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台说史·30多年前的海湾“袭船战”路子有多野?
热文

兰台说史·30多年前的海湾“袭船战”路子有多野?

2019年06月18日 14:34:18
来源:凤凰网历史

6月13日,两艘航行于霍尔木兹海峡附近阿曼湾水域的邮轮遭到“疑似袭击”, 其中一艘“Front Altair”号油轮属于挪威一航运公司(注册地在百慕大),正在从阿联酋驶往台湾高雄的途中,另一艘“Kokura Courageous”号油轮属于日本一公司(注册地在马绍尔群岛),正在从沙特阿拉伯驶往新加坡的途中。

一艘遭袭的邮轮,摄于6月13日。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图

沙特阿拉比亚电视台13日报道称,油轮“Front Altair”号遭到袭击后起火。该报道还称,油轮所属公司表示,该油轮在三小时内遭到两次袭击。而据路透社报道,台湾的一家石油公司表示,“Front Altair”号从阿联酋装载了7.5万吨的石脑油运往中国台湾地区,该油轮可能被鱼雷击中。另一艘遭袭的油轮,据路透社称,属于贝仕船舶管理(BSM Ship Management)的“Kokuka Courageous”号,该公司称该油轮虽然遭袭,但并无沉没风险。

6月13日,一艘油轮在阿曼海上遭袭起火。新华社图

疑似袭击事件发生后,美国中央司令部13日晚些时候公布了有关油轮的视频和照片,并称视频显示伊朗海军一艘小船正在拆除一只附着在事发油轮“Kokura Courageous号”船体上未爆炸的水雷,称伊朗人正试图掩盖其参与袭击事件的证据。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也于13日点名谴责伊朗参与了两艘油轮“遇袭”事件。另据《华盛顿邮报》的消息,美国总统特朗普14日在电视采访中也坚称是伊朗方面制造了此次事件,他说:“是伊朗干的,你知道是他们干的,因为你看到了那艘船。”

美方公布的视频截图

伊朗方面则对美国的指责予以否认。伊朗外长扎里夫14日早些时候表示,美方“没有出示一点事实证据或是间接证据”,就直接“跳到了”对伊朗的指控。而这已不是近来第一次波斯湾有油轮遭袭了。此前在5月12日,两艘沙特籍油轮与两艘阿联酋籍商船在波斯湾阿联酋水域遭“蓄意破坏”。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约翰·博尔顿对此于5月29日表示,四艘船只是由伊朗使用水雷破坏的。而据半岛电视台5月14日报道,伊朗驻联合国代表麦吉德·塔赫特·拉万奇曾否认伊朗与四艘商船遭袭有关。

美国军方公布的遭袭油轮照片,可见遭袭处与疑似水雷。

其实,在最近多次油轮遇袭事件中被怀疑有重大嫌疑的伊朗早在30多年前就有过蓄意攻击外国油轮的“前科”。这还要从伊朗与伊拉克的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说起。

两伊战争中佩戴防毒面具的伊朗士兵

1979年,伊朗发生了伊斯兰革命,巴列维王朝被推翻,伊斯兰神权共和国取而代之。意识形态发生巨变后的伊朗与原先其最忠实的盟友——美国撕破了脸皮,两国断交并交恶。与此同时,新上台的伊斯兰教什叶派宗教领袖霍梅尼还试图对外输出伊斯兰革命,将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运动推广到整个中东,其中就有伊朗的邻国——伊拉克。

伊朗伊斯兰革命期间德黑兰街头的大规模游行示威,摄于1979年。

虽然伊拉克与伊朗一样都是什叶派穆斯林占多数的国家,但是掌握伊拉克国家政权的却是以萨达姆·侯赛因为首的逊尼派穆斯林,而逊尼派与什叶派间的仇恨与对立已非新鲜事,千年以来,两派之间的杀戮与迫害几无停歇之日。此外,伊朗最高领袖霍梅尼之前曾被流放伊拉克,同属什叶派的他在伊拉克什叶派穆斯林中有不小的威望,假使霍梅尼对他们发出反逊尼派政权的号召,萨达姆必定会面临不小的麻烦。

伊拉克与伊拉克位置示意图

除去伊朗对伊拉克有输出伊斯兰革命的野心,伊拉克与伊朗还有剪不断,理还乱的领土纠纷。伊拉克虽然名义上是个沿海国家,但在科威特与伊朗边界的分割下,伊拉克海岸线仅有区区58千米,而且这其中还有数十千米是内河海岸线,真正可用的海岸线只有十几千米。雪上加霜的是,这十几千米的海岸线上不仅没有天然的深水良港,而且泥沙淤积严重,因而伊拉克长期以来航运业发展迟缓,本国的石油出口因此受到了极大的限制,只能通过运量比海运小的管道进行运输。

伊拉克海岸线示意图

缺乏海岸线的伊拉克自然需要内河来对外出口石油,然而伊拉克最为重要的,可用于对外航运的内河——阿拉伯河却又是界河。原先在奥斯曼帝国统治伊拉克时期,阿拉伯河以波斯(今伊朗)一侧的浅水区域为界,即伊拉克掌握着大部分的水域,然而在1937年,已独立的伊拉克与伊朗签订的协议中,国界又被移到了阿拉伯河主航道的中间线上,即两国平分阿拉伯河,但不久后伊拉克有对协议表示不满,两国的边境纠纷由此埋下了祸根。

两河下游的卫星图

1980年9月22日,趁着伊斯兰革命后伊朗军队中原先效忠王室的优秀军官被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者不分青红皂白地清洗,伊朗军队中的美制军械因美伊断交而缺乏零件维护,伊拉克在众多阿拉伯国家的支持下,对伊朗发动了突然袭击,意欲在拿下整个阿拉伯河的同时,进一步拿下伊朗境内阿拉伯人占人口多数,且石油与粮食产量颇高的胡齐斯坦省,开疆拓土,拉长海岸线,同时打击霍梅尼输出伊斯兰革命的野心,继而争夺海湾地区乃至阿拉伯世界的霸权。

胡齐斯坦省在伊朗国内的位置

战争开始后,伊拉克陆军在空军的掩护下,越过边境对伊朗发起全面进攻,然而伊拉克分兵多头进攻,却不集中火力攻占战略要地的做法却使其在开战短短一年后就丧失了战略主动权。虽说伊朗刚经历了伊斯兰革命,军事与政治一片混乱,然而毕竟其领土与人口远多于伊拉克,人力与物力远比伊拉克丰富(伊拉克1979年GDP为390亿美元。伊朗为860亿美元;伊拉克人口1300万,伊朗则为3600万)。回过神来的伊朗赶忙进行战争动员,成功遏制住了伊拉克的攻势,并将伊拉克军队赶出了伊朗,把战火烧回了伊拉克本土。

伊朗霍拉姆沙赫尔城附近被击毁的伊拉克陆军苏制坦克

这下萨达姆一看,傻眼了,速战速决的战略彻底失败了。不过,杀入伊拉克境内的伊朗军队也未能取得多少进展,双方在两国边境地带展开拉锯战,互有攻守,但都未能取得决定性胜利,双方遂转入长期消耗战,地面战线基本僵持不动。

伊朗空军装备的美制F-5战斗机是在革命前的巴列维王朝时期购买的。

为了打破僵局,同时也为了打击伊朗的经济命脉,扭转战局,伊拉克遂于1984年3月开始决定利用购入的苏制战机与法制战机,发动袭船战,攻击与伊朗有关的海上非军事目标——伊朗本国以及与伊朗进行贸易的他国油轮、货轮乃至石油设施,试图以此击溃伊朗的经济。3月27日,伊拉克宣布任何进入波斯湾北部的船只都会遭到攻击,同日,伊拉克空军率先使用法制飞鱼反舰导弹攻击了伊朗哈尔克岛附近的一艘巴拿马籍油轮,并出动战机轰炸了哈尔克岛的石油设施,给予其重创。

伊朗空军的美制F-14战斗机

伊朗空军也毫不示弱,针锋相对地派出战机发射导弹与火箭打,攻击驶往伊拉克的阿拉伯国家与其他国家的油轮。5月13日,一艘运输伊拉克石油的科威特籍油轮遭伊朗空军轰炸,16日,一艘沙特籍油轮又遭到袭击。与此同时,伊朗海军则对伊拉克展开海上封锁,其出动护卫舰在波斯湾巡逻,阻止他国船只驶往伊拉克进行贸易。对于执意闯关者,伊朗海军或直接发射海基反舰导弹攻击船只,或利用雷达引导陆基反舰导弹攻击船只。此外,伊朗还出动装载了火箭发射器与重机枪的快艇,以袭扰油轮。不过此时伊拉克与伊朗对油轮与货轮的攻击效果并不理想,大多数船只只是被击伤或搁浅。

伊朗的武装快艇

但到了1985年2月14日,伊拉克空军击沉了一艘利比里亚籍油轮,这是首艘在袭船战中被击沉的船只。伊朗空军为了报复,加大了对阿拉伯海湾国家油轮的攻击力度,两国间的袭船战由此升级。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夹在伊朗与伊拉克中间的石油输出大国科威特损失惨重,其遂向联合国安理会申请护航保护。1987年6月,美国海军出动舰艇为科威特油轮护航,与此同时,苏联也向海湾地区派遣了舰队。

美国海军中途岛号航母及其战斗群为科威特油轮护航。

伊朗遂开始攻击美国海军护航舰队,其出动小艇在波斯湾布设水雷,阻挠美军护航行动。1987年7月24日,悬挂美国国旗的科威特籍油轮“布里吉顿”号(MV Bridgeton)在伊朗法尔斯群岛以西32千米处撞上了水雷,船只受损。为了反制伊朗布雷与袭击油轮的行径,美国海军发起多次军事行动,攻击伊朗布雷艇和被伊朗军队使用的伊朗海上石油钻井平台。

为科威特油轮护航的美国海军舰队

然而,伊拉克与伊朗激烈的袭船战并没能左右两伊战争的总体走向,伊拉克没能达成拖垮伊朗经济的既定目标,伊朗也未能彻底“清零”伊拉克的石油出口,因而双方在更为关键的地面战线上的战况依旧胶着,胜利的天平未向任何一方倾斜,陷入僵局的伊拉克与伊朗谁都经不起全面战争的长期消耗,遂于1988年8月接受联合国调停,实现停火。

1988年,时任伊朗总统阿里·哈梅内伊(今伊朗最高领袖)视察前线。

两伊都未能从这场战争中获利,伊拉克没能开疆拓土,伊朗也没能对伊拉克输出伊斯兰革命。而据英国劳合社统计数据,截止1988年8月伊拉克与伊朗停战,共有546艘油轮与货轮在袭船战中受损,约430名平民水手被杀身亡。

战争中受难最重的,永远是百姓。

被伊朗征召入伍的儿童士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