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最可怕恐怖组织是如何产生的?本可取缔,可惜乌干达错失良机
热文

非洲最可怕恐怖组织是如何产生的?本可取缔,可惜乌干达错失良机

2021年01月13日 11:30:00
来源:浩然文史

今天的乌干达乡村

上回书我们讲到,非洲乌干达北部的一位普通妇女,号称圣灵附体,居然拉起了一支数万人的反政府武装,她就是拉卡维娜·奥玛。拉卡维娜很快就失败,然后逃亡国外,但是她却给很多野心家提供了榜样,不少人也打着圣灵附体的旗号传播邪教,组织反政府武装,这其中最有名、影响最大的,就是圣灵抵抗军的创始人约瑟夫·科尼。

一、约瑟夫·科尼的崛起

约瑟夫·科尼,据说是拉卡维娜的远方亲戚,不过这事儿很难考证。拉卡维娜在乌干达北部传教,招兵买马的时候,约瑟夫还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他看见拉卡维娜及其支持者的声望越来越大,便说自己是拉卡维娜的旁系兄弟,也拉起了一支反政府武装。拉卡维娜并不喜欢约瑟夫,坚决否认自己和约瑟夫有什么关系。1987年,拉卡维娜被乌干达政府军击败,约瑟夫迎来了自己的机会。

约瑟夫·科尼

拉卡维娜能凭借一人之力搅乱整个乌干达,和乌干达复杂的民族关系有关。穆塞韦尼领导的南方人夺取了乌干达政权之后,很多乌干达北方军就变成了反政府军。掌权的乌干达南方人对待北方人的态度非常粗暴,这也导致很多人加入了反政府武装。拉卡维娜虽然失败,乌干达国内的矛盾却并没有消除。约瑟夫·科尼趁机宣称拉卡维娜的力量已经转到了自己身上,于是争取到了不少拉卡维娜的信徒。

乌干达总统穆塞韦尼

约瑟夫举起反旗的头几年,还不成气候,只是四处打打游击,连军队的名称也经常变化。也正是在这几年间,穆塞韦尼的乌干达政府得到了巩固,主要的反政府武装都被剿灭。约瑟夫·科尼的军队虽然还在活动,但是看起来也没什么威胁。在穆塞韦尼看来,北方已经平定,北方人也闹不出什么波澜了。

二、反政府军的正规化

约瑟夫·科尼的转机发生在1988年,这一年,乌干达北方的主要反政府军“乌干达人民民主军”向穆塞韦尼投降,一些不愿意投降的士兵就加入了约瑟夫的部队,这些士兵很多都是长期参与内战的老兵,和穆塞韦尼的仇怨很深。这样一来,原本的乌合之众就出现了几位职业军人。这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拉特克和奥特鲁,这二人一个帮约瑟夫制定了完善的军队纪律,一个帮约瑟夫制定了完善的游击战术。

圣灵抵抗军士兵

更妙的是,这二人死的也恰到好处。约瑟夫出身草莽,本身并不懂军事,拉特克和奥特鲁帮助他组建了正式军队之后,在军中的威望一度压倒了约瑟夫。不过,在1988年和1989年,这二人在与政府军的战斗中先后被击毙。二人的死虽然沉重打击了部队的士气,也导致很多人向政府投降,但是约瑟夫从此在部队当中就没了竞争对手。

三、北方行动的失败

在乌干达政府看来,约瑟夫的部队连续损失两位大将,元气大伤。但是约瑟夫却趁机将整个部队牢牢抓在自己手上,并且正式将组织命名为“圣灵抵抗军”。约瑟夫凭借此前已经非常熟练的游击战术,在北方地区大肆劫掠,以战养战。为了彻底剿灭圣灵抵抗军,穆塞韦尼决定发起代号为“北方行动”的大规模军事围剿,任命大卫·廷耶福兹为政府军总指挥。

遗憾的是,乌干达政府军并没有改变地域偏见。来自南方的政府军和政客们并不关心北方民众的生命财产安全,大卫·廷耶福兹下令用严厉的手段进行镇压,很多北方民众遭到随意逮捕和酷刑。约瑟夫·科尼对此的回应是加强恐怖活动,用武力胁迫民众支持自己,任何胆敢与政府军合作的民众都遭到圣灵抵抗军的疯狂报复。于是,政府军的打击不仅没有消灭圣灵抵抗军,反而使得圣灵军更为野蛮和疯狂。一段时间之后,乌干达政府只能宣布围剿行动失败。

圣灵抵抗军士兵在打游击战

四、艰难的和谈之路

屡次围剿,不仅没有消灭这个可怕的恐怖组织,反而使得约瑟夫·科尼的力量日益坐大,更要紧的是,每次政府军围剿失败之后,都会招致约瑟夫·科尼更为血腥残忍的报复,这导致约瑟夫·科尼家乡的人民都极其厌恶这个恐怖分子。这导致了更为致命的结果:约瑟夫·科尼最后索性放弃了一切安抚民心的做法,转而将自己的组织变成纯粹的为了暴力而暴力的恐怖组织,所到之处动辄进行大屠杀,并通过掠夺儿童加以洗脑的方式来扩大自己的队伍,在很长时间里,圣灵抵抗军的主力就是被洗脑的儿童军。

被洗脑的儿童士兵

在乌干达北部人民看来,穆塞韦尼政府根本就不关心北方民众的死活,他们迫切希望穆塞韦尼政府与圣灵抵抗军谈判。对于靠武力打下江山的穆塞韦尼来说,和一个势力弱小的恐怖组织谈判是一件非常掉面子的事。不过,随着乌干达北部局势的日益恶化,国际社会对此事的关注度也越来越大。更重要的是,圣灵抵抗军还卷入到苏丹内战当中。当时的苏丹南部地区出现了愈演愈烈的分离运动,最终导致了南北苏丹之间的内战。基于宗教和地缘政治的考虑,穆塞韦尼政府在苏丹内战当中支持南苏丹的分离运动,作为报复,北苏丹决定支持圣灵抵抗军,这使得北乌干达局势有演变为国际事件的趋势。

北苏丹士兵

内忧外患之下,穆塞韦尼政府决定开启和谈之路,而积极促成和谈的是当时北乌干达总理办公室事务长比贡贝。比贡贝是出生在北方的阿乔利族女性,和以南方人居主导地位的穆塞韦尼政府不同,比贡贝十分同情北方居民的处境,因此积极谋求南北和解,并且多次向圣灵抵抗军伸出橄榄枝。比贡贝的政策得到了北方民众的欢迎,甚至连约瑟夫·科尼也萌生了与政府军和谈的希望,毕竟他最开始起兵是希望效法拉卡维娜武装夺权,然而年复一年,夺权的希望日益渺茫,约瑟夫·科尼也因此产生了卸甲归田的念头。

贝蒂·比贡贝受邀在美国和平研究所发表演讲

双方的和谈在1993年左右开始,在一些阿乔利族部落长老的牵头下,双方进行了好几次接触。圣灵抵抗军希望政府能进行大赦,比贡贝也希望政府不要秋后算账,可以说,约瑟夫·科尼在当时并没有什么太大的野心,只希望在放下武器之后不被清算,这一时期也是和平解决北乌干达乱局的最佳时机。然而,穆塞韦尼内心是极其反对和谈的,在他看来,约瑟夫·科尼之流随时可以被消灭。于是,在和谈期间,穆塞韦尼暗中调动政府军北上,甚至采取各种阴谋手段破坏和谈,希望约瑟夫·科尼主动放弃谈判,从而承担开启战端的罪责。果然,约瑟夫·科尼得知好几位支持和谈的阿乔利族长老遭到暗杀,并且政府军在和谈期间秘密北上,便索性撤出了谈判,重启恐怖活动,而这正是穆塞韦尼政府所希望的结果。但是出乎穆塞韦尼等人意料之外的是,约瑟夫·科尼的恐怖活动在未来的十几年中成为乌干达和非洲数十个国家的噩梦,给无数百姓带来了可怕的灾难,这后续的故事,我们将在下一篇文章中继续讲述。

文史君说

一般来说,国际社会对穆塞韦尼政府结束乌干达内战,带来乌干达局势的长治久安还是有目共睹的,尤其是穆塞韦尼政府在重振乌干达经济和遏制乌干达艾滋病蔓延上做出了很大的贡献,穆塞韦尼政府也因此多次连任,长期把持乌干达政权。但是,在处理北乌干达的圣灵抵抗军问题上,由于穆塞韦尼政府的多次错误决策,导致恐怖活动持续扩大,最终到了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从本质上来说,来自南方的穆塞韦尼政府确实没有太把北乌干达局势放在眼里,也没有兴趣争取北乌干达人民的支持,这种门户之见,不得不说是穆塞韦尼政府的重大失误。

参考文献

王涛:《乌干达圣灵抵抗军研究》,浙江人民出版社2014年版。

(作者:浩然文史·隔壁小王博士)

本文为文史科普自媒体浩然文史原创作品,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本文所用图片,除特别注明外均来自网络搜索,如有侵权烦请联系作者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