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军在抗战正面战场打赢几次会战?仅仅五次
热文

国民党军在抗战正面战场打赢几次会战?仅仅五次

2018年12月24日 00:08:32
来源:江紫辰

原题 :国军在正面战场只打赢了五次会战?


说起抗日战争中国军在正面战场上打赢的战役,我们首先能想到的就是台儿庄大捷、万家岭大捷、昆仑关大捷等。但这些大捷仅仅是一次大型会战中的一部分,虽然该次战役胜利了,可是整个会战却没有打赢。从抗战全面爆发到日本战败投降,国军到底打赢了几场大型会战呢?


随枣会战、第一次长沙会战皆打赢

从抗战全面爆发开始,正面战场上共打了22次大型会战。其中上高会战、第三次长沙会战、湘西会战这3场会战均以国军胜利告终,而且是没有多大争议的。随枣会战、第一次长沙会战、第二次长沙会战、常德会战这4场会战,国军到底是打赢、还是打平,争议一直很大。

之所以产生分歧,是因为一部分人认为日军已经达成作战目的而主动撤退,并非国军打退的。另一部分人认为,日军未能达成作战目的,确实是被国军打退。那么这具有争议的4场会战,有几场是实打实的胜利呢?

首先我们说随枣会战,1939年4月,日军第11军集中第3师团、第13师团、第16师团、骑兵第4旅团、野战重炮兵第6旅团等部约八九万人对第5战区攻势,打算捕捉第5战区主力,并加以歼灭。战前,第5战区已经判断出日军打算从两翼包围战区主力于随县、枣阳一带。因此将部队主力向北转移,以第33集团军、第29集团军保持在襄河以东机动位置,以一部兵力坚持大洪山、桐柏山的游击阵地,对日军主力形成侧击态势。

从4月20日正式打响战斗,一直持续到5月13日。日军因连续作战,兵力分散、各个部队伤亡较大,并且未能捕捉到第5战区主力,加上中国军队开始反击,14日当天,日军开始向后撤退。中国军队趁胜追击,先后收复唐河、枣阳、桐柏等地。


随枣会战



第一次长沙会战爆发时间为1939年9月14日,日军第11军集中3个师团、2个支队以及直属炮兵、战车、装甲部队约八九万人从赣北、湘北、鄂南三个方向进攻第9战区。第9战区以主力在湘北方向逐次抵抗,引诱日军于长沙以北,加以包围歼灭。赣北、鄂南方面,击破当面日军,保障主力部队。

第9战区利用兵力、地形的优势,逐次抵抗日军,有意识地把日军引诱到纵深地区。日军由于兵力有限,战线被拉长 后各作战方向无法进行有效策应,加上遭到中国军队的顽强反击,无法合围第9战区主力。战至10月中旬,日军三路人马不得不撤回原地。

也就是说,随枣会战、第一次长沙会战都是以中国军队成功击退日军结束的,因此这两场会战都是打赢的。


彻底失败的第二次长沙会战

1941年9月的第二次长沙会战,日军称为“加号作战”。日军的作战目的是在长沙以北地区歼灭第9战区主力,一旦中国军队有撤退迹象,便采取追击。为了加强第3师团、第4师团、第6师团、第40师团、早渊支队、荒木支队、平野支队、江藤支队的作战能力,日军第11军把直属的7个炮兵大队及2个迫击炮大队平均配属给一线部队。总计投入45个步兵大队、26个炮兵大队,步、炮比例达到2:1。

第9战区虽然兵力上是日军的三倍,但火力远远不及日军,战前整个战区仅有1万枚山野榴炮弹。当时第9战区司令长官薛岳打算,在汨罗江以南一带与日军决战。结果由于指挥不当,加上日军情报部门破译了第9战区发往各个军的电文,导致各个主力军被日军逐一击破,最后连负责增援的第74军也遭到日军包围,各个师、团损失惨重。到了9月30日,日军一度攻占了长沙城。


第九战区司令长官薛岳


为了策应第9战区,第6战区集中10余个师,大规模反攻宜昌城。日军第11军鉴于已经达成作战目的,加上中国军队开始反攻,于10月1日下达撤军命令。

宜昌方面,由于中国军队久攻不下,日军增援部队第39师团马上接近宜昌,进攻长沙的日军已经开始撤退,因此第6战区停止了反攻宜昌的作战。

由此可见,第二次长沙会战,日军虽然主动撤退,但到达了预期的作战目的,相反第9战区不仅没有消耗日军有生力量,其主力部队遭到重创,并一度丢失长沙城。因此,第二次长沙会战实质是一次彻头彻尾的败仗。


第二次长沙会战日军重机枪分队


常德会战:胜利还是打平?

关于常德会战,有人认为打赢了,也有人认为是失败,因为常德城一度被日军占领,日军达成了作战目的。那么常德会战中国军队到底是输是赢?日军进攻常德的作战目的又是什么?

1943年10月底,日军第11军调集42个步兵大队、12个炮兵大队、1个迫击炮大队、军直属化学部队约六七万人对湖南西部地区军事、政治、经济中心常德发起进攻。其作战目的是在常德附近歼灭第6战区主力、并占领常德城;同时牵制中国军队反攻滇西、缅北,策应南方军作战。

在会战爆发前,也就1943年是10月10日,第6战区就制定了《第六战区三十二年第一号(守势)作战计划》。该计划书就假设日军会进攻常德,第6战区应该如何去防守,并在10月前就要求第10集团军、第29集团军加强防御工事等。但各个军、师进度缓慢,比如第10集团军要在暖水街、子良坪道、公安、张家厂一带埋设地雷1500个,但到了会战打响时,各个军、师均没有完成埋设地雷的计划。在太平街—石门间及王家厂—公安一带架建起通信网,结果也没有完工,导致日后第18军与第10集团军第79军无法及时取得联系。

11月1日,会战正式打响。日军以4个师团主力进攻第10集团军、第29集团军,并切断两个集团军的联系。仅仅10天,日军就占领了良坪东西之线。到了13日,日军第11军实施第二期作战,主力第3师团、13师团、116师团渡过澧水河,进攻石门、新安、合口、澧县、津市、慈利、太浮山、太阳山,企图在这一带吸引中国军队的主力,并加以歼灭。同时第116师团、第3师团一部在击溃中国军队后,立马与第68师团独立步兵第65大队、步兵第234联队合围常德守军并攻克常德城。

第6战区根据日军行动分析,他们很有可能打算在这一带进行决战,并命令第29集团军第44军、第73军死守石门、新安、合口、澧县、津市,同时命令在桃源的主力部队第74军火速增援、慈利、石门守军,这一部署导致常德城周围空虚。

结果,日军仅用了3天就攻破第73军防线,并占领石门。4天之后,日军突破澧水占领了临澧,并前进到漆家河以东地方,对常德形成三面包围态势。得知日军已经包围常德,军事委员会赶紧命令第9战区派出部队进行增援。


激战后的常德市街


常德守军第74军第57师8000余人,虽然死守10余天,但援兵迟迟不到,加上弹药耗尽,部队死伤惨重,常德城也于12月3日被日军攻占。而向常德靠拢的第74军、第100军等部则被日军第13师团、佐佐木支队死死地挡在外围。第9战区派出的增援部队第10军也遭到第68师团主力、第3师团主力的包围。血战数日,第10军死伤惨重,预备10师师长孙明瑾战死沙场。整个战斗第10军战死4060人、战伤3201人、失踪745人。

此时,中国派遣军总司令部得知第11军已经占领常德,要求该军确保常德。但第11军内部认为,连续1个多月的战斗,战力下降厉害,总减员高达百分之十八。加上周边的中国军队不断反击,并向常德靠拢。派遣军总司令畑俊六得知后,要求参谋长松井久太郎去常德了解情况。到达第11军指挥部的松井,在了解完第11军的情况后,向畑俊六报告,要求确保澧水以北地区至少要3个师团,以11军现有情况无法确保常德。畑俊六得知后,只好下令第11军撤离常德返回原地。

畑俊六在12月18日的日记中写道:“此次常德作战敌防备坚固,我方损失甚多。参加总兵力五万余众,而因伤亡、患病、接收新兵等,减员一万,需要恢复战力……”

这时候的国军状况又是如何呢?《军令部关于常德会战经过及检讨》中写道:“若18军及欧震兵团反攻无效,耗用殆尽,转恐无力收拾常德战局,而诱起敌更奢之企图。于是,一面令第六、九两战区准备守势部署,一面以电话连络,暂持续原态势,以观敌情之变化。”

可见,此时的国军各个部队伤亡极大,已经无力反攻常德城。只好转为守势,静观其变。到了12月8日,国军发现日军有撤离迹象,才立马发起全面反攻,并于12月9日收复常德,12月26日收复会战丢失的全部阵地。

由此可以判断,国军和日军都没有完成其作战目的。日军虽然占领常德城,并重创第74军第57师、第73军、第10军等。但自身伤亡惨重,无法确保常德,只好返回原地,并且没有完成牵制国军反攻滇西、缅北的计划。而国军也没有完成歼灭日军主力,守住常德城的任务。到最后,是日军主动撤离,国军才开始全面反击。因此,常德会战是打个平手,中日双方都没有取得胜利。

综上所述,从抗战全面爆发以来,国军在正面战场上只取得了上高会战、第三次长沙会战、湘西会战、随枣会战、第一次长沙会战这5次胜利,其余会战不是失败,就是与日军打成平手。当然除了这5场胜利的会战外,国军在1944年、1945年还发起了两次大反攻,同样值得铭记。一次是滇西大反攻,中国远征军收复滇西全部失地,与中国驻印军成功在芒友会师。另一次就是1945年的广西反攻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