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津湖战役志愿军伤亡大 最致命原因不是寒冷而是它
热文

长津湖战役志愿军伤亡大 最致命原因不是寒冷而是它

2020年11月16日 18:20:02
来源:这才是战争

作者:金戈铁马

1950年11月27日至12月24日,志愿军9兵团在朝鲜盖马高原发起了长津湖战役。我军健儿英勇战斗,打败了美军陆战第1师等部,受到了国内外广泛关注与赞誉。

这场战役发起时,20、27军在下碣隅里、柳潭里、古土里、新兴里等地成功合围了美军陆战1师,整个兵团战斗意图基本上得以实现。

我步兵指战员不怕牺牲,前赴后继打得非常英勇顽强,连敌人都震惊不己。按照三野部队以往在国内的战斗经历,特别是解放战争后两年,被分割包围的敌军基本上都被彻底消灭,没有逃脱的记录,而美军陆战1师在长津湖却能死里逃生。

几十年来国内外评论与研讨文章很多,各种因素也大体上都历数出来了,但是我军的一个关键原因,即炮兵火力支援方面却很少有人提及,而这恰恰是我方致命的一点,其严重后果就是导致志愿军冲锋陷阵的步兵部队伤亡惨重,美军侥幸逃脱了被歼的命运,尤其是减少了本应该遭受到的更大伤亡。

谈及9兵团炮兵部队的参战经历,首先必须了解一下全兵团炮兵的情况。现在抗美援朝二次战役我军序列公开资料很多,唯独缺少东线炮兵介绍(西线有志愿军炮兵司令部,下辖炮兵1、2、8师共10个炮兵团,1个高炮团,近300门火炮)。

三野炮兵当时有2个师建制部队,即炮兵3师、7师,分别位于福建和山东,进入朝鲜的是另外3个团。原先为准备解放台湾,9兵团加强了三野特纵的炮14、16、17团,入朝前这3个团驻扎在上海地区。其中炮14、16团前身为华中军区、胶东军区炮兵团,先后于1945年10月和1946年10月成立,是三野最老的炮兵团,同时也是1946年底前,我军成立的首批21个炮兵团之一。炮14、16团对口配属给老部队20、27军,炮17团配属26军,各军直接掌握,兵团不再集中管理与指挥。

这3个团为日式火炮团,各团1营为105毫米榴弹炮,2、3营为75毫米野炮。每连施行3门制,每营有9门炮。至此,9兵团最强的火力约为27门榴弹炮,54门野炮,总计约81门“重炮”。3个军所属炮兵团以75毫米山炮为主,值得注意的是9兵团北上前各步兵师紧急扩编组建了师属炮兵团,这在当时是全军首创。一年以后即1951年下半年开始,我军在入朝志愿军步兵师和驻福建前线步兵师中推广此项编制,逐步建立健全了师属炮兵团。

9兵团师属炮兵团一般是将原先师属山炮营(连)、团属92步兵炮、重迫击炮(口径100毫米以上)集中归并组建而成。个别师例外,比如27军81师炮兵团即是将33军炮兵团直接转隶而来(该军已改制为上海警备区)。3个军9个师共计9个师属炮兵团,紧急加强给20、26、27军的步兵89、88、94师因为战后很快撤编,缺少资料显示是否也扩编组建了炮兵团。这样9兵团共有15个特纵及军师属炮兵团,12个步兵师总计36个步兵团,步炮之比为2.4:1,在当时亦为全军之最。

但是火炮数量、质量不及西线四野炮兵部队,38军等军属炮兵团以75毫米野炮为主,每连4门制,全团火炮达36门。四野各军炮兵团早在1949年6月即升格为炮兵42团至48团,其中45、46、48团于1950年5月组建成炮兵第8师。西线38、39等军虽已没有炮兵团建制,但各师山炮营普遍有12门火炮,其中美式75毫米山炮占有相当比例,团属92步兵炮、82毫米迫击炮、营连属60毫米迫击炮等无疑是全军最强的。

11月7日和14日,20、27军从集安、临江等地渡过鸭绿江,所属各炮兵团也随即入朝。长津湖地处盖马高原,山高路陡,11月4日又迎来了几十年未遇的寒流,气温下降到零下30多度,大雪没膝。落后的日式火炮炮轮都是“铁疙瘩”,在冰雪路上行走十分困难,我炮兵部队指战员有时要把背包打开垫在炮轮下,才能推炮前进。在步兵部队隐蔽包围美军时,我重炮部队因美军飞机轰炸扫射的严重威胁,大多未能赶到一线阵地。

炮兵16团虽克服了种种艰难险阻,紧跟在79、80师后面,赶到了前线。但是1营住地周围还是遭到了敌机的狂轰滥炸,由于部队隐藏得好,火炮及人员都没有损失,战马却受惊四处逃散了。没有马匹牵引拉动,沉重的火炮是无法行军作战的。因此,9门105毫米榴弹炮(27军配备的最重型火力),眼睁睁地失去了掩护步兵,打击美军的机会。

在27军80师等部围攻新兴里美军31团战斗队时,炮16团3营9门75野炮进行了齐射,这几乎是全兵团最强的火力支援,也是为数不多的“重炮"射击纪录。

不仅如此,步兵部队自身携带的迫击炮也受严寒影响,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27军反映其70%的迫击炮未打响。

据战后统计,长津湖战役27军发射炮弹数据如下:100毫米迫击炮发射419发,化学迫击炮15发。92步兵炮166发,75毫米山野炮1051发,共计1650发,其中野炮弹仅几百发。要知道9兵团这些部队,从1948年9月济南战役开始到1949年5月上海解放,短短8个多月时间,“大炮加刺刀"进攻战斗势如破竹,展现了一系列炮兵猛轰,步兵猛攻;步炮协同,猛打猛冲的精彩画面。

济南攻城时,炮兵16团(当时称胶东炮兵团)400多发炮弹轰塌了济南内城墙东南角,支援27军79师235团(当时称9纵25师73团)一举攻下城头,荣获了“济南第一团”荣誉称号。淮海战役碾庄总攻时,该团还和特纵其他炮团及26、27军炮兵团(时称8纵、9纵炮团),30分钟时间发射了数千枚炮弹,彻底打垮了黄伯韬兵团。陈官庄最后进攻时,炮14团(特纵炮2团)猛烈的炮火,配合20军(1纵)等部队全歼了杜聿明集团。

1949年4月20日夜,在安徽无为地区炮14、16团,掩护我中路大军27、25军率先突破了敌长江防线,胜利地踏上了江南的土地。5月17日淞沪之战打响,炮16团配属30、31军在浦东作战。那时浦东还是一片郊野,没有高大建筑,步炮部队放开手脚,迅猛攻击。汤恩伯惊呼:浦东的共军打疯了,全是亡命之徒。

然而,在长津湖地区,我华东炮兵令人难堪的沉默了。

现代战争敌我双方就是限制与反限制,绞杀与反绞杀。谁能以己之长克制住对手,谁就能赢得战场主动权。美军拥有的世界第一空军,装备之好,战术、技术之熟练,战斗能力之强是有目共睹的。再加上后勤补给不足和严寒的气候影响,我炮兵部队初战没能获得出手的机会,否则,即使日式火炮严重落伍,我军若能集火发射成百上千枚炮弹,包围圈中的美军必然难逃被歼厄运,长津湖之战也会有更多的新兴里式歼灭战。我英勇的步兵战友几乎是一打三,即步兵一个拳头要打美军步兵、炮兵、装甲兵三只强手;反过来美军步、炮、装、航空兵四打一,致使我参战步兵部队损失巨大。

在美国空军强力制约下,西线我军炮兵也没有更多的开炮机会,机动炮兵发射的炮弹仅549发。反观美军在战场上投掷的炸弹、发射的炮弹数量惊人,仅在兴南港撤退过程中,敌军就发射了3.4万枚舰炮弹,1.28万枚火箭弹,火力密度超过了仁川登陆,足见其疯狂程度。可以说第二次战役我军胜利,主要是靠步兵部队舍命相拼得来。志愿军炮兵在强敌压迫下,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境,他们会持续哑火吗?他们能突破敌人的凶恶绞杀,在战争中学习战争,重新爆发出惊天动地的怒吼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