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化历史研究】十九世纪开普敦奴隶解放运动中的奴隶估价与赔偿
热文

【量化历史研究】十九世纪开普敦奴隶解放运动中的奴隶估价与赔偿

2021年09月11日 13:12:05
来源:量化历史研究

运输黑人奴隶

(图片来源于网络)

近些年来,学者们对奴隶制及其废除如何影响资本主义产生了极大兴趣(Beckert,2004;Clegg,2015;Naidu,2020;Olmstead & Rhode,2018)。然而,关于奴隶制和资本主义之间的争论大多集中在大西洋沿岸国家;印度洋沿岸国家,除少数案例外,基本上被忽视(Ward,2009)。Kate Ekama等近期发表在EEH的文章通过构建新的奴隶解放数据库,并进行深入地研究分析,希望将开普敦殖民地纳入到相关议题的对话中。新的数据资料为我们描绘了一幅开普敦奴隶被解放时的新画面:譬如,来自东南亚的奴隶的估价低于出生在开普敦的奴隶;又譬如,解放奴隶运动中的赔偿,带来了大规模的财富再分配。

开普敦殖民地是作为荷兰东印度公司船只沿其向东贸易路线的再补给站而建立的,然而开普敦附近船舶交通日益增长的需求使当地农业生产的劳动力匮乏,这促使了奴隶的进口。大规模的第一批奴隶于1658年抵达,这些奴隶将在18世纪成为开普敦人口的重要组成部分。从1720年起,奴隶人口超过了定居者的人口。截至1806年英国废除奴隶贸易之前,奴隶占开普敦总人口的55%(Worden,2016)。

1834年,《废奴法案》的推行让英国(包括殖民地)的全部奴隶获得解放,奴隶主则获得现金赔付和奴隶成为学徒前的四年免费劳动。学徒期的设置不仅是帮助奴隶适应人身自由(Mason,2003),还帮助奴隶主适应需要雇佣劳动的现实(Dooling 2007; Bijsterbosch and Fourie 2020; Graham, forthcoming)。

学徒期结束后,原奴隶可以把劳动卖给他们选择的任何人,然而大多数人除了从事之前所做的工作外几乎没有其他选择,他们根本没有机会购买土地(Dooling 2007;Fourie et al.,2014;Ross,1994;Worden,1994、2006)。同时,开普敦的奴隶主可能将奴隶作为贷款抵押品,奴隶解放后,奴隶主可能经历大量的生产性和流动性奴隶的资产损失(Martins等,2019)。

开普敦殖民地的估价师会为每个奴隶都估算价值。作者主要利用开普敦档案馆的估价册和奴隶登记册,结合伦敦大学学院(奴隶主)遗产数据库的赔偿数据,首次完整地收集和公布了开普敦殖民地奴隶的估价与赔偿信息,构建了新的奴隶解放数据库。该数据库中包含了6215名奴隶主的37411名奴隶信息。

作者通过对奴隶和奴隶主人口的描述性统计,考察了开普敦殖民地在解放前夕的奴隶制度。通过对殖民地奴隶财富分布的分析,考察了赔偿计划如何影响不同的奴隶主,并对该地区的资本主义发展产生影响。

估价册是由估价师绘制的,其中对殖民地的全部奴隶进行分类并赋值,近乎是1934年对奴隶一次完整的人口普查,其中包括奴隶的出生地、母系血统、出生日期,以及职业或技能等信息。将估价册与遗产数据库中的赔偿数据进行匹配,可以计算奴隶估价与奴隶主获得赔偿额之间的差异。作者假定,该差额不仅对奴隶主产生影响,还对开普敦奴隶解放后的资本分配产生重要影响。

表1 开普敦各地区的奴隶数量

图1 展示了按奴隶性别划分的年龄金字塔,其中儿童和青少年占较大比例,在35岁以上的男性比例高于女性。这主要是由于在1807年通过《废除奴隶贸易法案》前,包括港口在内的开普敦地区仍然有进口奴隶(主要是男性),这提高了该地区奴隶人口中男性的比例。1807年至1834年,大多数开普敦地的奴隶出生在开普敦(见图2)。在该数据库的29418个样本中,83.06%的奴隶出生在开普敦,16.94%的奴隶出生在开普敦境外,其中莫桑比克占12.07%、马达加斯加占1.07%、孟加拉占0.86%。在此之前,南亚和东南亚是奴隶的主要来源地区,其中印尼奴隶的价格最高(Shell,1994)。

图1 1834年开普敦殖民地按奴隶性别划分的年龄分布

图2 开普敦奴隶的来源

基于该数据库,作者对奴隶价值的影响因素进行了OLS回归分析,回归结果发现:1.控制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女性奴隶的价值显著低于男性奴隶的价值;2.控制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来自东南亚地区奴隶的价值显著比开普敦奴隶低0.396英镑,来自南非(非开普敦)地区奴隶的价值显著比开普敦奴隶低0.259英镑。这一发现可能表明Shell使用的样本中存在小样本偏差,或者当地人对东南亚奴隶的态度随时间推移而发生了改变。

作者将估价册中的126种职业分类为HISCO(历史国际标准职业分类)代码,旨在跨时间和空间地对职业进行排序和对比分析(Van Leeuwen等,2004)。作者将奴隶职业分为八类:劳工、运输、手工、农业、家政服务、文书/销售、管理、残疾人或儿童。图3展示了各职业群体之间的性别比例差异。

图3 按奴隶性别划分的职业分布

英国殖民地的奴隶按照《废奴法》的规定,根据是否种地被划分为农业型(praedial)和非农型(non-praedial)。开普敦的所有奴隶均属于非农业型,然后会再被划分为任务型和技能型,并确定等级。六岁以下的儿童、老年人和残疾人被划分到最后两个等级。奴隶一旦被划分等级,会被分配到一个货币价值,该价值根据1823-1830年奴隶拍卖的均价确定。

每个类别的奴隶包含两套数据:该类别奴隶的数量和奴隶的个人货币价值。根据该数据可以计算出开普敦奴隶的货币总价值和各类别奴隶的货币总价值,再根据英国政府对开普敦殖民地的赔偿拨款和不同类别奴隶的价值占比,确定对各类别的赔偿额,从而计算出各类别的人均赔偿额,最终确定奴隶主获得的赔偿额。

作者通过奴隶主获得赔偿的信息,考察了开普敦奴隶解放对当地居民社会财富分配的影响。解放前开普敦殖民地最大的资本所有者在赔偿过程中,由于赔偿支付办法损失了大量资金,而为赔偿过程提供便利的中间商似乎成为了最大的受益者。奴隶解放和赔偿的作用是将资本转移到城市。

基于该数据,未来至少有三个方向值得继续研究:1. 赔偿金额的财务影响,对于奴隶主来说,奴隶的估价值和获得的赔偿额之间的差额可能会导致破产、丧失抵押品的赎回权等,从而造成经济损失;2.殖民地奴隶的更为鲜活的社会场景;3. 奴隶解放后的个人生活和社会轨迹。

轮值主编:蒋 勤 责任编辑:彭雪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