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在长津湖遭遇志愿军 美指挥官丢下部队逃跑
热文

美军在长津湖遭遇志愿军 美指挥官丢下部队逃跑

2017年12月14日 09:38:40
来源:这才是战争

原题:美军长津湖遭志愿军围攻 指挥官竟找借口跑了

11月27日后新兴里一带的战斗

新兴里位于长津湖以东,西面不远就是冰冻的长津湖面。丰流里江从村北汇入长津湖的南侧,村子地势是南高北低,东西狭长,村北地势平坦且有窄轨铁路(但已废弃)和公路,村西滨湖,地形狭窄,村南主峰、1221高地、1239高地三座山峰呈三足鼎立之势,鸟瞰通往后浦、下碣隅里公路。

从丰流里江大桥跨过丰流里江向北,沿山间公路(向北通往袂中物里的公路)走大约5公里,是一个叫内洞峙的村庄。该村西北是1318高地,东北是1476高地。

而从新兴里沿公路南下大约6公里,则是后蒲,距离下碣隅里不到7公里。

null

在这一地区的美军是第7步兵师第31团战斗群,包括第31团第3营、第31团第2营(缺E连,以1营B连替补)和第32团第1营等部队组成,配属第57野战炮兵营(缺C连,另有第15防空炮营D连)及31团重迫击炮连和坦克连,由美7师副师长豪斯准将和美31团团长麦克莱恩上校指挥。美31团本来在赴战湖东侧担负美7师的后卫任务,在陆战1师撒娇后,美7师被迫组织起一支混编部队转至长津湖东的新兴里一线保障陆战1师的右翼。不过实际上,因为迁就海军的原因,31团战斗群并未来得及集结所有部队,此时其所属的31团2营(缺E连)远在后方咸兴,临时转属的1营B连则在古土里。这个31团就是军迷们都熟悉的“北极熊团”了。

11月25日下午,美32团1营到达新兴里以南的1221高地布防。11月26日夜,麦克莱恩上校率美31团团部到达新兴里以南约6公里的后浦,并在该地开设团指挥部,其他部队都未到达。11月27日上午,美32团1营营长费斯中校向麦克莱恩上校建议32团1营继续北进,进入内洞峙原来陆战5团3营的阵地,以便在次日继续向北推进。麦克莱恩同意了这一建议,于是32团1营开始北进,于当日下午到达内洞峙。到达内洞峙后美军利用陆战5团3营的阵地布防,营部设置在内洞峙村北面的民居中。在营部北面,三个连首尾相连,依托高地形成了一个凸向正北,弧度为180度的半圆形阵地。其中,A连在最西,C连在中,B连在东。内洞峙西北面的1318高地山顶属于A连的防区;长津湖东岸的公路从A连和C连的结合点上穿过。至于内洞峙东北面的1476高地山顶,则处于C连和B连阵地结合点。

27日下午美31团3营和第57野战炮兵营到达新兴里,并开始宿营,3营I连、M连和K连在村东,L连、营部和机炮连在村中心,57炮兵营A连和B连在村南,营部和防空炮营D连在村西南,这边的美军可能是来旅游野营烧烤的,27日晚老美们简单弄了点防御工事就匆匆睡觉了,天气这么冷还是钻被窝里比较舒服。

而31团战斗群最高指挥官豪斯准将率美31团坦克连、卫生连等在27日黄昏时分到达后浦,在此宿营。

按照计划,11月28日,在新兴里的美7师31团3营和美57炮兵营,应当超越在内洞峙的美32团 1营,向长津湖东北面的袂中物里进击。于是,为了方便指挥战斗,美31团团长麦克莱恩上校,在27日抵达内洞峙,设置了前进指挥所。

截止27日黄昏,美31团战斗群的兵力部署为:

后浦:

第7师第31团(北极熊团)团部:美军598人,韩军50人,合计648人

团部连

坦克连

重迫击炮连

医疗连

支援连

第13工兵营C连第1排

内洞峙:

第32团第1营:美军817人,韩军150人,合计967人

营部连

A连

B连

C连

D连

第32团重迫炮连第1排

海军陆战队前进空中联络组

新兴里:

第31团第3营:美军784人,韩军150人,合计934人

营部连

I连

K连

L连

M连

美国空军前进空中联络组

第57野战炮兵营(缺C连):美军574人,韩军165人,合计739人

营部连

A炮兵连

B炮兵连

第15防空炮营D连

合计美军2773人,韩军515人,总共3288人。

null

在这边执行作战任务的是第九兵团的二十七军80师和81师,其中80师和81师242 团向新兴里运动,志愿军81师主力在赴战湖一线警戒东侧的美7师32团(该团2个营奉命填补31团战斗群离开后的空缺)。80师前身是胶东军区警备第4旅,1947年2月编为华东野战军9纵26师,1949年编为第三野战军二十七军80师,因为原师长张铚秀在该月升任26军副军长,所以由二十七军副军长詹大南(55年少将)兼任80师师长,并指挥战斗;81师前身是1946年9月组建的胶东军区警备第3旅,1947年2月编入华东野战军9纵为27师,1949年编为第三野战军二十七军81师,时任师长孙端夫(55年少将)。

按第九兵团的计划:以80师 240团1营、3营进攻内洞峙,80师238团和239团加强240团2营进攻新兴里,81师242团则穿插到新兴里以南,切断通往后浦的道路。

27日白天,美31团搜索侦察排奉命前出侦察,被志愿军全歼,可这么大一个事居然没引起麦克莱恩团长的重视,他没管这支部队的死活,美军正常宿营。

27日晚11时,在北侧的内洞峙,240团3营首先对1318高地一线的美32团1营A连。志愿军还是先以小股兵力发起试探进攻,想以此摸清美军的阵地配置。A连副连长史密斯中尉看破了这种战术,喝令士兵们“不要开火”。

但80师的部队没有像59和89师那样莽撞,见美军不上钩,纷纷退去。随后,以迫击炮炮火急袭,在炮火急袭中直接冲向1318高地山顶。这个战法很有效果,直接对炮火压制下的山顶美军形成三面包围,高地顶端美军A连3排被击溃,连长斯考林上尉被击毙。240团3营夺取高地后没有停歇向左卷击,又夺取了美军的迫击炮阵地。而美军32团1营营长费斯中校听到枪声后的第一反应居然是配属的韩国士兵由于神经过敏在乱开枪。

这时美军A连副连长史密斯中尉突然失去了刚才的勇气,吓破了胆,躲在一个地堡里拒绝指挥战斗。美军地空联络组组长斯坦福上尉接过了指挥权,挡住了志愿军攻势。美军战史把这个上尉夸成了一朵花,其实这个晚上他并没有发挥多大作用。

因为实际上,志愿军240团3营对1318高地的攻势只是佯攻,该营相当聪明,见美军已经稳住阵地虚晃一枪就转入内洞峙西侧的1476高地。我不知道为什么美军B连和C连把这个高地设为两个连的结合部,这是个很奇怪的举动,似乎两个连谁都不愿意承担责任,这个高地是内洞峙一线的制高点,至少应该有一个连专门负责才对。

240团这两个营先以3营一部兵力对美军A连和C连的结合部再次发起佯攻,一下子吸引了美军A连和C连全部注意力,随即240团1营和3营主力直扑1476高地,C连剩余的一个排根本无法抵挡这么大规模的进攻,首先崩溃。而B连随后赶来的两个排也没能抵挡住志愿军进攻,凌晨4时,240团夺取1476高地,随即迂回美军C连和B连侧后将两个美军连包围。但这时美军的75毫米无座力炮不停的射击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挡住了240团的攻击,因为将近天亮,240团攻击受阻后没有时间进行调整。这两个营确实很聪明,一看天快亮了,没有继续纠缠直接退出战斗。28日白天,美32团1营恢复全部阵地。

志愿军240团这两个营可能是在长津湖阵地进攻中打的最好的两个营了,他们拿下过内洞峙最重要的制高点1476高地,可他们对自己的牵制进攻的任务理解很到位,没有因为这个高地重要就在白天死守,避免了在白天遭到美军反扑而损耗兵力,既完成了任务又有效的保存了实力。而且在进攻中运用战法很是灵活,两次佯攻,吸引来了美军大部分的火力,为在主要方向1476高地形成突破创造了很有利的条件。

null

当240团主力正在内洞峙激战时。志愿军在27日12时对新兴里美军也发起了攻击。239团从东南和南方发起攻击,这边的美军处在防御线的后侧,根本就没有一点敌情意识,除了哨兵,统统都在睡觉,239团得以轻松冲入,美军57炮兵营A连首当其冲,很多人在睡梦中被刺杀,余部丢弃所有火炮逃入新兴里村内和炮兵B连阵地。

接着按计划负责向北策应238团的239团2营4连夺取了1100高地后首先冲入新兴里村内,被美军警戒哨发现,于是该连改变战术以班为单位多路分进,在村内与美军形成混战,美31团营部连大半伤亡,该营营长赖利中校重伤,因为志愿军战士误以为其已经死亡,捡回了一条性命。此次作战该连战功卓著,因此战后获得了二十七军授予的“新兴里战斗模范连”称号。

部署在1456高地山脚的美31团3营I连也遭到毁灭性打击,这个连处于一线并且担任保护侧翼的重任居然埋头睡觉,也是奇了怪了。 但239团围攻美57炮兵营B连却没有得手,一是由于此时距239团开始进攻已经有了一段时间,B连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二是239团冲入美军阵地后形成混战,建制被部分打乱没能组织起有效进攻。

不过,美57炮兵营营长恩布利中校也在混战中负伤。 在新兴里的北侧是志愿军238团配属了240团2营,奉命沿新兴里三沟及以西谷地直插新兴里公路桥和新兴里二沟。238团首先击溃美31团K连,猛扑新兴里北侧的1100高地并夺取1200高地,然后就势冲入新兴里。

在战斗中配属该团的师炮兵团92步兵炮连5班班长孔庆三以自己的身体构成火炮的基座,然后大声命令炮手开炮,自己因巨大的后坐力撞击而死!作为炮班长,他非常清楚火炮后坐力的威力,也非常清楚这样做的结果,但是为了战斗的胜利毫不犹豫地献出自己生命,战后他被追记特等功,并追授“志愿军一级英雄”称号。 240团2营夺取了新兴里公路桥,进而夺取1324高地,割裂了新兴里与内洞峙两地美军的联系。 但是在另一个方向,奉命助攻的242团2营从西南向新兴里攻击,正撞在美军防空炮营D连双联装40毫米自行高射炮阵地前,遭受百余人的重大伤亡。

在27日晚的混战中,志愿军各部均冲入新兴里,但由于夜暗,很多美军在遭受打击后纷纷躲藏在各个角落和山沟,没有迎战。志愿军由是产生误判,误以为美军仅一个营,已基本歼灭,各部在天亮后开始打扫战场,被美军乘机集结起来反扑,志愿军遭受重大伤亡,被迫退出新兴里,但还是依托夜晚夺取的高地打退美军反击。美军反击失败后开始收缩防御圈,被志愿军压迫在方圆不足2公里的狭小区域内,而且还因为在27日晚的战斗中地空联络组全部伤亡,并被志愿军缴获地空联络板,失去了就空中支援,形势岌岌可危。

新兴里的战斗中,本来80师利用突袭,获得了极为有利的战场态势,美军各部已经被分割为数个小块,可惜大意轻敌,误判了形势,导致功败垂成,部队还遭到重大伤亡,虽然不必严苛,但这点对战役全局是很有影响的。

再往南方看,执行阻击掩护任务的242团1营和3营顺利进占新岱里和1221高地一线,并伏击并全歼从后浦出发前往新兴里的美31团卫生连,该连仅几人逃回后浦。 28日中午时分,242团3营击退了后浦方向的美军援兵,美31团坦克连出动16辆坦克在30架飞机的支援下寸步未进,最终丢下4辆坦克狼狈逃回。

28日早晨在后浦一觉醒来的美军指挥官第7步兵师副师长豪斯准将惬意地伸了个懒腰,就听到了部下向他报告昨晚新兴里和后洞峙的美军和中国军队发生了激战。做为一名将军,他始终把士兵的安危放在首位,想士兵之所想、急士兵之所急。

中午,在坦克连出击试图打通联络失败后,豪斯将军当机立断:我要亲自回下碣隅里,我要亲自去带援兵来救我的战士。于是美军第7师31团战斗群最高长官乘坐一辆坦克就此离开了战场,用美国人自己的话来说:“他再也没有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