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胜利后 蒋介石为何将肃清汉奸任务交给军统
热文

抗战胜利后 蒋介石为何将肃清汉奸任务交给军统

2021年11月23日 12:22:56
来源:清風明月逍遥客

在二十五史中,只有《清史稿》有“汉奸”一词。“汉奸”两字始现于清朝,根据考证,雍正年间,曾有汉人与“苗顽”联手对抗清廷在西南边疆的“改土归流”政策,这些人被骂为“汉奸”。道光年间,西方列强与清朝交战,“汉奸”被理解为与敌国合作的背叛者;这意义下的汉奸不分满汉,其所损者乃中国整体利益。

1937年7月7日,抗日战争正式爆发。汪精卫投靠日本,建立汪伪政权。闽南籍企业家陈嘉庚向重庆国民政府提议:“敌未退出我国土即言和,当以汉奸国贼论”,这个提议由国民参政会第二次大会通过,被邹韬奋称为“古今中外最伟大的一个提案”。

抗战胜利汪伪政权覆灭之后, 1945年9月下旬,国民党政府下令,在全国各地对汉奸进行大逮捕。蒋介石把肃奸任务交予戴笠的军统来执行。那些曾逃脱于军统杀手子弹的陈璧君、褚民谊、周佛海、丁默村、齐燮元、梅思平等汉奸们纷纷落网。

交予军统执行的原因有两点:其一是军统在抗战中对清除汉奸的态度很坚决,其二也是重要的原因,蒋介石与戴笠策反汉奸有重要内幕,不能外泄,只能交军统办理。

为此,军统成立“肃清汉奸案件处理委员会”,在全国各大省会及越南等地设立25个“肃奸分会”,并由军统局编印《汉奸调查专册》,以供军统追捕缉拿之用。

1945年8月,日寇被迫无条件投降。全国舆论一致要求惩办汉奸。国民党先命令汉奸伪军维持东南沦陷区治安,接受改编。后于同年9月,命令军统局在南京、上海、北平等主要沦陷大城市对汉奸开始予以逮捕。

戴笠经周密研究,上演“鸿门宴”剧情,决定基本采取诱捕方针,以求兵不血刃一网打尽。

9月20日恰值中秋,戴笠以他名义向数百汪伪高级官吏和将领发出请柬,邀请他们出席中秋赏月晚会。为防止有变,戴笠讲话以稳定人心。

他说:“八年抗战,现已胜利,在座的不少人在抗战期间出任伪职,这当然有各种原因。从今天起,只要能立功赎罪,,政府是宽大为怀,既往不咎……”“解决汉奸问题,政治重于法律。要相信蒋委员长,要相信政府”。

戴笠的话实际是一种策略,但汉奸们不明就里,故皆报以热烈掌声。

三天后,出席晚会的汉奸们又被戴笠请到军统局愚园路公馆大院,被预伏的军统特工和警宪人员一网打尽。

第二天,军统开始新一轮行动,再次搜捕汉奸100多人,全部关押于原汪伪“76号”特工总部监狱。

12月5日下午,戴笠仍以他的名义邀请所有北平伪政权高级军政要员赴宴。汉奸们本以为要握手言欢,正待畅饮,戴笠却拿出蒋介石亲自审定的肃奸名单,逐一点名,宣布对赴宴的汉奸们予以逮捕。除个别如曹汝霖等,被蒋介石予以剔除汉奸名单,释放回家之外,绝大多数都被关押,等待审判。

据统计,从1945年9月至12月,军统共捕获有汉奸嫌疑者4291人,移送军法机关审判者334人,移送航空委员会讯问查办者24人,在押病死者43人。

对于汉奸们的量刑,国民政府制订了标准:伪省长以上处以死刑;伪部长一般处以无期徒刑;伪次长为7年至15年徒刑;伪局长为3年至5年徒刑;以下普通通敌者,处6个月至2年徒刑。

张爱玲的丈夫胡兰成是汪伪文职高官中唯一逃脱法网未受到惩罚的汉奸。胡兰成在抗战期间追随汪精卫,狼狈为奸、同谋敌国,公开为汪精卫的投降卖国理论和日本的侵略行径进行美化与宣传,成为汪伪集团中的吹鼓手, 而被称为“中国的戈培尔”和“喇叭汉奸”。抗战胜利后,利用战时政权更迭的混乱,胡兰成逃往日本,侥幸逃脱了审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