,周佛海副之。以上二机构将暂时负责维持南京等地的社会治安,等待重庆政府接管。当晚这些决定由南京伪“中央广播无线电台”播出。

8月15日晚7时7分,南京日“中国派遣军”总司令部接到东京日本最高当局的“大命”——“大陆命第1382号”,其要点为:“应立即停止战斗行动”。在这种情况下,冈村宁次才不得不在当日夜,向全体驻华日军各部队下达命令:“即时停止战斗行动”。

1945年8月15日的南京,呈现出极其复杂的局面。已宣布“无条件投降”的日伪当局还握有武力,继续控制着南京。

但历史的闸门已经打开,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的洪流,即将迅猛将南京污浊的的日伪势力荡涤一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