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日本陆军战斗力有多强?为何又败的那么彻底
热文

二战日本陆军战斗力有多强?为何又败的那么彻底

2019年07月14日 23:50:00
来源:史命召唤

1942年5月,太平洋战争爆发半年来日军势如破竹,相继拿下了菲律宾、马来半岛、新加坡、荷属东印度、关岛、婆罗洲、香港、俾斯麦群岛,刹那间日军就已席卷了大半个西太平洋,威风赫赫的大日本帝国犹如旭日方升,笼罩着大半个亚洲。日本陆军作为日本帝国开疆扩土的马前卒和刽子手,到底战斗力有几何呢?

日军下级官兵的军事素养和战斗意志值得称道

日军的战斗力如何,从作为对手的国军、美军、英联邦军的评价中就能窥一斑而见全豹。李宗仁曾评价道,“日本陆军训练之精,和战斗力之强,可说举世罕有其匹。用兵行阵时,上至将官,下至士卒,俱按战术战斗原则作战,一丝不乱,令敌人不易有隙可乘。”曾与德军、日军都交过手的美军、英军军官都曾表示,日军枪法准确,组织严密纪律严明,战术得当,战斗力不弱于德军,是相当难对付的敌人,即便在失去指挥的情况下仍能各自为战,给盟军造成很大的伤亡。澳大利亚的老兵则认为日本人是比德国人更好的战士,或仅稍逊一筹而已。在马来亚、新加坡作战中日军步兵,穿过雨林和山地艰难跋涉大胆实施迂回包抄,高超的战斗素养让盟军上下印象十分深刻。

null

马来亚战役中骑着自行车快速机动的“银轮部队”

更令盟军钦佩的是日军官兵犹如钢铁般的战斗意志,1945年3月17日,位于日本北海道稚内市的日本海军大凑通信队幕别通信所的通讯员含着眼泪收听到了来自南方孤岛-硫磺岛发来的诀别电,“战局已直面最后关头,自敌军进攻以来麾下将士的奋战足以感天地而泣鬼神,敌军以超乎想象的物力从海陆空发起猛攻,我军将士犹如赤手空拳一般与敌顽强奋战,在敌军接连不断地猛攻下,我军将士相继毙命,此要地即将落入敌手,卑职万分抱歉……当此弹尽粮绝,仅存的将士拟作最后的战斗时,痛感皇恩浩荡,虽粉身碎骨亦在所不悔,兹告永别。”

null

1945年2月19日,美军大举登陆硫磺岛

面对美军铺天盖地一般的压倒性火力,硫磺岛的制高点折钵山山顶被削平了四分之一,美军上下本以为只需要五天即可解决战斗,没想到不仅付出了巨大的伤亡,还耗时一个月才最终占领全岛,约23000名日军官兵在这炼狱中足足坚守了近一个月后全军覆没,日军战死者接近21000人,死亡率超过了90%。在没有食物、没有淡水、没有弹药的情况下日军官兵仍誓死奋战,美军上下在表示钦佩的同时,不禁疑惑日军士兵们明明有生存的机会为何却宁死不降?

这就要从日军官兵的成长环境说起了,日本帝国的青少年从小就要接受基本的军事训练和军国主义教育,从小培养成能为天皇陛下英勇献身的勇士。1927年,日本帝国修订了《兵役法》,明确在全国实行义务兵役制,所有年满20岁的成年男子都要登记入册,接受征兵检查,根据体格和基本的身体条件分成甲种和乙种等级,甲种和乙种第一等级的合格者需要服现役。

在学校已接受过基础军事训练的新兵将在入营的第一个月里接受严酷的单兵教练,譬如十小时内全副武装行军50公里,每人每月不低于150发的实弹射击训练等等,在接下来的九个月内还要进行分队、小队、中队、大队、联队教练,熟练掌握各种技战术动作,学会各战斗单位的作战协同,逐步加强士兵的军事技能。

在重视军事技能训练的同时,军部采用《军人敕谕》、《战阵训》对官兵进行精神教育,“军人以尽忠节为本分”,“要一心恪守本分,觉悟到义重于山岳,死轻于鸿毛”,“皇军军纪存在于对大元帅陛下绝对服从的崇高精神”。尤为重要的是,在《战阵训》中还强调,“生不受虏囚之辱,死亦不能留下罪祸的污名”,教导日军官兵不辱没家名,宁可战死也不能被敌军俘虏,奉行绝对不投降的理念。与此同时,日军军官们还拼命蛊惑士兵道,“被敌人俘虏的士兵都是国贼,在户口本上都会以红笔标记”,“即便是投降成为俘虏,也只不过能多活几天,在接受讯问后一定会被枪毙”。

null

阿图岛守备队全军覆没

日军官兵坚信即便是投降也不能活命,还要连带着家人一同受辱,既然如此不如战死换得全家清白。在这样顽固的观念下,不知道造就了多少“玉碎”的人间悲剧。在阿图岛之战的最后阶段,日军准备发动孤注一掷的总攻击,军医辰口信夫曹长在日记中写道,“晚上20时于本部前集合,野战医院队也参加进来,实施最后的突击,入院患者都要全员自杀,年仅三十三岁的我即将死去,但我并不感到任何遗憾,天皇陛下万岁……18时,小心地递给所有伤患一个手榴弹。我最爱的妻子耐子呀,再见了,无论如何请在再会之日前幸福地生活下去,再见了。实彩子,虽然你才四岁,给我好好长大。睦子,宝贝女儿今年二月才出生,没见过父亲的样子真是可怜,再见了……”。数以万计的日军官兵,就这样被军国主义教育和虚假的宣传送上了不归路。

忽视火力和后勤的鸵鸟

在太平洋战争爆发前,日本帝国海军共有各类舰艇385艘,吨位仅次于美英,位居世界第三。由于国力所限,日本帝国难以在维持一支大海军的同时同样维持一支大陆军,陆军军备更新进度缓慢,比起美英、苏联、纳粹德国、法国等列强存在不小的差距。

以日军在太平洋战场上的主要对手美军为例,美军一个步兵师一般拥有1个155毫米野战炮兵营、3个105毫米榴弹炮营,共有155毫米火炮18门,105毫米火炮54门,日军师团的炮兵一般装备36门75毫米口径的山炮或野炮,火力远不能与美军相比。为了加强火力,日军会给师团配属野战重炮兵联队或攻城重炮兵联队,野战重炮兵联队装备有24门150毫米榴弹炮或16门105毫米加农炮,攻城重炮兵则装备有8门240毫米榴弹炮。由于财力、物力有限,本打算用150毫米榴弹炮替换师属炮兵的计划搁浅,性能较为优良的96式150毫米榴弹炮也仅生产了约500门,算起来美军一个师的火力,超过日军一个师团的好几倍,这还没计入美军的装甲力量。

null

九六式十五榴是日军较为先进的榴弹炮

具体到双方基本的战术单位-步兵营,一个标准的日军大队约1100人左右,拥有37支轻机枪、36个掷弹筒、12挺重机枪、2门70毫米步兵炮。美军一个陆战队步兵营计有官兵955人,拥有54支Bar自动步枪、6挺轻机枪、12挺重机枪(另有12挺备用)、2挺点50重机枪、6门60毫米迫击炮、4门81毫米迫击炮以及4门37毫米反坦克炮。对比来看,美军陆战营不仅单兵自动火力是日军数倍,数量众多的迫击炮还能提供足够的近程火力支援,其装备的37毫米反坦克炮还拥有一定的反坦克能力,足以撕碎日军八九式、九七式坦克的脆皮。

null

日军的掷弹筒弥补了近程火力的不足

明知道火力有着巨大的差距,却并没有动摇日军倚仗白兵突击战胜对手的信心。在冲绳战役中被美军俘虏的第32军高级八原博通大佐曾在回忆录中写道,陆军大学的教官向学员们表示,日军一个联队即可对抗苏军一个师,对此八原强烈的质问道,“以日军远比苏军低劣的兵器和火力,自信心不知从何而来”。

即便在1939年诺门罕战役惨败,日军还是固执地认为白刃突击,在夜间实施突袭是战胜苏军的有效手段。在太平洋战场面对火力更加可怕的美军,日军仍然一次又一次地祭出同样的打法,在美军强大的火力面前头破血流。

更有甚者,日军火力不足的劣势还因为后勤补给能力的不足而进一步放大了。自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欧美各国的陆军大力推进摩托化和机械化,火炮、物资辎重、步兵机动都尽可能使用卡车来机动,日趋落伍的日本陆军仍然使用马背和人的双脚作为机动的手段。

null

日本陆军主要的交通工具仍来自马背

不仅运输手段落后,在制定作战计划时,日军也往往忽视后勤补给,遭致不必要的损失。在1944年的“一号作战”中,随着日军战线不断拉长,兵站线逐渐断绝,一线日军各部的粮食几乎没有得到补给,出现了大量营养失调患者,以致于日军看到国军士兵背上的猪肉垂涎三尺。进入广西后,日军制式武器的弹药都得不到充分保证,甚至把缴获的国军机枪作为主要装备。

没有充分补给的日军,只能以战养战,打到哪吃到哪。藤原彰在其回忆录《中国战线从军记》中回忆道,“像这样长时间、大规模的作战行动,因为完全没有粮食的供给,所以虽说是不许掠夺,但实际上完全是难以实现的要求。为了不使第一线作战的部队因为饥饿而导致死亡,日军各部队就必然会千方百计地掠夺。确实,掠夺是恶劣的行为,但其责任可以说应该由无视补给问题而制定作战计划的军部的上层来承担。一号作战动员了50万日军进行纵贯中国大陆的作战,在这一作战期间,日军所到之处实际上都进行了反复多次的掠夺。”

null

葬身在丛林里的日军士兵

这在有东西可吃的中国大陆还能勉强行得通,参加英帕尔战役的第15军十万日军官兵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凄惨的“白骨街道”、“靖国街道”正张开着血盆大口准备向他们索命。

不切实际的战略、战术

硬件实力不够,“大和魂”来凑。日军当然知道自己的火力远不如欧美列强,面对火力远超过自己的对手,只有采用旺盛的斗志把敌人粉碎。日本是万世一系的“神国”,谁也不能和“大和魂”匹敌,无论是“畜生英美”、还是“劣等的支那兵”、“苏联兵”都缺乏能与日军匹敌的精神力。

由此引申而来的是日军上下对敌军作战能力的低估和莫名其妙的自信,促使他们总是相信敌军会按照自己制定的作战计划行动,坚信己方必胜无疑,这种盲目的乐观在日军中高级军官中更是无法杜绝的痼疾。

1945年4月1日早上八点三十分,美军在冲绳本岛嘉手纳海岸大举登陆,截至当天下午四点,约有4个师5万名美军官兵登上了这座小岛。负责守卫该岛的第32军在岛上的主要力量只有两个半师团,面对兵力和火力占据绝对优势的美军,担任第32军参谋长的长勇中将却一举推翻了之前拟定的持久战方案,决定枉顾双方悬殊的实力发起反击,在攻势作战中歼灭美军。

奉行“攻势主义”的日本陆军,崇尚以攻击掌握主动权,在攻势中歼灭敌军赢得胜利,防御往往是其逼不得已的选择。长勇极力主张对美军发动夜袭,鉴于在中国大陆战场的经验,实施夜袭一般能突破敌军10公里左右的战线。可笑的是,日军参谋们竟不顾及日美两军悬殊的实力对比,在拟定夜袭计划时把这个经验套用在美军身上,高级参谋八原大佐预感到面对训练有素、火力强大的美军,此次夜袭必败无疑。结果果然不出所料,日军的夜袭仅推进了不到2公里就被美军陆海空压倒性的火力打的死伤枕籍,一个大队几乎全灭,两个大队伤亡近半,夜袭以惨败告终。

null

面对火力强大的美军,盲目出击无异于白白送死

这还没完,5月初在长勇的提议下,日军孤注一掷准备动用预备的第24师团发起总攻击,虽然八原大佐极力反对发起攻势却还是未能制止,眼睁睁地看着暴露在外的日军官兵被美军的炮火成片地撕碎,总攻击仅进行了三天就有5个大队几乎全灭,提前损耗了大量有生力量的日军,在首里附近的防线很快便遭到了瓦解。

总的来看,日军是一支优点和缺点都很分明的军队,即便火力不占优势,日军仍是一支顽强、可畏的劲旅,但是下级官兵的英勇却被高级军官用兵的拙劣葬送了,也许正如美军对日军所评价的那样,“士兵优秀,下级军官良好,中级军官平庸,高级军官愚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