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默风趣的陈赓为何唯独不敢和粟裕开玩笑?
热文

幽默风趣的陈赓为何唯独不敢和粟裕开玩笑?

2021年01月14日 11:21:00
来源:冷炮历史

陈赓大将是开国将帅中的一股快活空气,为人诙谐幽默,在那个讲究庄重严肃的时代,他的所作所为显得格外引人注目。

多才多艺、学什么像什么

陈赓极具表演天赋,演什么像什么。在黄埔军校期间,就曾排演过舞台剧《袁世凯的皇帝梦》。剧中有一个女角色,袁世凯的五姨太。由于军校没有女学员,剧社发愁怎么演,陈赓便自告奋勇,男扮女装,饰演了这位五姨太。

没想到,没有什么表演基础的陈赓,却演活了这位五姨太,他金莲碎步,挤眉弄眼,惹得台下同学阵阵大笑。

陈赓有过一段在上海中央特科工作的经历。为了生存,他学了不少街头技能。后来当旅长期间,他曾和身边的警卫战士、机要员们闲来逗闷子,表演过一番吸烟绝技。

藏烟头、弹烟头、吞烟头,动作行云流水,像魔术师一样利落。他又吐烟圈,大烟圈套小烟圈,然后吐一道烟箭,仿佛串糖葫芦。

表演完这些,陈赓还说:“吸烟吐圈,说话拐弯,不是流氓,就是瘪三。”

他的这些绝技,就是当年在上海找街头瘪三学到的。靠这些绝技,陈赓穿行于上海大街小巷,从未被敌人识破身份。

不过陈赓虽然烟技高超,烟瘾却不大,而且说戒就戒。

陈赓在太岳军区当司令员时,和军区参谋长周希汉,是一对老烟友,烟瘾都很大。一到战事紧张时,都是一支接一支地抽。周希汉抽得咳嗽不止,经常感冒。身边人员都提醒他们不要这么疯狂地抽,陈赓便和周希汉相约戒烟。

陈赓说不抽就不抽了。周希汉勉强熬了三个星期,实在痒得憋不住了。便叫来参谋部的几个年轻参谋,给他们部署了一项奇怪的任务。他说,他扮演日军,趴在地上抽烟,让参谋分别在20米、50米、100米、200米的距离上观察,看看能不能观察到火光。

参谋人员十分好笑,情知这是参谋长烟瘾犯了,但又不好揭穿,只能配合他演戏。

周希汉于是坦然在钻到土坑里,大衣把头一盖,一支接一支如地抽了起来。过了半个小时,忽然有人掀开大衣,揪着周希汉的耳朵把他拉起来。

周希汉一看是陈赓,脸红脖子粗地说,这是演习,演习。

陈赓故意板着脸说:“咱俩之前有约定,谁破了烟戒,就刮十次鼻子。念在你是初犯,惩罚减半,刮五次!”

说着弯起手指,在周希汉鼻子上狠狠刮了五次,然后跳出门去,和参谋、警卫们笑成一团。

陈赓还习惯插科打诨,和谁都自来熟。

在延安期间,他和毛泽东、朱德等领导人,以及他们的家人,警卫员、马夫、炊事员,都能打成一片。毛泽东戏称他为陈赓小鬼,他开心接受。就连警卫员、马夫们叫他“陈胡子”,他也坦然接受。

陈赓的儿女情长

陈赓极重感情。

1937年,他的第一任妻子王根英意外牺牲后,好多年都没有再考虑婚姻的事。

直到1943年,在领导和同志的撮合之下,陈赓和傅涯逐步走向婚姻。

但是傅涯的大哥是国民党员,国共第二次合作期间,傅涯的大哥还来延安找过她。陈赓当时已是我军高级将领,婚姻要上级批准,傅涯的这个身份因素,令他们的婚事受到不小的阻力。

但陈赓混不以为意。他多次在公开场合说,人要区别对待,傅涯是共产党员,这关他哥哥什么事?

组织上一直在调查傅涯和其家人的来往,从傅涯与陈赓初识,到二人结婚,拖了两年多。后来陈赓赌着气对刘邓首长说,你们再查不完,我和小傅就要先斩后奏了!

刘邓首长哈哈大笑,最后,经刘邓和周恩来等人批准,陈赓终于如愿抱得美人归。两人琴瑟和谐,谱写了一曲恩爱姻缘。

1950年2月昆明解放,陈赓率大军入城。当时的昆明,受抗战期间西南联大驻此的影响,社会风气十分开明,特别是大中学校的学生,对英勇的解放军充满好奇与仰慕。士兵们一旦上街,就有许多学生追着他们说话拉手,问这问那。特别是许多女学生,非常热情,喜欢拉着解放军官兵跳舞。

许多战士都来自农村,哪见过这个阵势,他们在战场上面对多么凶残的敌人也敢冲锋,见了女学生们,却动不动羞得脸红脖子粗。

陈赓和傅涯上街,也被学生们发现了。陈赓活泼爱说话,年方32岁的傅涯也长得颇有气质,云南大学的学生们便起哄:“司令员,亲一个!”

陈赓高兴地拥抱爱妻,热烈地亲了一口。

大学生们兴奋地鼓掌欢呼,有的学生又喊:“司令员,再亲一个!”

陈赓兴致也被学生们激发起来了,和傅涯又是深情地拥抱亲吻。

大学生们再次响起轰雷般的掌声和呼喊。

若不是兵团保卫部的工作人员上来解围,陈赓怕还真没法“脱困”。

陈赓大将还是一位标准的“宠女狂魔”。将军一生育有四子一女,1950年唯一的女儿陈知进出生,陈赓视若掌上明珠。据陈赓大将家人回忆,当时小闺女吃了缴获的美国进口奶粉过敏了,脸上长了不少痘痘。正好有一个女兵前来探望,脱口而出说:“小娃娃怎么长得这么难看。”

陈赓听说了,大怒:“谁敢说我女儿难看!”吓得以后谁见到小知进都得先热烈赞扬一番。后来陈知进笑称当年旧事:“这事流传特别广,以至于我后来到昆明见到那些叔叔阿姨时,他们一看见我就笑着说‘你就是那个‘漂亮女儿’啊!”

陈赓到哪儿都喜欢带着女儿。就连出入一些重要场合,也把女儿带在身边。有时去中南海怀仁堂看戏,按规定不能带小孩,但陈赓一到女儿问题上,就拿出当年天不怕地不怕的气势,径自带着女儿进去。毛主席、周总理他们见了,也只是笑笑而已,怀仁堂的警卫们也就不管了。

还有一年,陈赓大将去大连参加军事演习,又把女儿带去了。早上起来,要给女儿梳辫子,这可难坏了陈赓,无奈只好找女服务员帮忙。后来回北京,陈赓就让傅涯把女儿剪成短发,方便带着出去。

时代虽不同,论起宠爱女儿的样子,陈赓大将和现在的“女儿奴”、“宠女狂魔”们,实在是别无二致。

和国民党战犯搞同学会

陈赓很重同学情。他是黄埔一期生,当年与蒋先云、贺衷寒并称“黄埔三杰”,是黄埔军校早期的风云人物,他们三位学习成绩出类拔萃,作战积极勇敢,当时声名之大,同学无人能比。就连后来在国民党军中叱咤风云、独当一面的杜聿明,虽同为一期生,比之陈赓也是自愧不如。

1925年,国民党第二次东征军阀陈炯明,陈赓在作战中救了蒋介石一命,这件事使得他后来在国民党将领中非常有威望和号召力。

据陈赓回忆,1925年10月,蒋介石率国民革命军第三师发起进攻,战斗不利,在前线督战的蒋介石一度吓得要自杀,陈赓劝他说,这个师的军官不是黄埔训练出来的,不是你的学生,不必引咎自杀。蒋介石这才同意不自杀,但已经吓得腿软无法走路。陈赓当时是警卫连长,一边指挥连队组织抵抗,一边亲自背起蒋介石,救到安全地带。

此事后来黄埔同学无不称道。

解放战争中,黄埔将领杜聿明(徐州“剿总”副司令,被俘于淮海战役陈官庄之战)、宋希濂(华中“剿总”副司令兼十四兵团司令,在大渡河被俘)、杨伯涛(第十八军军长,被俘于淮海战役双堆集之战)、郑庭笈(四十九军军长,被俘于辽沈战役黑山阻击战)、王耀武(国民党山东省主席,被俘于济南战役)、周振强(浙西师管区司令,被俘于解放浙西之战),都成了阶下囚。

他们都曾身居高位,身份急剧转换后,心态严重失衡。宋希濂被关押在重庆磁器口白公馆,他自知罪大恶极,心情郁郁。1950年春,陈赓突然到白公馆,把宋希濂和另外两位俘虏钟彬(接替宋希濂任十四兵团司令)、曾扩情(蒋介石“十三太保”之一)领出白公馆,以同学身份请他们吃饭。

陈赓一点也没有端出大将的架子,席间笑语连连,对宋希濂三人说:“你们瞧重庆的大雾,再大它也会散。你们脑子里现在也有雾,等太阳一出来,也都会散去的。”

这顿饭吃了两个多小时,宋希濂等人如沐春风,顿时重燃了人生的希望。

其实陈赓请宋希濂等人吃饭,也担着极大的干系,毕竟当时中央还没确定处置这些国军旧将的政策,如果言语出格,说不定会受到连累。

但陈赓是这样洒脱,他对政治方寸拿捏得非常好,既没有违反相关政策,也很好地开导了他的老同学。

正因如此,1960年,周恩来专门交待陈赓,要他用自己的办法,去进一步开导感化黄埔同学,让他们为统战工作作贡献。

陈赓便邀请杜聿明、周振强、宋希濂、王耀武、杨伯涛、郑庭笈六人,在北京民族饭店聚会。这六人在1959年第一批特赦时被释放,恢复为普通公民身份,思想改造已经非常有效了。陈赓此时同他们聚会,更加放得开了。

酒至半酣,陈赓思想的缰绳放得更松,众同学见他兴致很高,便轻声唱起了黄埔军校的校歌:

怒潮澎湃!党旗飞舞!这是革命的黄埔!……

陈赓意兴遄飞,想起自己的年轻时代,也没顾忌什么,大声跟着唱和起来。

此事后来传开,无论党内,还是在国民党旧将中,都不免心惊胆战。要知道,当时的政治空气还是很紧张的,我党我军虽然有不少高级领导有过黄埔经历,但从未有人公开回忆那段经历,连周恩来总理也只不过只做不说。

敢这么做的,只有陈赓大将。也只是他,即使做出这种事,也不怕招嫌,毕竟将军之忠节,早已为世人知悉。

不敢和粟裕开玩笑

陈赓性格活泼,胆子也大,不管和谁都敢开几句玩笑。

1933年陈赓在上海被捕,蒋介石急令把他送至南昌——当时蒋介石正在南昌行营,指挥对中央苏区的“围剿”。见到昔日的救命恩人兼得意门生,蒋介石爱怜有加地说:“陈赓,你瘦了。”

陈赓道:“瘦我一人,而肥天下。”又说:“校长,你也瘦了。”

蒋介石顺口说道:“国家如此,生灵涂炭,寝食不安呐!”

陈赓话锋一转:“身为一党一国领袖,校长瘦而天下更瘦,这是为何?”

蒋介石一时被噎得无话可说。

1943年夏天某天,陈赓在延安听毛主席作报告,大概是天气太热,会议时间又稍稍长了点,陈赓忽然抓耳挠腮,径直站起身来,东张西望后直奔主席台。

毛主席一楞,问陈赓有什么急事?陈赓一言不发,端起主席的搪瓷杯,吨吨吨吨……喝了一大口,然后敬礼报告说:“天太热,借主席一口水喝。现在没事了。”台下哄然大笑,毛主席也微微一笑。

彭德怀是出了名的虎脸,脾气大,爱训人,脸几乎都是板着的。但陈赓并不怕他,相反还经常和他开玩笑。

抗战时期,某次彭德怀路过三八六旅,陈赓时任旅长,当时八路军生活很苦,上至统帅下至战士都吃不好饭。陈赓与彭总都是湖南人,知道他爱吃鱼,便想方设法搞到了几条鱼、几只鸡,还做了些肉丸。

开宴前,陈赓嬉皮笑脸地说,叫战士们到河里捞了几条鱼,今天不吃别的只吃鱼。彭总生活作风俭朴,不喜欢大吃大喝。但见陈赓这么说,也就不好批评了。吃着吃着,忍不住赞叹,好吃好吃。

其实能有多好吃,只不过彭总长时间没开过荤了,这才觉得好吃。

吃着吃着,又端上了肉丸子,彭总的脸上便绷了起来。大家都吓得不敢说话,怕彭总要发作。陈赓便打圆场说,这是鱼肉做的丸子,但吃不妨。

一会儿,又上了鸡肉,彭总不悦,筷子一放,问:“这鸡也是鱼肉做的?”

陈赓笑曰:“鸡养在河边,平时也吃鱼,归根到底,还是鱼肉。”彭总被他说得再也忍不住,噗哧笑了出来。

林彪的性格众所周知,一贯不苟言笑。1937年,林彪任抗日军政大学校长期间,曾召集学员队长开会,强调队长们要和学员搞好关系。

陈赓当时是第一队队长,是林彪的下级。但他丝毫没有因为上下级关系而改变爱开玩笑的性格,加上他比林彪大四岁,又比他进黄埔早(林彪是黄埔四期),心理上也有优势,于是嬉皮笑脸地说:

“是啊,我们在黄埔军校时候,官兵关系就很好。例如当时林彪校长还是一个年轻的学员!他脑袋壳上肉很多!我就摸过他的脑勺。"

林彪听后半羞半恼地说:“不要胡扯了!散会。"

离开会场后!贾若瑜对陈赓说你今天玩笑开得太大了。其实这在陈赓看来是很自然的事!没有丝毫恶意,用不着掩饰,上下级关系并不因此而改变,更不存在不尊重不服从领导的问题。

陈毅曾说过,陈赓就像个玻璃人,从里到外都是透明的。可谓形象。

党内军内的高级领导中,陈赓唯一不敢开玩笑的是粟裕。

1948年初,刘邓、陈谢、陈粟三路大军挺进中原,陈赓和粟裕此前神交已交,终于见面,陈赓和粟裕等人合影。

陈赓和粟裕握手后,还有拥抱一番以示亲热。在陈赓看来,这是很随性、很正常的,但粟裕一贯比较严谨,在部队面前也放不开,于是一瞪眼说:“部队就在跟前,你正规一点不好吗?陈赓同志。”

陈赓吓了一跳,只好拉拉衣襟,严肃地和粟裕照了个相。此后,陈赓再也没敢粟裕嬉皮笑脸过。

有人不免会说,是不是陈赓和粟裕不和?恰恰相反,这两位大将私交之笃,在全军中是出了名的。粟裕一生最为信任的就是陈赓,两人心气相投,无话不谈,无言不契。建国后两人同在总参工作,陈赓有一段时间到哈尔滨主持哈军工创立的大事,但还兼着副总参谋长的职务,粟裕每每遇上大事,必须发电请陈赓参与决策。

陈赓之所以不敢和粟裕开玩笑,乃在于粟裕的军事才能实在是神鬼莫测,出场自带大将军的威严,这种威严延伸到个人魅力上,凛然不可犯。这种纯乎天成的魅力,毫无疑问克制了陈赓的热情与魅力。但也正因为这个原因,陈赓才能深深被粟裕折服,进而和粟裕惺惺相惜,成为肝胆相照的革命同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