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女翻译·489《中国艺术》(286)
历史

处女翻译·489《中国艺术》(286)

2019年07月15日 09:00:00
来源:观复博物馆

编者按:《中国艺术》(Chinese Art)是西方早期研究中国艺术的重要文献,1958年在纽约出版,上下两卷。作者William Willetts(魏礼泽)(汉学家、西方艺术史家)从中国的地理特色着手,系统梳理了玉器、青铜器、漆器、丝绸、雕塑、陶瓷、绘画、书法、建筑等中国艺术的各个门类。他坚持客观描述作品的方法,“并不对所讨论器物给予美学价值论断,而是让器物自己说话”。

“让器物自己说话”,与观复博物馆“以物证史”的理念有异曲同工之妙。这也是我们选择翻译此书的原因。此次我们邀请到美国CCR(Chinese Cultural Relics《文物》英文版)翻译大奖获得者对此书进行正式专业的翻译,译者也是MLA(Modern Language Association International Bibliography美国现代语言协会国际索引数据库)和AATA(国际艺术品保护文献摘要)收录的美国出版期刊Chinese CulturalRelics的翻译团队成员。

本着尊重原著的原则,此次翻译将存疑处一一译出,其后附有译者注。现在就让我们跟随本书,在绚烂璀璨的器物中,感受中华文明的博大辉煌。

鸟头壶

有两种基本类型,第一种有底座,分三段,第二种长颈,低矮的腹部,高足外撇。据我所知,这两种都是典型的唐代器物。两种的流都是横向的鸟嘴造型,鸟嘴有时候可以用于流出水,有时候封闭。图36a的这件执壶,其鸟嘴含珠,封闭仅为装饰,真正的流位于顶部的碗口朝上处。边上一长柄,通常是变形龙纹造型,柄连接口部和肩部。

图36a

俄罗斯的遗址出土了一系列的萨珊金属执壶,为这些唐代陶瓷执壶提供了原型证据,但鸟头造型则来源不明。特别是,这些器物有相同的高度和外撇圈足,低矮圆腹,溜肩长颈。两种器物的柄也很类似。而且,这些器物都是两半压制成形,整个呈椭圆断面,所以两边都有开窗压印纹饰,波斯金属器的花卉纹(图76b)和唐代鸟头壶(76a)特别像。东京国立博物馆和奈良法隆寺旧藏的金属壶到底是萨珊的中国的还是日本的呢?这个问题是个老问题。但这件执壶如同俄罗斯遗址出土的那些,有直的水平流,流还有盖,这有点像鸟头的变形,但造型已经完全不像鸟头。

图76a,b

如果中国的鸟头壶的基本造型是从萨珊金属器原型演化而来,这些原型并不具有鸟头的造型,这种鸟头又是怎么传入中国的?是不是我们对中世纪早期伊朗的情况所知太少,还是鸟头在此处有待发现?或者这种鸟头是从其他路线传入中国的?

Gallois的意见是第二种。他指出,唐以前,中国南部的港口就和埃及有往来,并给出证据证明,鸟头纹饰来自地中海而非伊朗。Leghorn发现的一件青铜杯现藏于布鲁塞尔博物馆,年代为2或3世纪,其上部的颈就像一个格里芬(狮身鹰首兽)的头,其张嘴作为流。一件蓝釉的陶器碎片似鸟,由Gallois发现于埃及,也被认为是一件执壶的颈部。但口部封闭时,中国许多作品就是封闭流,液体是从鸟头顶部的口流出。Gallois将这件碎片年代定为前100到公元100年。更早时,他引用过一件希腊的鸟头杯,来自Aegina。

处女翻译·488《中国艺术》(2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