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周恩来为何让沈醉写“军统内幕”?
热文

揭秘:周恩来为何让沈醉写“军统内幕”?

2020年10月09日 07:47:23
来源:清風明月逍遥客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国民政府和蒋介石为了进一步加强中央政府的集权,以加强国家统一,为日后全面抗战做准备,效仿墨索里尼的"黑衫党",在黄埔军人贺衷寒、戴笠、郑介民、康泽等"十三太保"的策划下,组织了一个以军人为主体的复兴社(有人称蓝衣社),1932年又在复兴社内设核心组织力行社,设有一个专门进行谍报活动的特务处。1937年底, 力行社特务处,与特工总部(1927年成立之"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密查组")合并,成立"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简称"军统"。成为国民党两个主要特务组织之一。

军统由于其特务组织的性质,具有极强的隐蔽性。不仅外人不知其本质,就连军统内部队员也未必能够知其详。军统内部的部门甚多,有的部门连军统内部相互也不了解或不知其性质。

1961年初,周恩来在中南海接见了特赦战犯。沈醉18岁即参加军统,从行动员干起,28岁成为军统局少将总务处长,他虽不是军统草创时期的“十人团”成员,但也是资历甚深的老人。周恩来对沈醉说:“军统和中统等特务机关搞的那套把戏,他知道不少,不过不能串联起来,有些关键问题还不十分清楚,所以希望沈醉把这些内幕如实地写出来。”临别,周恩来握着沈醉的手还吩咐了一句:“我等着看你的东西。”

在军统内部为了自我保护,从局领导到一般行动特务,都有化名,尤其往来发电报,也署化名。戴笠经常更换化名,据披露,戴笠的化名有27个之多,从一个字到三个字不等,如“冬”“雨”“涛”“灵”“雷云”“余龙”“裕隆”“张叔平”“马健行”等。郑介民、毛人凤则固定使用“杰夫”“以炎”的化名,唐纵则使用他的别号“乃健”。下手令、批阅公文、对外行文都使用化名。电报本身也分级,最高密级是戴笠亲译。如他与胡宗南、汤恩伯等人之间的电报往来皆用单编密码本。即便是最高密级,也署化名。不仅按期更换密码,有些密码只用几次就更换。一个省站就有好几套密码,密本翻译方法也经常变更。单位化名每隔不久就会重新更换一次,由局本部列表通知外勤各省站。这些密码保密措施都是针对中共的,唯恐被中共破译。军统局秘密站、组,也有化名,对外行文都使用化名,如军统掌控的重庆卫戍总司令部稽查处所属外事侦察组,化名毕公仇、毕孔殷,对外称毕公馆。军统局的机关甚至有些公开单位也并不挂牌,对外称呼各种公馆等,给人的印象根本不是特务机关。

除领导人外,一般行动特务也必须使用化名。至于蒋介石,军统内部文件、电文、档案、命令中从不会提到他的名字,只能见到“奉谕速办”“奉口谕”等字样。蒋介石给军统下达的暗杀任务等,从军统档案中完全见不到军统的重大行动到底是奉谁的“谕”,军统报送蒋介石的情报称“报甲”(报送戴笠称“报戊”),可见其隐蔽性。

军统各种电文、文件等行文,有自己惯用的行文语言,颇具隐蔽性和特殊性。军统干部写工作日志、日记都会自觉保密。如沈醉在日记中凡提到戴笠,皆用“老板”“余先生”代称。在重大暗杀行动的高层会谈甚至文字中,对被害人的名字从不提及。如蒋介石几次召见沈醉,密谋重伤宋庆龄,行动细节都会谈,但据沈醉回忆,蒋介石没有一次提到宋庆龄的名字,可见蒋介石不授人以柄的隐秘行径。在蒋介石召见毛人凤,交办暗杀李宗仁之事时,也只字未提李宗仁的名字。

军统本身是军事部队编制,穿军装、有军衔。但军统又是特务组织,内部分秘密单位与公开单位,所谓“秘密领导公开,公开掩护秘密”是军统的原则。所以军统秘密单位的特务并不穿军装,包括局本部文职人员,一律着便装。在局本部工作的人,女要穿旗袍,男要着中山装。有一次总务处发给译电科每人一套军装,戴笠知道后马上命令收回,改发每人普通布料。由此可见秘密单位不穿军装已成为军统局本部机关的一条保密措施。军统局为了工作隐蔽,还规定女工作人员除非有特别工作需要,不准“穿红戴绿擦粉抹口红”之类,包括舞厅等场所也不准涉足,这都是为保密不泄露身份。

军统秘密单位分区、站、组等。按军统保密措施规定,区长的秘密住处或军统区部门只有下面的站长、组长知道,依此类推,一般特务都不知道上级机关及负责人的办公地点、住址。

除共产党人和重犯需专人押送外,军统内部犯了纪律的特务,在押送时也采取秘密手段,如派甲特务解送乙特务,并不明说押送,假以各种名目,但私下却被告之要监视乙,到目的地后甲出示介绍信将乙拘押。有时甲、乙两人分别持介绍信互相监视,到目的地却同时被拘捕。

军统主要任务之一是“防谍”,即防范中共人员打入国民党党、政、军内部,军统也制定很多预防措施和办法,但应为绝密,至今知之未详。也许这就是周恩来所说的“内幕”之一。

军统制定严格的保密措施,其中还有一个原因是害怕受到中共地下组织的报复,所以慎之又慎。为了不暴露身份,按军统局保密规定,外勤特务不准带枪,只有执行公开任务的特务才能佩枪。

军统为保密起见,还制定了严格的纪律如“六不准”等。其一是不准擅自脱离组织,请长假亦不许可,因为军统规定,凡入军统则为终身职业。其二是不准自由向外活动,军统人员未经批准不得与中统等外单位交往,私自往来要受纪律处罚直至以泄密罪论处。其三是不准外宿。军统机关为防止泄密,不准会客、泄露办公地址,通信需要转交,电话保密,家属不准使用机关电话,严格规定每周只能有一天回家外宿等,违者严惩。其出发点都是为维护军统的隐蔽性。

为了严格执行军统局的保密规定,它还制定更为绝密、范围更小的秘密规定,如内部监视制度。军统局本身设有督察部门,负责公开监视军统人员和执行纪律。戴笠还单线设立监视网,如副手监视一把手,秘书、内勤监视副手,报务员监视所有主管等。甚至军统人员夫妻之间也负有监视对方的责任。军统有严酷的“家法”,凡违反制度、违反纪律者,会马上拘捕,经军统局司法科审讯,判刑后送到军统局监狱(军统人员判刑入狱后也负有任务,监视同监牢的中共党员),被判枪决的军统特务由军统执法队执行。正因为军统内部制度之严,很多军统特务时时胆战心惊。

中共在军统电讯总台潜伏的张蔚林,因烧坏电台发报用电子管被关禁闭,惊慌中跑出单位找叶剑英请示如何办?叶剑英分析:这是事故,至多纪律处罚,让他回去。但等他回到机关,军统局已发现他逃跑,故而搜查他的宿舍,发现了线索。张蔚林被捕,继而牵连整个潜伏小组被破获。这个事例一则说明军统保密制度很严格,二则说明张蔚林没有经验。如果张蔚林不跑出去请示,主动申报,至多数月半年军统内部服刑,不会暴露自己及全组同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