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9年什么事件能让蒋介石减少寿命20年?
热文

1969年什么事件能让蒋介石减少寿命20年?

2020年10月26日 07:30:38
来源:清風明月逍遥客

1969年9月16日上午,蒋介石还神采奕奕地主持了军事会谈,台军高级将领都出席了那天在阳明山举行的会谈。照例,会谈在“读训”声中结束。下午,会谈进行分组讨论议题。大约中午12点半左右,蒋介石离席,回阳明山官邸(即现在已开放的草山行馆)吃中饭、休息。

这天下午5点,蒋介石座车刚要结束山下的行程,从山下回到阳明山官邸,蒋的车队上坡沿着阳明山仰德大道前进,到岭头、永福附近。这时阳明山军事会谈分组会议刚散会,军用汽车一辆接一辆鱼贯下山,风驰电掣,每部军车下山车速都几乎超过60公里。

当蒋的车队“先导车”——即第一辆的开道车,驶过一道大弯,走到一部停靠在路边的公路局客运班车前面两三百米左右,忽然发现有一部军用吉普车,猛然从客运班车左后方超车窜出,迎面朝“先导车”疾驶而来。

“先导车”的司机反应极为机警,当下立刻踩刹车避过了这辆军用吉普车,而紧跟在“先导车”后方的蒋介石正座车司机徐达生,或许是一时分神,也或许是紧张过度,明明见到“先导车”踩刹车了,自己原本也应该急踩刹车的,却错把油门踩到底,轰然一声,整部坐车硬生生朝“先导车”的后车厢撞个正着。蒋介石座车的车头和“先导车”后车厢,都撞了个大窟窿。

撞车瞬间,蒋介石坐在座车右后座的座位上,正倚着枴杖闭目养神。坐在座车左后座的宋美龄,则是习惯性地假寐。早年台湾尚未有座车需系安全带的规定,何况总统座车安全绝对没有顾虑,两位老年人压根儿也没想到要系座位上的安全带。更糟的是,凯迪拉克七人座大轿车原本空间就很大,为了考量蒋介石的舒适度,让其双腿在车内可以伸缩自如,座车内拆掉了多余座位,因此前后座距离,有一两米长度,这使得撞击能量和力度相对加大。

座车追撞突发于一两秒钟内,完全猝不及防,蒋介石被猛烈弹出,正面直冲驾驶座后侧隔板。由于冲撞力道过猛,蒋介石的嘴巴、胸部、下半身都受到强力冲击,嘴唇肉和嘴里的假牙两相挤压,嘴唇当场撞出血来,胸部更是一阵闷痛,他顿时感觉天旋地转,待他回过神来,但闻71岁的宋美龄当场疼得哇哇大叫,宋美龄颈部剧烈受创,双腿膝盖创伤尤其严重,幸未骨折,是不幸中的大幸。

坐在“随一车”的代理侍卫长孔令晟,连忙下车查看情况,当他见到座车引擎室凹陷了一个大窟窿,车内的蒋、宋两人痛得面色如土,惊觉大事不妙,当下第一要务是紧急送蒋夫妇到“荣民总医院”,其次随即通知蒋经国,并拿起无线电紧急命令宪兵单位,封锁阳明山仰德大道,以及总统府沿线,盘查所有开往总统府及国防部的军用吉普车。

两天后,查出了那天超车的吉普车和师长的姓名,师长的官位不保,开车的司机也移送军法处分。令官邸和侍卫人员感到诧异的是,追撞事件明明是座车司机徐达生心神不专或者紧张过度,误把油门当刹车踩造成的,直接肇事者徐达生竟然丝毫未受当局处分,照常在士林官邸负责开车。

原来宋美龄听从孔令伟的意见,主张宽恕徐达生。宋美龄说:“错不在徐达生,应该饶恕他的无心之过。”

蒋夫妇被送到“荣民总医院”急救后,医师初步诊察,仅发觉蒋中正受的是外伤,事后蒋中正也不觉胸部有任何不适,所以压根没想到胸腔或心脏受伤的问题。

事实上,叫疼叫得厉害的宋美龄,除了腿部和膝盖略有拉伤,身体其他部位及内脏反倒毫发未损。蒋介石嘴巴上讲没事,事后证明他的胸腔心脏部位受创极重,内伤是造成他数个月之后,心脏发生扩大现象的病源。

车祸事件数周后,医师安排蒋介石至“荣民总医院”做例行的身体检查,才发现隐藏的严重危机。蒋介石的心脏大动脉部位,传来一阵阵杂音。心脏专科医师终于证实,阳明山车祸撞击的瞬间,其主动脉瓣膜曾受到重创。

1971年5月22日,蒋介石到“荣总”做例行体检,医师告诉他第二个不幸的消息,情况进一步恶化,他的心脏有明显扩大现象,车祸后遗症一天比一天突显。

1969年冬天,亦即阳明山车祸后3个月左右,某日,薛岳从台湾南部寓所到士林官邸探望蒋介石。蒋介石语气低沉地告诉他:“今年夏天阳明山车祸以后,我身体大不如前。”1970年春,蒋介石对严家淦说:“永福车祸,减我阳寿20年!”

从车祸、心脏扩大……一连串损及健康的意外事件,纷至沓来,1972年元月,蒋介石老是觉得身体倦怠,大清早起床之后,即觉昏昏欲睡,侍从副官发现,蒋介石居然一大早9点半就躺在床上,没人敢问他哪里不舒服,但直觉情况有异。

1975年4月5日,台北本来是风和日丽,清明节午夜近12时,突然风雨交加,雷电大作,蒋介石因突发性心脏病在台北士林官邸逝世,享年88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