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意志,盛产开国君主
热文

德意志,盛产开国君主

2021年10月13日 19:06:11
来源:地缘谷

图片

近代以来,随着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衰弱,中东欧地区的国家版图不断变化,每隔一段时间就有新的民族国家建立,而一旦建国,这些国家就需要找个合法的统治者。翻开历史书,会发现:这些新生巴尔干国家的“空降”开国君主无一例外地来自——德意志。在欧洲大国关系微妙多变的19世纪下半叶至20世纪初,这到底是巧合还是有意为之呢?

图片

德国勃兰登堡门 图源.pexels

希腊

位于巴尔干半岛的希腊是欧洲文明的摇篮,在远古时期,希腊曾以民主政治闻名于世。

395年起,巴尔干半岛及其南部岛屿归属东罗马帝国,东罗马帝国统治希腊时间悠久,对希腊人的族群认同影响最为深刻。然而,随着东罗马帝国的衰微,巴尔干半岛为来自中亚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所占领,希腊人在数百年间不断抗争,最终于19世纪30年代建立起了现代希腊国家

图片

希腊独立时用的枪

拿破仑战争之后,随着欧洲列强实力的壮大,他们越来越无法容忍奥斯曼土耳其这一异教宿敌在欧洲国际政治中占据一席之地,希腊的战略意义开始为欧洲列强所重视。

1831年,希腊总督约安尼斯·卡波蒂斯特里亚斯遇刺身亡,列强看到了插手控制希腊的机会,开始在欧洲各国的王室中寻觅能够有利于维护本国利益的希腊国王人选,最终选出了巴伐利亚王国维特尔斯巴赫家族的奥拓,一个未成年的王子。

图片

约安尼斯·卡波蒂斯特里亚斯

巴伐利亚王国是德意志帝国的一部分,当时的巴伐利亚虽然富有,但并不是德意志帝国最强的邦国,在政治上更多扮演的是德意志两强普鲁士和奥地利之间平衡者的角色。经过大国的博弈,选中奥拓的理由是:奥拓来自英国、法国和俄国之外的巴伐利亚,按照三个大国的构想,尚未成年的奥拓不至于偏袒其中任何一方。

图片

此外,奥拓身上的加分项还有:血缘上,经由他的远祖巴伐利亚-慕尼黑公爵约翰二世,他是东罗马帝国科穆宁王朝和拉斯卡里斯王朝的后裔。

图片

身穿希腊传统服饰的奥拓一世

1833年,奥拓在英法俄三国海军的护送下来到希腊,登基为王。

然而,奥拓的统治表现却让人大跌眼镜。他不愿意改信东正教,也不学说希腊语。作为君主,他也没有意识到自己必须找一位能够带来政治资源的王后——他的妻子阿玛利亚来自奥尔登堡公国,这个公国在德意志不曾拥有显赫的政治地位。更致命的是,奥拓个人的政治能力也非常平庸,既无力应对新生国家的社会动乱,也无法应付外部复杂的大国关系。

图片

希腊人的王后阿玛利亚

奥拓丝毫没有感知到50年代以后欧洲的国际格局已然发生变化——普鲁士正加快推进统一德意志的脚步,一个令英法俄三国忌惮的新势力正在崛起。奥拓对此完全不加思考,直接站在了德意志亲戚一边,与当初扶持他的英法俄三国反目成仇,他还企图通过攻打奥斯曼帝国来弥补丢失的政治威信,但已无人响应。1862年,奥拓被迫黯然退位,返回老家巴伐利亚。

国不可一日无君,新的希腊国王人选很快便被确定了下来。按照列强先前设定的规则,人选不能出自大国的王室家族,最终,格吕克斯堡家族的乔治王子被确定为新国王。

图片

年轻的乔治一世

1852年,乔治一世的父亲克里斯蒂安被确立为丹麦王位继承人,他们一家因此获得了丹麦头衔,但从出身来看,他是德意志的奥尔登堡-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王子。

乔治是一个令英、法、俄三国满意的人选。他尚未成年,背后无权无势——他父亲的丹麦王位继承资格也离不开大国的支持,丹麦还在普丹战争中与普鲁士结下了仇怨。有意思的是,他和奥拓一样有血缘的加分项,追溯远祖,他同时是东罗马帝国科穆宁王朝和巴列奥略王朝的后裔。当然,他最重要的血缘加分项此处值得被大写加粗划重点:他同时是英国王储(后来的爱德华七世)和俄国王储(后来的亚历山大三世)的妻舅兄弟,且他和姐妹间关系十分亲密,几家人常常会在丹麦相聚。

图片

乔治一世的父亲克里斯蒂安九世被称为欧洲的岳父

乔治一世在站队这件事上立场非常坚定,站在了英法俄一边,共同对抗德意志势力。为了取悦信仰东正教的国内民众,也为了巩固和俄国的关系,乔治一世在加冕后不久就选择了俄国沙皇亚历山大二世的侄女奥尔加女大公为妻。

图片

希腊人的王后奥尔加

乔治一世的所作所为显然充分吸取了前任的教训,他也最终在希腊站稳了脚跟,统治希腊长达半个世纪。不管后面他子孙的王冠有多么难戴,乔治一世总归是一个有所作为的开国君主。

罗马尼亚

罗马尼亚国名意为“罗马的地方”,源于这块地区早年是罗马帝国的领土。

现代罗马尼亚国家缘起于摩尔多瓦和瓦拉几亚两个地区的合并,这两个地区原本也都在奥斯曼帝国的扩张中被其占领。一直到19世纪中叶,摩尔多瓦和瓦拉几亚的本地贵族政治集团开始筹谋建立独立国家。

1859年,摩尔多瓦贵族亚历山德鲁·约安·库扎被推举为摩尔多瓦和瓦拉几亚亲王,但由于施政不力,加之奥斯曼苏丹政府一直不愿承认这位亲王,他的统治很快便被推翻。

图片

亚历山德鲁·约安·库扎

为了保证下一位统治者能够获得大国的支持,从而实现罗马尼亚的真正独立,罗马尼亚的政治元老开始向外部求助。1866年,在法国国王拿破仑三世的引荐下,霍亨索伦-锡格马林根家族的卡尔王子被选为了现代罗马尼亚的开国君主,并用罗马尼亚语改名卡罗尔,称罗马尼亚亲王卡罗尔一世。

图片

卡罗尔一世所来自的霍亨索伦家族和当时即将统一德意志帝国的霍亨索伦家族确实出自一脉,但亲戚关系已经十分疏远。拿破仑三世之所以中意这位王子,原因是他与波拿巴家族关系密切,卡罗尔的祖母和外祖母分别是约瑟芬皇后的侄女和拿破仑一世小妹夫穆拉特亲王的侄女,他的成长深受法国文化影响。血缘上,拿破仑三世是约瑟芬皇后的外孙,因此,卡罗尔一世是拿破仑三世的二代表侄。

在决定推举这样一位德意志王子为王时,野心勃勃的拿破仑三世应该非常期待欧洲东部出现一个听命于法国的国家。然而,卡罗尔一世在后来的普法战争中却站在了普鲁士一边,被自己亲自扶持的小国君主啪啪打脸大概也是拿破仑三世的政治悲剧之一。

图片

霍亨索伦-锡格马林根家族族徽

图片

纪念卡罗尔一世来到罗马尼亚的邮票

1871年的普法战争以法国的惨败和拿破仑王朝的再度倒台结束,眼看法国这座靠山靠不住,而此时罗马尼亚还没能实现独立建国,卡罗尔一世一边稳住和德意志阵营的关系,一边开始寻求与英国和俄国交好

在1877年的俄土战争期间,卡罗尔一世在普列文战役中凭借优秀的作战指挥能力帮助俄军获得了胜利,促成了俄国对罗马尼亚的承认。在卡罗尔一世的努力下,罗马尼亚1881年正式从奥斯曼帝国完全脱离,卡罗尔一世也正式被加冕为国王。

再后来,为了进一步密切与英国的关系,罗马尼亚王室与英国王室进行了联姻,卡罗尔一世的继承人斐迪南迎娶了维多利亚女王的孙女玛丽公主,她同时也是沙皇亚历山大二世的外孙女。在后来的一战中,继承了王位的斐迪南也确实站在了协约国一方。

图片

王储斐迪南和玛丽公主夫妇

保加利亚

保加利亚历史上也和希腊一样一度属于东罗马帝国。希腊一直是东罗马帝国政治经济文化的核心地带,而保加利亚则在1185年从东罗马帝国独立。但后来,保加利亚仍然难逃被奥斯曼帝国兼并的命运。

1877年,第十次俄土战争之后,列强签订了《柏林条约》,历史上的保加利亚王国领土被一分为三:北部的保加利亚公国、南部的东鲁米利亚和马其顿。作为战争战胜国的俄国在列强的胁迫下,十分勉强地接受了一个小保加利亚为自己的势力范围

图片

第十次俄土战争

柏林会议促成了保加利亚第一次国民议会召开,但保加利亚的政治权力实际上为俄国所操控。议会最终推选了德意志巴滕堡家族的亚历山大为保加利亚的统治者,称保加利亚亲王亚历山大一世。巴滕堡家族是黑森家族的分支,亚历山大是沙皇亚历山大二世皇后的侄子,自幼出入沙皇宫廷,长大后还曾在俄国军队中服役,参与了第十次俄土战争。

图片

巴滕堡的亚历山大一世

军人出身的亚历山大一世在处理对外大国关系上,立场不坚定,思路非常混乱。他依靠俄国的背书当上保加利亚亲王,但是又过度贪心或者说急功近利,作为被俄国扶持上台的“傀儡君主”,竟然谋求和所有大国交好。他巴结与俄国交好的英国尚可理解,但当他试图在客厅里接待德国和奥匈帝国这两个英俄阵营的死敌时,画风就变得让人难以理解了。雪上加霜的是,随着亚历山大向国内自由主义派系妥协,他与俄国的关系彻底掉入了冰窟窿。在俄国的介入下,亚历山大在军事政变中下台流亡。

走了一位国王,下一位国王没多久就又被推举出来了。

经过亚历山大一世被推翻的政变,保加利亚国内开始弥漫出了对俄国人的厌恶,普鲁士势力乘虚而入,推选出了萨克森-科堡-哥达家族的斐迪南,称斐迪南一世,他在1908宣告了保加利亚的正式独立,并给君主冠以沙皇头衔。

图片

保加利亚沙皇斐迪南一世

斐迪南是一个非常取巧的人选。他出身德意志王室家族,从小在奥匈帝国长大,同时,他是法国奥尔良王朝路易·菲利普一世的外孙,也是英国和比利时王室的亲戚,英国是大国,而随着法德关系走向势同水火的地步,德国一方已经开始酝酿取道比利时进攻法国的作战计划(后来被命名为“施里芬计划”),比利时的立场受到大国的关注。斐迪南这个人选能够暂时平衡两方的利益,尤其是安抚英法两国。不过,后来斐迪南还是选择站在德意志亲戚一边,并且随着同盟国阵营的战败黯然退位。

图片

图片

恩斯特一世,维多利亚女王的舅舅兼公公,比利时国王利奥波德一世的哥哥,斐迪南一世的叔祖父

在近代的欧洲,大国间达成了不推自家人为王的默契,每一个君主的选出都难逃大国权力博弈的影子,这些王冠来自精心设计的大国权力游戏。而同样作为外国人被选为一国君主,这些来自德意志的“天选之子”为巩固统治采取了相同的手段:背靠强国亲戚。

然而,历史的车轮正滚滚前进,姻亲这套路太老,一时奏效,但难以长久。

19世纪末以来,欧洲各国君主握有的实权正日益衰微,即便是大国的君主要做决策,也不能忽视各利益集团乃至广大民众的意见,君主间的姻亲关系并不能够保证这些新生的国家得到大国持久有效的支持。同时,即便大国能够给予支持,但在19世纪各大国间关系微妙,作为被大国扶上王位的统治者,他们的统治命运往往为大国关系所左右。

这些新建立的君主统治外强中干,根本经受不起任何时代的冲击,随着20世纪两场世界大战的爆发,外加战争引发了一系列经济冲击,连亲戚都自身难保,这些国家的君主统治很快便风雨飘摇,无一例外地迎来王冠滚地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