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北大教授高毅:巴黎圣母院大火的影响不会太大
历史

独家|北大教授高毅:巴黎圣母院大火的影响不会太大

2019年04月16日 16:29:48
来源:兰台说史

北京大学历史学系教授高毅

嘉宾简介:高毅,北京大学历史学系教授。研究方向为欧美近现代史、法国史。主要论著有《法兰西风格——大革命的政治文化》、《试论丹东政治倾向的矛盾性》、《政治文化与热月反动》、与马克垚共同主编《世界文明史》,译著《福柯的生死爱欲》

本文系凤凰网历史对话北京大学高毅教授文字实录,采访整理:唐智诚,转载请注明出处

凤凰网历史:巴黎圣母院4月15日(当地时间)遭受严重火灾,引起了全球的关注。您认为这场火灾后会不会有一些什么损失是不可弥补的?

高毅:好像没那么严重,我看了一下新闻,火灾只是把巴黎圣母院上面的木头屋顶给烧了,把尖塔烧塌了,这一类要重建比较容易。但是玫瑰花窗毁了,那是非常漂亮的彩色玻璃窗,这可能是一个很大的损失,但也不是不可修复的。

据说主体结构没坏,教堂里面没有受到什么影响,因为里边都是石块水泥结构,艺术品可能受损了,但基本还在。巴黎作为世界上最为瞩目的西方古代建筑博物馆,巴黎圣母院当然是其中非常重要的一个。这次受损,我觉得还是可以修复的,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马克龙也表示一定要修复。

巴黎圣母院的标志之一,自1260年起便存在的玫瑰花窗,在此次大火中也遭受损坏。

凤凰网历史:巴黎圣母院见证过哪些重大的历史事件,受到过什么样的冲击呢?

高毅:这个教堂是12世纪开始建的,建了一百多年,1260年初步建成。它是巴黎受到最广泛承认的象征物,其他的象征物也有一些,像凯旋门、埃菲尔铁塔等等,但最古老的还是巴黎圣母院,它的知名度也是最高的。

它见证过很多历史事件,比如雨格诺战争,它在其间受到过雨格诺教徒的严重破坏。

当然这还不是最重要的,它见证的最重要的历史事件是法国大革命。18世纪90年代初,受法国大革命非基督教化运动的影响,激进革命派毁了巴黎圣母院的不少文物。比如它的正门面也就是西门面上,原本有28个《圣经》里国王的雕像,它们就被误认为是法国国王的雕像而被砍去了脑袋,这是对旧制度的象征性斩首。

在这场非基督教化运动当中,巴黎圣母院还被改了名,先是改成“理性庙”,这反映了法国启蒙运动对大革命的影响。后来罗伯斯庇尔为了照顾民众传统的宗教情感搞了个“最高主宰崇拜”,巴黎圣母院又成了向“最高主宰”做礼拜的地方。

但这种变革没有延续多久。1801年,拿破仑•波拿巴为了跟教会和解,把巴黎圣母院还给了教会,又成了天主教堂了。1804年12月2日,拿破仑加冕当皇帝,仪式也是在巴黎圣母院举行的,关于当时的场景,画家大卫留下了一幅很有名的画作,就是《拿破仑加冕》,它现在还挂在卢浮宫里。  

拿破仑加冕

在19世纪,第三共和国期间,几位总统的葬礼也是在巴黎圣母院举行的。在20世纪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后,1944年,法国人在巴黎圣母院举行了解放庆典。这些事说明巴黎人是非常重视巴黎圣母院的,很多国家政治活动都是在巴黎圣母院举行的。

但巴黎圣母院的全球性影响似乎还是雨果建立起来的:他的长篇小说《巴黎圣母院》是一部家喻户晓的世界名著,巴黎圣母院大概从此就成了举世皆知的建筑物,所以去巴黎的游客都一定会去那里看看。

另外雨果的这部小说还促成了19世纪中期法国政府对巴黎圣母院的大规模重修。这次倒塌的那个哥特式的尖塔,就是这个时候加上去的。

被焚倒塌前的巴黎圣母院塔尖

凤凰网历史:您曾经在巴黎第一大学担任客座教授,就您的观察来看,巴黎圣母院在法国人心中有怎样的意义?

高毅:法国历史上是个笃信天主教国度,曾被认为是天主教会的长女,法国天主教文化的底蕴非常深厚,巴黎圣母院作为法国首都最重要的天主教教堂,在法国人心目中也是非常重要的。

但经过18世纪启蒙运动和法国大革命,法国的天主教信仰受到了极大的冲击,以至于现在的法国可以说是西方世俗化程度最高的国家了,虔诚的天主教徒虽然还有一些,但已不能构成重要的社会和政治势力。巴黎圣母院在现在法国人的心目中,可能主要就是一个很重要的历史文化遗产。它的失火当然会令他们心痛,但似乎不会引起其他方面的严重反应。

其实巴黎圣母院作为历史文化遗产,一直具有重要的世界意义,它毫无疑问是整个人类文明的瑰宝之一,所以它这次受灾才会立即引起这么广泛的关注。好在这次大火对它并没有真的伤筋动骨,而法国人在维护和修复古文物方面从来也是认真而且有能力的,所以可以相信,用不了多久,巴黎圣母院还会原模原样地矗立在那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