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州:《隆中对》的死结
热文

荆州:《隆中对》的死结

2019年06月24日 20:12:39
来源:拾文客栈

三国时期有这么一个地方,魏蜀吴三国都曾经占领过一部分,三方角力于此,但谁都没完全吞下,这个地方就是荆州。

诸葛亮献《隆中对》认为荆州是匡扶汉室的关键之地,对外交际上联吴抗曹,待天下有变,兵分两路还于旧都。但未曾料到孙十万背信弃义偷袭关羽,蜀汉荆州地盘尽失,还有夷陵之战损兵折将,后世之人每读史至此未尝不叹息痛恨于关羽之死,孙权之不义。然而这样一锤定音的立场太过明显,若转换视角以东吴的视角看待荆州之争,就会发现横跨荆益于联吴抗曹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所在。

null

一、东吴谋士眼中的荆州

孙权第一次见鲁肃,两个人在床上聊天,孙权表示我有好大的志向,“孤承父兄余业,思有恒文之功”。鲁肃当即表示:“肃窃料之,汉室不可复兴,曹操不可卒除。为将军计,惟有鼎足江东,剿除黄祖,进伐刘表,竟长江所极”明确的要孙权不要管什么兴复汉室,先保住江东这一亩三分地,但要保卫江东,就要剿除黄祖,进伐刘表,占据荆州,竟“长江所极”。在鲁肃眼里,只有占领荆州,江东所依仗的长江防线才能发挥真正的威力。

null

在东吴另一位顶尖战略家周瑜则有更加宏伟的设想。在他的设计下,东吴军队将西取益州,攻灭张鲁,再占据襄阳,于马超结援,伺机北伐消灭曹操。周瑜也的确将此付诸行动,只可惜途中病重加上刘备的阻截未能成功。如果周瑜成功,会发现这样的统治范围是之后历代南方割据政权除光复北方之外最理想的领土状态,是南方政权割据的最优状态。

null

二、 荆州争夺战

吴蜀之间的矛盾焦点在于荆州,动力则在刘备势力的不断膨胀。想当初刘表占据荆州,于江东有杀父之仇,双方不共戴天,幸好刘表本人在荆州根基薄弱也缺乏对外扩张的野心,处于下游的孙氏政权居然能长时间保持对其的军事优势,因此孙权也不急于消灭刘表。但刘表一死,曹操大军即至,荆襄重地落入强人之手,此前从刘表处投靠孙权的甘宁也曾经向孙权进言:“今汉柞日微, 曹操弥骄 , 终为篡盗南荆之地,山陵形便,江川流通,诚是国之西势也早规之,不可后 ( 曹 ) 操一破祖军, 鼓行而西, 西据楚关,大势弥广,即可暂规巴蜀”。

null

明确表示一定要在曹操到来之前占领荆州才有可能占据川蜀,若是等曹操站稳脚跟,孙氏政权不要说占据荆州和川蜀,自保都是难题,正是如此危急情况下鲁肃提出联刘抗曹,驱逐曹操。赤壁一战后,刘备南下取长沙诸郡,又入蜀取刘璋而代之,横跨荆益两州,和当初上携民渡江的可怜样不可同日而语。但反观江东这边,赤壁一战以后没有取得多少地盘,打合肥打不下来,主公还差点让人给砍了。对于江东来说此时的刘备已经逐渐接近了江东在荆州上的底线,可一想想北方还有曹操这么个扛纛人,江东觉得还是不能和刘备分手,但怎么也得做一下闹个脾气。

null

于是乎在刘备占领益州以后,也正式宣告孙刘两方蜜月期的结束。建安二十年,孙权派大将吕蒙率兵两万攻打刘备治下的长沙、零陵、桂阳三郡,鲁肃率兵万人屯兵益阳阻击关于,自己进驻陆口节制诸军。东吴行动顺利除了零陵外几乎都是望风而降,这边刘备知道后也立刻集合了五万兵力顺流而下抵达公安,又派遣关羽率兵三万试图夺回三郡。这下是剑拔弩张,大战一触即发,可刘备还真不敢放开手脚和孙权干一架。一方面曹操击败张鲁占据汉中川蜀门户大开,另一方面以自己的实力和孙权打只能是两败俱伤也许还打不过,搞不好新占的地盘全都得丢。于是刘备选择了认怂,谴使求和许割三郡之地于孙权。

null

孙权这边也不想和刘备真打,刘备此时还没有强到令江东坐立不安,何况曹操已经调转枪口要来打自己,也就答应重归旧好。等到了建安二十四年,孙权就有点坐不住了。建安二十四年五月刘备打败曹操占据汉中,又派兵占据上庸,次年春天关羽率军围攻襄樊,水淹七军,俘虏曹操麾下外姓第一大将于禁,威震南北,自定军山一战以来曹操已经接连损兵折将,甚至考虑迁都于黄河以北。江东孙权也坐不住了,刘备势力发展速度超过他的想象,刘备已然占据上游之地,且势头正猛,若是顺流而下怕是连自己都要被刘备吃掉了。到此为止,刘备的势力已经超过了孙权所能容纳的底线,江东已经不能容忍荆州地面上还有一个刘备的士兵。

null

襄樊之战是汉中之战的继续,在汉中取得胜利的刘备希望趁机将曹操赶出荆州,而曹操则因为连续的军事失利陷入极为被动的局面于是在关羽正得意之时,孙权派吕蒙、陆逊从后方袭击江陵,关羽军心不稳又被曹操派来的徐晃所击败,被迫败走麦城,最终在章乡(湖北当阳西)被擒,全军覆没。荆州之于东吴正如汉中之于蜀汉,蜀汉不可无汉中则东吴亦不可无荆州。

null

《隆中对》的失误不在于两路北伐的可操作性而是在于“横跨荆益”与“结好东吴”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荆州对于蜀汉来说是北伐的基地,但益州才是核心,荆州虽然重要但不是不可丢失,但对于东吴来说荆州屏障下游,是不可或缺的要地,所以要维系孙刘联盟又占据荆州只能是要么在刘备一方实力弱小半依附于孙权,要么刘备吐出荆州让与孙权,然而无论如何都会让刘备离光复汉室的口号越来越远,“复兴汉室”是刘备的旗号与号召力,也是他一生的诅咒。

撰稿人:刘阔

参考文献:

1.《三国志》: 陈寿

2.《吴蜀荆州之争与三国鼎立的形成》:朱绍侯

3.《“隆中对”的再认识》:田余庆

4.《论三国荆州之争—再评诸葛亮》:薛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