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如何征服西伯利亚?成吉思汗的后裔拼死抵抗,过程并不轻松
热文

俄罗斯如何征服西伯利亚?成吉思汗的后裔拼死抵抗,过程并不轻松

2020年05月22日 11:30:00
来源:浩然文史

西伯利亚汗国的末代统治者库楚姆,在俄罗斯征服亚洲的历史上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关于这位汗王的身世和他在抗俄斗争中的表现,仍有很多争议,但毋庸置疑的是,这位黄金家族的后裔,的确是一位独立而有血性的英雄人物,他的辉煌事迹不仅流传于蒙古人之中,而且也在俄罗斯的历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痕迹。

一、血仇得报,可汗崛起

在西伯利亚汗国不算太长的历史中,政权一直掌握在昔班的后裔手中。到了15世纪中叶,昔班家族纵横四海的伊巴克汗被国内的泰布加家族诛杀,伊巴克汗的儿子穆尔塔扎不得不遁走中亚,投奔到了同为昔班后裔所统治的布哈拉汗国,并在那里生下了故事的主人公库楚姆汗。

从血统上来说,库楚姆汗是当之无愧的蒙古黄金家族后裔,1555年,年轻气盛的库楚姆在布哈拉汗国的支持下决意出兵复仇。此时的西伯利亚正处在泰布加王朝的统治之下,统治者雅迪盖尔无力阻拦气势汹汹的库楚姆,于是转而投奔俄国,寻求伊凡雷帝的庇护。他以向莫斯科提供一笔数额巨大的毛皮贡赋为代价,取得了伊凡雷帝的支持,但俄国人此时的心思专注于攻打局势动荡的阿斯特拉罕汗国,根本没有出兵到额尔齐斯河帮助西伯利亚的能力。

影视剧中的伊凡雷帝

雅迪盖尔献上的巨额贡赋并没有为他带来救兵,反而激化了他与周边被统治民族的矛盾。1563年,在库楚姆的攻击和蚕食下,四面楚歌的雅迪盖尔兵败被杀,泰布加王朝在西伯利亚的统治就此终结,而库楚姆则实现了为祖父报仇的夙愿,代表昔班家族成为了西伯利亚汗国的末代汗王。

二、俄国东征,抵御入侵

库楚姆汗统治下的西伯利亚汗国,西起乌拉尔山,东至鄂毕河,是一个小国家,但相比于领土面积,其3万多的人口却显得汗国更加袖珍。以渔猎为主要生产方式的西伯利亚少数民族,大多还处在原始社会末期,即使在库楚姆的西征东讨之下,西伯利亚汗国吞并了西边汉特人和曼西人以及东边鞑靼人的部分领地,但对落后的西伯利亚汗国来说,这种层次的实力仍然很难同俄国人相抗衡。

1582年,叶尔马克东征之前的形势图

俄国沙皇伊凡雷帝,早已注意到发生在西伯利亚的政局变化,垂涎于西伯利亚毛皮资源的俄国人,却无奈自身已经陷入了西方利沃尼亚战争的漩涡中无力脱身。沙皇只好以土地和毛皮贸易的特许经营权为筹码,鼓动盘踞东部的豪门巨贾斯特洛甘诺夫家族来着手侵略行动。

斯特洛甘诺夫家族本就在为库楚姆时不时的骚扰劫掠而头疼,就在沙皇的鼓励和支持下,他们迅速拉拢了一批以叶尔马克为首的哥萨克盗匪团,在火枪利炮的加持下,一场实力悬殊的战争拉开了帷幕。

1582年,准备妥当的叶尔马克把自己混编的军队沿着托博尔河开进了汗国的领土,10月26日,库楚姆率领自己从鞑靼人等民族中招募的勇士在河口的楚瓦什岬角对抗叶尔马克的来袭。

楚瓦什岬角战役

战争伊始,哥萨克士兵的炮火并没有给西伯利亚人造成太大伤亡,西伯利亚人倒成为主动进攻的一方。不过,训练有素的哥萨克人很快便从布置好的车阵中依次射击冲过来的西伯利亚士兵,随着一声声枪响,汗国的士兵很快就崩溃了,坐镇指挥的库楚姆汗无力再战,率领亲信逃离了战场。

深知无力再战的库楚姆汗放弃了首都卡什雷克城,一直逃亡到更东边的巴拉宾斯克草原。得胜的叶尔马克稍作停留,便耀武扬威地进驻了汗国的首都,西伯利亚汗国宣告灭亡。

弓箭与火枪,难以胜利的一战

三、矢志不渝,游击战争

叶尔马克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这个盗匪头子翻身一跃,成了俄罗斯的民族英雄。来自莫斯科的赏赐蜂拥而至,让他暂时忘记了还有一双虎视眈眈的眼睛正在盯着他。是的,潜伏在森林与草原中的库楚姆并没有放弃斗争,他依旧等待着对手露出破绽。

叶尔马克的信使向伊凡雷帝汇报对西伯利亚汗国的征服

1585年的8月,叶尔马克得到情报,说库楚姆汗准备袭击一支来自中亚的商队,于是他便率领哥萨克士兵前去瓦盖河围剿。实际上,这是库楚姆放出的一条“假新闻”。这天夜里,可汗本人亲自带领一些身手矫健的鞑靼人趁着电闪雷鸣潜入到了哥萨克的营地,夜色中的哥萨克毫无防备几乎全军覆没,而叶尔马克本人也在逃亡路上落入湍急的水流之中丧命。

叶尔马克的末日

随着瓦盖河战役的胜利,叶尔马克残部退回到乌拉尔山以西,库楚姆汗再次成为这片土地的主人。然而,从利沃尼亚战争中走出来的俄国,已经有了足够的精力去对抗库楚姆汗,当初被库楚姆灭门的泰布加王朝的后裔也趁机占据了汗国旧都卡什雷克。

莫斯科方面对于库楚姆汗一开始采用招安的态度,许诺给他贵族的头衔和一定的物质条件。但库楚姆对此嗤之以鼻,不知是由于身体内流淌着成吉思汗的不屈血液,还是身为穆斯林拒绝向东正教政权投降的信仰,总之,库楚姆依旧游荡在旧时汗国的地盘,伺机等待着复国的机遇再次降临。

影视剧中的成吉思汗

四、英雄末路,谢幕演出

库楚姆没有等到再次复国的机会,俄国在接下来对西伯利亚的征服中采取了堡垒战术。秋明、托博尔斯克、塔拉等一座座俄国人的堡垒,矗立在了原先属于西伯利亚汗国的土地上,严重压缩了以库楚姆为代表的原住民的生存空间。

每次库楚姆遇到一支俄国人的军队,他都会失去数十甚至上百名士兵,然后再向东南或南方逃去。为了抓到库楚姆,俄国人放火烧毁了他的城镇。但是可汗没有放弃,没有要求王室的恩宠,也没有参加和平谈判。事实上,库楚姆对俄罗斯控制地区的袭击既不频繁也不危险,但是沙皇政府害怕这个难以捉摸而又顽固的敌人,地方政府也夸大了他的实力和能力,想以此为理由向莫斯科寻求更多的支持。

库楚姆本人虽然没有屈服于俄国人,但他的阵营内部却出现了分裂,西伯利亚各民族在俄国人的鼓动下纷纷开始向沙皇示好,这是弱小民族求得生存的无奈之举,也和库楚姆强行在萨满教根深蒂固的西伯利亚推行伊斯兰教有关。到了1598年,众叛亲离的库楚姆被新沙皇鲍里斯·戈东诺夫的军队赶到了鄂毕河边,在这场被称为伊尔门河战役的战斗中,库楚姆汗的家属和卫队被俄国人一网打尽,逃出生天的库楚姆,只剩了3个儿子和最后的30名勇士。

战后,俄国人再次送出了劝降信,这时候的库楚姆汗已经年老眼瞎,但他依然不为所动:

“在我强大的时候都没有听从俄国沙皇的召唤,难道现在的我就会去投降吗?”

今日的伊尔门河一角

戎马一生的库楚姆将儿子们送到了一直支持着他的中亚布哈拉汗国,自己则毅然返回草原。关于库楚姆汗的最后结局,今天人们依然争论不休,有人说他死在了卡尔梅克人的追杀之中,也有人说他成为了突厥人的刀下亡魂。但我们可以知道的是,自伊尔门河一战之后,库楚姆便没能回到旧日的故土,西伯利亚的一代枭雄在俄国人面前终究没能逃过毁灭的命运。

西伯利亚汗国抗俄的斗争是俄国对整个西伯利亚地区征服的缩影,对于俄国人而言,库楚姆的败亡为他们打开了通向更遥远的东方的大门,从鄂毕河到太平洋的征服之路上自此畅通无阻,贪婪而勇敢的殖民者争先恐后地掳掠着大自然遗留在此的物产,再也没有什么可以阻止双头鹰无穷无尽的扩张。

文史君说

从手刃仇敌到抗击俄国,库楚姆汗的一生充满了跌宕起伏。这位汗王试图通过伊斯兰教来整合西伯利亚各民族的努力并不成功,反而造成了信仰原始萨满教的民众的反抗。这一地区落后而原始的生产力大大掣肘了库楚姆汗的野心,在先进文明面前,库楚姆面临着近代化过程中弱小民族失败的注定结局。然而,他的斗争虽然失败,但其不屈不挠的草原精神却为这段历史留下了一个英雄的注脚,也让他在西伯利亚的历史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

参考文献

徐景学:《西伯利亚史》,黑龙江教育出版社,1991年。

王治来:《中亚通史-近代卷》,新疆人民出版社,2004年。

黄定天:《东北亚国际关系史》,黑龙江教育出版社,1999年。

〔英〕巴德利:《俄国·蒙古·中国》上,商务印书馆,1981年。

Небольсин,П.И.Покорениесибири. Издательствоm Вече. 2014.

(作者:浩然文史·张文卓)

本文为文史科普自媒体浩然文史原创作品,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本文所用图片,除特别注明外均来自网络搜索,如有侵权烦请联系作者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