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和の玉虫
国学

令和の玉虫

2019年04月10日 09:00:00
来源:观复博物馆

虚极子按:仲春令月风,时和气清冲。莲花衔青雀,宝粟钿金虫。

话说保存在奈良法隆寺里的日本国宝“玉虫厨子”,是个高约两米三的桧木髹漆楼阁式佛龛,相传乃推古天皇的御用之物,迄今已有1400年的历史了。这件国宝轻易不打开龛门,只在重大庆典或庄严法事期间才特别御开帐(开龛)一下。那么,如此神圣的佛龛和“玉虫”有什么关系呢?

▲ 玉虫厨子,7世纪上半叶,高226.6 cm

日本奈良法隆寺藏

原来,玉虫厨子的边框接口处皆施以金铜透雕的金属部件,镂空的部分用玉虫鞘翅装饰,可惜今日已剥落殆尽,空留下“玉虫”这个美好的名字供人凭吊遐思。那么,究竟什么是玉虫呢?


玉虫是日本人对“吉丁虫”的称呼,通常情况下特指“桃金吉丁虫”。这种甲虫在生物学上可以归入昆虫纲鞘翅目吉丁科金吉丁属,分布于东亚及东南亚暖湿地带。

▲ 吉丁虫是一个庞大的家族

桃金吉丁虫的鞘翅甲壳上有一种纳米壳质层,能够散射光线,但不同部位的纳米壳质层数量不等,对应着不同波段的光线,因此它们能够反射出彩虹色的金属幽光。根据这种小虫随光变色的特点,日本人常用“玉虫色的答复”来形容闪烁其词、模棱两可的外交辞令。有人认为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提到的可以治疗疝气和狂犬病的“芫青”(青娘子)就是吉丁虫。二者虽然都有闪金光的绿鞘翅,但深究起来其实分属于芫青科和吉丁科。

▲ 桃金吉丁虫

利用玉虫翅膀的镶嵌工艺看似是日本的独门秘技,实则在中国古籍中早有记载。南朝梁文学家吴均写过《和萧洗马子显古意诗六首》,其中第二首诗有一联“莲花衔青雀,宝粟钿金虫”,对仗工整、平仄和谐,并且无意中记录了玉虫镶嵌的古代工艺。此外,提及“金虫”的古籍还有:唐代李贺的《恼公》诗“陂陀梳碧凤,腰袅带金虫”;五代顾夐(xiòng)的《酒泉子》“掩却菱花,收拾翠钿休上面,金虫玉燕,琐香奁”;还有清代赵进美《山花子·晓妆》“双启螭奁交翠羽﹐半欹蝉鬓卸金虫”。宋代宋祁在《益部记》中明确记载:“利州山中有金虫,其体如蜂,绿色,光若泥金,俚人取作妇女钗鐶之饰。”只不过,中国人觉得桃金吉丁虫的光泽不似“玉”,反类“金”,故名之曰“金虫”。

▲ 玉虫的鞘翅

日本人之所以把桃金吉丁虫呼作“玉虫”,也并不完全是因为它的颜色如玉。在日语里,“玉”的发音是tama,和“魂”的发音tamashii相近,故而日本人相信玉虫是灵魂之虫。兼之玉虫死后颜色经久不褪,日本人更加坚信它是灵魂不灭的化身,所以常用玉虫翅膀来装饰宗教法器。

▲ 复制品“平成玉虫厨子”

古籍文献在博古求证方面的作用是巨大的,若非古人的记载,今人恐怕要以为玉虫镶嵌是日本特产呢!正像前几天闹得沸沸扬扬的日本新年号“令和”那样,有人以为它语出《万叶集·梅之花之歌》“于时初春令月,气淑风和”,是日本有史以来第一次摒弃中国经典,转而采用本国古籍作为引用来源,表明要与中国的文化传统一刀两断。殊不知《万叶集》的诗句化用了东汉张衡的《归田赋》里的“于是仲春令月,时和气清”,已经是派生之物了。

中日文化本就是源与流的关系,彼方不必处心积虑地背弃,不必暗度陈仓地僭越,而我方也不必时时处处以文化宗主国自居,否则这种心态只能暴露出自己的文化焦虑……诺贝尔医学奖获得者屠呦呦女士通过仔细翻阅东晋葛洪所撰《肘后备急方》从而发现抗疟灵药“青蒿素”的事迹告诉我们一个道理:努力学习古代经典是必要的,但并不是为了借以自高、与他者进行所谓“论战”,而是为了在愈趋芜杂的文化环境下正本清源,让我们知道什么应该坚守,什么不该遗忘。

▲ 日本玉虫鞘翅项链

▲ 日本玉虫盒子

子曰:礼失而求诸野。玉虫镶嵌,这门古老而神秘的艺术,这门久已被中国人淡忘的艺术,如今在东亚世界起死回生,重新展露出它独特的魅力,就像玉虫厨子里的三世诸佛始终微笑着相信:每颗迷失的灵魂定将归来

下期预告:买椟还珠

往期文章链接:

点击图片关注观复导览小程序,继续涨姿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