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昌起义后南方独立各省最钟情的大总统人选是谁?非孙中山
热文

武昌起义后南方独立各省最钟情的大总统人选是谁?非孙中山

2019年10月17日 10:09:19
来源:掌上风云

武昌起义后南方独立各省最钟情的大总统人选是谁?非孙中山

张雄文

1911年武昌起义后,南方独立各省与革命党多数人最钟情的大总统人选一直是袁世凯。

此时,袁世凯统率的北洋新军是大清王朝北方半壁江山的唯一支柱。他以“小站练兵”起家,已拥有一支只听从他本人指挥的“袁家军”——7万余训练有素的近代化强大陆军。因其兵强马壮、财大气粗,是实力悬殊的南方革命党人向北进军,“一举去清都”的巨大障碍。

于是,南方独立各省便期望有着汉人身份的袁世凯,能够如同自己一样反戈一击,“反正来归”,从而避免一场实力不对称的战争,又能轻而易举地推翻满族人当权的大清政府,因此对袁世凯许以中华民国大总统之位予以争取。

1911年10月27日,也就是武昌起义半个月后,湖北军政府便有人以“全鄂士民”名义,写信给袁世凯,劝说他“率部下健儿,回旗北向,犁扫虏廷”,并说“汉族之华盛顿,惟阁下之是望”。

不久,刚从清朝将领“反正”的湖北军政府首脑黎元洪也表示:“以项城(即袁世凯)之威望,将来大功告成,选举总统,当推首选。”他后来更于11月12日明确表示,只要袁世凯“能来归”,“与吾徒共扶大义,将见四百兆之人,皆皈心于公。将来民国总(统)选举时,第一任之中华共和(国)大总统,公(袁世凯)固不难从容猎取也”。

黎元洪与其他独立各省的都督商量这一“国是”时,有七个省的都督均“同意成立一个共和国,推举袁世凯为第一任大总统”。

同盟会的实际负责人、二把手黄兴也于11月9日以民军司令的名义致电袁世凯,说“诚望”袁世凯“以拿破仑、华盛顿之资格,出而建拿破仑、华盛顿之事功,直捣黄龙,灭此而朝食。”

11月30日,南方独立各省军政府代表联合会在汉口召开会议,主要议题是筹组临时政府。结果是,“全体赞成于临时政府未成立以前,推举鄂军都督(即黎元洪)为中央军政府大都督”,“鄂省为暂时民国中央政府。凡与各国交涉,有关民国全体大局者,均由黎(元洪)都督代表一切”。

三天后,会议又作出两个重要决定:一是通过《中华民国临时政府组织大纲》;二是决定“虚临时总统之席以待袁君反正来归”,说如果袁世凯能够反正,当公举为临时大总统。

这次会议一方面将黎元洪推到了一个更高的位置——“中央军政府大都督”,相当于天下兵马大元帅,为其后来长期担任中华民国副总统奠定了基础;另一方面又以“国家”法律程序,正式确定了“虚位以待袁君反正来归”。也就是说,袁世凯成为临时大总统唯一的法定人选。

袁世凯一时奇货可居,犹如刘邦、项羽楚汉战争时期的韩信,“助汉则汉胜,帮楚则楚赢,拥兵自保则可以三分天下得其一”。他成为北方大清朝廷不能不依赖重用,南方革命党人也不得不寄予厚望的关键人物。

袁世凯

到底是做曾国藩、胡林翼似的大清王朝“中兴名臣”,还是做赵匡胤、朱元璋似的中华民国开国元首?袁世凯的一举手一投足,已有千钧之重,关乎中国的历史走向。

久经官场的袁世凯自然是聪明人,深知“名臣”再风光到底是臣,而元首却是实实在在之“君”的道理,因此开始与南方频繁暗通款曲,秘密往来,多方协商会谈。他已初步倾向于做中国的拿破仑和华盛顿,只是还有一点“虽时势至此,岂忍负孤儿寡妇(指隆裕太后与宣统皇帝)乎①”的恻隐之心而已。

不过,袁世凯对自己的“袁家军”实力充满自信,因为胜券在握,也就“并不急于把大总统的宝座作为南方的礼物接受下来”。而南方中央政府的组建却迫在眉睫,需要一个头面人物出来暂时代替袁世凯行使大总统职权,孙中山恰逢其时回到了国内,并受到了黄兴的提议推举。

基于以上五点,孙中山成为袁世凯“反正来归”之前的临时大总统。

不过,“中央军政府大都督”黎元洪对孙中山的就任并不满意。他说“有协议在前,恐怕和议破裂”。也就是说,他担心袁世凯因失望而变卦,南北和谈从此破裂,推翻清朝之举遥遥无期。

他后来甚至认为:“世人对孙逸仙(即孙中山)有错误的认识。在推翻清王朝的革命中他根本没做什么实际的工作。他返回中国时,革命已经结束。南方党(或共和党)决定以南京为首都建立一个名义上的政府。此举是为了在道义上影响国内外视听。他恰好到了上海,做了名义上的总统①。”

他还说:孙中山“在国外名气很响,因此他似乎适合这个位置。我从未听说他对革命工作提供过什么实质性的帮助。他的名声在很大程度上是虚构的……”

在这一情形下,孙中山登上临时大总统的“宝座”,显然与马上得天下的秦皇汉武、唐宗宋祖所取得的皇冠不同,并非他一刀一枪,由弱到强,从枪林弹雨和死人堆里结结实实打出来的。

更重要的是,他虽有名满天下的盛名,却没有自己的嫡系将领与军队对临时大总统之位加以“护卫”。

不仅已经独立的南方各省各行其是,纷纷推出自己有利害关系的领头人,呈现出不大买孙中山帐的多头马车局面;而北方依然扛着大清国旗号的袁世凯,也在咄咄逼人施加压力,连败南方的革命军,迅速拿下了武汉两镇。

更为棘手的是,南京临时政府的财政也到了难以支撑的地步。孙中山于1912年2月3日忧心忡忡地说:“倘近数日内,无足够的资金以解燃眉之急,则军队恐将解散,而革命政府亦将面临瓦解之命运②。”

可谓“高处不胜寒”或者叫“绝怜高处多风雨”,一度曾试图一展“大总统”之威,誓师北伐、直捣黄龙,取消南北议和的孙中山迫不得已,只好退而求其次,继续与袁世凯进行南北和谈,并最终达成了原本早已在协商之中的协议:临时大总统由袁世凯担任,袁世凯则设法迫使清朝皇帝退位。

1912年2月12日,大清国还拖着鼻涕的小皇帝溥仪,在袁世凯的软硬兼施、威逼利诱下宣布退位,退位诏书中说:“即由袁世凯以全权组织临时共和政府。”袁世凯成为终结大清两百余年历史的主要人物之一。第二天,孙中山也如约向南京的中华民国临时参议院辞职。

2月15日,临时参议院按照南北协定,正式推举“反正归来”的袁世凯为临时大总统,由武昌起义带来的中国南北短暂的对立局面结束,天下重归一统。(选自《蒋介石的枪杆子——从黄埔军校到黄埔系》,人民出版社2013年版,作者张雄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