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到底有多喜欢“抄袭”中国,山寨中国影视剧,连越南话都是学的粤语?
热文

越南到底有多喜欢“抄袭”中国,山寨中国影视剧,连越南话都是学的粤语?

2019年10月09日 11:34:23
来源:看鉴

稍微国际范儿的朋友都会发现,东南亚的越南,近几年特别喜欢“山寨”中国。他们不但特别喜欢翻拍中国电视剧,比如《西游记》、《还珠格格》、《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花千骨》、《错错错》等,而且还很喜欢翻唱中国歌曲,比如《一生所爱》、《容易受伤的女人》、《铁血丹心》等经典。

抛开版权问题先不说,我常想:这么高难度的经典之作,他们能翻出味道来吗?诶,您还别说,如果是听越南版的中文歌,还真的有那么一点意思,尤其是粤语歌,虽然发音有些不同,但是那种音调、语感,和粤语原版,真的有几分相似。这事,咱得先了解一下越南的文字。

越南的汉字史

在整个东亚、东南亚大陆,中国汉字是出现最早、流传最广的文字,朝鲜、日本都曾是汉字的使用者(日本现在仍在使用部分汉字),而远在西南方的越南,也不例外。

事实上,越南使用汉字的历史,比日本还要久远。

秦朝时赵佗已经将越南纳入了秦中央的管辖,汉武帝时期,汉字就传入了越南。

那时候的越南属于交州,仍旧是中原王朝的属地,自己人使用自家文字,那是再正常不过了。

彼时的越南上层,把汉语文字视为高贵的语言文字,这和当年的朝鲜是一样一样的。

朝廷的谕旨、公文、科举考试,以至经营贸易的账单、货单都用汉字书写。

小娃娃们也像当时中国一样先从《三字经》开始,接着读“四书”、“五经”,学习写作古汉语文章诗词。

至于文学作品,自然也是以汉文、汉诗的形式记录留存。

比如某不知名交趾国人写给西湖的这首诗:“一株杨柳几枝花,醉饮西湖卖酒家。我国繁华不如此,春来遍地是桑麻。”

再比如,越南诗人范立齐(安南人)的这首《书怀》:“故国山河已大殊,故园桑菊半荒芜。茫茫天地为逋客,扰扰风尘自腐儒。病骨平分秋岭瘦,臣心仍伴月轮孤。有人劝我杯中趣,为问三闾肯醉无。”

这种山河破碎、满目荒芜的描写,令读者潸然泪下,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杜甫的遗珠之作。

除了诗,甚至还有词,比如阮朝王子阮绵审(1819—1870)的这首《浣溪沙·春晓》:“料峭东风晓暮寒,飞花和露滴阑干。虾须不卷怯衣单,小饮微醺还独卧。寻诗无计束吟鞍,画屏围枕看春山。”

曾经的越南人,除了外观和中原人有些区别之外,妥妥的都是“中国芯”

公元12世纪(公元1174年起),汉字成为越南国家的正式文字。

现代汉语已经不常用,但越语仍沿用的词汇

使用汉字这事,一直持续了很多年。

直到公元13世纪,越南人在汉字的基础上设计出喃字

这种字虽说是越南文字,但却是以汉字为基础,运用形声、会意、假借等造字方法,创造出的一种汉字衍生品。

想想看,这种文字借用了这么多的汉字,那作为基础的汉字,自然不可能被取代,所以长期借用的汉语汉字仍然被大量保留下来。

此外,喃字也只是在胡朝(公元1400~1407年)和西山阮朝(公元1788~1802年)作为国家正式文字,而其他朝代汉字仍占统治地位

实际上,越南汉字一直延用到法国统治越南的整个时期,不过近百年来汉字是跟拼音文字并行的,二者同时合法存在。

直到1945年8月,革命胜利后的越南人,开始去中国化。

他们启用了17世纪葡萄牙、西班牙、法国等欧洲国家传教士,根据越南发音和拉丁文字结合创造的新型文字,也就是所谓的“国语字”从此汉字开始退出越南的官方舞台。

尽管如此,汉字在越南已经流传、使用了一千多年,众多的文献、史籍原始资料也都是以汉字的形式记载,已经形成了强大的文化惯性。

虽然官方已经进行了文字革命,可是在民间,时至今日,汉字仍然很有市场,越南民间的贴春联、挂福字、练书法,仍然是热度不小。

到后来,官方也默认了这种现实,越南保留着中国最古老的“天子亲耕”之礼,越南当代领导人在每年的春耕大典上亲自耕作,祈祷来年五谷丰登,春耕大典的背景,全部用汉字书写。

今天的越南语中,我们也不难发现汉语的踪影,甚至我们还能找到一些现代汉语已经不常用,但现代越语仍然沿用的词汇。

比如说“书院”(图书馆)、“秀才”(高中毕业)、“举人”(本科毕业)、“进士”(博士)、“访员”(记者)等词汇。

说白了,这是千年使用形成的文化惯性。

越南语到底有多像粤语?

至于越南语为什么发音像粤语,有人说,大家都在南方嘛,所以发音习惯相似,这种说法,只说对了一半!

回答这个问题,我们还得看粤语怎么来的。

粤语并不是南方人的本土方言,而是历史演变形成的。

中国历史就是一部中原农耕文明与北方游牧文明不断拉锯的历史,大部分时期,农耕文明的物产更加丰富,人口更加充裕,相对优势明显。

可有些时候,游牧文明的武力更为强大,会越过长城,南下牧马,而五胡乱华、靖康之耻等大型战乱,更迫使中原文明不断南迁,远离战火。

这些南迁到百越一带的中原人,带着中原雅音,与百越民族的方言整合,形成了大量保留古汉语特征的“串串”(开个玩笑)。

其实,有专家称,粤语的发音,整体更接近于汉、唐时的官方语音。

比如普通话发音中已经消失的入声,在粤语、闽南语中就保留了下来。

再比如,使用粤语、闽南语等南方语音去读唐诗、宋词,抑扬顿挫感,更加浓烈。

而古越南人引进的汉字、汉语,都是古汉字、古汉语,与粤语一样,它也保留了入声韵。

比如越南语的“独立”“幸福”两个词和粤语简直是100%的一样,而且独、立、福三个字完美保留了入声韵。

这么一比较,越南语与粤语,堪称是“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可以“执手相看泪眼”了。

尽管越南语深受古汉语影响,但是粤语属于汉藏语系,而越南语则属于南亚语系。

一套方言,承载着一段历史、一段文化。

在普通话大力推行的今天,很多方言都因使用者越来越少,而在逐渐走向消亡,尤其是发音与普通话区别比较大的南方语音,消失的速度更快。

即使越南语保留了很多的古汉语发音,像古汉语,它也不是汉语,它是另一个语系。

相比之下,保留了古汉语大量特点同时又属于汉语的粤语、闽南语这样的语言,更值得我们思考怎样才能不让它们消失。