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有何本事:终结张居正改革 被视为明朝救世主
热文

他有何本事:终结张居正改革 被视为明朝救世主

2021年03月20日 11:30:00
来源:浩然文史

张四维

张四维

万历十年,万历亲政,万历帝亲政之初对师傅张居正可谓极度赞美,给其无限荣誉,但一年后,张的荣誉全部被剥夺,再一年,张家被抄家,短短两年张家经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这一过程中,一般都认为当时的首辅、张居正的政敌张四维发挥了重要作用,张四维只当了一年首辅就离职,但实际他对万历朝、明朝政局发展产生了巨大影响。

张居正

张居正

一、张四维的崛起

张四维,1526年出生于山西盐商之家,自幼受到良好教育,1553年中进士,步入朝堂,但存在感不强。张四维这个名字第一次响彻朝堂是在隆庆时期的“俺答封贡”事件。

张四维是山西运城人,这里离蒙古近,他对蒙古问题深有研究,而防卫蒙古的宣大总督王崇古是张四维的舅舅,二人私下关系极好,经常互通信件。1571年王崇古上了《封贡八议》就是由张四维“封贡六议”演化而来。

蒙古骑兵

蒙古骑兵

但英国公张溶、户部尚书张守直等十七位京城高官反对封贡。此时只是吏部侍郎的张四维在京中积极斡旋,他成功忽悠了首辅高拱,最后促成了俺答封贡,而招安俺答后,边境果然和平,对俺答封贡最热心的张四维一战成名,张四维由此深得高拱青睐。

高拱十分喜爱张四维,二人亦师亦友,关系十分要好,“拱益才四维,四维亦干进不己,朝士颇有疾之者”。高特别想把张四维拉入内阁,但殷士儋却先入内阁,实际排挤了张四维,为此高拱和殷士儋还打了一架,全然无文人之礼。而宰相打架事件最后以殷士儋辞职结束,而引发二人打架的根源张四维也被罢免。

高拱

高拱

此后张四维回到运城老家,但张高二人私下信件不断,给高拱出谋划策,实际成了高拱的在外秘书。到了1572年初,隆庆帝下令组建太子朱翊钧(后来的万历帝)的东宫班底,高拱便通过关系将张四维弄了回来,张四维充当太子府侍班官。

通过以上行为我们可以看出,张四维实际深受高拱恩惠,而且张也是高拱派的坚定力量。

明朝官僚

明朝官僚

二、二张恩怨

高拱在隆庆朝十分受宠,权势极大,但好景不长,1572年5月隆庆帝驾崩,万历继位。次辅张居正则拉拢司礼监太监冯保进行反高活动。在1572年8月,高拱被罢免,而高拱派都受到打压,见势不妙的张四维宣布带病休假返回山西,张居正忙于争权,就暂时放过了这个“病人”。

小万历

小万历

到了1574年初,已经完全掌握朝堂的张居正为了显示无私和大度,将山西的“病人”张四维召了回来。张四维接到诏书后不知所措,一方面他不想得罪权臣张居正,一方面赶紧给高拱写了一封表明心迹的信《寄高相公九》,希望高拱知道自己永远是高拱忠实的小弟。然后张四维就复出了。

复出的张四维被授予詹事府长官职位,所谓詹事府主要负责太子事务,当时的皇帝还是个小孩呢,哪来的太子,所以实际就是个空衔。此时正是万历二年(1574),万历啥也不懂,两宫太后完全相信张居正,张居正叱咤风云,实际就是帝国最高决策者。而在詹事府的张四维不干实事,毫无作为,默默无闻,对张居正的恣纵行为听之任之,不加反对,不上书弹劾,张四维圆滑的行为很快让张居正对这个高拱派骨干放松了警惕,史书评价此时的张四维“其出虽不尽由张居正,非其所恶也”,虽然张居正不待见他,但也不厌恶。

张居正

张居正

到了1575年,首辅张居正为了防止天下人说内阁是张居正的一言堂,就请求扩编内阁,增加阁员,万历和两宫太后就让张居正自己挑人,最后张居正把啥也不说的张四维提拔上来。可实际上,张四维入阁后,内阁依旧是张居正的一言堂,“吕调阳莫敢异同。张四维入,恂恂若属吏,不敢以僚自处”,次辅吕调阳不敢反对张居正的任何意见,三辅张四维更是跟张居正的秘书一样,不敢以张居正的同僚自居。“四维由居正进,谨事之,不敢相可否,随其后,拜赐进官而已”,俨然就是张居正的跟班。

明朝官僚

明朝官僚

1578年(万历六年)发生了夺情事件。当时张居正父亲去世,按惯例,大臣要离职回家守孝三年,这三年间啥事不能干,就得老实待着,但张居正居然要“夺情”!所谓夺情就是张居正只需回家三个月,而且还要戴孝办公,内阁“有大事毋得专决,驰驿之江陵,听张先生处分”。围绕能否夺情,朝臣两分,清流派秉持儒学正道,坚决反对这种不孝行为,但张居正的后台是皇帝。邹元标、赵用贤、吴中行等清流冲锋陷阵大骂张居正“贪位忘亲”,结果被罢官。通过夺情事件张居正看出了自己在皇帝、太后心中的分量,遂更加肆无忌惮,此后张居正以考成法为武器,顺张居正则进,逆张居正则退,“居正自夺情后,益偏恣。其所黜陟,多由爱憎。左右用事之人多通贿赂”俨然一代权奸,此举加剧了张居正和天下士人的对立。

张居正和皇帝

张居正和皇帝

张四维在夺情事件扮演了一个幕后角色,不站队,但内心已经动了要彻底清算张居正的心思。

三、十月宰相

1582年,万历十年六月张居正病逝,万历帝在当时可是痛心疾首,给其一大堆荣誉。但到了1583年,万历就剥夺了张居正的全部荣誉,1584年,张居正被抄家。短短两年张居正家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种变化很大程度上就是张四维促成的。

张居正和皇帝

张居正和皇帝

张居正死后,次辅张四维升首辅,张四维彻底摆脱了束缚的大山后,终于开始实践自己的抱负,但到了1583年,只当了十个月的首辅张四维就因为回家守孝离开了朝堂,十个月的执政却对明朝政局影响极其深远。

1582年9月,首辅张四维就已经拿张居正的盟友冯保开刀,在张四维授意下,张四维的学生御史李植劾冯保十二罪条死罪,此事迎合了正欲重振皇权、显示皇帝威仪的万历的心理,冯保被发配南京养老。此事也给张四维等反张居正派一个信号就是万历对张居正也是存在隔阂的。以冯保被罢免为开端,反张居正派迅速聚集在张四维手下。

冯保

冯保

张四维顺势将张居正时期罢免的官员全部召回,而张居正派的骨干户部尚书殷正茂、湖南巡抚陈省等多位高官被罢免,不是张居正派但和张居正关系密切受到张居正提拔的人也遭到株连,比如戚继光。清除张居正派势力是张四维清算张居正的关键一招,也是日后清算张居正如此顺利的重要原因。张四维离职后,申时行为首辅,申时行对张居正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但面对汹汹的讨张舆论,他只能中立,在申时行时期,朝臣对张居正的清算已经激烈化,甚至要给张居正开棺戮尸,其根源就在张四维清退张居正派,专用恨张派。

文史君说

张四维虽然只当了十个月的辅臣,但对清算张居正政治影响发挥了巨大作用。今天评价张四维都说他是对张居正改革的反动,但实际不如说他是对张居正改革的革新。推行新政中,张居正“法令苛急,如束湿薪,海内汹汹”,故《神宗实录》评张居正“功在社稷,过在身家”。张居正改革的高压手段弄得人心惶惶,对此张四维采取了宽松政策。

张四维剧照

张四维剧照

考成法虽然有督促官员办事的作用,但鉴于张居正将之作为打击政敌的武器,所以张四维主政时期放弃了考成法,这不能说就是抛弃了张居正改革。而张居正的一条鞭法、查田丈量土地,在张四维时期还在进行,这也是张四维的努力。张居正时期,张居正大事小事一把抓,俨然权臣;而到了张四维时期,张四维主动出让内阁权限,将张居正时期内阁剥夺的权限还给六部,史称“阁臣自不相扰,事归六列、言归台谏”,旬月间人心安定、政府处理事务如常“人望毕收朝,宁改观焉”,极大地安定了张居正时期的慌乱。如此张四维才被评为救时宰相。

参考文献

《明史》,中华书局,1974年

沈德符:《万历野获编》,中华书局,1959年。

(作者:浩然文史·紫橘)

本文为文史科普自媒体浩然文史原创作品,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本文所用图片,除特别注明外均来自网络搜索,如有侵权烦请联系作者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