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正这买卖做得好!一个公主换对准噶尔最大胜利?详解光显寺大捷
热文

雍正这买卖做得好!一个公主换对准噶尔最大胜利?详解光显寺大捷

2019年10月16日 13:00:08
来源:冷兵器研究所

编者按:在冷兵器研究所之前的文章《死了7000多八旗,让雍正心惊胆寒?和通泊为何是清军最大惨败》中,我们介绍了雍正朝对准噶尔的惨败——和通泊之战。但仅仅一年后,清军又打出了清准战争中清方的最大胜利——光显寺大捷。这是怎么做到的呢?且让我们来看看雍正用人不疑的手段气魄。

和通泊战役同期,西路的岳钟琪误信了准噶尔部首领噶尔丹策零准备攻打吐鲁番的假情报,被骗到吐鲁番,导致没能救援在和通泊遇伏的傅尔丹。

▲激战和通泊,清军惨败

岳钟琪只得采用围魏救赵的战术,率主力直插准噶尔的重镇乌鲁木齐,以分散准噶尔的主力对傅尔丹大军的重压。当岳钟琪大军攻进乌鲁木齐时,守城的准噶尔军闻风逃遁,新疆首府被清军占领。然而岳钟琪的奇袭致胜,只是占了一座空城而已。清军并没有歼灭准噶尔的有生力量,还是得不偿失。最后,岳钟琪率部撤出了乌鲁木齐,退回了哈密。清、准两方陷入了相持阶段。

▲大清汉人名将岳钟琪

在相持期间,准噶尔偷袭了哈密。岳钟琪调兵遣将,准备在准噶尔军的归路上设伏,断敌退路。结果设伏的部队没有按时到达指定的位置,以致让准噶尔军逃走。准军不仅挫伤了清军的士气,还劫持了大量的物资。雍正帝盛怒之下,将岳钟琪的两员将军斩首示军,并严加申饬岳钟琪『攻敌不速,用人不当』,以致遭受如此大败。

▲雍正帝剧照

雍正九年(1731年),镇守察罕叟尔的靖边大将军、顺承郡王锡保侦知准噶尔军自和通呼尔哈诺尔窥伺图垒、茂海、奎素诸部,发兵将其击退。锡保此人乃勒克德浑之孙。其祖父是开国名将,曾经在荆州之役大破闯营;然而世家沿袭,早已成了膏粱子弟,如今新败之际,锡保当然没这个本事。不过锡保麾下,多为蒙古之兵。雍正心知满洲兵经过和通泊惨败,一时指望不上,于是只能选择信任各部蒙古人,将资源倾斜给蒙古各部,奉上最好的装备补给,算是死马当活马医了。

没曾想蒙古兵鸟枪换炮之后,战斗力还真心给力,喀尔喀部多罗郡王策棱与翁牛特部贝子罗卜藏等人分兵将准噶尔军击退。策棱此人,在喀尔喀部,甚至所有蒙古人当中都算是个异类。蒙人擅长骑射,怯于兵击,长于诱敌,短于列阵。在纪律上于是显示出很大的两面性,行军、侦查时往往极为吃苦耐劳,但在正面会战时却经常如同豆腐一样一击即溃。准噶尔部要稍微好一些,但也强不了多少。策棱则是——愤喀尔喀为准噶尔凌藉,锐自磨厉,练猛士千,隶帐下为亲兵。又以敌善驰突而喀尔喀无纪律节制,每游猎及止而驻军,皆以兵法部勒之,居常钦钦如临大敌。由是赛音诺颜一军雄漠北。

这一仗发生在额登楚勒之地,被称作额登楚勒战役。之前和通泊之战痛歼清军的总指挥,准噶尔第一名将大策凌敦多布率领三万大军(算上了辅兵,战兵约在1.5万以上),入侵喀尔喀地界。大策凌敦多布听说锡保驻扎在察罕寿尔,振武将军傅尔丹驻军在科布多,于是派遣大将海伦曼济等率领六千人取道阿尔泰向东进军,分兵袭扰克鲁伦及鄂尔海喀喇乌苏,留下剩余的部众驻扎在苏克阿勒达呼作为后援。

策棱知道这位不好对付,以自己手头的兵力,和他正面对决讨不到便宜。既然如此,那就把他的先头部队往死里打,打烂了他的先头部队,让他吃了亏,他就不敢亲自上来了。策棱和同族亲王丹津多尔济一同疾驰迎击,派台吉巴海率领六百人大白天地去踹营。海伦曼济见敌人如此嚣张,立刻上去一阵围攻,巴海自然寡不敌众,失败溃退。海伦曼济不虞有诈,率军追击,到了额登楚勒之地,突然只见旗旄招展,伏兵如同乌云一般自山梁上杀出来,策棱一马当先,将海伦曼济所部先锋斩于马下,海伦曼济一军皆皆大骇,瞬间崩溃。

大策凌敦多布听说败讯,明白前队失利,士气已折,这一次出击是讨不到便宜了,只得苦着个脸,率军撤回。这一战规模不大,但是大策凌敦多布这准部的无敌战神吃了一亏,回去便被解了兵权,改由小策凌敦多布领兵。有道是“大者善谋小者勇”。噶尔丹策零对于大策凌敦多布只因为前部吃亏,就不敢再打撤了回来,无疑心怀恼怒,指望着勇猛如火的小策凌敦多布能打出准噶尔的声威。然而准部底子太薄,经不起败仗。大策凌敦多布无比谨慎,不见得是坏事。现下换了有勇无谋的小策凌敦多布,准部眼见着要吃大亏了。

雍正十年(1732年)六月,噶尔丹策零派遣小策凌敦多布率领三万人自奇兰进发至额尔德毕喇色钦,策棱与将军塔尔岱青一起去本博图山迎击。小策凌敦多布不愧是勇将,用兵如同风电一般,不等策棱赶到,就侵扰了克尔森齐老,又分兵侵袭塔密尔,不但抢走了策棱所部的牲畜,还抓走了策棱的两个儿子。爱子被擒,策棱心急如焚,急忙招丹津多尔济前去救援。然而草原广袤无边,丹津多尔济一时半会没能赶到。

▲额尔德尼昭之战

策棱心知用兵如同救火,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这时侍郎绰尔铎护送粮饷到达,也带来了颇多满洲兵,虽然不是什么精锐,战斗力指望不上,但充人数已经足够。从地图上我们可以看出,小策凌敦多布玩的是声东击西的招数,佯攻乌里雅苏台,引诱清军往本博图山迎击,然后突袭塔密尔,引诱清军在不断的追击中分散兵力。策棱一路追袭小策凌敦多布,【十馀战,敌屡败】,但是显然都不是什么大仗,可以看作小策凌敦多布的诱敌之策。在额尔德尼昭(光显寺),两军终于大规模相接。小策凌敦多布认为时机已到,准备决战。小策凌敦多布率军占据着杭爱山一带,靠近鄂尔坤河列阵。策棱令满洲兵于鄂尔坤河以南驻扎。看起来是一场寻常的隔河交战,小策凌敦多布也未曾有任何起疑。

【敌见满洲兵背水阵,兵甚弱,意轻之】。看起来,经过和通泊之战的惨败,八旗精锐损失惨重,这时候剩下的满洲兵已经实力虚弱。小策凌敦多布也不想想敌人怎么有这么大胆子,只以为策棱因为儿子被捉,已经气得失去了理智,于是下令全线进攻。满洲兵果然战斗力疲弱,一战即溃,纷纷窜逃。小策凌敦多布大喜过望,一声令下,全军追击。未曾想到,因为准军在路上抢了大批牲畜粮草等物资,拖慢了行军速度,策棱麾下的蒙古兵早已绕道悄无声息地赶了上来,就埋伏在杭爱山的后边,现在直接从准军的屁股后边杀了出来。准军全无提防,策棱率万人自山侧杀出,如同狂风暴雨一般。

准噶尔兵被堵在鄂尔坤河旁边的谷地里头,进退不得。而喀尔喀兵经过策棱的特训,纪律森严,又有雍正提供的精良装备,战斗力远非往日可比。这地形实在要命,可谓绝地杀场,无路可逃。准噶尔军推推搡搡,被喀尔喀兵沿河包围,砍杀不已,又自相残杀,死者近万。小策凌敦多布眼见转圜不便,无法反击,只得下令渡河逃走,然而河对岸还有之前溃逃的满洲兵,之前可能是真败,现在就成了诈败了。准军渡河之际,又被满洲兵击其半渡,疯狂截杀,溺死甚众,鄂尔坤河顷刻被染成一条血河。

小策凌敦多布不得已,率残部乘夜拼死突围,尽弃辎重牲畜塞满山谷,迟滞清军前进,自鄂尔坤河逃遁。顺承郡王锡保上书朝廷告捷,首先就为策棱请功,雍正帝十分高兴,为策棱赐号“超勇”,并赐予黄带。下诏说:“策棱此次军功不是寻常时候的战功可以比的,这次随征的将士,一定要着重嘉奖。”雍正帝因为策棱原牧地被准噶尔侵扰,赏赐给他马匹二千、牛一千头、羊五千头、白金五万两,并赈济那些因战乱无可生计的部众,下令建造塔密尔城,为策棱建造府邸。同年十二月,策棱晋封为固伦额驸,当时纯悫公主已经薨逝,雍正帝追赠她为固伦长公主。

▲超勇亲王策棱

光显寺大战后的两年,亦即1734年,清准和谈,以阿尔泰山为界。1735年,雍正去世。10年后的1745年,准部雄主噶尔丹策零去世,这11年间,准噶尔将用兵方向转回西面哈萨克方向,与清朝再无大规模交战。

本文系冷兵器研究所原创稿件。主编原廓、作者残星几点哥,任何媒体或者公众号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