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国民党将领称粟裕不是他对手,蒋介石回怼:做梦去
热文

此国民党将领称粟裕不是他对手,蒋介石回怼:做梦去

2020年11月19日 17:40:19
来源:这才是战争

第一次国共合作期间,黄埔军校首期学员中出了名闻天下的“黄埔三杰”,即蒋先云、陈赓、贺衷寒。同时亦有“蒋先云的笔,贺衷寒的嘴,比不上陈赓的腿”一说。

不过,国共合作破裂后,国军觉得“黄埔三杰”里竟有两人是坚定的共产党员,着实让他们颜面无光,于是便从矬子里拔高个,整了个“文有贺衷寒、武有胡宗南、又文又武李默庵”的顺口溜出来。

这胡宗南升官速度在黄埔一期里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但军事上是啥水平,那是尽人皆知的事。至于说到这位据说是“又能文又能武”李默庵,其实他是黄埔一期中第一个加入共产党的学员。但也正是他,在“中山舰事件”后第一个公开声明退党,因而被周恩来怒斥为“最无耻的一个”。

撇开人品和政治立场不论,既然国民党方面称其为“又文又武”,那么李默庵的文笔口才和军事水平到底如何呢?口才那肯定是相当“了得”,一直到临死前,李默庵都在说当年粟裕是他手下败将,根本不是他对手。既然他敢说粟裕不是他对手,那他军事水平到底如何?在其20余载军旅生涯中,真正独当一面,单独负责一个战役方向,还是在1946年苏中战役之时,我们就不妨来看看他在此役中的表现吧。

1946年6月底,国民党撕毁《双十协定》,大举向解放区发起进攻。就在长江北岸的我苏中根据地,成为国军重点进攻目标。时任第1绥靖区司令官的李默庵,为进攻苏中解放区的总指挥。

战前,李默庵曾潜心研究解放军特点,总结国军历次与我交手的经验教训,自以为颇有心得。他将指挥部设在常州,将手头12万大军作两线配置。一线兵力中又分为四路:黄百韬的整编第25师主力位于泰州一线,为西线北路;李天霞的整编第83师主力在泰兴附近,为西线中路;整编第99旅位于镇江,为西线南路;王铁汉的整编第49师位于南通,为南路。此外,整编第64师、整编第21师位于长江以南扬中、江阴,为绥靖区的二线部队。

苏中水网纵横,只有3条主要公路贯穿其中。泰州至海安公路,往东延伸至大海。泰兴至如皋公路和如皋至南通公路在如皋交汇。鉴于果军后勤保障离不开公路,李默庵计划以整编83师及整编99旅合力击破黄桥后,沿泰如公路东进,与从如南公路北上的整编第49师合攻如皋。整编25师以整编第148旅沿泰海公路东进,待南面三路击破如皋后,一起会攻海安。整编25师主力伺机北犯。

李默庵的战役指导思想,是先占领泰州、海安以南地区,巩固之后再向北进攻。他认为我军一向是“先打孤立分散之敌”、“先打弱敌,后打强敌”、“运动歼敌”,因此认为远离其他三路的整编第49师很可能成为苏中军区司令员粟裕的首要目标。不过,整编第49师是东北军余部,就算被粟裕消灭了,李默庵也不会心痛,蒋介石亦不会怪罪。而且有整编第49师消耗粟裕主力,其他几路国军嫡系、半嫡系部队正好席卷苏中,截断粟裕主力后路,因此他深为自己的“庙算”而得意。

苏中战役打响前,粟裕将苏中主力部署在海安、如皋附近,计有陶勇的1师6个团,王必成的6师6个团,7纵4个团,另有10纵3个团在高邮。以上总计19个团,总兵力约3万人。在战役进程中,苏中才得到我淮南5旅的增援,总兵力增加到22个团。

面对李默庵咄咄逼人的四路进攻,有人建议先打自如南公路北上的整编第49师。但粟裕却认为,正因为该敌孤立突出,因此必然甚为警觉。加之整编第49师自知是杂牌,一旦有事没法指望国军嫡氏会全力救援,所以该敌行动一定会小心翼翼,使我难以在短时间内解决战斗。如果西面三路进攻之敌趁机实现会师,形成一个大的兵力集群,我军就被动了。

粟裕认为,西线的三路进攻之敌中,北路泰州城防坚固,城外全系水网,大部队运动不便。南路镇江就在长江边,地形上无回旋余地且敌部署在江南的第二梯队可快速渡江增援,因此他决定首战就打西面中路的整编第83师。这是李默庵手下战斗力最强的部队。粟裕的决策看似违背了我军“先打弱敌”的军事原则,但强弱在一定条件下是可以相互转化的。正因为整编第83师战斗力强,因此该师师长李天霞认为我军不敢动他,因而在指挥上颇为骄横大意。苏中战役打响前,该敌实际只有2个团的前锋部队分驻泰兴和宣家堡,后续部队还在行进中。这两个地方原是我巩固的抗日根据地,群众基础甚好,非常有利于我内线歼敌。

下定决心后,粟裕集中了手头15个团兵力,于7月13日一天之内疾进120余里,直扑泰兴和宣家堡。其中,7纵主力在北面阻击整编第25师可能出援之敌,1师、6师分别负责攻歼敌1个团,主力在西面阻击整编第83师援兵。

李天霞做梦也没想到,粟裕第一刀就砍向了他。不过,刚开始他对自己部队的战斗力信心满满,因此没有立即派出救援部队。等他发现情况不妙时,宣家堡的1个团守军已全军覆没,泰兴1个团也被歼灭大半,只剩少数残部仍在苦守待援。

李默庵闻讯,认为我军不可能先打强劲对手,因此判断粟裕这是声东击西。进攻泰兴的只不过是我军地方部队,而真正的粟裕主力一定正在犜同沿如南公路孤军北进的整编第49师,因此他急令王铁汉率部撤退。

等到李默庵发觉在宣泰一线的确是粟裕主力后,他急令整编第65师渡江,会同整编第99旅增援泰兴,死死拖住粟裕主力,并命令整编第83师主力向海安推进,整编第49师火速再次北上夺取如皋。

粟裕认为如果就地转兵打整编第65师和整编第99旅,虽可以逸待劳,但该敌系北上增援,其警觉性必定很高,于是他留下小部队伪装成主力,继续攻击泰兴残敌,主力1师、6师、7纵急速东进,奔袭误以为我军主力仍在宣泰一线,因而放心大胆北上的整编第49师。为争取时间,他令地方武装沿途迟滞整编第49师前进速度。

很快,粟裕主力赶到如南路时,敌整编第49师师部及整编第26旅到达鬼头街、整编第79旅到达杨花桥,整编第105旅作为预备队落在后面。粟裕令1师主力穿插至整编第26旅侧后,6师主力迂回至整编第79师侧背,7纵主力在正面发起进攻。7月18日晨,如南战斗打响后,整编第49师毫无心理准备,顿时阵脚大乱。整编第49师师部及整编第26旅几乎被全歼,整编第79旅也被歼灭大半。

此时,整编第105旅赶来,整编第65师绕过我阻援阵地,迅速接近战场。北面的整编第83师也在节节推进。粟裕为避免不利形势下的决战,下令部队撤出战斗。

随着国军大批援军赶到,粟裕放弃如皋,退守海安。但国军重兵很快又围了上来。粟裕在征得上级同意后,决定让主力实施战场休整,由7纵在海安节节阻敌,达到杀伤、疲惫进攻之敌的目的后主动放弃海安。7纵刚编成不久,但就是这样的新部队,却在4天时间里以伤亡200人的代价,杀伤进犯之敌3000余人,打出了1:15的惊人交换比。

国军进占海安后,各部队疯狂地往战报里注水。上至蒋介石,下至李默庵,都认为粟裕部损失2至3万人,已基本丧失战斗力,其残部只能“北窜”,短时间内再无可能有所作为。于是,李默庵按战前预案,将所属部队沿着泰州至海州公路一字排开,打算挡住苏北我军“南窜”,以争取时间让跟着国军重返苏中的各路还乡团及特务武装摧毁我地方政权,消化苏中战果。

靠着根据地群众的掩护和大力支援,粟裕主力就在海安东北10公里远的地方休整了半个月,国军楞是毫无察觉。随后,粟裕获悉位于海安的敌新7旅奉命去李堡接防整编第105旅,遂令1师轻装疾进实施突袭。8月10日,敌新7旅19团刚接防李堡,电话线还没装好,就被我军打了个措手不及。驻杨庄庄的敌整编第105旅314团、驻丁家所的敌整编第105旅315团也同时遭遇灭顶之灾。

此战疾如闪电,以至于驻海安之敌毫不知情。敌新7旅旅长带着21团仍旧东进接防,结果被7纵及6师合围,大部被歼。李堡之战,我军仅以900余人伤亡的代价,取得了毙伤敌3000余,俘敌5000人的战果。

李堡战斗结束之后,粟裕以一部兵力佯攻黄桥,吸引李默庵注意,亲自率领主力1师、6师再次长途奔袭,于8月21日至在丁堰、林梓歼敌4个交警大队,毙伤敌1500余人,俘虏2000余人。

见粟裕主力出现在如皋附近,而如皋守军兵力不多,李默庵急令驻黄桥的整编第99旅火速增援如皋。整编第99旅怕中伏,要求如皋守军出动接应。于是如皋方面派出整编第187旅3个团、整编第79旅1个团,共4个团西出接应。与此同时,徐州薛岳部正朝淮安推进。为策应北面,李默庵派黄百韬整编第25师主力朝邵伯进攻。保卫邵伯的只有我7纵和华中第2军分区第4、第5团,形势顿显危急。

粟裕经过慎重思考,决心围魏救赵,进攻黄桥。在邵伯方向上,我军在防御正面展开5个团兵力,皮定均旅作为预备队。粟裕派7纵前出至姜堰附近,牵制整编第83师及整编第65师。他以6师及军区特务团,共计7个团,于8月25日在如黄公路上合围了敌整编第99旅2个团。如皋出动接应的4个团,被1师及5旅共9个团合围。

如黄路战斗打响后,经一夜激战,两个合围圈的进展都不太顺利。粟裕当机立断,从1师抽调1旅3个团加入6师方向,形成5倍于敌的绝对优势,一举歼灭整编第99旅2个团。尔后再转兵解决1师方向之敌。此时,如皋守敌又派出1个团出援,结果这4个团悉数被歼。如黄路之战,我军毙伤敌5000余人,俘虏1.2万人。

当整编第99旅被歼后,李默庵考虑到后路空虚,整编第25师又迟迟不能突破我邵伯防线,便于8月26日令黄百韬撤退,邵伯保卫战由此比如黄路战斗结束得还要早些。算起来,黄伯韬的整编第25师在邵伯方向上损失了2000余人,却一无所得。

苏中战役至此结束,粟裕以伤亡1.5万人的代价,取得了歼敌5.3万人的重大胜利,装备得以大大改善,部队战斗力在实战锻炼中得以提升。通过融化俘虏和动员群众参军,苏中部队人数也不降反升。此役,成为解放战争初期我军有数的大胜仗之一,亦是粟裕在解放战争中一系列“神仙仗”的开端。

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苏中战役中,李默庵手握4倍兵力优势和不知多少倍的装备优势,却全程被粟裕打得找不着北,一再损兵折将,国军损失率竟然高达44%。二人完全不是一个层级上的对手。

不过,李默庵虽说“武”的方面显然不咋滴,但“文”的方面,也就是嘴炮功夫却着实不弱。哪怕是几十年后,他也坚持认为苏中战役是他打胜了,粟裕不是他的对手。理由是校长交给他的任务是占领苏中,不管怎么说他最后的确是做到了这一点,所以胜利是不容质疑的。至于损失嘛,校长交待他战役任务前,又没给他规定损失率,所以哪怕部队损失得再多,也不能掩盖他赫赫“武功”的灿烂光辉。

不过,他的校长可不这么想。苏中战役结束不久,蒋介石就将李默阉调离了指挥一线,剥夺了他的军权,让自己这位得意弟子从此一直坐冷板凳。这就已经足以说明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