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系军阀混战的直接原因:争夺地盘,互争雄长
热文

川系军阀混战的直接原因:争夺地盘,互争雄长

2019年07月26日 00:00:41
来源:拾文客栈

撰文/拾文客栈,北洋史扒粪者,求真、慎识、体温凉。

北洋大时代道德篇(三百七十五): 胜私制欲之功,有曰识不早力不易者,有曰识得破忍不过者。

在北洋史上,军阀混战之烈,要数偏安一隅的川系军阀。与北洋军阀巨擘们的代理人战争相同,这群巴蜀之地的“草头王”,混战的主要庙堂根源,仍然是存在洋人之影子。川系军阀之崛起,实在各大新旧军阀角力的背景下,形成发展起来的。四川地处长江上游,北可以控甘陕,南可以制滇黔,当时成为“南北角逐”的主要战场之一。南北军阀各自利用川系军阀,时而委以重任,时而加以讨伐;川系军阀也投机钻营,居间坐大,一时拥南到北,一时附北到南.无论是滇黔军阀与北洋军阀在四川的角逐,或者主客军的争斗,以及川军内部的战争,都是与洋人的各种手腕是分不开的。

null

但是军阀之混战,也存在直接原因。川系军阀大都具有抱负,或者私心。他们无论是附北倒南、附南倒北;或者互相火并,都是出于自身利益,即夺取防区,扩充实力,从而在四川攫取跟高的职位.以刘湘、杨森为首的“速成系”军阀,其奋斗目标,是“以四川为基地,进窥武汉,问鼎中原”。“以刘文辉、邓锡侯、田颂尧为首的“保定系”军阀,是想“控制川、滇、黔,旁及西陲,觊觎大西南,想当西南王”。以李家钰、罗泽州为首的“军官系”军阀,目的也是成为四川军阀的扛纛人。其余各军阀,无不奔波于利权之途。川系军阀历次近战,无外乎争夺地盘,互争雄长。

null

如刘存厚与罗佩金、戴堪之间的战争,是争夺川省之头把交椅。吕超、卢师缔,与唐继尧结成“倒熊联盟”,于吕、卢则在于夺取熊克武的四川督军职位;于唐则是为了兼并四川,因而爆发“川、滇、黔之战”。刘湘为了消灭熊克武,因而发动“一、二军之战”。杨森引北洋军入川,当上四川督理,尤不满足而开战衅。刘湘,不顾叔侄情谊,发动“二刘大战”。如杨森不惜孤注一掷、欲夺刘湘防地,发动“下东之战”.李家钰、罗泽州欲夺刘文辉防地,发动“上东之战”。在历次战争中,互相火并,总是大鱼吃小鱼,以致最后出现刘湘占据四十余县,刘文辉占据七十余县,形成“二刘对峙”的局面。

null

所以有民国二十一年, “查川省养兵百万,巨酋六七,成都一地,分隶三军,全省割裂,有同异国”。川系军阀混战其最大特色,为兵愈打而愈多,帅时离而时和,亦友亦仇,随和随战。要之万变不离具宗者,“为扩张私利,保存实力,诛求无厌,剥削地方。故夫人欲横流,百般诈调,捐输荀酷,并世无两,盖兵益多则饷益细,饷益细则争益甚,军阀之莫能相安者,势则然也”。总之,四川军阀纵横裨阖,不惜生灵涂炭以逞,互以兵戎相见,其目的不过是为了争夺地盘,互争雄长,这也正是四川军阀混战最直接的原因,以及军阀混战之宿命与愧怍。

参考资料:《菜根谭》、《关于四川军阀割据混战的几个问题》、《北洋军阀史》

本文为大风号校园KOL作品,未经授权,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