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盛鸿:南京人民为何早五天知道日本投降的喜讯?
热文

经盛鸿:南京人民为何早五天知道日本投降的喜讯?

2019年08月15日 16:06:08
来源:中锁史话

南京人民为何早五天知道日本投降的喜讯?

经盛鸿

南京,在沦陷八年期间,是日本侵略军,所谓“中国派遣军”总司令部与其所扶植的伪“中央政府”所在地,是日伪统治中国沦陷区的中心。

然而,比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正式向盟国宣布无条件投降的日子,要早五天,南京人民就知道了日本投降的喜讯。

那是在1945年8月10晚上8时正,南京人民就从设在南京的汪伪“中央广播无线电台”的固定时间的新闻节目中,听到了日本政府在当日通过中立国瑞士与瑞典政府,向美、英、苏、中等盟国政府发出照会,表示同意接受《波茨坦公告》、向盟国无条件投降的消息。

null

伪“中央广播无线电台”旧址

  这一特大喜讯迅速传遍了南京城,霎时鞭炮声与南京市民的欢呼声,响遍城内、城外,欢腾时间持续数小时。

而当南京人民在1945年8月10日的晚上欢庆日本投降的特大喜讯时,驻南京的日本“中国派遣军总司令部”及其统辖的日军各部队,以及在南京的1万多名日本侨民,还有汪伪政府,却对上述消息几乎毫无所知。

南京日军当局于第二天对此消息进行“追谣”与镇压。

1945年8月10日晚南京发生的这一“突发事件”,成为日本投降前夕南京沦陷历史上戏剧性的一幕。它预示着日本侵略军在南京的殖民统治即将结束了。漫漫长夜终于过去,南京快要天亮了。

原来,日本自1942年6月中途岛战役被美军战败后,在太平洋战场上节节败退;在中国战场上日军虽拼命挣扎,数度反攻,但也气数已尽。到1945年8月,日军精锐丧失大半,被美军逼退到日本本土,陷入美军战机的狂轰滥炸之中。1945年8月6日,日本广岛遭到美国第一颗原子弹的袭击,死伤惨重。日本败局已定,无可挽回,这是日伪当局的任何封锁与欺骗宣传都掩饰不了的。

在日军铁蹄与日伪政府高压下艰难生活了近八年的南京人民,时时关注着中国与世界战局的发展与变化。他们早就千方百计地透过日伪封锁与欺骗宣传的帷幕,看到了日本军队与日本法西斯政权的无法逆转的败退与衰亡。他们日夜盼望着日伪的早日崩溃与中国河山的光复,盼望着南京重见天日。 这样的日子终于来到了!

在1945年8月9日,已是日暮途穷、遍体鳞伤的日本政府,在这天又遭到两次致命的打击:一是继广岛遭美国原子弹袭击3天后,在长崎又遭到了美国第二颗原子弹的袭击,死伤日本军民数万人;二是自日中战争以来一直对日本保持中立与友好外交关系的苏联,在8月8日终于对日宣战,8月9日出动百万大军,分东、北、西三路突入伪“满洲国”,对日本关东军展开猛烈攻击。日本即将陷入灭顶之灾。

日本最高军政当局于8月9日下午2时半开始讨论日本的最后对策,讨论日本的和、战选择与是否接受美、中、英在7月26日发表的敦促日本无条件投降的《波茨坦公告》。会上,以铃木首相为代表的文官派,主张停战投降;而以陆相阿南惟几为代表的武官派,则竭力主张把战争继续进行下去,准备“本土决战”。双方争论激烈,直至夜深,仍没有取得一致意见。铃木首相只得请裕仁天皇“圣断”。

当日晚11时50分,裕仁天皇在地下防空洞里召开御前会议,听取双方意见,最后裁决,同意按外相东乡所提出的条件,即保留日本的天皇制,接受盟国的波茨坦公告。

于是铃木首相接着召开内阁会议,议定日本政府致盟国的乞降电文。

1945年8月10日晨7时,日本政府致电中立国瑞士、瑞典政府,请他们向盟国转交日本表示接受波茨坦公告与无条件投降的照会电文。

1945年8月10日,日本乞降的消息,迅速在盟国各地区传播开来。当日晚,重庆广播电台把这一消息作为特大新闻,一遍遍地向全中国广播。

然而,在日伪严密统治的中心南京,广大中国民众,以及伪政府各级官员,甚至驻南京的日军与日侨,在当时都全然不知日本最高当局业已乞降的消息。

这天晚8时,是伪“中央广播无线电台”固定的“大东亚联播”节目时间。当时电台的值班员是谭全林、苏荷先两位中国职员。他俩按时开机转播东京的新闻节目。然后,就像往常一样,他们套上耳机,打开另一台转播机,自行偷听重庆广播电台的新闻节目。他们立即清晰地听到了日本政府通过中立国瑞士、瑞典,向中、美、英、苏等盟国乞降,“日本接受《波茨坦公告》,向盟国无条件投降”的消息。这一特大喜讯使他们热血沸腾。他们立即打电话到发射台,从值班的张师傅那里,得知日本技师不在那儿,就立即关闭掉“大东亚联播”节目,改为转播重庆电台的这一特大新闻,在数分钟之内反复播了几遍。

日本无条件投降的特大喜讯,就这样迅速传遍了南京城内外各地。南京广大市民蕴藏在内心深处多年的愤恨与企盼,立即像火山一样爆发了。南京城沸腾了。

可是,到了第二天清晨,驻南京的日“中国派遣军”总司令部在南京全城遍贴布告,否认昨晚播出的日本政府向盟国乞降的消息,并宣布要“追谣”。由于驻南京日军的弹压,南京人民的欢呼只存在了数个小时。南京重新被战争与恐怖的紧张气氛笼罩。

这是因为驻南京的日本“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官冈村宁次大将及其所代表的强硬顽固派军人,与日本东京以陆相阿南惟几、总参谋长梅津美治郎为首的主战派一样,反对日本政府的停战投降决策。冈村宁次在得到日本政府准备接受《波茨坦公告》与无条件投降的消息后,一方面在南京严密封锁与坚决否认;另一方面于1945年8月12日从南京致电日陆相阿南与参谋总长梅津、表示要“决战到底”,反对投降;同日,冈村宁次向全体驻华日军发出训示:“本官决意率吾百战百胜皇军之最精锐部队,抱全军玉碎之决心,誓将骄敌歼灭,以挽狂澜于既倒”。

但是,日本政府向盟国乞降绝不是“谣言”,而是事实。不管南京城里的日军怎样封锁消息与妄图顽抗,南京的广大中国居民早就看到了日本帝国行将崩溃的前景。  

null

裕仁天皇宣布日本向盟国无条件投降的《终战诏书》。

  仅仅五天后,1945年8月15日12时,日本裕仁天皇宣布了日本向盟国无条件投降的《终战诏书》。

自1868年明治维新后,日本就积极对外扩张侵略、在亚洲与太平洋地区横行霸道近80年、对中国人民与亚洲人民犯下了无数罪行。在这天,日本军国主义终于走到了末日。    

null

南京人民欢庆抗战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