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人婴化石”,牧师奉若神明,它是被上帝诅咒的人?真相是啥
热文

瑞士“人婴化石”,牧师奉若神明,它是被上帝诅咒的人?真相是啥

2020年11月20日 22:21:15
来源:袁载誉

如何认知这个世界,人类是从哪里来?在没有史书记载的浩瀚年代里,人类的祖先到底经历过什么?这一切的一切,在西方舆论场中,主导声音并不一直是哲学家和科学家们,强势的基督宗教势力,曾经有过让人难以逾越的霸权。

18世纪的欧洲,虽然开始逐渐工业化,人们的眼界也通过“地理大发现”的成功,不再完完全全愚昧盲从。但是作为精神世界的霸权基督教,并不希望自己就此退出历史的舞台,它想留下来,且还要维持自己地位。

为此基督教罗马教皇、各地主教们,纷纷开始引导信徒中具有探索精神的人,开始为证明“圣经”的存在而满世界找遗迹,并以此对反基督势力,进行议论打击。

教廷在全世界的基督教国家,都有以“礼拜”为功能导向的组织据点,天然就有大量信徒愿意听教廷的声音。这是很长一段时间里新闻报纸无法达到的高度,于是基督教学派的学子成为万众瞩目的新星,质疑宗教的学者则被做冷板凳,难以出头之日。

1726年,瑞士的挖土工人,偶然之间挖出一个硕大的石块,这个石块除比普通石头要硬一点,远看没有任何特殊之处。但只要贴近它,可能一不小心就会被吓得脸色发白。

在这石块之中,有着一个清晰的类似头颅的图像,深深凹陷在石块之中,从缝隙的规整程度看,没有人工打磨的痕迹。

在我们现代人的眼光里,这是一件很普通的某种动物化石,博物馆里面到处都是——不稀罕。但对于“化石”概念尚处于它是何物(高级知识分子除外)的18世纪初期,工人是被惊讶惨,认为它是“神物”。

此后社会上的宗教派学者,像猫看到鱼一般扑上去,在他们的眼中,老百姓看不懂的东西,解释起来得心应手,也容易出可以和自己心中圣经呼应的成果。

化石研究学者余赫泽,是这次事件出风头最大的人,他亲手粗碰到这块石头。看到此时已经只剩下类似婴童头部和前驱的化石图案,一顿哈哈大笑,这正是他想要的“证据”。

证据?什么证据?余赫泽事后将这块石头命名为“大洪水的见证人”。在余赫泽的认知中,这块石头所呈现的状态,正好符合圣经末世中,大洪水洗礼下人类的悲惨遭遇。是大洪水曾经出现过的铁证。

面对学者余赫泽的观点,教廷这边是笑得快合不拢嘴,把余赫泽的观点和那块被认为是“神物”的石头奉若神明——史称瑞士“人婴化石”事件。

教廷迫不及待的以这块石头为证据,去警示信徒们,这就是在大洪水中受难的人类骸骨,若我们依旧肆意践踏上帝的旨意,就会变得跟它一模一样。因而一定要好好地听教廷话,做一个“三好信徒”。

余赫泽和教廷的言论,虽然在基督教各地教堂的努力传播下,成为当时论述世界不停发现各种化石的主流解释,即化石的图案之所以长得怪,是因为他们是上帝发惩戒的产物,在上帝的发力下扭曲了。但是随着1859年达尔文的《物种起源》发表,人类世界在科学的进步下,逐渐普遍接受化石能显示地球和生命发生的历史变化,古生物化石成了生物进化最直观的证据。

余赫泽言论自此显得荒唐无比,科学仪器发展后,部分科学家对余赫泽发现的瑞士“人婴化石”进行多次的检测,更是最终得出一个让世界为之一惊的结论,“神物”图案并不是人类,而是一种生活距今3千万年的史前两栖大蝾螈留下。

蝾螈目前并没有消失,在我国湿润的亚热带地区就有,比如浙沿海地区和台湾等岛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