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思成毕生保护古建 逝世后故居被拆又要复建
热文

梁思成毕生保护古建 逝世后故居被拆又要复建

2019年07月11日 11:43:26
来源:马也

null

【导言】关于历史建筑的存留话题经常人们热议的焦点,其中又以发展经济和保护古建孰轻孰重的争论最激励。

其实,这并不是一个新鲜的话题,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初年,关于老北京城存废问题的争论就热及一时,甚至惊动中共中央。只是在那个时代,人们争议不光是发展还是保护,而更多的是提升到了政治问题的层面上。

null

●事缘起:1949年北京城市规划 苏联专家提建工业城市

1949年12月,北京市城市规划会议召开。会上,苏联专家巴兰尼克夫提出要以天安门广场为中心,在长安街两侧建设新中国首都的行政中心。

巴兰尼克夫的另一个重要观点是:北京没有大的工业,但是一个首都,应不仅为文化的、科学的,艺术的城市,同时也应该是一个大工业的城市。(本文摘自《周末》2011年5月5日第24版 作者:孙磊 原题为《1950,“梁陈方案”的诞生与夭折》)

null

●针锋对:苏联方案产生交通问题 梁思成建议保留老北京

梁思成认为把这么大规模的行政中心区摆在老城里面,会导致大量的拆迁,那么这个是非常耗费的计划,特别是很多人要在外面睡觉、居住,然后再到城里面来上班,这样会制造一种跨区域的交通,大规模地制造这种交通,梁思成他说,哪一天北京的交通出了问题,这就是祸根。

梁思成和陈占祥一起,做了新北京的发展方案,他们建议完整保留老北京城。新的政府行政区,放在北京西郊月坛和公主坟之间建设。这样的规划布局,使古与今交相辉映,并为城市带来更大的发展空间。这也正是后世所称的“梁陈方案”。这个方案在当时却遭到了批判。(本文摘自:凤凰卫视2009年01月19日《风范大国民》节目)

null

●定乾坤:北京建设是为中央服务 毛泽东想看到一片烟囱 

中共中央采纳了梁思成的第三点建议,即保留紫禁城,在工业方面,彭真市长在他们站在天安门城楼上,向南望的时候曾经说,毛主席希望有一个现代化的大城市,他说他希望从天安门上望下去,下面是一片烟囱。(本文摘自:凤凰卫视2013年6月12日《腾飞中国》节目)

时任北京市市长彭真还告诉梁思成,北京城市建设的方针是“为生产服务,为劳动人民服务,为中央服务”。(本文摘自《周末》2011年5月5日第24版 作者:孙磊 原题为《1950,“梁陈方案”的诞生与夭折》)

null

●余后波:拆毁古建是政治问题 1954年北京牌楼城墙被拆除

梁思成单纯的相信毛泽东的名言;“如果我们有缺点,就不怕别人批评指出。只要你说得对,我们就改正”。他万万想不到当年古城保护者会成为破坏者,他四处游说、讲道理,甚至为拆毁古建筑痛哭。(本文摘自:凤凰卫视2009年01月19日《风范大国民》节目)

毛泽东1958年1月在南宁会议和最高国务会议上讲话:“北京、开封的房子,我看了就不舒服”,“南京、济南、长沙的城墙拆了很好,北京、开封的旧房子最好全部变成新房子”。毛泽东定下调子:“古董不可不好,也不可太好。北京拆牌楼,城门打洞,也哭鼻子。这是政治问题。” 

null

●尘埃落:2005年北京提发展新模式 暗合梁思成方案

2005年,,以此代替建国后一直沿用的单中心模式,也暗合了50年前“梁陈方案”的思路。2008年,北京复修前门大街、大栅栏等多处建筑。(本文摘自:凤凰卫视2009年01月19日《风范大国民》节目)

null

【笔者说】我们今天关于有历史意义的建筑的存废问题的争论,多半集中在是要发展还是要保护之上。一些人将其简单地归为“要面向未来,还是有沉溺过去”的问题,这是不全面的。

未来是发展的方向,而过去是未来的基础——这是一个永恒的“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不解话题。其实不论是发展经济,还是保护古迹,都要通过科学的论证与规划而成,我们真正要杜绝的是想1950、60年代那种政治挂帅,拍脑袋定事的发展思路,方能避免遗憾再次发生。

【历史的花边】

null

●1953年林徽因斥吴晗拆古迹:将来恢复 也是假古董

1953年5月,北京市开始大规模拆除古建筑。目睹明清古城被野蛮拆毁,梁思成和林徽因夫妇抚砖痛哭,惋惜不已。时任北京市副市长的吴晗当时负责解释拆除工作。

在文化部举办的文物界知名人士欧美同学聚餐会上,林徽因与吴晗发生了一次面对面的冲突。她指着吴晗的鼻子大声谴责:“你们真把古董给拆了,将来要后悔的!即使再把它恢复起来,充其量也只是假古董!”(本文摘自《民国记忆:教授在当年》,作者:张意忠,出版社: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出版社)

null

●梁思成林徽因故居被拆 主管部门称将复建

经过持续2年多的“拆迁”与“保护”的拉锯战,位于北京市东城区北总布胡同3号四合院(现为24号院)的梁思成、林徽因故居终究没能逃脱碎为瓦砾的命运。

“梁林故居”被拆后,北京市东城区文化委书面通知建设单位,不得继续拆除现存院落的原有历史建筑,并对落架后的全部传统建筑材料妥善保存,以便修建时使用。同时,加快该院落剩余住户的搬迁和中心楼的拆除,为尽快实施旧居的完整复建创造条件。(本文摘自《东方早报》2012年1月30日第A10版,原题:梁思成故居被拆 主管部门称将复建,作者: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