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的强盗被称为“响马”或是因为马铃铛或是因为马政
热文

山东的强盗被称为“响马”或是因为马铃铛或是因为马政

2020年08月01日 12:37:07
来源:腾飞历史

张养浩曾作《山坡羊·潼关怀古》:“兴,百姓苦,亡,百姓苦。”足以见得历朝历代的中国饱受战争和自然灾害之苦,在古代,不论国家是否兴盛繁荣,真正受益的都是很小一部分人,对于底层百姓而言,他们一直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即便是处于海晏河清的盛世,百姓的日子也未必就好在哪里去更不用提遇到战乱和灾荒了,一旦到了这样的时候,很多走投无路的百姓就会扔掉手里的锄头和扁担,改而为了有口饭吃进山聚众为盗。

自先秦时期到民国时期,强盗从来都是不缺的,只不过繁荣盛世就少点,战乱年代和灾荒之年就多点。也因此,强盗的话题从来不断,山东的响马就是其中之一。

山东响马的名声很响,类似于《隋唐演义》的影视剧和演义小说中都提到过响马。《古今小说》说: “明日是济宁府界上,过了府去,便是太行山梁山泊,一路荒野,都是响马出入之所。”李渔《奈何天·筹饷》也提到: “只因西北路上,响马最多,这银子不比别样东西,时时要防强盗。”那么,问题就来了,为什么山东一带的强盗就被叫做响马呢,且名声很响呢?要知道山东是孔孟之乡,也不是马政所属的养马之地,按理和响马扯不上关系,其实不然。

一说自东汉以后,山东的土匪在马脖子上挂满铃铛,马跑起来,铃铛很响,故称土匪为响马;还有种说法认为他们在行动前习惯先放响箭示警,常骑马来去,故称响马。

另一说则是关于马政的。就明朝时期来说,皇帝们认为骑兵数量的多寡决定了国家兵力的强盛,于是将养马作为义务发起官马民养的活动。但是养马、种马、监马层层漏洞,百姓不论是在哪一个环节都有所亏损,达不到标准的马匹养马者需要缴纳巨额的罚款,民间怨声载道的同时,有很多人干脆拒不交马也拒绝缴纳罚款。顾炎武在《天下郡国利病书》里说:“江南之患粮为最,河北之患马为最。”

响马

有压迫的同时也有人发起反抗,马政导致百姓无法正常生活,一批人精通养马之道和骑射之术,带着自家马匹躲入山东一带,成为百姓口中的响马。他们靠着打家劫舍赚取银两维持生计。

类似的事情在全国各地都有发生,但是山东响马最为出名。首先是得益于山东对响马而言存在地理优势,山东省内多丘陵连绵不断,且山丘地势不高,而鲁西地区又以平原居多。这样的地形很利于响马隐藏、躲避和逃走。

遇到抓捕的军官能够利用低矮的丘陵四处躲避,丘陵虽然起伏但是地势不高不陡,起码能够迅速逃跑,虽然人数不多但是能够快速化整为零削减对方的数量优势。

山东响马群队成规模,之所以聚集出这么大的队伍也是因为当地的气候和农业影响。当时的山东属于传统农业区,当地经常遭遇洪水和旱灾等自然灾害,一旦遇到这样的灾害,温饱就成为一个很大的问题,而且山东地区人口也相对密集,所以很多县市都是受灾受难的主要对象,导致当地百姓无法正常生活。

在这样的情况下,很多人就会选择成为响马的一员。关于山东的响马多的记载,史籍中比比皆是,比如《清实录山东史料选》中就有记载:“其余如沂州属之幅匪、武定属之枭匪及土匪、骑马贼,随地皆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