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国中将谢有法为何每周要坐两次“倒骑驴”?
热文

开国中将谢有法为何每周要坐两次“倒骑驴”?

2021年02月20日 17:05:03
来源:少年特战训练营

开国中将谢有法每周要坐两次“倒骑驴”

自动播放

1955年我军首次授军衔时,授予了175位中将,时任总政组织部副部长的谢有法是最年轻的中将,当年38岁。

1979年2月谢有法被中共中央军委任命为沈阳军区副政委。当时给他配的是一辆旧吉姆车,时常抛锚。司机和秘书建议他换一辆好点的。谢有法严肃地说,你们别瞎吵吵,组织配什么车就用什么车,我看这车挺好的。5月初,谢有法带工作组去长春某部蹲点。路况不太好,车到公主岭,车门突然被甩开并变了形,再关已关不上了,司机只好找条麻绳拴住。车子跑起来咣里咣当响个不停,谢有法就一手抓住车门把手拉着。从公主岭到长春60公里,秘书担心万一门再甩开,把首长带下去,几次要跟他换位子,谢有法总说没事。谢有法个儿高,一米九几的大个头,就那么蜷着腿,欠起身子拉着门,还保持着挺峻的军姿,直到目的地。

每逢周三、周六,军区电影发行站专场给军区首长放电影。从家里到军区小礼堂步行要20多分钟,谢有法不让车送,总是坐炊事员用来拉煤、买菜的脚踏车,大家都叫这车是“倒骑驴”。谢有法还挺注意“影响”,每次是穿便装,让“倒骑驴”停在离小礼堂还有一段距离的背人处,再走过去。

有一次,谢有法去内蒙古视察,到了吃饭的时候,地方干部安排他到一处牧民家中吃饭。进去之后,谢有法突然变了脸色,原来,桌子上放着一堆好菜好酒,还有一只烤全羊,他质问说:“搞这个做什么?”

地方干部说:“这是本地的风俗,尊贵的客人来了,要用最好的东西招待,入乡随俗嘛。”

谢有法气不打一处来,大声说:“好一个入乡随俗,这个‘俗’我入不了,我去别家吃!”说完,起身就走。

地方干部都面面相觑,谢有法随行的工作人员对他们说:“谢将军是贫苦人家出身,对这个最反感,你们今天这么做,他是真生气了,以后千万不能弄这个,牧民平常吃什么,就拿什么给我们吃。”地方干部都汗颜无地。

有一次,谢有法和工作组住在某部南湖招待所,碰巧房后老乡装修房子,一窗之隔,从早到晚叮叮咚咚,闹得他睡不好觉。部队领导发现后,执意要他换到当地政府经营的南湖宾馆住。谢有法知道那是高档宾馆,说那种地方住一宿就要100多元,不去不去,这里挺好。部队领导解释说南湖宾馆是部队的共建单位,可以不收钱。谢有法说那也不去,浪费。

谢有法的家里始终非常简朴,沙发、茶几、桌椅、马扎、箱子等,是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公家配的,几个花盆也是用砖头块和水泥板垫着的。1994年春天,原来的司机来家看望谢有法,地砖一踩嘎吱嘎吱响,便开玩笑说:“首长家的地板也是带响的啊!”谢有法也乐了,说:“带响的好啊,可以提醒人小心走路。”

军委副主席张震赞扬谢有法将军:“几十年如一日保持和发扬了老红军的本色,真是难能可贵!”

谢有法,(1917年4月16日—1995年1月19日),男,出生于江西省兴国县长冈乡秀水村一个贫苦农民家庭。1932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3年参加工农红军,1936年转入中国共产党。曾任八路军纵队政治部组织部部长,山东兵团、第九兵团政治部主任,总政组织部副部长,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政治委员,国家基本建设委员会政治部主任,沈阳军区副政治委员,政治学院政治委员等职。先后参加中央苏区第五次反“围剿”和长征,率部参加山东反“扫荡”、济南、淮海、渡江、上海等战役战斗和抗美援朝战争第二、第五次战役。他锐意进取,任劳任怨,清正廉洁,长期从事军队政治工作颇多建树,被誉为“优秀的政治工作者,艰苦奋斗的楷模”。 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曾荣获三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和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