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战列舰“山城”——探访苏里高海峡沉船的故事(中)
热文

寻找战列舰“山城”——探访苏里高海峡沉船的故事(中)

2020年10月16日 09:05:44
来源:燃烧的岛群

↑ “山城”(近)与“扶桑”(远)的末日 来源:hms-exeter.tumblr.com

寻找战列舰“山城”

探访苏里高海峡沉船的故事

(中)

不完美的成功

上回书说到:苏里高海战中沉没的那些极富历史意义的沉船一直让世界各地无数的技术潜水大师们垂涎不已,特别是日军西村舰队的旗舰、战列舰“山城”号。这条位于水下200米深度的沉船不但处于目前人类大深度潜水探索的极限深度,而且它本身也极具历史意义,可以说是挑战世界记录的最好选择了。可是,先有赫赫有名的世界水肺潜水深度记录保持者约翰·贝内特“常使英雄泪满巾”;之后又有好几批资深的技术潜水专家相继因为不同的原因折戟——当地极大的洋流、不稳定的能见度、几乎为零的基础设施和非常混乱的坐标记录。这条沉船就好像日本老兵组织所警告的那样,似乎真的有某种超自然的力量阻止人们接近她。

经历了无数团队前仆后继的尝试,对苏里高海峡沉船的探索在几年之后终于又有了进展。这次故事的主角是常驻泰国的美国人布鲁斯·科内夫(Bruce Konefe)与法国人塞里克·韦迪耶(Ceric Verdier)。他们都是经验丰富的技术潜水教练,之前合作探索过20艘古代商船残骸。此外塞里克还是2002年寻找和确认英国轻巡洋舰“曼彻斯特”号(HMS Manchester, 15)残骸的潜水员之一。布鲁斯在得知 约翰·贝内特 与他未能完成的“山城计划”之后,便决定拉上塞里克一起投入到挑战“山城”号的准备工作中去。而他们在菲律宾当地找到的帮手,就是之前成功探索了位于193米深度的“库柏”号(USS Cooper,DD-695)驱逐舰残骸的罗伯·拉鲁米耶尔(Rob Lalumiere)以及其它两位支援潜水员。

↑ 2002年塞里克参与了对“曼彻斯特”号轻巡洋舰沉船的第一次探索 来源:esstre.pl/wrecks/CR/manchester.php

↑ 布鲁斯后来在2018年因为协助救援被洪水困在洞穴内的泰国少年足球队员而被全球的媒体关注,他也在这次事件后获得了泰国颁发的迪雷克古拉霍恩勋章(เครื่องราชอิสริยาภรณ์อันเป็นที่สรรเสริญยิ่งดิเรกคุณาภรณ์),图中右2为布鲁斯 来源:newsbook

经过了长达9个月的准备工作,他们期间还招募了一位同样对探索“山城”号感兴趣的荷兰技术潜水教练 皮姆·霍斯特(Pim van dem Horst)加入。最后团队总共雇佣了14位当地挑夫,几经辗转将大约600公斤的必要设备、昂贵的氦气、易爆的纯氧和十几名不同分工的人员都运送到了莱特岛上的主要城市奥尔莫克(Ormoc),他们从这里可以搭乘罗伯的“螃蟹船”前往苏里高海峡。

↑ 3人中最后加入的皮姆也是一位常年在世界各地探索洞穴和沉船的资深技术潜水员 来源:tech-ccr.blogspot.com

如此这般,他们赶在2006年夏季做好了必要的出征准备。但是到了计划中的日期,却正赶上破坏力强大的热带风暴“弗洛丽塔”(Florita,西班牙语“花”)过境,导致部分支援潜水员和装备不得不临时缺席。当团队终于来到了苏里高海峡,又发现测得的海水最高流速竟然高达恐怖的7节(3.6米/秒)!远超潜水活动允许的最大流速足足一倍有余,怎么看这都不像是一个进行极限深度沉船潜水的好时机。比起之前失败的其他团队,他们现在仅有的优势就是可以利用先进的GPS定位系统和声纳扫描设备,不但能比较容易的找到“山城”号的精确位置,而且还利用声纳侧扫图像大致估算出了沉船的状态。

↑ 罗伯的“螃蟹船”,只是一艘非常简陋的普通菲律宾机动木船 来源:X-ray Mag

按照计划,他们先要利用一支船锚钩住海底的“山城”号残骸,然后将锚绳的另一端连接到浮具上。这样他们便可以利用这跟锚绳作为下潜的引导绳,以免潜水员在漫长的行程中因为洋流的干扰而走失。不过即使是这一点也并不顺利,他们在可怕的大浪中经过了一天多的努力,在损失了两具船锚和几百米绳索之后才终于达成。

到了7月18日,计划中潜水的日子。最为积极的塞里克难以掩饰激动的心情,早早就准备妥当,第一个背着他的“巨齿鲨”循环呼吸器(Megalodon CCR)跳入了激流当中。他迅速下潜到5米深度抓住事先布置的引导绳,等待潜伴下水汇合。然而过了不久,他等到的却是皮姆发出的终止潜水的信号。

↑ 布鲁斯和塞里克正在进行潜水准备 来源:X-ray Mag

原来,皮姆刚刚跳进水里就意识到水流实在太大了,在他努力挣扎游向浮标的时候,不但特制的大深度防水相机发生了漏水,而且他的“衔尾蛇”循环呼吸器(Ouroboros CCR)的呼吸调节器一级头密封O圈又突然爆裂了。尽管现场有支援潜水员协助,但是他们还是无法在水流中更换密封O圈。此时皮姆已经根本没有力气再去思考这次复杂且危险的潜水计划了,因此决定放弃潜水。

剩下的塞里克和布鲁斯两人开始艰难的下潜,洋流快速的冲刷着他们,引导绳也已经被吹成了一条大角度的斜线。他们现在感觉就好象是在颠倒着攀爬一样:靠双手紧紧抓住绳索,然后用双臂的力量将整个身体向斜下方拉动(不建议在大深度技术潜水中模仿)。他们极为费力的一步步接近黑暗的深渊,那里就像是巨大的黑洞一样,吸收了上方射下来的所有光线,却没有反射回哪怕任何一丝信息。

↑ 正在入水的塞里克,原照片没有说明是苏里高海峡现场照片,还是在其它潜水中拍摄的 来源:Deep Tec Thailand

其实,布鲁斯虽然已经是一位久经沙场的技术潜水老将了,但是面对这样的高难度潜水依然感到精神非常紧张,他前晚几乎一夜无法入睡,心里总是觉得哪一件装备会突然出问题。结果在下潜的时候,他的 Inspiration 循环呼吸器上专门在极限深度下进行控制的“锤头”(Hammerhead)控制模块居然真的出了问题!于是不得不切换回普通的控制系统,但是这也意味着他将无法安全的下潜到120米以下。心烦意乱的布鲁斯想到这次潜水的种种不顺,觉得好象整个大海都在有意与他们作对。

当塞里克得知布鲁斯也发生了意外之后,顿时感到心里一口气咽不下来,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受就这样让梦想擦肩而过。虽然塞里克深知基本的潜水安全原则,但是此时他却下定决心甘冒一死,横下心来继续向“山城”号下潜(切勿模仿!!!)。布鲁斯知道无法劝阻他的潜伴,于是只好在护送赛里克到达120米深度之后,独自进行自己的升水减压程序。

↑ 在苏里高海峡潜水的布鲁斯 来源:X-ray Mag

塞里克现在开始要独自面对剩下的旅程了,但是在巨大的热情支撑下,他竟然完全没有感到恐惧或者无助。他很快在120米深度穿过了一个海水越温层,周围的水温开始明显下降。由于持续对抗大流,此时塞里克剧烈的大口呼吸着回路中的气体,显然已经筋疲力尽。然而更可怕的却是,由于额外的耽搁他消耗了远远多于预期的时间。按照计划他本应该在第8分钟抵达200米深度的海底,然而事实上直到第14分钟他却依然还在努力的将自己拽向更深处,这意味着他经过精确计算的整个潜水减压程序已经都被打乱了。

当塞里克下潜到180米深度之后,引导绳指引的方向渐渐出现了一片巨大的阴影。又下降了几米之后,他突然意识到自己正位于一艘沉船的船壳上方。塞里克强忍内心的兴奋与激动试图打开主灯观察,却惊讶的发现他的主灯居然也莫名其妙的出了故障,于是只好使用强度较弱的备用灯游动和观察。他很清楚在这个深度,头顶的海水能够产生20个大气压的巨大压力,因此潜水员最多只能停留几分钟时间——每多一分钟停留,就意味着随后将要在浅水区域多花费几十倍的时间来让身体进行减压。

↑ 对于塞里克来说,他更喜欢把自己看作是一位洞穴潜水员 来源:JP Bresser

随着游动,他似乎分辨出了几门火炮,紧接着是倒塌在海底的疑似上层建筑残骸。塞里克看到船体上有几处破损孔洞,让他几乎压抑不住进入沉船内部一探究竟的冲动。可是这时他的潜水电脑上显示的强制减压时间已经累积到6个多小时——他必须开始升水程序了。

仰望头顶,赛力克几乎看不到到落下来的光线,200米厚的海水就像沉重的灰土一样将他封印在了这座60年前的旧战场里,与活生生的人世完全隔绝。塞里克心中的兴奋好像一下子就消失干净了——仅仅是为回到人间,他将不得不面对在大流、大浪、寒冷等恶劣环境中进行长达6个多小时的开放水域减压程序的艰苦命运,这还不包括有很大概率可能发生的各种致命意外。

↑ 苏里高海峡的洋流是这次潜水的最大挑战 来源:Deep Tec Thailand

塞里克沿着已经几乎与海底平行的引导绳开始升水,由于水流的原因,他抵达位于150米的第一个减压点的时间再度晚于计划。偏偏就在这时,塞里克又突然感觉到身上一股寒流在不断扩大,他意识到这是因为在大流中不断挣扎导致干式潜水服发生了漏水。低温的海水正在从渗漏处流入,不过现在他也只能一边忍受逐渐丢失的温度,一边继续与强大的洋流搏斗了。

回到了120米的越温层上边之后,不但海水的温度回升到了28度,而且能见度也得到了迅速的改善。不久之后,塞里克甚至能够借着透下来的光线看到布鲁斯依然在他上方大约距离40米的地方进行减压停留。随着深度越来越浅,支援潜水员们给他送来了饮料,并拍摄了一些照片。正当大家都觉得已经幸运的渡过了最危险的阶段之时,新的致命意外却突然发生了。

↑ 正在苏里高海峡进行开放水域减压的塞里克 来源:X-ray Mag

当塞里克抵达了倒数第二个减压点之后,天空和潜水船都已经清晰可见了,似乎只要在这里忍受几个小时的减压,一切就都圆满了。可是就在这时,塞里克注意到他的潜水电脑上显示的循环呼吸器回路中的氧含量正在下降,他立刻意识到因为全程费力对抗洋流,他的气体消耗量大大超出了哪怕最坏的预期,很可能他的氧气已经用尽了。他迅速将挂在减压点的一瓶备用纯氧接入到回路中,可偏偏这个时候,之前反复检查过的连接口又出现了问题,大量的纯氧从接口位置泄露出来。由于水流以及他的循环呼吸器回路中气体体积反复变化的原因,塞里克开始丢失中性浮力,他不得不频繁的排出回路中的气体来维持深度,而这又进一步加速了他的耗气量。支援潜水员不得不持续往返把船上的纯氧气瓶拿到水中供塞里克替换。

不过塞里克终究还是幸运的,经过了几个小时的挣扎,他终于在耗尽所有氧气之前完成了减压。在他用自己的生命做了一次赌注之后,命运最终还是放过了他,给了他逃离死亡世界并重回人间的机会。当塞里克强忍着各种身体的不适回到水面的时候,他唯一仅存的强烈欲望就是想尽快回到潜水船上坐一会儿。

↑ 塞里克说他出水后唯一仅存的欲望就是想回到简陋的“螃蟹船”上坐一会儿 来源:X-ray Mag

理论上讲塞里克的这次潜水并不算理想,因为除了潜水电脑的记录和他本人的回忆之外,这次深海探索没能留下任何照片或者实物证据。不过最终潜水界还是普遍接受了他所创下的沉船潜水深度记录。这也使得塞里克成为了所有超过120米的大深度沉船探索潜水活动中,唯一的一个单人取得成功的案例。

一个多月之后,塞里克和他的团队又收到了日本老兵组织的来信,信中他们先是祝贺了塞里克的成功,但是随后话锋一转,再次提示他之所以在探索过程中遭遇诸多不顺,主要是因为事先没有祭拜沉船中的怨灵。最后信中还建议他们以后探索苏里高海峡的其它沉船时,不能忘记要安排慰灵仪式并携带几瓶清酒到海底。

↑ 《山城的末日》 来源:Lioness-Nala

不过遗憾的是,自从塞里克成功抵达了“山城”号之后,潜水员们对于探索苏里高海峡的热情便迅速消减了。毕竟这确实是一件极度危险而且又花费不菲的活动,如果不能争得“第一人”的地位的话,那么它的吸引力也就要大打折扣了。

事情就这样一直又沉寂了11年之久,直到2017年,人类使用了全新的探索技术才终于在苏里高海峡内有了惊人的发现。本来已经被世人所熟知的历史,也被这次探索的成果所改写了。请您继续关注本文的下部,将为您介绍2017年的这次探索和他们足以改写历史的新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