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上历史:一道西洋菜引爆了1960-70年代中苏论战
热文

舌尖上历史:一道西洋菜引爆了1960-70年代中苏论战

2019年10月16日 10:30:20
来源:马也

“古拉希”是匈牙利饭菜中一道颇具代表性的家常名菜。即把牛肉、土豆加上红辣椒和其他调料用小陶罐子炖得烂烂的,汁水浓浓的,然后浇在米饭上,很是好吃。匈牙利饭菜在欧洲很有名,欧洲人常用“古拉希”来称赞匈牙利饭菜,就像用“北京烤鸭”来称赞中国饭菜一样。

别看这一道普通的家常菜,却引来了不少的是是非非,甚至成为上世纪60-70年代中苏思想大论战的引爆点。

20世纪50年代末,当时苏共总书记赫鲁晓夫访问匈牙利,在一次群众集会上的讲话中说,到了共产主义,匈牙利就经常可以吃“古拉希”了。这“古拉希”(Gulasch)其实不仅在匈牙利,而且在整个欧洲都是一道名闻遐迩的家常菜,而当时新华社《参考消息》编辑部的翻译们在翻译赫鲁晓夫这个讲话时,被“古拉希”这个词难住了,颇费了一番周折。如果直译为“古拉希”,中国读者不知是何物,而在后面加上括号注解又嫌太长。《参考消息》每天出版很紧迫,后来几个编辑商量决定译为“土豆烧牛肉”。

事实上,赫鲁晓夫这句话只是取悦匈牙利人的玩笑之词,并不是说共产主义的标准就是大家都能够吃上“土豆烧牛肉”。

现在看来,这个译法不太确切,没有表达出这道菜在匈牙利饭菜中的代表性和广泛性,因而后来引起了不少的误解。

1958年,中国搞“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塔斯社记者将这种情况向赫鲁晓夫作了汇报,或许是赫鲁晓夫对“古拉希”情有独锺,就说了一句风凉话:中国的共产主义原来是大锅清水汤,苏联要搞共产主义,起码是土豆烧牛肉。

这一下毛泽东可不干了,咱中国可是个饮食大国,不说北京紫禁城里随便来一道菜,就算民间来道已经中国化的咖喱土豆牛肉,能输给苏联老毛子的那道老是喋喋不休念叨的土豆烧牛肉吗?

1960年,毛泽东写了一首词,词牌名《贺新郎》,其中有这么几句:“不见前年秋月朗,订了三家条约,还有吃的,土豆烧熟了,再加牛肉。不须放屁,试看天地翻覆。”这算是对赫鲁晓夫在1958年与英美签的美英苏条约和“土豆烧牛肉”风凉话的回应。

这样,被误意成土豆烧牛肉的“古拉希”又因毛泽东一词而斐声全中国。

经过毛泽东诗词的宣传,在1960年代的中苏思想论战中,国人便经常在报刊上看到中国批评苏共的“土豆烧牛肉”共产主义。以至于“土豆烧牛肉”和“楼上楼下,电灯电话”一起成为一个时代的中国人对什么是社会主义的遐想与憧憬。

再后来,随着中国人民生活的逐步改善,“古拉希”这道西洋菜终于入乡随俗,逐步中国国化成为我们今天常见的土豆烧牛肉。

在今天的中国,土豆烧牛肉早就不是原先那个被西方人称之为“古拉希”的家常菜了。东北菜以擅长烧炖而闻名,土豆、白菜一样都是东北餐桌上的主食,土豆烧牛肉的的美味首先来源于它的色香味的配合,东北菜独具特色的烹调制作出来的土豆烧牛肉,无论口感外观都绝不输给那个与共产主义划等号的“古拉希”。

而川式土豆烧牛肉更因其固有的风味而深受四川人的偏爱。川式土豆烧牛肉主要特色是家常味浓厚,色泽红亮微辣,味道鲜美,牛肉肥糯,土豆爽口,再配以香菜,更是人们佐酒下饭之佳品。

也许后来的人们不会记得当年赫鲁晓夫图一时最快,用“古拉希”引爆的中苏思想论战,却能记住带有各种家乡浓郁特殊的中式“古拉希”(土豆烧牛肉)的美味。像“古拉希”这样的美食因为一场思想论战而漂洋过海,在世界的东方被当地的人们接受,并发扬光大,也许这才是这场口舌之争留给历史和人们舌尖的最大礼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