敌后抗战中靖江短枪队的一次锄奸行动
热文

敌后抗战中靖江短枪队的一次锄奸行动

2020年10月17日 05:53:43
来源:牛戈文草

抗战进入相持阶段后,我敌后根据地的形势变得严酷。对此,苏中区党委、军区要求敌后各县组织短小精桿的短枪队坚持斗争。这其实就和冀中的武工队差不多。

短枪队的正规番号并不叫短枪队,而叫某某县公安局政治保卫队,但群众习惯将其称作短枪队,后来在我体制内部和在敌伪中也称作短枪队,正规的番号反而很少被人叫起了。

短枪队编制不大,大的不过四五十人,小的只有十几人,但队员都是精挑细选,政治素质、军事素质个顶个杠杠的。

短枪队并不仅仅只有短枪,也有长枪;短枪队的长枪并非长步枪,而是短步枪,即俗称作骑枪、马枪或卡宾枪的短步枪。卡宾枪早期是日本三八式、四四式等栓动短步枪,后期因与忠义救国军作战屡屡缴获,也有美制M1半自动卡宾枪。

既然被称作短枪队,短枪是人手必有一支的。短枪的型号几乎清一色,即驳壳枪。

篇幅受限,今天只说靖江县短枪队是如何除掉汉奸特务王连德的。

一、目标

1943年,为配合日伪的清乡,一个名叫王连德的大特务来到了靖江。苏中三分区指示,为保证我反清乡的顺利进行,务必将其抓捕除掉。这个任务责无旁贷落到了短枪队的头上。

王连德是什么人,当时靖江县公安局并不十分清楚。有说是泰州日本宪兵司令部特高课课长的, 有说是如泰靖三县情报室主任的,有说是靖泰“清乡”委员会主任的。到底哪个准确,当时不知道,但这家伙在靖江特务情报系统中坐头把交椅,这是确定的。

二、定计

靖江县公安局受领任务后,立即开始了侦察,很快摸清了王连德的特性:贪财。自他到靖江以来不长的时间里,全县凡是有钱可敲的部门和个人都要敲上一笔,给得少的、给得慢的,随便找个通共的罪名抓起来酷刑折磨,那时家属就得拿几倍的钱赶紧来赎,赎慢了可能人就没命了。

靖江县公安局根据他的这个特点,决定下饵钓鱼。

在王连德来靖江之前,高桥税务所长,我党同志刘俊,被伪军李志海和陶明德部因勒索不满打伤了头部。县委和公安局研究决定,就利用这一情况,要刘俊设法通过关系靠近王连德,主动请求给予保护,以避免李志海和陶明德部的勒索。要求保护,自然要出保护费,就利用这个做诱饵钓其上钩。为加强其应对力量,以刘俊因伤需要休养为由,派短枪队小队长高满州化名史国生,前去协助。

三、牵线

高满州为什么要化名史国生,是为了攀上一个本家,史铭勋。史铭勋是靖江商会的会长,有钱人,善交际,黑道白道都有不少朋友,在靖江社会上很有影响。同时,他也隐约知道刘俊是新四军的卧底,也愿意和刘拉上关系以为自己留条后路。

刘俊带着“史国生”找上史铭勋的门来,说明了来意。史铭勋一想,不错呀!这一来可以卖新四军一个人情,二来也可以搭上这位新来的大特务王连德的关系,何乐而不为呢?他爽快地答应下来,要刘俊和他的本家“史国生”三天后听他的消息。

三天以后,也就是1943年3月11日,刘俊和高满州第二次来见史铭勋,史得意地告诉二人:“说好了,14号上午你们双方在西门十字街XX店,当面谈。”

四、部署

听取了前期工作的进展后,县委、县公安局十分重视,召开专门会议进行分析。认为可能出现的情况不外两种:一是王连德为了性命安全,也为了显示威风,在会谈时带上几十人的卫队;二是为了独吞这笔外快,尽量缩小知情者的数量,同时也认为在日伪重兵驻守的县城里,新四军不敢来,因而只身一人前来。大家一致认为第二种可能性大,遂决心:1.利用谈判时机尽可能将其活捉;2.如活捉实在有困难,则将其处死。

本着不打无把握之仗的原则,县委、公安局和短枪队仍旧做了最坏的准备,做出如下部署:

1.为显示气派,刘俊和高满州每人各乘坐一辆独轮手推车前去赴约。手推车的车夫分别由短枪队副队长虞吉昌和小队长张信充当。高、虞、张各带驳壳枪一支,匕首一把,一旦有情况,短兵相接,以三人的作战经验,对付五六个敌人不成问题。

2.短枪队刘新一和另外一名同志负责联络和直接支援。进城后,要始终尾随刘俊、高满州,并与后续梯队保持联系。适时配合高等对王连德进行抓捕,如有战斗发生,则直接支援。

3.指导员卢朴率短枪队18人,通过敌工关系叫开并控制城西门,掩护高满州等顺利进城,之后以一部继续控制城西门,一部埋伏在谈判地点附近,作为二梯队,伺机行动。

4.从全县武装中调集最好的手枪,换掉短枪队员手中的十响半自动驳壳枪,所有参战枪队员全部配备二十响快慢机。

5.短枪队指导员卢朴担任此次行动的总指挥。

五、赴约

按照约定,3月14日上午10时,刘俊、高满州穿戴阔气,乘坐小推车如约来到了十字街北的XX店。但店里人说,史会长留话,商谈地点改在史铭勋开的南协康店内。

于是四人又按店员说的来到了史铭勋的南协康店中。结果又被店员告知,要客人去史掌柜的另一处家中商谈。

反复变更会谈地点,这明显是王连德搞的鬼。

高等提高了警惕,但信心不减,遂又一次按照店员的指引,来到了一处史铭勋的宅院。

但高满州等不知道的是,就在频繁转换约谈地点的过程中,把负责跟踪联络的刘新一等两名队员甩掉了,以至于后续梯队不知道他们去了哪。

六、杀贼

几经辗转后,刘俊、高满州终于在一处史铭勋并不常住的十分隐密的院子里见到了王连德和史铭勋。按照事先布置,虞吉昌和张信二人坐在天井里晒太阳等候,刘俊和高满州二人进到了客厅与王连德见面。

史铭勋给双方做了介绍后,几个人开始喝茶吃瓜子闲聊。院子里的虞吉昌二人则注意观察着院里院外的情况,并等待与刘新一接头,以适时对王连德进行抓捕。

但左等右等,刘俊、高满州一直也没等来虞吉昌二人发来的与后续梯队取得联系的暗号。

到饭点了,酒肉摆上来,王连德、史铭勋和刘俊、高满州四人开始饮酒吃饭。席间,一名二三十岁的年轻人负责上菜。后来得知,这是王连德的警卫。

酒过三巡,还没有后续梯队的信息,刘、高二人虽然表面上仍然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内心已经有点急了。为免夜长梦多,也到了该谈正题的时候了,刘俊机智地对史铭勋耳语:“你和王先生说了没有?”

史见他这样问,便离席走到了与客厅只有一帘之隔的外间屋。刘会意跟了过去。史附耳向刘说出了王连德的要价,刘听后装作大吃一惊的样子,又做出十分为难的表情,谎称数目太大,一个人做不了主,遂招呼高满州过去。史铭勋又回到了内屋。

外屋里的刘俊与高满州耳语着,使内屋的王连德和史铭勋隔着玻璃以为二人在商讨给付的价格,实际上二人商量的内容却是:刘新一跟丢了,二梯队来不了了,我们四人活捉他没问题,但如何带出城去难度太大。最后根据预案,二人商定,干掉他。

主意已定,高满州给一直在门口盯着屋内一切的虞吉昌、张信使了个眼色。早就做好了准备的虞、张二人猛地站起身来,抢在刘、高前头,直奔内屋冲进去。

机警的王连德看到两个矫健的车夫径直向屋内闯来,情知事情不妙,一个箭步跳上窗子,准备越窗逃跑,几人哪肯让他跑掉,上前几步给拽了下来,几下便结果了这条狗命。

装扮成服务生的那个王连德的警卫,也在密切关注着屋子里发生的一切,但他只有一个人,自知不是对手,打了几枪后撒丫子开溜了。

七、结局

几人杀死了王连德,丢下惊魂未定的史铭勋,迅速向西门奔去。后续梯队虽然不知道他们会谈的地点,但城西门是一直牢牢地控制住的。大家迅速会合撤出了城外,安全返回到事先指定的临时驻地。

几年以后,通过敌伪的档案方才得知,王连德是泰州敌特工系统总负责人,同时兼任汪伪政治保卫局靖江组组长。

打死王连德,对敌人的震慑很大。全县的汉奸特务们感到,像王连德这样的特务,就在日伪军的眼皮子底下,都逃不脱新四军的锄奸,何况他们呢?于是人人自危,有的开了小差,有的千方百计找史铭勋这样的两面人跟我敌工部门拉上关系,以便脚踩两只船给自己留条后路,没找到关系也没开小差的也不敢猖狂外出活动了。整个靖江县的大小汉奸特务一下子老实了好多天,造成敌耳不清目不明,对我主力的反清乡作战给予了有力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