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熟的鸭子为何飞了? 万家岭未全歼日106师团内情
热文

煮熟的鸭子为何飞了? 万家岭未全歼日106师团内情

2019年05月20日 11:26:35
来源:投笔肤谈

原题:“雷鸣鼓刘留哀思”——侵华日本第一零六师团的万家岭之劫

弹尽粮绝无奈何,拿起钢盔来舂米,忍过几十饥饿日,击破重围斗顽敌,坚定眼神泛光辉。激战夜半降星坠,战友英灵不忍惜,雷鸣鼓刘脱身去,东方拂晓现晨曦,军旗凌空天下白。

上述文字出自日本陆军第一零六师团少尉军歌后藤武夫所作的《德安迂回战之歌》。所谓的“德安迂回战”在中方战史资料中被称之为“万家岭大捷”,这是中国军队与日军正面交锋中所赢得的为数不多的战术胜利之一。对此,这首《德安迂回战之歌》也没有回避。仅只言片语,却道尽了那些来自日本第一零六师团的上万官兵于濒临绝境时的惶恐不安与死里逃生后的复杂心境。

江南战局陷僵持,冈村宁次欲“求变”

1938年7月23日拂晓,以波田支队(台湾旅团)在九江以东的姑塘镇冒雨登陆为标志,冈村宁次中将所指挥的第十一军对中国战时首都武汉的战略进攻正式打响。第二天,来自日本南九州地区的第一零六师团主力西渡鄱阳湖,在九江以东的殷家庄登陆后,向西南方向的九江城猛插;该师团余部及第九师团则溯江而上,相继在市区两侧上岸。两天后,日军进入九江城。在这里,冈村宁次兵分两路:以波田支队、第九师团和第二十七师团溯江西进;一零六师团沿南(昌)浔(九江)铁路攻击前进以掩护军主力之侧背安全,8月20日以后,又增加第一零一师团于星子登陆后一路南攻,以策应南浔路方向的作战。

进入8月之后,江南地区激战愈酣。10日,波田支队在瑞昌东北登陆后,遭到中国第三集团军的顽强抵抗下进展。20日,波田支队、第九师团和新抵达的二十七师团三路合击瑞昌。24日,日军进攻瑞昌得手。由这里,第二十七师团调头南下,向白水、箬溪推进;军主力则继续向西进攻。显然,冈村宁次再次分兵并未取得效果。在守军的层层阻击下,第二十七师团用了一个多月才于10月5日打到箬溪,尔后转向西北,于18日占领辛潭铺;第九师团和波田支队方面的战斗同样不顺,虽有飞机、舰炮的大力配合,他们仍耗时半个多月才突破中国军队的防线,于9月14日攻占沿江要塞码头镇,十天后进入富池口。直到10月中旬,第十一军主力被中国军队拒止在大冶—阳新一线。

战事的僵持令冈村宁次极为焦虑。他每天都用彩色铅笔在地图上将那些已经攻下的战斗一个个标下来,看上去“很像单衣服的碎点花纹一样”。为了能早日将这些碎点连成片,他决定调另辟蹊径。

在反复研读地图之后,冈村宁次发现了“机会”。他注意到,在十一军的全力进攻下,中国军队的防线已被拉城一个大大的弧线,防守兵力薄弱以致其间缝隙甚多。而空中侦察得到的情报显示,中国军队指挥官似乎在将兵力转用于箬溪方面。这样的话,如能派一支奇兵钻过这个缝隙后突然出现在守军的侧背,无论是向左旋还是向右攻,当面中国军队得重兵集团都有被围歼的危险。几经思索,冈村宁次认为这个方案可行。于是,他在9月20日下达命令,要第一零六师团“及时开始行动,突破五台岭附近之敌阵地,迅速进入德安西南地区,从侧背攻击德安周围之敌”。

至少在当时,冈村宁次没有意识到,这个命令将第一零六师团的上万名官兵推入了火坑。

遥望庐山巍颤颤,一零六师团“前途多难的进军”

不难想象,当松浦淳六郎中将在接到冈村命令的那一刻会是何种心情。因为,在刚刚过去的这一个多月里,第一零六师团所面临的“艰难”,丝毫不亚于军主力。

7月26日,待一零六师团主力集结完毕后。松浦师团长以一一一(山地亘少将)旅团在左、一一三(青木诚一少将)旅团在右,沿南浔路向南攻击前进。月底,一零六师团各部抵达庐山脚下的茶叶山—纱帽子一线。一零六师团此次作战任务是进攻金官桥,但他们的“好日子”这时已经结束了。

本来,松浦曾经有一个比较“良好”的开局。8月4日上午,青木旅团的一二三联队袭取了大王山阵地;与此同时,左翼山地旅团的一一三联队也拿下来仰头(上面两个口,下面一个又)高地。但在接下来向金官桥主阵地推进的过程中,日军遭到来自守军第三师、第九师等部的有力阻击,伤亡逐日增加:4日晚间,第一四五联队第一大队对马鞍山的战斗中,其26人的敢死队夺占东北角前沿阵地后,在中国军队的反击下几乎全军阵亡;仅仅过了两天,第一一三联队长田中圣道大佐在金家山前线被中国军队击毙。而到了9日,仅第一四五联队的军官伤亡就创了记录。在这一天里,与联队长川洋造中佐、联队副官木山武雄少佐负伤倒下的同时,第一大队长秋尾佐藏少佐被击伤、第二大队长福岛橘马少佐被击毙、第三大队长内海畅生少佐被击毙……

战至10日,松浦淳六郎意识到,除了和中国军队“进入对阵状态外,再没有别的办法了”。于是,在接下来的半个月中,敌一零六师团除了进行一些必要的武力侦察活动,基本上停止了对金官桥的进攻。休整半个月之后,松浦恢复了攻势。为了尽快结束南浔线战事,冈村宁次在下令一零一师团松浦进行策应的同时,又将第十一军直属第一迫击炮大队(缺一个中队)和野战重炮第十联队(缺两个中队)配属给了他。

8月27日晨,一百余架日本海军航空队的飞机由九江起飞,对大天山、马鞍山、金家山等阵地狂轰滥炸,与此同时,日军百余门大炮也不停地倾泻着炮弹。火力准备停止之后,日军步兵开始冲锋。在右翼,第一二三联队以部分兵力牵制大王山守军的同时,主力则从北面进行迂回进攻, 27日占领黄排岭、9月1日占领大山、鸡公山,仅在这里(中方资料为王家大屋),就有第一大队长上田信一少佐以下近百官兵被歼灭;在左翼的马鞍山,第一一三联队新任连队长饭野贤十大佐将主要兵力投入到对孔村—尖村的攻击中,但在中国一五五师的顽强抵抗下,迟至9月2日才拿下孔村,其代价就是,第一大队长横山藤政少佐、工兵连队长茶村秀男中佐、第二中队长坂田周造大尉、步兵炮中队长古泽正彦少尉等一批军官的名字被写入了阵亡名册;就在第一一三联队在正面苦战之际,山地旅团长以第一四七联队的梅田大队向碧玉庵—中岩迂回,几番激战后,梅田大队虽奋力攻占了碧玉庵,却在向中岩的途中于9月2将被兵力战占优的中国军队包围……

战至9月3日,中国守军在持续的激战中伤亡很大,加之此时日军第九师团丸山支队已从侧面逼近金官桥阵地,逐主动撤至德安以北乌石门的预设阵地。但一零六师团的情况并不比对手好哪去。截止到9月30日,即使加上当月上旬抵达的那1818名补充兵员,松浦的手下也只剩了15889人(不包括配属部队)。这个数字意味着,从7月20日至9月30日期间内,第一零六师团减员多达7060名。无可奈何之下,第一零六师团于4日开始,在马回岭附近再次“休整”。

也就在这个时候,冈村宁次的命令到了!但命令还是要执行的。当然,松浦并不是毫无收获,他得到了来自第二十二师团的山炮兵五十二联队的加强。

张古山天一轮圆,第一零六师团的生死两重天

9月25日,松浦师团长除以一部留守马回岭外,将主力按照青木部队、山地部队与师团直属队的行军顺序向德安西南推进。26日,日军攻破五台岭阵地后,开始沿着黄老门—王家坂—小阳铺—山脚下陈—太平隘—斗山岭这条路线边打边行。

这次行军谈不上“顺利”!27日中午,当担任前卫的一四五联队第一大队(部队长寺川完少佐),不顾来自右侧高地火力威胁进抵梁山(白水街东24华里)附近,非但无力突破守军第九十师一部的阵地,反而在梁山东西高地转入防御。对峙两天之后,第一四五联队长池田直三大佐才带着率领联队主力(欠第三大队)抵达梁山,稍后山炮兵第五十二联队第二大队也赶了上来。30日拂晓,池田联队主力在山炮的掩护下向万家岭、大金山、肉身观一线猛攻。打了一整天,池田毫无收获,反被守军五十八师三四八团从南面侧击。这天上午,青木部队主力陆续赶到松树熊集结;下午,松浦将战斗指挥所开在万家岭脚下的雷鸣鼓刘村(刘鞔鼓村,因刘姓先祖善制鼓而得名)。

为尽快向德安前进,松浦淳六郎决心以一部切断永修一箬溪大道,主力首先粉碎破大道东南山地上的守军。具体部署为:一一三联队占领从扬海山(石头岭)至石堡山面向北方配备,掩护师团侧后;青木旅团一部切断大道,主力向德安西南40华里的三泌桥何前进;辎重兵第六联队主力在雷呜鼓刘村,防守师团司令部的同时面向西方警戒;山地旅团(欠一一三联队)为预备队;其余各部队均配备于在雷呜鼓刘村附近。但松浦没想到的是,其对手薛岳早在两天以前就已完成了围歼一零六师团的战术部署。

这意味着,松浦的进攻尚未发起就已坠入了陷阱。

10月1日的战斗证明了这一点。当天凌晨四时, 青木旅团右翼攻击前锋第一二三联队第三大队(末田)800人本打算经田步苏至狮子崖、肉身观一带高地,抄袭九十师左侧背,结果自己的侧背反被由万家岭、聂村、任村杀出的守军抄袭,才打了两个小时便被迫转入防御。次日清晨,该部又被赶回至狮子崖以西之扁担山,其实力减至500人。不久,第一二三联队长木岛袈裟吉大佐亲率联队主力增援扁担山,虽然替末田大队解了围,但其在接下来的四天内对狮子崖的多次攻击均未得手。池田联队方面的战斗同样没有进展。到了3日下午,该联队已被赶回万家岭西侧及熊村、田步苏、箭炉苏一带。第二天,池田拼了老命总算夺回万家岭北端及杨家岭东端高地。4日下午,已经失去耐心的松浦淳六郎将投入预备队。但山地旅团向哔叽街、长岭的进攻仍宣告失败,担负主攻的一四七联队(联队长圆田良夫大佐)损失惨重,包括第一大队长河井丰少佐以下100余名官兵被击毙。值得注意的是,雷鸣鼓刘村于5号夜间遭到了中国军队的袭击,这不过是个开始。10月6日,正值中秋节。由于连续多日的大雨停止,日军飞机异常活跃,但其地面进攻仍未得逞。这天午后,圆田联队第一大队长鬼冢义淳接受了一个任务,务必攻下前方抵抗最激烈的张古山。

过去十天的战斗中,日军损兵折将,仅青木旅团的减员便接近了1000人。这时候,松浦的进攻矛头被薛岳折断了,中国军队对陷入孤立的第一零六师团展开全面围攻。

7日战斗之激烈以张古山尤甚。凌晨三点,鬼冢大队凭借一个突袭冲上了标高300米的张古山。但还没来得及欢庆胜利,便被中国五十一师还以颜色。当天夜间,一五三旅主力正面攻击长岭、张古山日军阵地,一部绕到敌阵背后夹击。转眼间,鬼冢大队便被“强烈的号声、烟尘、四面八方飞来的手榴弹所包围”。最后,鬼冢带着仅存的十几名步下龟缩在山顶固守待援。8日的战况仍对日军不利。虽然一四七联队拼死夺回了张古山,但更大的危机出现在石堡山。由于一一三联队被中国一五九师赶出老虎尖,致使一零六师团的北面防线被撕裂,其指挥中心、后勤基地和野战医院完全暴露。虽然进攻者当时并未直接攻击雷鸣鼓刘村,但吓足以迫使松浦师团长下令部队全线转入防御。这时候,冈村宁次也意识到了一零六师团有被歼的危险,遂令二十七师团派兵接应。据此,第二十七师团长本间雅晴派出配输给自己的第一零一师团一零二旅团从箬溪沿永(修)武(宁)公路向柘林以北推进,但被守军一四二师一部阻击在跑马岭、龙腹渡以西。

10月9日,一零六师团的防线已经撕裂:师团直属部队被包围在南田铺和雷鸣鼓刘村之间的山沟里,其核心阵地为石堡山;另一部分被围日军是青木旅团和山地旅团,前者盘踞在万家岭、大小金山、扁担山、箭炉苏附近,后者依托张古山、长岭、哔叽街等要点顽抗。当天凌晨,中国第九十师向西攻击大金山西北高地,得手后顺势攻向箭炉苏;下午6时,第一五九师两个团攻占聂村北端高地;在南线,来自五十八师和五十一师的两支突击队夺占箭炉苏和张古山两要点,但对哔叽街的攻击因一四七联队的拼死抵抗而未得手。入夜后,雷鸣鼓刘村“再次陷入危机中”。由于中国军队几次攻至师团司令部附近,所有勤务人员都参加战斗,就连松浦本人也持枪了。倘若中国突击队再“坚决前进100米,师团长就被俘或者切腹了” 。后半夜,一一三旅团长青木诚一少将根据松浦的命令,下令据守在万家岭上的木岛联队放弃现阵地向师团司令部靠拢。

10日,尽管有航空火力的鼎力支援,但木岛部队从雷鸣鼓刘向北攻击石堡山的行动仍以失败而告终。第二天,一零六师团全线收缩在雷鸣鼓刘、石马坑刘、桶汉傅、松树熊等不足5平方公里的狭小地区内固守。由于与外界的陆上联系被切断,粮食弹药全靠空投。12日, 中国军队向日军残部攻击数次,但这最后一击未能奏效。这时,鉴于增援的日军一零二旅团及战车第五大队已经打到杨家山,中国军队除以一部对被围日军重点进攻,其余各部向后略微收缩。13日以后,一支第十七师团的日本援兵已到达武开路,与第一零二旅团会合,并肩向第六十师、预备第六师阵地猛攻。薛岳看到各部因伤亡过大而无法同时完成继续进攻和阻绝援敌之任务,遂下令出战斗。

至此,日军第一零六师团逃脱了全军覆没的厄运,但损失之巨,堪称中日战争爆发以来所罕见。关于该部的损失,各方说法不一。武汉会战结束后,薛岳在《南浔会战》一文中指出,“歼敌约四个联队之众”,共计一万余人。这个数字的显然是为了鼓舞士气。《抗日战争正面作战记》一书称称松浦师团被歼3000多,而学者童屹立的数字要乐观一些,认为仅被击毙就多达3000人。

无论如何,第一零六师团的德安迂回战彻底失败。乃致中国军队在13号以后撤离,但心有余悸的松浦仍在原地不敢动,直到17日才与增援部队在张古山会合。

“煮熟的鸭子”为何飞了?

对一零六师团近万官兵来说,这是一次不折不扣的死亡进军。事实上,所谓的德安迂回战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其原因有三:

冈村宁次指挥失误 战后,冈村宁次在分析一零六师团失败原因时,将其归结于该师团是特设师团,兵员年龄偏大、组建较晚,无论武器、训练还是作战经验均不如常设兵团。这显然是在推卸责任。因为松浦师团失利与其指挥不当关系甚大。其在9月20日的那个命令使得松浦在改变前进方向后,不仅将侧背暴露在守军火力威胁之下,更是一头扎进了薛岳为其布下的罗网。之所以如此,恐为其轻敌所致。冈村宁次没想到,薛岳是一个战场感觉极佳的将领,只要有机会出现,就会加以充分利用。

恶劣的地形 战区内崎岖的地形和几近原始的道路,使得原本有车辆编成的一零六师团在向进抵庐山之前便 “在可能的范围内换成了驭马编成”,结果进攻所急需的野炮无法随行而被留在九江,粮食和弹药补给也很困难。而在马回岭向德安这段进军路途上,道路条件之恶劣使得部队不得不经常以单列纵队前进,经常走错不少兵力还难以迅速展开,一旦遭遇抵抗不得不采用添油战术。

酷热的天气 本来,冈村宁次由国内启程前往中国就任第十一军司令时,曾有熟悉中国情况的友人曾提醒道“像汉口那样炎热,现在的季节无法进行战斗”,但他并未并未放在心上,结果那些基层官兵因为他的这个漫不经心遭了大罪。由于准备不充分,日军后勤单位所配发的土黄色汗衫很少,白色的又太显眼,以致一线官兵们情愿赤膊上阵。那些老兵更是苦不堪言,由于脸上长满了痱子,胡须之间的痱子化脓后,就像开了花一样。炎热的天气造成日军患疟疾的人大大增加,战斗力锐减。

指挥失误、后勤不力与减员增加造成松浦师团根本无力完成向德安西南穿插的任务,但其最后逃脱被歼灭的厄运,倒也并非偶然,因为

友邻救援得力。虽然冈村宁次的指挥失去险将松浦师团送上不归路,但他还是及时发现了自己的错误并采取了相应的补救措施。

大规模空中补给。为了挽救陷入绝境的一零六师团,日军出动了大批飞机进行补给。仅在11日这一天,日本海军第二航空队就派出了24架次的飞机前往万家岭上空。这就使得,在战斗的最后几天,松浦师团的火力反而得到增强。

对手战力减弱。与第一零六师团相似的是,其对面的中国军队也是疲兵上阵,参战的各部队均是在刚刚结束前一阶段战斗之后来不及休整便被薛岳转用于万家岭。将近一个月内,部队在日军陆空火力之下坚持作战,损失重大。据参老兵韩声涛回忆,其所在的九十一师在武汉会战结束时不足2000人,第二七一旅旅长王锡山少将更是长眠在万家岭战场上。疲兵再战令中国军队的攻击力大尉削弱。

经过这次歼灭性打击之后,日军第一零六师团已失去进攻能力,即在南浔路北段地区担任守备任务,进行休整补充,原定与第101师团进攻南昌的任务被迫取消。(文/张岩松)

参考资料

何应钦《八年抗战之经过》

中国事变陆军作战史第二卷2

侵华日军战例

熊本师团战史

抗日战争正面战场作战记(下)

武汉会战中的第106师团 作者:童屹立

万家岭战役三大迷案初探 作者:刘华

部分图片来源于

抗日战场寻访专家李勇的新浪博客

网友舆图斋_284的新浪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