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赘婿是真儿子,叫他杀亲爹也得杀,这种养子制度是怎么回事
热文

日本的赘婿是真儿子,叫他杀亲爹也得杀,这种养子制度是怎么回事

2021年11月24日 11:30:00
来源:浩然文史

入赘之后森田刚叫宫泽刚

最近爆出日本演员森田刚变成婿养子的消息着实令娱乐界哗然。所谓日本婿养子就是入赘,但日本的入赘不同于中国。中国有俗语,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但人不是畜生,都有感情,父母劳心劳力养大的女儿虽然出嫁了,但却不可能完全割舍下娘家,所以才有了“扶弟魔”等名词。可日本不同,日本的婚嫁可是真卖身,女子嫁到男方家庭,就要改为男方姓氏,自此和娘家再无瓜葛。日本的婿养子同样如此,男子入赘到女方家庭,也要改为女方姓氏,自此和男方家的亲友再无瓜葛,从法律意义上讲男子岳父才是爹,这就是日本奇怪的养子制度。

一、日本的养子制度

养子制度是日本文化中的一个重要内容,养子制度分养子和婿养子,所谓养子就是中国常见的认干爹、收义子,婿养子就是男子倒插门、入赘。但日本的养子可是真儿子,一旦认了干爹,跟了干爹的姓,再想改回本姓几乎不可能。而且,在日本养子制度下,义父让义子杀义子的亲爹,义子也得下手,这就是中日养子制度最大的不同。

在中国认干爹这种事最流行的时期是五代十国,唐末五代的“独眼龙”李克用手下的十三太保大多是他的义子;后周太祖郭威无子,将妻子的侄子柴荣收为义子,改名郭荣,但郭荣继位后就改回了本姓。所以说,在中国认义父都是很现实的,一旦干爹要翻车,义子反悔是天经地义的,杀义父也没什么犹豫,汉末吕布就是典型。而日本养子那就得是一条道走到黑,这不是说日本人就有多高尚,真想和干爹共患难,而是日本有层层压力约束,逼得养子们必须这么干。因为从来利益和风险都是成正比的,正因为有巨大的报酬,日本的养子才会真心听命于干爹。下面就以婿养子能获取的利益为例做一个简介。

独眼龙李克用

二、认干爹的回报——吃软饭的日本人能获得的收益

在中国,倒插门是一件非常羞耻的事。因为中国是以血缘宗族为单位,虽然入赘的男子能保持自己的姓氏,但是在家庭地位中,资源都是岳父给的,倒插门的女婿还没有资格继承岳父的财产,所以妻子地位远高于男子,男子处于客居地位;在外面,同乡同族的人也会对这个男子指指点点。

但日本不同,日本的入赘可不是羞耻的事。日本是以家为单位,日本的家庭制度深受中国家庭影响,也是以男权、父权为核心,但日本不重血缘,而重家名的传承。日本的家是一个利益的结合体,在家这个框架下,处于核心地位的是家这个本体而不是家里面的人。因此只要能帮我传承家名,里面是谁无所谓。在这种观念下,日本人吃软饭,吃的那叫一个香。今天吃软饭吃的最好的就是厚生劳动大臣(类似中国的社保部长兼卫生部长)加藤胜信。

加藤胜信

加藤胜信,1955年出生,原名室崎胜信,平民出身,考上了东大并顺利毕业,然后考入体制,成了日本政府公务员,多么励志的人生路。在日本政界混得开想当上众议员,形式上得通过选举,但你真的以为是公开公正、顺应民心、看能力拉票嘛?只有精日和公知才这么天真。在日本想当议员还需要“三板斧”,名气(かんばん直译为招牌)、地盘(じばん)、钱包(かばん直译为皮包,引申为钱包)。所谓名气,依附于地盘,名气能给地盘锦上添花,像室崎胜信土老帽出身,没有名气,自然没有支持度。所谓地盘,日本的选举都是有势力范围的,早就划分好了,日本的众议员有固定的地盘,这个地盘内的居民大部分是我的选民,在这个地盘我百分百能获得选票和支持。而皮包则给前两者提供支持,没钱寸步难行啊!就是通过这种“民主”的办法,才能成为议员。

室崎胜信到底是东大毕业生,十分聪明,1995年开始给没儿子的众议员加藤六月当秘书,十分听话,深得加藤六月欢心。然后加藤六月将女儿周子嫁给他,室崎胜信成了加藤六月的婿养子,改名加藤胜信,自此加藤胜信和室崎家再无关系。2003年加藤六月隐退,将自己的选举地盘和名气转给加藤胜信并在资金上予以支持,如此加藤胜信在当年就成了国会众议员,此后一直当选,到2017年8月成了厚生劳动大臣,位极人臣。他也是安倍下台后,自民党有力的竞争人之一。

日本选举

女婿继承岳父全部资源,放在中国其实很困难,中国更重血缘,要帮也得帮亲兄弟家的孩子,很少见到能如此帮助女婿的,这就是日本养子制度下,婿养子能得到的回报。至于付出嘛,那就是笔者反复强调的的,放弃自己的本姓,和亲爹家再无瓜葛,如果在岳父和亲爹之间做出选择,那必须选岳父,甚至让自己杀亲爹也得杀。

三、为何日本的养子制度更牢固

一切现存制度一定有其历史和伦理依据。

从历史上看,日本有历史悠久的收养习俗,扯淡的《古事记》就有收养儿子的故事。在此后的日本历史上收养子的事层出不穷。在701年日本公布的《大宝律令》中,日本专门以立法的形式规定养子可以继承父辈的爵位传承家族。这是日本历史上第一次以立法的形式肯定了养子和亲子在政治地位上有同等权利,其目的是让本家吸收人才,繁荣家族。许多日本的历史名人都是养子或婿养子出身,比如江户幕府中兴之主八代将军德川吉宗,本是纪州藩主之子,七代将军死后,吉宗以养子身份继承中央幕府。按照京都大学日本史博士官文娜的研究,在14世纪中期以后,日本的养子占到了日本男子总数的1/4。法律和历史的支持是养子制度得以牢固的一个原因。

德川吉宗

而从伦理上讲,日本并未完全接受儒学,所以他们不重血缘。虽然日本深受中国儒家文化影响,但同朝鲜不同,日本受到的儒家文化是春风细雨似的,所谓春风细雨就是只浸湿了表面,但内心依旧是自己那一套,所以日本人可以肆意阉割、篡改儒学。在中国儒学中,家和亲缘是一个重要内容,儒家三纲五常中,父子之纲是家庭伦理的核心。古代不能赦免的十恶中,第四恶就是恶逆(殴打长辈),第七恶是不孝。海瑞断案的依据也是儒学伦理,“与其屈兄,宁屈其弟;与其屈叔伯,宁屈其侄”,明显就是偏袒长辈。但这种亲缘理论到了日本就变了味。比如,日本阳明学代表熊泽藩山,原姓野尻,但他成了外祖父的养子,继承熊泽家的姓,所以改名叫熊泽藩山,自此他和他亲爹的正式关系就成了兄弟。放在中国,这种乱套的事怎么可能发生!但在日本乱伦却习以为常。

跨越子辈,以孙为养子的事,高峰期发生在平安朝(794-1192年)。平安朝是日本律令时代的黄金期,同中国财产继承制度不同,中国人重血缘和亲情,遗产一般见者有份,而非长子独占;但在平安期,日本法律实行的是不等分财产继承,家长可以决定各子的财产额度,就算不给某个儿子,那个儿子也只能自认倒霉。到了武家崛起以后,更是出现了明确的本家、别家的区别,二者有血缘关系,但真正的关系上二者不是亲戚而是主仆。

古代日本的家族会议

文史君说

日本的养子制度的确有其优点。日本有许多百年老店就是这么来的。被称为日本近代妇产科学之父的贺川玄悦有亲儿子,但他亲儿子无意学医,为了继承自己的名气和医院,他就将弟子冈本义迪作为婿养子,继承了贺川本家,而他亲儿子则成了贺川别家。松下电器的创始人松下幸之助退位前将资源和地位全让给了女婿松下正治。中日两国养子制度的不同也显示了两国文化内涵的差异。

参考文献

官文娜:《日本前近代社会的养子与社会变迁》,《“国家、地方、民众的互动与社会变迁”国际学术研讨会暨第九届中国社会史年会论文集》,2002年。

官文娜:《日本历史上的养子制度及其文化特征》,《历史研究》2003年第2期。

朱琴:《论养子制度在歌舞伎家族传承模式中的作用》,《黑龙江史志》2014年第21期。

(作者:浩然文史·紫橘)

本文为文史科普自媒体浩然文史原创作品,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本文所用图片,除特别注明外均来自网络搜索,如有侵权烦请联系作者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