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鞭炮可预防肺炎?造谣究竟能无耻到什么地步
热文

放鞭炮可预防肺炎?造谣究竟能无耻到什么地步

2020年01月21日 16:28:18
来源:凤凰网历史

近日,爆发于武汉等地的新型肺炎疫情成为大众关注的焦点。虽然目前疫情仍在控制之中,但尚不明确的传染来源和已经出现的死亡案例,还是让人们心中惴惴不安。

人心惶惶之日,便是混淆视听之时,从包治百病的板蓝根到因日本核泄漏而哄抢食盐,一些别有用心之人总能靠编造、曲解粗浅的“常识”、“科学知识”来炮制谣言。

这次自然也不例外,只不过主角从具体的东西变成了传统习俗——燃放鞭炮。

随着“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的扩散,一篇“神文”也在网上迅速传播。一时间,借疫情的“东风”,这篇题为《面对不明病毒,重提解禁烟花爆竹!》的网文,迅速获得了10+的阅读,并在网络上如野火燎原,广为流传。

该“神文”提出,火药是古代道士配出的“药”,燃放烟花爆竹“产生大量烟雾。这种烟雾的成分是二氧化硫,与空气中的水分就形成了稀硫酸气溶胶,是非常有效的空气消毒剂!实验证明,这种酸性气体完全可以有效杀灭靠呼吸道传染的细菌病毒,比我们现在使用的空气消毒剂84消毒液等更加绿色环保无污染。”

既然神论出现,那我们就好好的扒一扒,来看看这个谣言有多恶毒。

【完全被“食盐防辐射”“海盐被核辐射污染”等谣言所蒙骗的群众】

鞭炮燃放产生的烟雾可以消毒?

传播性强的谣言往往九假一真,这样才能拥有更好的传播性,这次谣言的始作俑者显然对此十分熟悉,他只用简单的化学知识,就开始论证燃放鞭炮和消毒的关联性,斩钉截铁地认为鞭炮燃烧后产生的二氧化硫可以与空气中的水分形成稀硫酸水雾,从而依靠其本身的酸性来杀菌、消毒,甚至比84消毒液更环保。这听起来是不是很有道理:二氧化硫与水反应会形成亚硫酸,而亚硫酸氧化就成了硫酸,硫酸与空气中的水混合稀释可不就成了稀硫酸么?

但是,谣言终究是谣言,现实中鞭炮燃放后的二氧化硫浓度根本不足以形成足够的硫酸。据北京在2003年春节期间的空气监测数据显示,燃放烟花爆竹后空气中的硫含量仅有11微克每立方米,并在春节后降至9微克每立方米,纵使春节期间空气中的硫全部反应成为二氧化硫,也仅有22微克每立方米的浓度,这才刚刚达到国家二氧化硫污染物年平均空气浓度的一级标准。当然,即便是浓度达到更高标准,也离形成稀硫酸相距甚远。

据现有资料,2012年贵阳市的冬季受到采暖影响,二氧化硫浓度提高到100微克每立方米①,达到2级标准的1.42倍,也未能形成酸雨,连酸雨都无法形成,可见燃放鞭炮根本不足以形成广布于空气中的稀硫酸来杀菌、消毒。

【国家二氧化硫污染物浓度标准列表,烟花燃放后硫的浓度甚至只有最轻微的一级标准的一半,距离最高的日平均标准相距甚远】

那么,假如能在空气中形成足够消毒分量的稀硫酸,是不是这篇文章的结论依旧可以成立呢?

我们假设有一双看不见的神秘的“上帝之手”帮助了作者,替他在某些特殊情况下完成了足够稀硫酸的自然形成,但很遗憾的是,化学家门也会提醒:“上帝之手”这样的稀硫酸无法做到作者臆想中那样有效而环保的杀毒剂。

从氯酸钠、二氧化氯、过氧化氢、过氧乙酸四类消毒剂的实验来看,在气雾柜内喷雾染菌条件下,以10毫升每立方米的用量进行气溶胶喷雾消毒,仍需作用15分钟,才可使气雾柜内空气中白色葡萄球菌下降率达到99.90%以上②,每立方米10毫升硫酸质量高达18.4克,就是在百分之百转换的理论条件下,也相当于需要每立方米空气中二氧化硫达到12克,即12000000微克每立方米。

烟花爆竹燃放后20来微克每立方米那点二氧化硫,比起消毒需要的剂量,也就相当于你在大广场上放了个屁——毫无影响。

而且就消毒的有效性来说,自然环境无法提供良好的灭杀条件。我们可以注意到,上文所说的消毒是在气雾柜内喷雾染菌条件下,也就是在有限的密闭空间下通过高浓度的剂量达成了消毒的效果。但现实中的开放空间中,细菌、病毒仍旧可以依附于其他物体传播,比如人的体液等。而显然,自然条件下那点浓度低可怜的稀硫酸,根本不足以阻挠细菌、病毒通过人与人的接触(如打喷嚏)以秒计算的速度进行传播。而人与人之间的传播才是传染疾病最常见的传播方式。

【打喷嚏喷出的体液会携带大量细菌、病毒,它们飞行速度极快,达到数十公里每小时】

而且,能不能杀菌消毒,我们还能从效果计算的角度进行辩解,但说二氧化硫形成稀硫酸是“比我们现在使用的空气消毒剂84消毒液等更加绿色环保无污染”,就只能说绝不是蠢,绝对是坏了。

更重要的是,二氧化硫和硫酸可以说和环保一点关系都搭不上,相反,它是现代社会治理污染的重点对象,因为它不但是第三类致癌物,更是酸雨形成的元凶,而酸雨则是破坏环境和人类身体健康的一大元凶。在酸雨的侵蚀下,江、河、土壤会酸化,动、植物会因此死去,建筑则因它而腐蚀损坏,甚至诱发人类的各种疾病,危害身体健康。③

放到更宏观的范围看,在地球历史上,有几次严重的全球性物种大灭绝,就与地质运动带来火山喷发而携带出的二氧化硫大规模释放,有着直接的联系。

【酸雨的损害肉眼可见,如果烟花爆竹真的可以形成可以杀菌、消毒的稀硫酸,那么春节过后大家身边的环境恐怕也和这样差不多了】

换句话说,按照这篇“神文”去操作,相当于把人关进毒气室,在细菌病毒被杀死前,我们人类早就已经先被被“净化”了。

在历史上,还真有一次完美实现了“神文”所述的条件造成的著名事件,那就是著名的“伦敦烟雾事件”。在这次震惊世界的惨案发生的1952年12月,伦敦当地每天向空气中排放的二氧化硫达到370吨——等于每天在空气中形成550吨硫酸。当时伦敦空气中的二氧化硫含量达到500-900微克每立方米——北京燃放烟花爆竹后空气中二氧化硫含量连这个数值的20分之一都不到,但对于消毒需要的浓度12000000微克每立方米,依旧是池塘里放一颗盐的效果。

【“伦敦烟雾事件”是著名的生态灾难事件】

可以说,伦敦烟雾事件时的伦敦,是这篇神文提到的“二氧化硫变硫酸形成空气消毒剂”的最好标本,结果呢?英国卫生部(Ministry of Health)在1953 年的报告中称,总共有 3500至4000 人死于这场烟雾污染,大约是平时死亡率的三倍。

而更为打脸的是,在伦敦烟雾肆虐的同时,伦敦爆发流感疫情,同样按照英国卫生部的统计资料,同时有5655 人死于流感——这就是神文所说“二氧化硫消毒”的真实结果——一边把人毒死,一边对于消灭流感病毒屁用没有。

火药也是拿来治病救人的?

从化学的角度论证放鞭炮可以空气消毒显然不能让作者满足,为了进一步扯传统文化的大旗作为掩护,作者甚至从化学课代表摇身一变成为了语文课代表,顺道还兼任了历史课代表的活,从火药的“药”字释义和古人对火药的认识等角度入手,论证祖先发明鞭炮从一开始就是要预防和治疗疾病。

【一个汉字也能被拿来给烟花爆竹洗地】

显然这位语文课代表上课并没有好好听讲,“药”字在最早出现时的本意是治病的植物。《说文》称“药,治病草也”。之后,随着字义的扩充,到了火药产生的唐宋时期,早已被用来称“有一定作用的化学物品”,并非需要治病,也不需要是植物,宋代的沈括就在其著作《梦溪笔谈·活板》中用“药”字指代松脂、蜡等物质,足见古人用“药”的灵活。常用词火药、杀虫药都是这个用法。当然,古人并没有今人的化学知识,不过这并不妨碍“药”字在古代还有治病草药以外的含义。看到“药”就非说是治病,这是典型的混淆视听。

【松脂、桃胶之类是树脂亦被沈括称之为“药”】

既然“药”字本身不能用来说明火药的特性就是拿来治病,那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收录火药,并认为其可以治疮癣、杀虫、辟湿气和瘟疫总归是对火药含义最好的解释了吧?说到这里,我们就不得不谈谈这本书的局限性,作为一本蒙昧时代写就的书籍,它无法摆脱迷信和无知的桎梏。因此在这本书里,我们不但能看到露水可以润肺、治疗疥癣,还能看到铜、铁器配酒服用的方子,更为离谱的是人的牙齿竟然可以用来治疗心烦多梦。

这样的著作,对药物定义的权威性可想而知,也清楚的表明了被他记下来的物质并非全然都是有真正作用的药物。

即使我们忽略这些有损其准确性的例子,查对原书,我们也能发现其本人从未钦定火药的“药”主要是治病的,在《本草纲目》中他在火药条下如此记载:“乃焰消、硫磺、杉木炭所合,以为烽燧铳机诸药者。”显然就是李时珍自己,也并没有像某些人那样,拍着胸脯把火药说成治病的医药。

【李时珍书写的本草纲目仍然有许多与科学违背的内容,其中的“人部”尤其如此】

为何要禁燃、限燃烟花爆竹

读完以上内容,想必没有智力正常的人,还会认同燃放鞭炮可以杀菌消毒、预防肺炎了。不过确实有许多人不理解为何要改变传统习俗,让春节变得如此冷清。其实原因非常简单,那就是燃放烟花会带来巨大的环境污染,对广大民众的身体健康造成损害。

【燃放鞭炮有年味,但危害也大】

北京、云南、南京和武昌等地的空气检测研究结果表明,烟花爆竹集中燃放的时段,空气中的PM2.5、PM10和二氧化硫浓度显著上升④,以北京为例,在PM2.5和PM10小时平均质量浓度最高峰时,分别是549微克每立方米和634微克每立方米,相比非燃放时段分别增加了83%和58.5%⑤,严重的削弱了我国人民的身体健康,甚至带来了死亡的威胁。

从世界卫生组织2005年出版的《空气质量准则》中所列举的一系列数据来看,可以明确看到PM2.5的浓度标准与死亡风险的相关性,其浓度标准降低至25微克每立方米,死亡风险甚至可以下降74%,这其实不难理解,因为粒径在2.5微米以下的细颗粒物不易被人体的皮肤和毛发阻挡,能进入肺部甚至血液系统中去,为人类带来各种心血管疾病、呼吸道疾病和肺部疾病,而这些疾病则为人类带来了死亡的阴霾。

【雾霾不需要多少知识储备,只要亲自体会一下雾霾下呼吸道的痛苦,就能明白它的巨大危害】

可悲的是,烟花爆竹的威胁还远不止如此,它的燃放不但会提高可吸入颗粒物的空气浓度,还会释放大量有害物质,据一项检测证明,爆竹类鞭炮燃放过程中会产生3种大气污染物,分别是二氧化硫、二硫化碳和糠醛;而烟雾型烟花燃放产生则会产生24种分属于呋喃、醛酮、芳烃、醇酯和酚4类的有毒大气污染物。⑥

【巨大的危害促成了烟花爆竹的禁燃、限燃】

至于燃放烟花爆竹到来的火灾和可能的人身伤害的种种隐患,也是不容忽视的。

正因为燃爆烟花爆竹的危害如此巨大,政府才推出了禁放烟花爆竹的措施,而事实也证明了禁燃、限燃烟花爆竹对环境起到了改善作用,如最近的资料显示:郴州市2017年春节及2018年春节期间城区环境空气质量的检测数据对比来看,2018年采取禁燃措施后,春节期间市城区环境空气质量明显改善,优良率提高57.1%,二氧化硫浓度均值减少68%,PM2.5浓度均值减少27.6%,PM10浓度均值减少30.7%。⑦

由此可见,正是基于现代科学研究,出于对国民身体健康的负责态度,政府才最终推动了禁燃、限燃烟花爆竹政策的实行。而某些别有用心的人打着保护传统文化的幌子,编造“烟花爆竹消毒空气”的谣言,试图挑战政府的科学决策,是不是要搞出“伦敦烟雾事件”那样的生态灾难才符合他们的心意呢?其伎俩的拙劣和用心险恶可见一斑了。

注:

①《贵阳市二氧化硫浓度变化分析》

②《四种化学消毒剂空气消毒效果的观察》

③《我国酸雨危害现状及防治对策》

④《武昌地区燃放烟花爆竹禁改限实施前后空气质量状况对比分析》、《燃放烟花爆竹对云南省环境空气质量的影响》《春节期间燃放烟花爆竹对南京市环境空气的影响》

⑤《燃放烟花爆竹对北京城区气溶胶细粒子的影响》

⑥《TD/GC—MS法分析燃放烟花爆竹产生的大气有机污染物》

⑦《禁止燃放烟花爆竹对城市环境空气质量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