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斗焕全史(三):意外百出的军事政变
热文

全斗焕全史(三):意外百出的军事政变

政变成功后,“一心会”成员的合影

一二一二军事政变

全斗焕在听说了郑升和准备将他撤换后,连忙召集“一心会”成员,制定军事政变的最终计划。经过长时间的讨论,全斗焕等人最终敲定了政变的具体日期:12月12日。根据全斗焕本人的说法,他很喜欢在12月12日这样的月份与日期相同的日子发动行动,因为他相信这种日子会给他带来好运。不过,更合理的解释是,在12月13日崔圭夏政府就要正式组阁,随后会进行大规模的人事变更。如果政变拖到12月13日之后,全斗焕很可能会被解职,那样的话他就再也没有翻身的希望了。

时间就这样来到了12月12日,韩国历史上的又一场军事政变开始了。下午五点半,全斗焕前往总理官邸,以“郑升和涉嫌参与朴正熙刺杀案”为由,要求崔圭夏总统签署命令,将他逮捕。与此同时,保安司令部的士兵悄悄包围了郑升和的住处。为了防止担任要职的将军反对军事政变,全斗焕早早就邀请他们(首都警备司令官张泰玩少将、陆军特战司令官郑柄宙少将和陆军本部宪兵监金晋基准将)前往高级餐厅吃饭,以此调虎离山。这个政变计划看似十分完美,但意外即将接踵而至。

韩国陆军参谋总长、戒严司令官郑升和上将

在总理官邸里的全斗焕首先遇到了麻烦。崔圭夏总统的态度十分坚决,要求必须首先取得国防部长的同意,自己才会批准逮捕郑升和。双方僵持了一个半小时,全斗焕也丝毫没能说服崔圭夏总统。另一方面,郑升和那里也发生了意外。全斗焕部下假称得到总统批准,要求郑升和配合调查,可他并没有上当,双方立刻发生了交火,局势一下子变得不可收拾起来。很快,负责保卫郑升和的海军陆战队赶到了现场,成功压制住了保安司令部的士兵,还重新夺回了郑升和官邸。然而,这时全斗焕的部下已经强行把郑升和押上了汽车,扬长而去了。

郑升和的邻居国防部长卢载铉也听到了枪声,以为这是潜入的朝鲜突击队发动了袭击。让人大跌眼镜的是,他的第一反应不是立刻前往指挥部,也不是通过电话通知军队,而是带着自己的家人自顾自的逃跑了。这样一来,反政变方由于联系不到他,很难及时调动部队镇压政变,直接酿就了日后的恶果。不过,讽刺的是,卢载铉的出逃也会给政变的全斗焕一方造成同样大的麻烦。

郑升和遭到绑架的消息很快传到了张泰玩等人的酒席上。几位将军立刻结束了酒席,赶回了自己的部队。总理官邸由宪兵负责保卫,而指挥官金晋基准将得知是全斗焕在背后策划了这一切,便果断下达逮捕命令。然而,此时全斗焕已经得到“一心会”的通风报信,提前一步溜出了总理府。反政变方错失了挫败军事政变的良机。随后,“一心会”立刻派出青瓦台警备力量,强行包围了总理官邸,将宪兵解除了武装,切断了电话线,彻底控制了崔圭夏总统。

陆军本部宪兵监金晋基准将,在“朴正熙刺杀案”后,他和全斗焕合作逮捕了金载圭

在回到指挥部后,全斗焕马上和“一心会”成员开会讨论下一步的对策。实际上,这时候他们可以选择直接推翻崔圭夏总统。如果真的这样做了,这场军事政变将震惊国内外,很难获得美国和国际社会的支持,也和全斗焕等人架空崔圭夏,自己在幕后掌握实权的初衷背道而驰。于是,一方面“一心会”成员准备让麾下的部队向汉城进军,一方面全斗焕挑选了几名心腹,准备再去一趟总理府,试图凭借人数优势,逼得崔圭夏乖乖就范。

在另一边,反政变方发现自己的处境也极其尴尬。首先,他们根本没有一个能够掌握全局的领导。这时崔圭夏总统已经被全斗焕的叛军团团包围,根本联系不上,国防部长卢载铉也完全不知去处,陆军参谋总长郑升和也被“一心会”强行绑架,反政变方只能各自为战。更要命的一点是,反政变方的主力,首都警备司令官张泰玩和陆军特战司令官郑柄宙都不约而同的发现,手下的军官不是玩起了失踪,就是已经加入了全斗焕的叛军,自己几乎成了光杆司令,但还是尽最大努力组织反击。

首都警备司令官张泰玩少将,他是反政变方的主力

全斗焕把景福宫附近的第30警备团作为政变的指挥部,这支部队隶属于首都警备司令部,应当听从张泰玩的指挥。于是,张泰玩直接给那里打了个电话,要求立刻释放郑升和,最后冲电话那头大喊:“你们这些叛匪给我老实呆着,看我派坦克来把你们一个个都送上天!”说罢,张泰玩便调集坦克部队。很快,景福宫四周就响起了坦克的轰鸣声。此时全斗焕刚刚率领几名心腹,再次前往总理官邸,剩下的党羽束手无策,只能静待自己死期的到来。就在这样的危急时刻,“一心会”中的一个年轻成员金振永毅然站了出来。张泰玩调集的坦克部队,正是直接隶属于他。他冒着生命危险,拦在了坦克前面,阻挠他们前进。幸运的是,他的部下不忍碾压长官,最终还是调转车头,撤回了驻地。“12.12政变”中最惊险的一幕就这样不流血的结束了。

电视剧《第五共和国》剧照

然而,在总理官邸里,全斗焕再度碰壁。崔圭夏总统态度十分坚决,无论全斗焕怎么说都拒绝批准逮捕令,双方一连僵持了几个小时,最终只能悻悻而归。既然崔圭夏总统这边的“合法”途径不可能实现,全斗焕便命令汉城附近的忠于自己的三支空降部队全部出动,分头进攻陆军本部、国防部和特战司令部。这一夜的军事政变即将迎来高潮。

实际上,空降部队都隶属于特战司令部。郑柄宙司令官得知自己的部队叛变后,仍然死守自己的岗位,副官金五郎也誓死保卫自己的长官。不过,在人数占据绝对优势的叛军面前,金五郎很快便被射杀,郑柄宙也受伤被俘。悲剧的是,指挥叛军士兵的朴琮圭和金五郎在同一幢公寓里长大,情同手足,但他们却把枪口对准了彼此,这无疑是两人最大的悲哀。而特战司令官郑柄宙在全斗焕掌权后被迫退役,但一直致力于揭开“12.12军事政变”的真相。可是,他却在1988年失踪,在失踪半年后才被发现吊死在了一座小山上。根据当事人的回忆,郑柄宙是虔诚的天主教徒,教义不允许他自杀。因此,人们一直怀疑是当时的卢泰愚政府为了防止他讲出“12.12军事政变”的真相,而将他残忍杀害。

特战司令官郑柄宙少将,他的遭遇让人感到唏嘘不已

在特战司令部被占领后,忠于政府的第九空降旅尽管已经联系不上自己的长官,但还是决心出动平叛。如果一切顺利,它将比政变部队更快的到达汉城。军事政变的局势似乎再一次逆转了,反政变方最后的镇压叛乱的机会来临了。全斗焕得知第九空降旅的动向后,发现情况不对,便给反政变方打了个电话,承诺自己将撤回空降部队,要求对方也同样撤回。

实际上,电话那头的反政变方对局势同样十分苦恼。与孤注一掷,毫无顾忌的“一心会”不同,反政变方不仅仅要想法设法平定军事政变,还要时刻提防着来自北方邻居的随时可能发生的大举入侵。于是,反政变方一口答应了这个“君子协定”,果真撤回了第九空降旅。此时他们还不知道,全斗焕根本没有遵守诺言的打算。反政变方最后的镇压军事政变的机会,就这样永远消失了。随后,事态开始急转直下。叛军部队并没有遵守“君子协定”,大摇大摆的向汉城继续进军。而通往汉城的必经之路,汉江上的幸州大桥也被他们迅速占领,通往汉城的大门已经完全洞开,没有什么能够阻挡全斗焕了。

幸州大桥在一年前才刚刚开通,朴正熙还出席了建成仪式

不过,此时反政变方实际上还存在着一丝反败为胜的希望。此前,一直处于失踪状态的国防部长卢载铉最终还是来到了陆军本部。在短暂的交流后,他决定前往美军那里搬救兵。实际上,美军在政变刚刚开始时,就察觉到了全斗焕等人的异动,随后更是为他们随意调动前线部队感到愤怒不已。然而,与朴正熙发动“五一六军事政变”时,美军积极干预的态度不同,这次美国人对于调动前线部队镇压叛乱的请求却十分消极:一方面是因为美军已经有了上次“五一六军事政变”的教训,不愿再插手混乱的韩国政局;另一方面是美军与反政变方军官有着相同的顾忌,他们担心调集重兵清剿叛军可能会演变成一场大规模的内战,届时朝鲜方面很可能趁机大举入侵。于是,美军将领在权衡利弊后,仅仅给予了卢载铉道义上的支持。卢载铉只得回到自己的国防部,在那里迎接自己的最终结局。

12月13日凌晨一点半,叛军开始进攻陆军本部,短暂交火后便顺利攻占了那里;凌晨两点四十,叛军又开始进攻国防部,尽管这里的守军抵抗了一会儿,但还是被人数占据绝对优势的空降部队压垮了,国防部长卢载铉也被叛军俘虏。既然抓住了国防部长,全斗焕的目的可谓是完全达到了。

国防部长卢载铉

可是,反政变方的力量并没有被完全摧毁。此前反政变方已经转移到了更加偏远的首都警备司令部,而首都警备司令官张泰玩在这样绝望的情况下,仍然希望做最后一搏。于是,他来到了坦克部队的驻地,准备亲自指挥坦克进城平叛。然而,这时“一心会”甚至都渗透到了这里,坦克的无线电里不断传着“对张泰玩一定击毙”的命令。张泰玩明白,自己无论怎么抵抗都已经无力回天,只能放弃了计划。没过多久,全斗焕又策反了首都警备司令部的宪兵部队,把反政变方将领全部逮捕。

在被捕后,国防部长卢载铉被迫在郑升和的逮捕令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随后,全斗焕便挟持着他来到了总理官邸,让他来劝说崔圭夏总统。最终,在12月13日凌晨5点10分,崔圭夏签字批准了逮捕令,全斗焕的“12.12军事政变”获得了完全胜利,韩国历史即将翻开新的一页。

不过,尽管此时全斗焕的军事政变已经成功,但交火却还没有停止。在“12.12军事政变”的起点,戒严司令官郑升和的官邸的交火持续了一夜。由于现场十分混乱,与上级的通讯又极不通畅,保安司令部的士兵、海军陆战队、警察、宪兵和首都警备司令部的士兵根本不知道谁才是友军,谁又是敌军,只能各自为战,打作一团。一直到凌晨五点半,国防部才最终下达了全体停火的命令。这些早已筋疲力尽的士兵们总算可以休息了。

“12.12军事政变”就这样结束了,全斗焕和“一心会”成员获得了最终的胜利。这样一来,全斗焕可谓是牢牢握住了“枪杆子”,彻底架空了政府,掌握了韩国的一切权力。在“12.12军事政变”后,全斗焕让本就混乱不堪的韩国政局彻底处于迷雾之中,而他还将通过狡诈的手段,一步步的登上总统的宝座。

第二天早上,汉城光华门下的士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