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军在库尔斯克惨败 责任到底该不该让希特勒背?
热文

德军在库尔斯克惨败 责任到底该不该让希特勒背?

2020年10月16日 11:34:37
来源:老周的深度军事

李三万

摘要:二战苏德战场,1943年的库尔斯克战役,是个具有转折点意义的重大战役,德军在战役中惨败,彻底丧师了在苏德战场上的主动权。对于这场战役,战后很多德军高级将领都将责任归咎于希特勒的瞎指挥,这个责任到底该不该让希特勒来背?

二战苏德战场,1943年的库尔斯克战役,是个具有战争转折点意义的重大战役,德军在战役中惨败,彻底丧师了在苏德战场上的主动权。对于这场战役,战后很多德军高级将领都将责任归咎于希特勒的瞎指挥,这个责任到底该不该让希特勒来背?

1941年6月22日,德国发起“巴巴罗萨”行动,进攻苏联,一路狂飙突进,半年还不到就兵临莫斯科城下,但苏军随后取得了莫斯科保卫战的胜利,遏制了德军的进攻势头。1942年下半年,德军又在斯大林格勒遭到惨败,双方逐渐形成胶着,战场呈现出均势。而且还出现了一个奇怪的规律,每年夏秋季都是德军占优势,发动进攻,到了冬季,风水则转到了苏军这边,由苏军占据主动。

因此,德军在1943年夏季倾注全力发动代号“堡垒”行动的库尔斯克战役,企图重新夺回战场主动权,但结果遭到失败,不但好不容易积蓄下来的装甲部队损失惨重,而且就此彻底丧师了战场主动权,从此以后就再也没能在苏德战场上主动发起过大规模攻势作战。

库尔斯克战役,作为苏德战场上的关键战役,对整个战争进程具有转折意义。对于这场战役失利的责任,很多德军的高级将领以及战史研究学者,都归咎于希特勒,为什么会这么说?这么说到底对吗?

即便到了1943年,经历了莫斯科和斯大林格勒的失利,但德军普遍还是认为无论面对什么样的苏军防线,德军通过闪击战还是能够达成突破;德军在参谋作业、战术和武器方面的优势,足以抵消苏军的数量优势;即便苏军发动大规模的进攻战役,德军凭借娴熟的运动战也完全可以粉碎苏军的进攻。

但在库尔斯克战役中,德军的这些认识都被事实证明是错误的,德军出现如此严重误判的原因,主要是太高估了自己的力量,虽然在1943年德军的战斗力其实比1941年时更为强大,装备、战术也都有了进一步的提升,但苏军也在战争中学习战争,同时经过战争的洗礼,就如大浪淘沙,经过残酷战争考验的官兵,都已经具备了相当的实战经验和作战素质。

由于此前的作战,在库尔斯克地区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突出部,正对着德军中央集团军群和南方集团军群作战分界线处,对于苏德双方来说,都是理想的进攻目标。苏军可以从这里出发攻击德军两大集团的侧翼,德军则可以从根部彻底削平这个突出部,消灭这一地区的苏军,同时拉直战线。

明眼人都清楚,库尔斯克突出部必然是下一场大战役的所在地。不过,当时双方在战略上正处于均势,势均力敌,谁也没有绝对的优势,在这样情况下,谁先动手谁吃亏。但对于德军来说,却不得不先动手,争取在东线重新夺回主动权,因为西线的情况正在逐渐恶化,英美盟军已经肃清了北非的德意军,地中海方向的南欧都处在英美盟军的直接打击之下。时间的流逝,只会对苏军越来越有利,所以,首先打破在东线的对峙就是德军唯一也是无奈的选择。从这一点来说,希特勒决意发动库尔斯克战役,在战略上并没有错误。

对希特勒在库尔斯克战役中的诟病,主要是批评他一再推迟战役发起时间,表面看起来是为了生产更多的“虎式”坦克,以增强德军的装甲突击力量。但增加了一两百辆“虎式”坦克,并不足以一举摧毁苏军的防线。而苏军在这段时间里也没有闲着,库尔斯克突出部的防御攻势和兵力都得到了大大强化,所以希特勒推迟战役发起时间,是得不偿失的。

如果德军提前到5月发动攻势,那时苏军的防御固然还没有得到加强,工事也肯定不会像7月战役发起时那么坚固,但是德军的战役准备也同样没有完成,刚刚经历了惨烈的哈尔科夫战役,人员、装备的损失都很大,如果不进行补充和整顿,也未必就能一举突破苏军即便并不如后来那样坚固的防线。所以,并不是说德军提前发动战役就一定胜券在握,很大可能也一样铩羽而归。

将库尔斯克战役失败的责任甩锅给希特勒的德军高级将领中,曼施坦因是最起劲的,他在回忆录里指责希特勒是这场战役失败的罪魁祸首: “由于等待我们自己的新式坦克交付使用,本集团军群直到7月初才终于能够实施‘堡垒’行动,而这时已经丧失了先发制人发动进攻的基本优势。” 他还严辞批评希特勒推迟发起战役的决定:“代表我自己的集团军群发言时,我指出,这场战役已经发展到高潮,如果在这一刻停止进攻就等于放弃胜利。我们绝不能半途而废,除非彻底击败敌人投入的快速预备队。”同时也极力为自己开脱,强调自己当时是如何反对发动这场战役,但事实上,曼施坦因对发动这场战役还是相当积极的,而且当时的电报和会议记录也都在,因此,曼施坦因的这番表现,反而将他自己的人品给拉低了,让很多当时的亲历者对他也非常鄙视。

德军“装甲兵之父”,时任德国国防军装甲兵总的古德里安倒是坚决反对发动这场战役,不过他反对的出发点是德军装甲部队在之前作战中损失殆尽,他好不容易刚刚重建了装甲部队,还需要时间训练,现在就急于投入作战,损失一定会很大,而德军装甲部队的复兴计划也将因此被彻底断送。他认为“堡垒”战役的设想来自陆军总参谋长库尔特·蔡茨勒:“这[进攻战役的设想]是陆军总参谋长蔡茨勒将军提议发起一场战役的结果,战役设想是向库尔斯克以西的大型俄国突出部发动钳形进攻;这场战役一旦成功,就会歼灭大量的俄国师,决定性地削弱俄军的进攻兵力,并使德国统帅部在东线继续进行战争时处于更有利的地位。”古德里安补充道:“尽管我们[他和曼施泰因]是仅有的两人……准备直截了当地反对蔡茨勒的计划……但目前还不清楚为什么希特勒最终被人说服发动这次进攻。看上去决定性因素似乎是陆军总参谋长施加的压力。”

作为装甲兵部队的掌门人,这样考虑自然无可厚非,但战争不能从一个兵种的角度去权衡,如果战争的大势都已经无法挽回了,装甲兵即便恢复到巅峰程度,又欧有什么意义呢?

其实二战真正的分水岭就是库尔斯克会战,德国方面说的“堡垒”行动,这一战役之后,德军算是真正被打断骨头了,接下来就要迎接苏军的一波又一波攻势,步步的组织一场接着一场的防御战,主动权尽失,直到第三帝国灭亡。自己内部也顾不上认真清算,等到德军高层醒过神来,要面临的已经是盟军方面彻底的清算,逃过盟军死刑的德国将军们,在余生想要多少保留点尊严活下去,当然需要说明一下自己足够努力,战败不是自己的责任,最起码不是自己的主要责任,好在希特勒已经死社稷了,二战德国一方也确实是在他的决策指挥下打的,那么战败这口锅甩给他,真挺合适的。

这一方面,小编我个人在过去很多文章中,反复阐述过自己的观点,就是德国将军们那些纯军事观点,原本就应该服从于希特勒更高一级,同时也更全面的战略考虑,并不是世界上所有失败,都是来源于高层瞎指挥,有时候,失败确实是因为客观原因。不过就“堡垒”行动的失败,我到不反对德军高级将领甩锅给希特勒,因为在里面,希特勒确实需要负主要责任。

由国家统合,集中力量办大事,这是现在很多人迷恋的一种观点,尤其是这种方式被证明真的可以办好大事的时候,尤其让人迷恋,希特勒就同样是迷恋这种方式的人,他建立的纳粹德国也是通过这种方式,集中力量,办成了好些大事。问题是希特勒又不够纯粹,他成长于德国这么个出思想者和哲学家的国度,他本人在这方面也足够敏锐,有着犀利的哲学思想,同时他的高度,又必须吸收很多哪怕他自己都不喜欢的观点,比如类似美国曼哈顿计划,是尽量避免影响别的行业正常运行的情况下,集中力量完成的,当然希特勒本人是不知道曼哈顿计划的情况,但他需要带领德国前进,他的高度是知道这种温和集中力量的方式,对于一个国家的好处的,这就产生一个矛盾,大多数人眼里穷兵黩武的希特勒,其实在斯大林格勒战役失利时,居然还没有开始进行战争总动员,结果就是在库尔斯克会战后,德国损失三万多基层骨干军官,再后来开始总动员,征召来的新兵跟前辈比起来,就显得一蟹不如一蟹,包括最精锐的党卫军,都是如此。

在库尔斯克战役之前的德国军队,一个装甲师打到不足五十辆坦克,还在继续进攻,敌人没有薄弱点也要打出其薄弱点来。等库尔斯克战役之后,一个有两百辆坦克的装甲师,听到敌人上来了,都猥集到一起,拼命喊救命!这就是区别。

德国进攻苏联,其实苏联原来的部队,基本已经消灭的差不多了,北到到莫斯科城下,南方斯大林格勒其实也已经攻下,只是还没死透,德国人就急着抽调部队再南下,到这时,德军兵锋的张力已到极限,才导致后来种种恶果,假设希特勒在哪怕“巴巴罗萨”计划开始时,开始全国总动员,到库尔斯克会战,被打断骨头的,恐怕就是苏联,甚至都不会有库尔斯克会战了。所以,单从从兵力上说,德国准备“堡垒”计划时,兵力捉襟见肘的拖后腿,确实是希特勒的责任。

所以,到了1943年,德国已经没有选择了,如果不先动手,和苏军对峙僵持下去,就是温水煮青蛙,慢慢被熬死;如果抢先动手发动进攻,就将在苏军坚固顽强的防御面前付出很大代价,再要迎接苏军的防守反击,最终丧师战场主动权。不管怎么样,都注定要失败。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