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佛凭什么,能掌控FBI半个世纪,让美国总统都怕他?
热文

胡佛凭什么,能掌控FBI半个世纪,让美国总统都怕他?

2020年09月18日 23:57:58
来源:袁载誉

提起美国的机构FBI,即联邦调查局,几乎所有人都只会有一个想法,这是一个很牛、很厉害的机构,在很多美国大片中,FBI的出镜率有时候几乎可以盖过一个演员的出镜率。

而在现实生活中,FBI也确实是这么一个充满神秘感和特殊感的存在,可以这么说,几乎每一个美国人都知道联邦调查局,都清楚它在美国无孔不入的恐怖势力。

作为美国最为重要的情报机构,FBI不仅拥有在反暴行、毒品、组织犯罪、外国反间谍活动、暴力犯罪和白领阶层犯罪等众多方面的最高优先权,还同时享有很多法律规定之外的特权,平时不惧展露于人前的,仅仅只是它的冰山一角罢了。

而提起联邦调查局,有一个人物是不得不拿出来说一说的,这个人就是创造了美国历史和执掌FBI长达半个世纪之久,并且创造了FBI神话的传奇“大佬”——埃德加·胡佛。

早前上位,一路青云

1924年,刚刚被司法部长任命为调查局代理局长的胡佛可以说运气非常好。这一年,前任总统哈定去世、上任调查局长威廉·J·伯恩斯又深陷茶壶顶丑闻,几乎是毫无疑问地,柯立芝总统上位,胡佛立马被任命为调查局第六任局长,此后,整个调查局成为了胡佛的天下。

新官上任三把火,胡佛一上任,就表现出了不同于以往调查局局长的“独裁野心”。一开始他仅仅只是解雇那些他认为“像个白痴的卡车司机”或者是有个“榆木脑袋”的人;到了后来,他开始针对那些不怎么听话,还总是得罪自己的特工,把他们派去执行危险任务,或者是没什么出路的任务。这一系列“小人行为”几乎终结了调查局内许多优秀特工的职业生涯,他的野心也日渐显露。

三十年代初,离胡佛上任仅过去了几年,在美国中西部屡次出现的抢劫案,让当地执法部门倍感头痛,无奈之下,他们上报华盛顿州,调查局出手了。

但令人非常无语的是,号称业内最牛的调查局却在抢劫犯手中屡屡失利,甚至还有平民和特工被调查局特工误杀,这一切让胡佛意识到,坐以待毙已经不行了。于是,他集中火力,终于干掉了抢劫犯头目。

大刀阔斧、不加掩饰,几次追击行动,闹得人尽皆知,调查局的职责由此扩大,并且更名为联邦调查局。从此,在野心家胡佛的带领下,FBI不仅进行了多次改革,还建立了全球历史上最大的指纹库,这些改革措施让FBI在国内情报领域一直独占鳌头,而胡佛也因此掌控了别人许多不为人知的龌蹉秘密,并以此达到自己的目的。

屹立不倒的秘诀

在联邦调查局局长的位子上,胡佛坐了48年。

在这48年中,胡佛不仅仅只是表现出自己在联邦调查局想要“一人独裁”的野心,更多是致力于挖掘业内“大佬”不为人知的惊天秘密,这些“大佬”中也包括美国总统,而这也是胡佛屹立半个世纪而不倒的“秘诀”。

似乎是权力欲望熏黑了良心,又或者是“秘闻”足以控制一个人的魅力,胡佛在担任FBI局长期间,花费了绝大部分时间,不遗余力地剖析美国历任总统以及国会众多成员的秘密,为此,他不惜派出大量人手去监视、偷拍、跟踪......

在如此大力气的挖掘之下,胡佛几乎掌握了美国多数总统、议员的把柄、秘密。利用这些把柄,胡佛安安稳稳地坐在局长的位子上长达半个世纪;利用这些把柄,胡佛慢慢地扩张自己的权力,最后把自己立在了一个无法撼动的高处。

面对这样的一个胡佛,被人抓住把柄的总统们心急如焚,却实在是无可奈何,因为他们惧怕,这些秘密一旦被曝光,可能会将自己打入万劫不复之地。于是,他们只能在心里祈求胡佛把这些秘密带进坟墓中去。正如理查德·海科所说:“没有一位总统敢解雇胡佛,因为没有一位总统知道胡佛究竟知道些什么,这对总统来说是最大的恐吓。”

但对于胡佛来说,仅仅压制总统和议员是不够的,挖掘秘闻似乎成为了他的“爱好”。于是,明星的裸照、总统夫人的裸照、以及其余很多有名之人的隐私统统被胡佛掌握于手中,靠隐私去控制、摆布别人,对此,胡佛乐此不疲,毕竟一面可以享受“吃瓜”的乐趣,一面可以稳固自己的位子,扩展自己的法外之权,他何乐而不为呢?

争名于朝、争利于市的“国妖”

“曰言善,身行恶”,埃德加·胡佛是怎样在年纪轻轻的29岁登上联邦调查局局长的位置,已经没人想再去追究,能够在位长达半个世纪,创造FBI神话,并让美国历任总统为之感到惧怕,我们不得不说,这是胡佛独特而高强的能力。

但说句实话,动用数量庞大的特工去不遗余力地挖掘别人辛辛苦苦掩藏的秘密,从而满足自己内心奇葩的想法,从而巩固自己的地位,这样的行为实在是很让人不耻的,毕竟每个人都有掩藏自己秘密的权利,至于是龌龊还是苦衷,这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争名于朝,争利于市,1972年,被称为美国“国妖”的胡佛去世,正如尼克松所说,“他在一个合适的时候死去了。”不是被刺杀,只是因为生病。

享受了权利之巅的风景,得罪了那么多的人,最后还能够安然死去,这的确是上天给予这个时代象征、传奇人物的眷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