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是被膜拜的战神,也是遭酷刑的罪鬼,名将白起被美化也被丑化
热文

既是被膜拜的战神,也是遭酷刑的罪鬼,名将白起被美化也被丑化

2021年01月11日 11:30:00
来源:浩然文史

白起

秦将白起被誉为“战国四大名将”之一,他用兵如神,“料敌合变,出奇无穷”,戎马一生,攻城略地无数,杀戮百万之众,平生几乎未遭败绩。他赫赫战功,荣膺“战神”桂冠;但也因杀戮过多,故蒙受“杀神”“人屠”之恶名。他生前根本想不到,在他死后千余年内,他时而被尊为圣贤神将,享受后人的顶礼膜拜;时而被贬为地狱的罪鬼,受尽无穷的酷刑。对一代名将的美化、丑化,反映出不同时代的人什么样的心态呢?

一、武界圣贤

众所周知,白起在长平之战奏捷后,因与秦昭王、范睢的战略取向发生严重分歧,愤而辞职,并屡屡拒奉王命。在范睢挑唆、构陷下,秦昭王最终赐死白起于杜邮(今咸阳市东郊)。白起的不幸遭遇,博得秦地民众的同情,自发地举行祭祀活动:“(白起)死而非其罪,秦人怜之,乡邑皆祭祀焉。”

赐死白起的场景

不但秦地民间百姓自发举行祭祀、悼念活动,在唐宋时期,白起还因其赫赫战绩,被多名最高统治者作为姜子牙的陪祀,供奉于武庙内。

开元十九年(731年),唐玄宗敕令诸州各建一所太公庙,祭祀“武圣”姜子牙,以张良配祭,于每年仲春、仲秋月的第一个戊日举行祭祀。开元二十七年(739年),唐玄宗下诏追谥吕尚为“武成王”,以往古名将十人(吴孙武、魏吴起、燕乐毅、秦白起、齐司马穰苴、汉张良、韩信、蜀诸葛亮、唐李靖、李绩)为“十哲”,作为从祀。建中三年(782年),唐德宗又列范蠡、孙膑等64位古代名将图像于武庙中,享受祭祀。

宋太祖即位,下诏重修武庙,因白起杀降,撤去他“十哲”之位,但仍列于殿外庑间受祀的62将中,且位于东庑西向29将之首。

韩信

二、冥界罪鬼

大致从唐代开始,随着佛教、道教因果报应思想的泛滥,白起因坑杀降卒、杀戮过重,逐渐成为佛教、道教人士及儒学士人宣扬因果善恶报应思想的典型人物。在他们笔下,白起即使死后,也难消生前罪孽,必遭严谪,才能涤清宿业。在唐宋明历代志怪小说、笔记文乘中,以白起为反面典型编造出来的因果报应故事,可谓比比皆是,不胜枚举。

上述文献编撰的白起因因果报应所遭冥罚,归纳起来,主要有以下两种形式:

一是白起鬼魂沉沦于地狱,遭受各种酷刑无尽折磨,藉此偿还当年杀降的宿孽。唐代僧人释道世所撰《法苑珠林》中,就记载这样一个故事:一名叫赵文昌的人死而复活后,自述死后鬼魂被拘至阎罗殿。阎王念其生前虔诚不懈地念诵《金刚般若经》,一心向善,故放其归还阳世。鬼差引他离开地狱时,看见满是屎尿污秽的粪坑中湮没一人,仅有几缕头发飘露在污秽上。赵文昌问鬼差此是何人? 缘何受刑?鬼差说:这是秦将白起,因坑赵降卒,杀虐过重,故囚此狱中,无缘得出,且受无尽污垢之刑。

唐代戴孚撰写的《广异记》,也记载一王姓男子死而复活后,说在阴府见到白起受尽天帝酷刑:“每三十年一斩其头,迨一劫(一小劫=1599万8000年,一中劫=二十小劫,一大劫=四中劫)方已”,施刑的周期是一劫。头被斩下后,还要落在粪池内,受污秽之苦。韦述所撰《两京新记》则记载秦庄襄王、白起、王翦等众魂沉沦地狱,不得超生,饱受饥饿之苦,“数十年才得一食”。明代僧人袜宏则记载,白起因杀降罪恶至极,幽囚阴府,不得超度,故托梦向梁武帝求助。梁武帝采纳僧人建议,为其举行水陆道场,借佛祖法力,将其鬼魂拯救出地狱。

秦将白起

二是编造天帝或冥王惩罚白起的鬼魂不得投胎转世为人,而是永沦畜道,轮回投胎为猪、蜈蚣等,或遭雷劈,或被人屠宰。明代郎瑛《七修类稿》记载,洪武年间,杭吴山三茅观有一条长尺许、广二寸的白蜈蚣被雷击毙。诡异的是,此蜈蚣身上竟有红色楷书“秦白起”三个字。周晖撰《金陵琐事》也记载,建永宁寺时,要杀一头猪祭梁。宰杀前,人们惊讶地发现,猪腹上竟隐隐有“秦将白起”四个红字。

在有些文人笔下,不光白起本人遭冥报,轮回投胎为畜,受杀戮之罚,就连他的亲人、部属亦被株连,遭受同罚。明代王同轨《耳谈》一书记载,隆庆年间,京师显灵宫的道士买来杀食的一条鱼的鱼腹中,竟有“秦白起妻”四字。一佚名文士所撰《续西游记》,也将协助白起杀降的一部属,遭天谴幻化为牛魔精。

影视剧中的白起妻

三、鬼王神将

由南朝梁道士陶弘景编纂的道教典籍《真灵位业图》收录的近700位道教神祗中,第七位阶,也是最低位阶的,是以酆都北阴大帝为首的阴曹地狱诸鬼官其中,不少是由历史上的帝王、将相、名士如周文王、秦始皇、曹操、李广、马融等充任。他们死后成为鬼官,统领辖下的仙官、鬼兵。但上述名单中,并没有商汤、周公、白起等著名帝王、圣贤、将相的名讳。对此,陶弘景曾专门解释说:他们“或入仙品,……或凶虐过甚,恐不得补职僚也。”其中,“凶虐过甚”或当指白起而言。

影视剧中的曹操

不过,六朝以后人撰作的若干道教典籍中,却赋予白起正、邪两种不同的品性。《太上洞渊神呪经》将白起与王翦、韩章、乐阳、楚狂四人列为“五通大鬼”。五“大鬼”要尽心尽力地率鬼兵收捕作祟的恶鬼,若有遗漏,将遭“千斩不恕”的严惩。《太上洞神洞渊神呪治病口章》一书将王翦、白起、邓艾列为“领三万鬼,行万病杀人”的鬼王。

宋元时,道教对白起的态度发生明显变化。《道法会元》一书将白起塑造成天界神将的形象。或称其为水部“飞霜凝冰使者”,其形象也不再是凶恶、狰狞的恶鬼,而是“青鬼面,毡笠,皂靴皂袍,执铁槌”的半神半鬼的样貌;或将其归于赵公明元帅部下“十王猛将”之一,头戴金盔,身穿金甲;或将其从“十王猛将”中摘出,成为高明大帝/赵公明元帅部下“二王”(另一王为伍子胥)之一,“怒容,金头盔,金甲,红罩袍,绿靴,执金戟,上有红缨”,彻底从鬼王蜕变为威风凛凛的天界神将。

影视剧中的天界神将形象

文史君说

白起被逼自杀后,秦地民众出于怜悯、惋惜等心态,自发进行祭祀;唐代将其列入“武庙十哲”,宋代将其列入“武庙七十二将”,反映出最高统治者对他杰出的军事才能的肯定。自唐代起,随着佛教的兴盛,尤其是受佛、道善恶因果报应思想泛滥的影响,白起死后,灵魂囚禁于地狱,不得超生转世,反而罹受酷刑折磨,或转世为畜类,遭受雷劈屠宰之苦等故事或传说,频频见诸文献记载。宋元时,道教或许鉴于白起在官方或民间的“威名”,还是“破格”将其纳入道教神界谱系中,授予他天界神将的身份,既可藉此提升道教神灵的知名度,亦可与佛教因果报应下遭受残酷冥罚的白起形成鲜明对照。这也是古代中国道教、佛教相竞、相争的微观缩影。

参考文献

(西汉)司马迁:《史记》,中华书局,1959年。

(唐)戴孚:《广异记》,中华书局,1992年。

(唐)释道世: 《法苑珠林》,中华书局,2003年。

(明)佚名编:《道法会元》,华夏出版社,2012年。

(作者:浩然文史·郛生)

本文为文史科普自媒体浩然文史原创作品,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本文所用图片,除特别注明外均来自网络搜索,如有侵权烦请联系作者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