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长安到洛阳、开封,王朝定都为什么越来越的多考虑经济因素
热文

从长安到洛阳、开封,王朝定都为什么越来越的多考虑经济因素

2021年10月14日 18:07:40
来源:历史与秩序

都城是人口容易聚集的地方。在全国来说,即令不是人口最多的城市,也是人口较多的所在。这就要解决社会生活必需物资的谋得的问题。解决这样的问题就须具有一定的自然条件,使所必需的物资能够在都城附近就地取得,而不假于外来的助力。如果需要外地的供应,其间难易的程度,也应在考虑之列。若是过分困难,对于都城的地位能否长期保持下去,也不是毫无影响的。正因为这样,经济因素在形成都城的过程中就居有相当重要的意义。

要在都城附近就地取得社会生活所必需的物资,就应使都城附近地区相当开阔,使它能够产生这样一些物资。前面曾经提到周初的经营雒邑。周武王当时称道雒邑为天室,自然是从山川形势着眼,但是三涂和岳鄙之间的黄河侧畔和伊洛流域,平坦广阔,却是适宜于生产和谋取物资的地区。虽说这里广阔的程度还是有限的,可是在人口还未达到饱和之时,当地所生产的物资还是可以供给雒邑城中的需要的。关中和雒邑相比较,就要更胜一筹。关中的受人称道,是被山带河有四塞之固,实际上却是在崤函和陇蜀之间,也就是在崤山和陇山之间,崤山和陇山之间就是一般所说的八百里秦川,这比伊洛之间是要广阔得多了。在这样的地区经营农业,其优越性是要超过于伊洛之间的洛阳的。

论都城的经济,农业的经营固然重要,但还要兼顾其他各方面,手工业的发展和多样化也是不可稍事忽略的一个方面。发展手工业就须有相当的原材料。西汉于全国各地置铁官。铁官主管铸造铁器和出售铁器。关中三辅之地就有四个铁官,分为京兆尹的郑县、左冯翊的夏阳、右扶风的雍县和漆县。这四个铁官固然都出售铁器,但也不能排除它们可以铸造铁器,因为关中周围的山中矿产不少,玉石、金、银、铜、铁无所不出。当时全国共设铁官四十九,关中几占十二分之一,若没有一定的原材料,是难于达到这一点的。关中又产玉,蓝田之玉最为有名。远在西周时,玉器就为统治阶级所重视。有些玉器就是在都城制造的。当时能在都城制造玉器,自然是由于附近山中能够产玉。

在许多都城中,开封周围一片平原旷野,这是它的特点,其他各处殆难望其项背。从事农业经营,这是绰有余裕的。不过开封周围缺少崇山峻岭,山中所产皆为难得。可以值得称道 的,则是开封城中丝织业的发达。正是由于它的附近各州久已成为种桑养蚕的地区,开封城内才能借着这一点促进它的富庶的经济。

都市经济的发展既然离不开自然的条件,而各处的自然条件又互不相同,因而各个都城的经济基础难得齐一。战国时,齐国的临淄是一个有名的繁荣都城,它所凭借的除过陆地之外还有海水。这是和其他都城相比的明显差异。临淄的繁荣固然与其“织作冰纨、绮绣、纯丽之物,号为冠带衣履天下”有关,但是海边鱼盐之利,却应是临淄最大的收益。至于江南诸处,更是另一番景色。长江下游太湖周围本为水乡泽国,最宜于农业的经营,为黄河流域各处所不及。魏晋时期,种桑养蚕为黄河流域农家的特长,江南各处尚不足以语此,故建康附近尚无丝织业可言。南宋都于临安,蚕桑事业却已成为盛事。临安位于杭州湾头,其东南不远处就是明州,也就是现在的宁波。明州濒海,对外贸易颇为发达,这就有助于临安的繁荣。这和濒海的临淄仅得鱼盐之利,又复不尽相同。我国海上贸易起源甚早,远在西汉之时,相当于现在广州市的番禺,就由于近海而成为一方的都会。可是像明州这样接近于当时的都城的,却还是少有。

形成一个都城,经济因素是能够起到一定作用的。经济因素的内涵并非过于单纯,一些都城也不是都能全备的。不能全备就不能完全解决社会生活所必需的物资的谋得。这就必须仰赖外地的供应。怎样得到充分的供应,就成了重要的问题。就是那些可以就近取得这些物资的都城,也还是会发生同样的问题的。因为最初建立都城时,都城中的人口往往不是很多的,对于社会生活所必需的物资的需要数量尚不至于过高过大。可 是作为都城以后,问题就会接踵而来。人口的逐渐增多,几乎成为一种不可避免的趋势。某些王朝为了强本弱末,还向都城迁徙人口。而社会动乱比较严重的时候,也会促成人口向都城的集中。不仅都城的人口增加,几乎所有的王朝或政权都会在 都城及其附近屯驻一定的兵力,以司拱卫。像北宋时,驻屯在开封的禁兵竟有八十多万,也是一种少见的现象。都城中聚集了大量的人口和众多的驻军,还有王朝或政权的官吏,所需要的军糈民食一般说来都会超过都城附近农业生产的负荷量,这是都城所在难于彻底解决的问题。

一些王朝和政权为了补苴这样的罅漏,大多借助于外地的供应,特别是在粮食的运输方面更要多费周折。许多都城附近粮食都能有一定的产量,但都不是当时最为广大的富庶产粮地区。也就是说自来绝大多数的都城和当时最为广大的富庶产粮 地区不一定都在一起,有的距离还相当遥远。秦都咸阳,汉都 长安,当时最为广大的富庶产粮地区却在更远的东方。具体地说,这一富庶的产粮地区是西起太行山的东南,越黄河而东,由济水和鸿沟分黄河之处起,再东至于东海之滨。北边达到现在山东省的北部,西南至于鸿沟系统中的获水、睢水以及狼汤 渠流经的区域。当时的黄河由现在河南濮阳县向东北流去。当时的济水下游大体就在现在黄河流经的地方。鸿沟系统为人工开凿的水道,获水、睢水和狼汤渠都在今河南东北部。大体说来,这个富庶的产粮地区乃在今河南东北部和山东西南部,还有山东东部沿海各处。隋唐两代皆都于长安,当时最为广大的富庶产粮地区仍在关东各处。隋唐时期的富庶产粮地区远比秦汉时期为广大,它不仅包括了秦汉时期的富庶产粮地区,而且还达到太行山以东和淮水之北。唐代中叶,由于安禄山的乱事,黄河下游南北各地的富庶粮食产地受到严重的摧残而一蹶不振。长江下游三角洲和太湖流域的农业转趋兴盛,代替了黄河下游南北各地,可是离长安却更为遥远了。后来到了元、明、清各朝,都是建都于军都山下,就是现在的北京。北京城的军糈民食,同样仰给于长江下游三角洲和太湖流域,也是相当遥远的。

本文节选自《中国古都和文化》

书 名:《中国古都和文化》

作 者:史念海 著

出版社:重庆出版集团

出版日期:2021年8月

出品方:华章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