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代价最高的婚外情 不仅差点没命更丢了一个国家
热文

史上代价最高的婚外情 不仅差点没命更丢了一个国家

2020年11月28日 07:38:05
来源:清風明月逍遥客

一场因为婚外情而引发的祸事,不仅让当事人差点丢了性命,更让国家丢失了一个将菲律宾纳入版图的机会,这堪称史上代价最高的婚外情。

收复台湾,意气风发

明朝时期,台湾被荷兰殖民者掠夺掌控,就已经脱离了中国大陆的管辖。于是郑成功作为爱国将领就被皇上赋予了收复台湾失地的任务。

郑成功拥有着卓越的战斗指挥能力与作战的经验,一路上郑成功带领着士兵横渡海峡、巧渡鹿耳门,追着穷寇到了赤嵌城。

最后迫于郑成功的步步紧逼,荷兰宣布投降,台湾自此回归中国内陆,西方殖民者也落得个抱头鼠窜的下场。郑成功也因此扬名于天下,意气风发的准备进攻菲律宾。

可天意弄人,就在郑成功准备好了粮草与兵马想要大干一场的时候,偏偏天意弄人,一场出乎意料的婚外情打破了这个将军原有的平静。

在收到亲家唐显悦告状时,郑成功有点儿懵,随之而来的便是怒火中烧,一向家风严谨、崇尚儒家礼法的他没有想到自己的儿子郑经会做出如此辱没门风的事出来。

"治家都不正,还如何治理国家?"这是唐显悦走时留下的一句话,也深深刺痛了郑成功的脸面。

滞缓攻占,整顿家风

在了解过事情的经过后,郑成功怒不可遏,儿子郑经居然和自己弟弟的乳娘陈氏有了婚外情。

更令人目瞪口呆的是,他俩悄悄生下了一个私生子郑克臧,听传闻,郑经十分宠爱这个儿子。在古代,这是有为礼法的大逆不道。

针对儿子的不耻行为,郑成功下手也十分果决,立即命人处死郑经,同时连坐乳母陈氏、孙子郑克臧与郑经的生母董王妃。

然而,在这场牵连着利益的博弈中,郑成功的命令并没有像往日那么的有用。当时除了将领周全斌一直支持郑成功的命令外,其他的将领全都没有服从。

而郑成功的堂兄郑泰更是以一己之力保住了郑经,并且按照古代治家的礼法来看,仿佛郑泰在家族中更具有话语权,因为郑泰是郑成功的堂兄。

众人之所以没有听令执行的原因有二:

其一在于郑经多年随父征战,在军中也早已积累了下不少威信,其二在于这其中牵扯出太多人的利益。

因为一旦郑经被判死罪,随之带来的就是那些留守在厦门、金门的被边缘化的将领,被边缘化是他们最后的归属,而得意的则是驻扎在台的那些将领。

倘若郑经能顺利继承爵位,他们这批人自身的利益也会随之得到踏实的保证。

黯然离世,永久搁置

这次家族中的"乱伦",让原本年老气短的郑成功备受打击,长期以来的郁气找不到发泄口,不久,就带着遗憾黯然去世。

可值得关注的是,郑成功代表的不是一个人,他是一国之将领,是攻占菲律宾群岛的主要推动人,那可是拥有者7600岛屿,29万平方公里占地面积的领土。

也许是造化弄人,原本想完成父亲遗愿的郑经并没有如愿,郑经在顺利继承了郑成功的爵位后,也思考着要怎样出兵吕宋。

正在粮草、船只、将士都快要准备就位时,突然发生了"三藩之乱",为了积极响应"反清复明"的三藩的号召,郑经立刻调转作战计划,带领军队到达了福建沿海。

并且打了许多胜仗,建立下不少据点,久而久之,也没有时间再去思考攻打吕宋的事情了,于是这件事情被久久搁置了起来,后世也无人再过多的提及过。

三藩之乱历经了整整8年之久,纵使郑氏集团负隅顽抗,但胳膊始终拧不过大腿,最后还是落得个被清政府平叛的下场。

原本风光一时的郑氏集团也损兵折将,遭受了致命的打击,郑经也在不久后去世了。郑经去世后,由于郑克臧个人能力不足,加上暗中势力的虎视眈眈。

郑氏集团内部不久就发生了兵变,冯锡范杀了世子郑克臧,拥立郑经的次子郑克塽当新的王。

可自古长幼有序,礼法已定,冯锡范这种行为实属引起了众怒,郑氏集团又随之陷入了新的一轮混乱中去。

郑克塽当属保守派,没啥志向,一心只想着守着台湾就好,压根没有攻打吕宋的想法,加之如今的郑氏集团早就没有了原本的势力与辉煌,偏安一隅也不失为一个正确的选择。

但也自此,吕宋与郑氏集团再无瓜葛,也与中国大陆再无缘分。

有缘无份,冥冥注定

细细想来,历史总是那么奇妙,一次次阴差阳错,看似可惜的背后也常常隐藏着偶然中的必然,每个人物的性格特征在无形中也预示着接下来的剧情走向。

郑经的风流倜傥,郑成功的恪守礼义,以及郑氏集团对明代的深厚感情及效忠,都在暗地里预示着可能到来的一场坏结果。

郑成功因为郑经的婚外情而与吕宋无缘,郑经又因为"三藩之乱"而无缘与吕宋,后期郑氏集团的衰落,内部的明争暗斗,这也让攻打吕宋再无条件。

看似一个个微妙可笑的事件,却阴差阳错地推动着整个国家历史车轮的发展,郑经的婚外情也经常为世人调侃为世上最贵的婚外情。

7600座岛屿、29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再加上一个卓越的鬼才将领郑成功,可不就是史上最贵么?

即使这样,我们也不能心怀怨怼,历史早已成为历史,没办法更改,蝴蝶效应也不一定全是坏事,也许冥冥之中注定的未必不好,一叶障目的短视并不不可取。

长远的未来谁也说不清楚,所以我们能做的只有修身齐家了,"知史实,方可正衣冠",我们能做的就是从其中看到点什么本质的东西,把玩历史,这样的历史才能够更加历久弥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