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仑山对中国意味着什么?
热文

昆仑山对中国意味着什么?

2021年02月20日 21:44:40
来源:历史研习社

在中国

山从来都不只是山

而是文化的载体

昆仑山

尤其是如此

它是气势

(出自毛泽东《念奴娇·昆仑》)

“横空出世,莽昆仑,阅尽人间春色”

是一种精神

(出自谭嗣同《狱中题壁》)

“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

是极高、极远、极大、极古的代表

(出自屈原《楚辞·涉江》)

“登昆仑兮食玉英,与天地兮同寿,与日月兮同光”

是帝之下都

是王母瑶池

是天柱地维

是黄河之源

是万山之祖

是中华龙脉

是5000多年来

中国人最天马行空的想象

(自《山海经》以来,大量的古代著作都提到昆仑,围绕传说中的昆仑,出现了许多神话故事,甚至其中很多本和昆仑没有关系,是后人附会之作。传说中的昆仑,似乎有着一种独特的吸引力,制图@赵榜/星球研究所)

然而

神话中的昆仑

并非现实中的昆仑山脉

我们对神话中的昆仑乐此不疲

却对现实中的昆仑山脉缺少了解

昆仑山

经历了从想象到真实

从神话到科学的漫长过程

这背后是一代又一代人的努力探索

今天的我们不应让它只存在于神话中

是时候

认识一个真正的昆仑山了

01

神话

我们对昆仑山的认识

最早是从神话开始的

在《山海经》中

“昆仑”一词首次出现

(出自《山海经·大荒西经》)

西海之南,流沙之滨,赤水之后,黑水之前,有大山,名曰昆仑之丘

它一出场便气势不凡

弱水在昆仑山下环绕

炎火之山在不远处拱卫

远远望去

笼罩在一派神秘威严的气氛中

(出自《山海经·西山经》)

“其光熊熊,其气魂魂”

山中有众多神兽把守

虎身九尾,人面虎爪的陆吾

长相似羊但有四只角的土蝼

长相似蜂却大如鸳鸯的饮原

(东汉延光元年画像石中的九头人面兽,九头人面兽又称开明兽,传说为昆仑九道门的守门神兽,其原型是神兽陆吾,摄影师@杨虎)

还有“戴胜、虎齿、豹尾、穴处”的西王母

(敦煌莫高窟第249窟中的西王母形象,周围还有青鸟围绕,推测为西魏时期壁画,摄影师@孙志军)

关于这座西方大山“昆仑”的信息

可能来自于古代西北的羌戎族群

他们在迁徙和交流中

将这一信息带至东方

然而我们如今已经很难确定

《山海经》中的“昆仑”到底是指现代的哪座山脉

(青海宗日文化的折线纹彩陶壶,属于青海黄河上游地区的一种新石器时代文化类型,中国古代神话中的昆仑,很有可能与生活在西北地区的古代民族有关,摄影师@动脉影)

继《山海经》后

在《穆天子传》《庄子》《楚辞》《史记》中

昆仑也频繁出镜

其西方神山的地位不断巩固、升级

(出自《史记·大宛列传》)

“昆仑其高二千五百余里,日月所相劈隐为光明也,其上有醴泉、瑶池”

但随着时间的流逝

昆仑不仅没有变得真实

反而越来越虚无缥缈

它逐渐演变成了道教中的圣山

西王母也成了道教中的最高女仙

掌握着长生不老的秘密

(格尔木无极龙凤宫,摄影师@万瑞)

直到西汉凿空西域

来自东方的人们

才对这片陌生的土地有了更多的认识

他们根据当时有限的地理知识

将于阗南山定为“昆仑”

(出自司马迁《史记·大宛列传》,意思是说汉武帝根据古代文献,将河流发源地所在的山命名为昆仑,实际上,黄河并不是从于阗南山发源,这是当时人们认知有限的情况下做出的错误判断)

“天子案古图书,名河所出山曰昆仑云”

在之后的几千年里

对昆仑山的定位一再改变

各种说法层出不穷

同时相关的神话也越来越丰富

昆仑山成了“中国第一神山”

其真实的地理信息则被逐渐掩盖

其实

真实的昆仑山一直在那里

它也从不缺少人类的关注

只不过身在山中的人们

并不真正了解它

02

荒野

现代的昆仑山脉

位于中国西部

夹在新疆和西藏之间

从西向东延伸进入青海

绵延2500千米

大致可分为东、中、西三段

(昆仑山脉在中国的位置及分段,昆仑山口以东为东段,琼木孜塔格以西为西段,中间为中段,制图@巩向杰&赵榜/星球研究所)

昆仑山的周边

自古以来便不缺少人类活动

北麓有一连串的绿洲王国

东部青海一带则有游牧民族活动

(巴颜喀拉山年保玉则峰附近马场内的马,摄影师@姜曦)

他们都曾见过昆仑山

甚至翻越过昆仑山

但作为一座巨大的山脉

要认识它的全貌仍是天方夜谭

以他们的视角看来

昆仑山只是一些片段

这些片段从东向西

海拔变得越来越高耸

自然环境也变得越来越严酷

东昆仑

青海省西部的昆仑山口

是东昆仑与中昆仑的边界

由此向东为东昆仑

包括唐格乌拉山、布青山

阿尼玛卿山、巴颜喀拉山等

几乎横穿青海省

将其分成南北两半

(昆仑山脉东段范围,制图@巩向杰&赵榜/星球研究所)

东段的平均海拔为4500-5000米

距昆仑山口不远的玉珠峰

山形珠圆玉润

全无高大逼人的气势

(玉珠峰,摄影师@崔永江)

东端的阿尼玛卿山降水较多

年降水量一般可达500-800毫米

(请横屏观看,阿尼玛卿山,摄影师@孙建鑫)

东昆仑以南是三江源地区

受到东、西、北三股气流的影响

东亚和印度季风驱动的西南暖湿气流

以及来自西边的气流

为这里带来源源不断的降水

孕育了黄河、长江和澜沧江

(三江源地区,制图@巩向杰&赵榜/星球研究所)

东昆仑的高原湖泊广大开阔

鄂陵湖的面积高达600多平方千米

(鄂陵湖,摄影师@仇梦晗)

山脉上发育冰川

冰雪融水汇成河流

与降水一同滋养着山脚下的牧草

(巴颜喀拉山年保玉则峰红土垭口,河流与草地,摄影师@孙建鑫)

丰美的草原

吸引来了许多动物

湖水倒映着雪峰、绿草和牦牛

一派祥和宁静的景象

(年保玉则峰下的牦牛,摄影师@高承)

中昆仑

然而

随着我们向西翻越昆仑山口

进入昆仑山的中段

情况开始发生改变

中昆仑从昆仑山口到琼木孜塔格

在塔里木盆地与青藏高原之间呈东西向延伸

这里的平均海拔升高到5000-5500米

(昆仑山中段范围,制图@巩向杰&赵榜/星球研究所)

新青交界处的阿尔格山

主峰为海拔6860米的布喀达坂峰

与山脚下的太阳湖相互映衬

显得更加挺拔

(布喀达坂峰以及太阳湖,摄影师@布琼)

阿尔格山之南

可可西里

山下不再被牧草覆盖

显得更加荒芜

(可可西里马兰山,摄影师@布琼)

中昆仑的南北两侧

都有着大片的荒野

北侧是阿尔金无人区

在巨大的沙丘衬托下

连体型魁梧的野牦牛

也成了蚂蚁一般的小点

(新疆阿尔金山库木库里沙漠里的野牦牛,摄影师@鲁全国)

南侧则是可可西里

和面积接近60万平方千米

平均海拔在5000米以上

号称“高原上的高原”的羌塘

(羌塘,摄影师@李佳)

如此严酷的环境之下

没有人类能够长久居住

因而大型的哺乳动物成了这里的主人

藏羚羊在这里自由奔跑

(羌塘藏羚羊,摄影师@卡布)

荒原上觅食的野牦牛

似乎也比东昆仑的同类

更多了一些荒野之气

(可可西里的野牦牛群,摄影师@张强)

但这还不是结束

在琼木孜塔格以西

西昆仑正静静地俯视着这一切

③ 西昆仑

西昆仑已经接近中国的西北边疆

山势转为西北-东南走向

与西南侧的喀喇昆仑山平行

两者共同构成了中国西部

最磅礴的群峰

(西昆仑山西段,制图@巩向杰&赵榜/星球研究所)

这里的平均海拔

为5500-6000米

重重山岭自东向西逐级升高

相继突破5000、6000、7000米大关

仿佛一条直通天庭的“天梯”

海拔7509米的慕士塔格山

海拔7530米的公格尔九别峰

海拔7649米的公格尔山

体型庞大,高耸入云

(从喀拉库勒湖南望慕士塔格山,摄影师@常力)

(公格尔峰,摄影师@郝沛)

(公格尔九别峰,摄影师@小强先森)

这个壮阔的峰群

将西来的水汽一网打尽

形成了面积高达21000多平方千米的冰川区

相当于3.3个上海市的面积

放眼望去尽是冰雪与天相接

(请横屏观看,慕士塔格山的冰川,摄影师@丁丁)

西昆仑群峰顶部开阔

冰川毫无阻拦地向四周生长

一股脑扣在一片山峰之上

成为冰帽冰川

如中国最大的冰帽冰川

古里雅冰川

(请横屏观看,古里雅冰川,摄影师@邬光剑)

冰帽冰川行动“迟缓”

侵蚀周边岩石的能力不强

因而保持了洁白干净的外貌

(慕士塔格山的冰川,远处为公格尔九别峰,摄影师@丁丁)

大量的冰雪融水

从峰群中争相涌出

(塔什库尔干河上游,摄影师@飞翔)

叶尔羌河、喀拉喀什河

盖孜河、玉龙喀什河、克里雅河

像几条玉龙般流入塔里木盆地

浇灌着昆仑山脚下的绿洲

(叶尔羌河,摄影师@宋文君)

在山间的盆地、谷地中

冰雪融水汇聚形成了众多湖泊

如慕士塔格脚下的喀拉库勒湖

(喀拉库勒湖倒映着慕士塔格山的身影,摄影师@向文军)

湖岸边沙土洁白的白沙湖

(白沙湖,摄影师@徐树春)

形如葫芦的龙木错

(龙木错,图片来源@Esri image map)

冰雪洪流脚下

是耐干旱的荒漠植被

和蒿草、苔草组成的草甸

(慕士塔格冰川下的地表植被,摄影师@小强先森)

但在西昆仑北坡

一些局部的湿润山地

雪岭云杉、昆仑圆柏等植物

形成了针叶林

(西昆仑北坡,奥依塔格冰川附近的云杉林,摄影师@向文军)

藏羚羊和野牦牛等青藏高原物种

相比中昆仑地区种群数量有所减少

而中亚高山地区的物种

雪豹、盘羊、长尾旱獭

则开始更频繁地出镜

(西昆仑地区的岩羊,摄影师@向文军)

几千年来

无数的人们曾亲眼望见那层层雪峰

却始终无法深入探索其内部

即便是少数成功的穿越者

也无不是九死一生

(出自《大唐西域记》)

“崖岭数百重,幽谷险峻,恒积水雪,寒风劲烈”

对于他们而言

昆仑山不是什么辉煌精致的神仙宫阙

而是实实在在的山

是一座比一座高

层层叠叠、密不透风的大山

这里巨石成堆、冰河广布

寒风呼啸、野兽横行

但昆仑的真正秘密

仍藏在莽莽群山之中

03

大碰撞

直到19世纪末

来自西方的探险家和学者

才开启了昆仑山的现代科考

新中国成立以后

对青藏高原的科考活动接连不断

但昆仑山一直是研究程度最低

资料最少的地区之一

因此中国科学院青藏高原综合科考队

先后几次针对这一区域进行了综合的考察

(2015年古里雅五国联合科考,图片来源@The Ohio State University)

正是通过一次次地实地考察

结合最新的科学技术

我们才终于得以窥见昆仑山的全貌

现在

请将手机旋转90°

重新认识这座庞大的山脉

这里没有神话

只有上古时代的蛮荒

(请横屏观看,昆仑山脉全图,制图@巩向杰&赵榜/星球研究所)

凭借科学的手段

我们不仅能看到它地上展露出来的部分

还能探明地下隐藏的结构

不仅可以看到昆仑山的现在

还能还原它的过去

它的形成

是一场任何神话故事

都想象不出的宏大过程

这里在5亿年前曾是一片大洋

来源不一的大陆块体相继碰撞拼合

先后形成了昆仑山的不同区段

受到印度板块与欧亚板块碰撞的影响

在距今约400万年前地壳剧烈隆起、变形

形成了今天我们看到的昆仑山脉

从塔里木盆地望去就像一堵高墙一般

(请横屏观看,从新疆和田策勒县乌鲁克萨依乡板蓝根高山草甸远望昆仑群山,摄影师@尚昌平)

剧烈的地质运动

创造出了一种独特的岩石:玉石

它被河流从山中冲出

堆积在河床上

成为人类口中的宝物:和田玉

从几千年前便开始捡拾昆仑之玉的人们

何曾想过那是地底力量的创造?

(驮工用毛驴从昆仑山中向外运输玉石,摄影师@尚昌平)

由于高原的剧烈隆升

阻挡了水汽的输送

昆仑山成为亚洲内陆最干旱的地区之一

来自东边的水汽到此已是鞭长莫及

而来自西边、南边的水汽

则难以逾越更加高耸的山脉和高原

(青藏高原水汽输送的路径以及降水量分布,制图@巩向杰&赵榜/星球研究所)

大昆仑山的众多山峰

由于剧烈的隆升而达到雪线以上

形成了大面积的冰川

成为了巨大的固体水库

(西昆仑及喀喇昆仑地区冰川分布,这里是整个昆仑山和喀喇昆仑山范围内冰川最集中的地区,制图@巩向杰&赵榜/星球研究所)

体量巨大的冰川雕刻着地貌

将山体“大卸八块”

将巨大的岩石运送至山外

(慕士塔格山下的巨大冰川漂砾,摄影师@郝沛)

大量冰川融水从高山上流出

汇集成水量巨大的河流

将山体切割出峡谷

甚至可能形成汹涌的夏季洪水

(请横屏观看,春天的塔什库尔干河,水量充沛,摄影师@奎涛)

这些自然之力

共同塑造着这片荒芜之地

阻挡着人类进入其腹地

使得昆仑山能够保持长达5000年的高冷神秘

即便是现代

这里仍是中国人口最为稀少

公路和铁路密度最低的地区之一

(中国人类足迹指数图,人类足迹指数是通过城市建设、土地利用、道路分布、夜晚灯光等多个指标衡量人类对环境的影响,颜色越红表明影响越大,制图@巩向杰&赵榜/星球研究所)

东昆仑山地势相对平缓

青藏公路青藏铁路

都选择从这里翻越昆仑山

(横跨河道的青藏铁路桥和远处的玉珠峰,摄影师@梦旅人)

但在青藏公路建成后

为解决阿里地区的后援补给

不得不从西昆仑中寻找道路

新藏公路从新疆喀什地区向南过昆仑山

沿途要翻越多个险峻的冰山达坂

(新藏公路麻扎达坂,摄影师@小强先森)

除此之外

这里就再无坦途

在这座巨大的山脉映衬下

人类的痕迹显得如此微不足道

(慕士塔格脚下牧民的牧场围栏,只有一条轮廓,仿佛随时会被积雪掩埋,摄影师@小强先森)

昆仑山的秘密还有很多

1992年

在西昆仑古里雅冰帽上

钻取的一段长309米的冰芯中

就包含着近50万年的气候变化史

2015年

五国联合科考队再次来到古里雅

钻取新的冰芯

(2015年五国联合科考古里雅冰川钻取的冰芯,图片来源@The Ohio State University)

通过对昆仑山的研究

我们能够更好地理解

高原的隆升

气候的变迁

生命的演化

和文明的起源

这是以前的人们仅凭想象

永远无从得知的

昆仑山不只是神话

它比最伟大的神话还要宏伟

它是地球力量的创造

没有这种力量

就没有这座超级山脉

也就没有荒野

没有河源

没有中华民族的先祖

瑰丽的想象就无处安放

永恒的精神就无以承载

请记住它真实的样子

这座山脉值得我们用新的方式

继续敬仰5000年

以及更久

(慕士塔格山,摄影师@聂鑫垚)

撰稿:成冰纪

编辑:张楠

图片:余宽

地图:巩向杰 设计:赵榜

审校:风子、撸书猫、云舞空城、王朝阳

封面图摄影师@梦旅人

P.S. 本文主要参考文献:

[1]中国科学院青藏高原综合科学考察队. 喀喇昆仑山-昆仑山地区地质演化[M]. 科学出版社, 2000.

[2]中国科学院青藏高原综合科学考察队. 喀喇昆仑山-昆仑山地区自然地理[M]. 科学出版社, 1999.

[3]中国科学院青藏高原综合科学考察队. 喀喇昆仑山-昆仑山地区冰川与环境[M]. 科学出版社, 1998.

[4]崔永红等. 青海通史[M]. 青海人民出版社, 2015.

[5]马丽华. 青藏光芒[M]. 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西藏人民出版社, 2017.

[6]袁珂. 中国神话史[M]. 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2015.

P.P.S. 星球研究所长期招聘地理、地质、城市规划、天文、历史、考古、生物、建筑等各领域撰稿人,以及视频编辑、设计师、图书策划、商务策划等,请在后台回复“招聘”即可查看

... The End ...

星球研究所

一群国家地理控,专注于探索极致世界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